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四章 铸剑为犁 三

第三十四章 铸剑为犁 三2017-11-9 13:11:40Ctrl+D 收藏本站

    第774节    第三十四章      铸剑为犁      三

    在武陵和河东两地的考察,进行得非常顺利,王思宇在这两地的考察重点,侧重于三零五项目的展开,很多时候,地方*最头痛的是资金问题,然而,有了资金之后,在投入上却又极为盲目,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这是官场普遍存在的顽疾,却很难根除,都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可身为官员,都想着在最短的时间内出成绩,没有谁愿意为后任打基础,因而寅吃卯粮,先缺后空的现象,屡见不鲜,大家都抱着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的心态工作,没谁想当活雷锋。

    而靠投资和输血这种方式来拉动经济,虽然立竿见影,但却难以持久,一旦拉不到资金和项目,立时成了无源之水,处境艰难,武陵和河东两地,也是陷入了这样的经济怪圈,在这两地的考察过程中,王思宇也针对当地的经济特点,构造了些尚未成熟的方案,准备以后抽出时间,和孔明仁探讨下,共同为两地开出药方。

    几天后,考察活动结束,王思宇带着办公室主任冯金生保卫干部张成江返回省城,回到家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方如海夫妇已经在两天前离开江南省,回到华西老家静养去了,而家里只剩下方晶一个人。

    小丫头刚刚忙完了案子,这些天倒是轻松了许多,就又捡起了以前的网络游戏,和队员们下副本,各种光环火球乱开,忙得热火朝天,以至于王思宇进屋后,她像是看到救兵一样喊了起来:“小宇哥哥,快来替我打一会儿,这关很难过,差点就团灭了!”

    王思宇喊了声好,就把公文包放下,脱下西服,挂在衣架上,挽起袖口走了过来,替换了方晶的位置,熟悉了下操作,就跟着队友们做起了任务,方晶充当着导师的角色,站在旁边,一边叼着吸管,一边进行现场指导,玩了大约半个小时,才完成任务。

    退出游戏后,方晶乖巧地坐在他的膝盖上,仰头道:“小宇哥哥,这次下去一定很忙吧?”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一共跑了六个地市,三十几个县,你说忙不忙?”

    “那就是说,没时间泡妞了?”方晶眯起眼睛,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刚才,可是在你的身上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王思宇抱起了她,走到床边倒了下去,拿手拂动着她柔软乌黑的秀发,悄声道:“那么,你吃醋了吗?”

    “嗯,是有点!”方晶用力地点头,眼睛里泛着小孩子才有的光芒,又勾住了王思宇的脖子,轻笑道:“不过,你回来就好了,他们两人离开,家里空落落的,我还真不习惯。”

    王思宇笑笑,把手落在她的腰间,温柔地抚摸着,戏谑地道:“小晶,老师和师母离开了,你就不怕吗?”

    “有什么可怕的?”方晶脸红了,像是熟透的大苹果,吃吃地笑道:“小宇哥哥,你这坏蛋,是不是又在打歪念头了?”

    王思宇点点头,右手如蛇般滑动,落在她的翘.臀上,挤眉弄眼地道:“晚上洞房,怎么样?”

    方晶哼了一声,撅嘴道:“想得倒美,不干!”

    王思宇的手有些不安分,脸上带着一丝坏笑,轻声道:“为什么?”

    “不喜欢呗!”方晶探出手,摸住了那只手腕,悄声道:“坏死了,就不能安分一会儿吗?”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起来,摇头道:“小晶妹妹,外面那些人,变着发地玩美人计,你再不努力点,哥哥可就飞了!”

    方晶撇了撇嘴,故意做出不开心的样子,冷哼道:“看,不打自招了吧?”

    王思宇笑笑,自吹自擂道:“可她们找错了人,王大官人对于美女,那向来是……”

    方晶嘻嘻一笑,抢话道:“来者不惧!”

    “错!”王思宇深吸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道:“那是多多益善啊,我最喜欢美人计了,强烈要求每天都中计!”

    方晶气急,翻过身子,挥出粉拳,雨点般地打拉过去,悻悻地道:“没出息的,讨厌,二百六十五!”

    王思宇笑着躲闪,随后把她拉在怀里,笑着道:“小晶妹妹,乖,嘴一个吧!”

    方晶却笑着闪开,气鼓鼓地道:“小宇哥哥,真不像话,身上臭臭的,快去洗澡吧!”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站起,去浴室放了水,哗哗地洗了起来,这些天的满身疲惫,仿佛都被暖流冲刷干净,只觉得精力充沛,周身充满了力量。

    回到卧室时,台灯开着,方晶穿着白色碎花衣服,正倚在床头翻看杂志,王思宇摸了过去,掀开被子,探头望去,笑着道:“看什么呢?”

    “女孩子看的,跟你们没关系。”方晶有些慌张,把杂志丢开,又倒在他的怀里,红着脸道:“小宇哥哥,你说,假如有天,我们有个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王思宇笑笑,伸手刮着她秀挺的鼻梁,轻声道:“小晶,讨论这个问题,太早了些,眼下的问题,是不是应该先那个那个?”

    方晶不干了,拉长声音,像是精灵吟唱一般喊道:“讨厌啦,你要是不回答这个问题,晚上别想再搂着人家了,那里……那里也不让碰了!”

    两人嬉戏着钻进被窝,又捣鼓了一番,直到被子里面传出几声娇.啼,一只手才从被子里伸出,关掉台灯,被子重新抖动起来。

    次日上午,王思宇正坐在办公室里,整理材料,门外响起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王思宇没有抬头,轻声道:“请进!”

    房门推开,常务副部长田凤驹走了进来,客气地道:“部长,你好,此行辛苦了!”

    王思宇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微笑道:“老田,快过来坐吧。”

    说罢,他起身,亲自泡了杯茶水,递过去,田凤驹忙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笑着道:“上好的龙井茶,味道不错。”

    王思宇暗自纳闷,总觉得他今儿的表现,出奇的热情,像是有些故意讨好的意味,索性把姿态稍稍摆得高些,笑着不说话。

    田凤驹放下茶杯,环顾四周,像是有些随意地道:“部长,欧阳没回来?”

    王思宇有些吃味,意味深长地道:“没有,我让他在黄曲再跑跑,事情搞清楚了,才能回来。”

    田凤驹笑笑,没有多问,而是点点头,若无其事地道:“唔,那回头让老冯安排个内勤过来吧。”

    说罢,把手中的材料拿出来,递给王思宇,又汇报了省委组织部近几天处理的事项,王思宇翻看着文件,认真地听着,不时点头。

    十几分钟后,田凤驹汇报完毕,回到了办公室,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点了一颗烟,沉思半晌,就摸起办公桌上的座机,拨了号码,皱眉道:“凤鸣,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电话里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哥,放心吧,问题不大。”

    田凤驹掸了掸烟灰,沉吟道:“不能大意,有些事情,要处理好,别搞得不可收拾。”

    电话那边的人想了想,轻声道:“别的问题不大,就是怕国色天香那边出事儿,赵青纱很难缠,用美人计勾引了不少男人,她现在翅膀硬了,吃里扒外,我的话,都不肯听了!”

    田凤驹有些火了,低声喝道:“早就说了,别和她搞在一起,你就是不肯听,要是出了麻烦,自己擦屁股,别再来找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