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三章 铸剑为犁 二

第三十三章 铸剑为犁 二2017-11-9 13:11:38Ctrl+D 收藏本站

    第773节    第三十三章      铸剑为犁      二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王思宇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暗自感到有些纳闷,这几天发生的某些事情,有些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这次下来巡视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了解各地市的经济运行情况,考察民情和政情,对当地的主要领导干部摸底,顺便造出舆论,打破省长张平湖搞的政治.封锁。

    因此,他的主要精力,也都放在工作上,每天忙得不亦乐乎,连和女人们通电话的时间都很少,回到宾馆就是整理材料,剩下的时间,多半是蒙头就睡,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情考虑别的。

    可邪门的是,似乎桃花运又有泛滥成灾的趋势,先是那位埔城市的年轻女警察,如同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一般,很奇怪地就出现在眼前,然后,就让王思宇体会了下一见钟情的感觉。

    虽说没有结果,可那种神奇的速度,让他感到莫名的惊诧,然而,没想到,还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功夫,记录再次被刷新,刚才那位女主持人,比曾雪琪还要迅猛和直接。

    在宾馆见面时,还没觉得怎样,可坐到酒吧里时,王思宇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总感觉那位女主持人的眸光飘忽,有意无意间,总在往自己的脸上招呼,像是欣赏一幅世界名画。

    王思宇当时就感觉到奇怪,但还没有多想,唯恐是自作多情,没想到,进了舞池之后,女主持人变本加厉,充分利用曲美的身姿,和热烈的舞蹈,来对他进行大胆的暗示。

    舞池里的动作,自然是有些夸张的,甚至狂放不羁的,可女主持人某些出位的肢体动作,再加上勾魂的眼神,已经让王思宇准确地判断出,对方在释放着强烈的信号,那是一种不加掩饰的挑逗。

    在某个瞬间,王思宇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再次不争气地被撩拨起来,随后,也通过肢体语言,表露了某种隐性的配合,以至于两人之间的身体越来越近,发生了多次碰撞和摩擦。

    原本以为,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已经可以了,没想到,在回到座位后,女主持人又坐到了他的身边,并且非常大胆地,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轻轻摩挲着。

    王思宇当时就愣住了,天知道,两人从见面到现在,还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怎么就会变成这样,若不是对方的身份,确实是电视台的主持人,他都会联想到某种特殊职业了。

    “怎么回事?”王思宇拿手揉着眉心,不知为什么,又想起了无良神棍,莫非那老东西修为大涨,又在自己的命格上做起什么文章了?

    又或者,是欧阳吉安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身份?这种可能性倒是极大,记得那位美女警察也是在得知自己的身份之后,开始动了春心的。

    想到这里,王思宇有些泄气,他当然清楚,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这个身份,对很多女人而言,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可这样得来的无边艳遇,却不是他所喜欢的。

    他之所以能接受曾雪琪的表白,主要是基于一种信任,那种感觉是不错的,和这位娟儿的女主持人相比,曾雪琪清纯得如同一张白纸,否则,也不会有狼狈逃跑的一幕出现了。

    而现在王思宇要考虑的问题,是回到酒吧的台子边上,还是偷偷溜走了,这位女主持人如此疯狂,天晓得接下来,她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虽说男人在这方面,基本是不会吃亏的,而且对方也有几分姿色,不过,王思宇还是觉得谨慎些好,免得落入人家的圈套,到时被女人黏上,搞不好要头疼一阵子了。

    可刚刚下定了决心,走出洗手间,却发现,女主持人站在甬道里,正在望着这边,王思宇笑笑,礼貌地走了过去,微笑道:“娟子,有话要说?”

    “没有,里面太吵了,想出来转转。”女主持人话虽然这样说,可那双明亮的眸子,却依旧注视着他的眼睛,眸光里闪动着某些诱人的光芒。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从这双窗口里,王思宇看到的是某种热切的渴望,以及致命的诱惑,对于防御力极低的王思宇而言,几乎难以*,此刻,他甚至感觉到,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不过,他还是努力平复了心情,以极为平淡的口吻道:“那好,美女主持人,我先过去坐了。”

    女主持人却轻轻一笑,柔声道:“陪我出去走走好吗?”

    王思宇想要拒绝,可话到嘴边,却忽然变成了:“好吧!”

    于是两人相视一笑,并肩走着,离开酒吧,在门外徘徊着,半晌,王思宇转过头,轻声道:“为什么?”

    女主持人笑笑,低声道:“因为你的身份。”

    王思宇倒是吃了一惊,故作不懂地道:“什么意思?”

    女主持人停下脚步,眼里闪过一丝怅然,轻声道:“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全省干部大会,当时镜头给了位年轻的省委组织部长,我印象极为深刻,你们长得很像。”

    王思宇笑笑,故意逗她道:“娟子,你不是第一个误会的,在报社里面,他们都称我为第二组织部长,因为我们长得非常相似,仅此而已。”

    女主持人灿然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漂亮的牙齿,摇头道:“王部长,我从小记忆力就好,几乎是过目不忘,况且,江南日报里面,我也有其他熟悉的朋友,刚到酒吧时,就已经核实了。”

    “你很坦白,老实说,这让我很惊讶。”王思宇不再伪装了,而是蹙起眉头,好奇地道:“可是,刚才的举动,又是在证明什么,是好感吗?”

    女主持人脸色忽然黯淡下来,低下头,拿黑色的高跟鞋,在地面上轻轻划动着,良久,才轻声道:“你可以这样认为,如果有需要,我可以……给出最周到的服务,就这样!”

    “那么,交换的条件呢?”王思宇的声音里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但心里却在进行着激烈的天人交战,目光也落在女人的腰身上,某种久违的邪恶,似乎在缓慢而坚定地发酵着。

    “上车去说吧!”女主持人看了他一眼,就走到白色的奥迪车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王思宇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似乎主动权,一直都被这女人掌握着,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抗拒,这让他感觉非常不爽,但在好奇心的趋势下,他还是跟了过去,坐到了副驾驶位上,随手关上车门,轻声道:“可以说了。”

    “不先看下本钱吗?”女主持人的声音里带着戏谑,可那张满是笑意的脸上,却已经出现了斑斑泪痕,她把肩头的吊带脱下,露出一段光洁雪白的肌肤。

    王思宇却叹了口气,点上一颗烟,摇头道:“不必了,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出来。”

    女主持人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起来,脸色也忽然涨红,双手握拳道:“我想对付一个人!”

    王思宇皱眉吸了口烟,转头盯着她,轻声道:“谁?”

    女主持人咬着嘴唇,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副市长刘烨晨!”

    王思宇微愕,掸了掸烟灰,轻声道:“为什么?”

    女主持人终于忍不住,泪如泉涌,哽咽着道:“他当初强暴了我,又拍了裸照,威胁我做了情妇,后来,又把我转让给另一位市领导,我明年就要结婚了,可他就像恶梦一样的存在,根本让我没办法解脱出来。”

    王思宇愣住了,半晌,指尖传来的灼烧感,才让他恍然惊觉,把把烟蒂丢掉,皱眉道:“怎么不报警呢?”

    “当初是没有证据,而且……”女主持人摇了摇头,咬着嘴唇道:“他们在这里太强大了,没人能管得了,我如果报警,一定会身败名裂,还奈何不了这些人!”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那现在,能提供有力的证据吗?”

    女主持人摸出纸巾,擦了眼泪,点头道:“能,我趁他们不注意,做了十几次录像,还有一些录音,都可以提供出来。”

    王思宇心情有些沉重,叹息道:“那就好办,把东西交给欧阳吧,他要在这里逗留些日子,如果证据是可信的,我保证给你个交代。”

    女主持人灿然一笑,把肩头的吊带提上,怅然道:“好,王部长,我是你的了,晚上就过去!”

    “我不是刘烨晨。”王思宇打开车门,跳了下去,轻声道:“欧阳那里有我的手机号码,事情没有解决之前,随时都可以联系。”

    “好的。”女主持人也跳下车子,目送着王思宇远去,叹了口气,倚在车边沉思半晌,才又打起精神,重新回到了酒吧。

    王思宇在路上走了一会儿,才把沉郁压抑的心情舒缓开,站在路灯下,招手打了辆出租车,回到酒店的房间,做了十几个俯卧撑,就脱了衣服,走进浴室,冲了个热水澡。

    一条腿刚刚迈进浴缸,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他看了来电显示,见是唐卫国打来的,赶忙接通,笑着道:“卫国,这么晚了,有事?”

    唐卫国叹了口气,轻声道:“宇少,有件事情,请你帮下忙。”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卫国,有事尽管提,能解决的,一定会帮忙。”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唐卫国笑笑,把事情的原委讲了下,原来,他最近在甘宁省,和吴家那位太子,吴俊生斗法,两人各自施展神通,斗得不亦乐乎。

    唐卫国最近有些力不从心,已然落入下风,再不发起反击,形势岌岌可危,有可能会败走麦城,情急之下,他想和于家搞次合作,敲打下对方,以便与吴家达成妥协,稳定住局面。

    王思宇听了,微微一笑,点头道:“好的,卫国,这件事情,我会和春雷书记提下,应该没问题。”

    唐卫国笑了笑,轻声道:“宇少,可别怪我不提醒你,这次,是你落井下石的最好机会,假如我在甘宁省站稳脚跟,下一步,可能就要剑指江南了!”

    王思宇笑笑,懒洋洋地道:“没关系,以后的事情,谁都没法预料,不过,至少现在,咱们既然是兄弟,就得互相帮衬着发展。”

    唐卫国神色一轻,拿起茶杯,笑着道:“说吧,兄弟,想要什么条件?”

    “真有诚意,那就嘴一个吧!”王思宇说完,忽然觉得有趣,竟忍俊不禁,放声大笑起来。

    “滚!”唐卫国挂断电话,把杯子丢到茶几上,摸着白净的面庞,低声道:“我最恨人家说小白脸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