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五章 铸剑为犁 四

第三十五章 铸剑为犁 四2017-11-9 13:11:41Ctrl+D 收藏本站

    第775节    第三十五章    铸剑为犁    四

    啪地一声挂断电话,田凤驹余怒未消,紧接着,又把桌上的一叠材料摔了出去,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现在是真正后悔了,就不应该让这个弟弟走上仕途。

    田凤鸣比他小六岁,读书时不用心,只是大专学历,靠着他的关系,才弄到劳动局上班,因为嘴巴甜,腿脚也麻利,加上有他这位哥哥坐后台,在单位还算吃得开。

    后来,田凤驹得贵人相助,仕途一帆风顺,这个弟弟也就跟着沾了光,从科员干到科长,又从劳动局的清水衙门,调到了市*,从资金处副处长一直提到*长。

    去年,又抓到机会,被提拔为常务副市长,进了常委班子,成了田凤驹在黄曲市人事布局的重要棋子,无论市委书记,还是市长,都给他几分面子。

    而弟弟口中那个赵青纱,田凤驹也见过几面,那女人确实是个风情万种的尤物,初见之下,极为惊艳,连他这样意志坚定的男人,都有些招架不住,险些沦为裙下之臣。

    国色天香娱乐城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曾经私下里和黄曲市的领导打招呼,让他们尽快解决掉,别留下定时炸弹,可那边却是一拖再拖,明摆着是舍不得这个销金窟。

    这次王部长带着人,下去微服私访,着实让他紧张了一把,尤其是黄曲市,那可是他田某人的后院,也是大本营,若是出了问题,很容易影响到他在省里的地位。

    田凤驹现在的处境,其实也很艰难,就像是一个杂技演员,在玩着杂耍,只不过,人家耍的道具不怕摔,他耍的却是易碎的鸡蛋,丝毫不敢大意。

    他嘴里含着省长张平湖,双手还得分别捧着省委书记沈君明副书记乔戈平,两只眼睛也不能闲着,要死死盯住顶头上司王思宇,这份压力,那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这四个人,就像是四颗鸡蛋,各自代表着不同的利益,在他眼前的半空之中闪动着,让他不敢稍有差错,唯恐失手,哪颗鸡蛋摔碎了,都将意味着无穷无尽的麻烦。

    省长张平湖就不用说了,背后有储君撑腰,对自己也有提携之恩,万万不能抛弃,否则,非但会落得骂名,仕途的前景也会毁于一旦。

    而省委书记沈君明副书记乔戈平,也都是他田凤驹得罪不起的,否则,任何人都有可能在时机适当的时候,把他推下水。

    因此,以往每次人事调整的问题,都让他头大如斗,煞费苦心搞平衡,以便在三人间周旋下去,倒不是他太贪心,想大小通吃,只是希望能晚些时候,看准了再押宝。

    这位新来的王部长,是京城于家的领军人物,更是华夏政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如何能和此人处理好关系,也是件极为重要的事情,容不得半点马虎。

    本来,他还想先暗自观察一段时间,看看这位王部长是来镀金的,还是来江南省骑马扛枪打天下的,因此,才故意拉开距离,采取战略性的观望态度。

    可没想到,对方来了还不到半个月的功夫,就带人下去,不但在清安市发出极为强硬的声音,震动江南官场,更加派秘书到黄曲市蹲点,其用意不言自明。

    无论是攘外必先安内,还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自己这位常务副部长,都是理所当然的目标,只是对方会在何时出手,用哪种方式出手,还是个未知之数。

    田凤驹拿起茶杯,若有所思地道:“黄曲官场,可千万不能出事,过几天,我也要下去转转,亲自处理一下!”

    下午两点半钟,王思宇开完会议,回到办公室,摸起电话,给欧阳吉安打了过去,语气温和地道:“欧阳,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有什么最新进展吗?”

    欧阳吉安站在马路边上,回头望了一眼,抹了下额头上的汗珠,焦虑地道:“老板,下面传闻很多,但要进行深入调查,恐怕要省纪委介入,单靠我自己,难度实在太大了!”

    王思宇准确估计着形势,沉吟道:“拿不到真凭实据,调查组怕是派不下去,除非,我能说服君明书记。”

    欧阳吉安点点头,轻声建议道:“部长,那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明着调查娟子的案子,暗地里调查国色天香娱乐城和田凤鸣!”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怎么,欧阳,害怕了?”

    欧阳吉安叹了口气,苦笑着道:“老板,确实有点顶不住了,那些人总跟在后面捣乱,搞得我那些朋友都怕了,一个个地都躲得远远地。”

    王思宇微微皱眉,轻声道:“那好,你先撤回来,别忘了把娟子提供的证据带上。”

    欧阳吉安心里一轻,点头道:“好,部长,那我赶夜路,明天上午就回来!”

    “好的,欧阳,注意安全!”王思宇放下电话,收拾了桌面的材料,离开办公室,去了省委办公大楼,敲开省委书记沈君明的办公室,见秘书不在,里间也没有其他人,就直接敲门进去。

    沈君明正在打电话,看到他进来,就拿手指了下沙发,继续道:“喂,我说,老吴同志,只要项目能够正常落实,财政支持方面不必担心,专款专用,一切由省里解决……”

    说完,他拿手捂了电话,意味深长地道:“思宇同志,苏海部长那边怎么说?”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君明书记,资金上还没有最后确定,不过,初步估计,总投入应该在五亿左右,下个月中旬左右,先拨付一亿八千万,用于前期项目的筹备工作。”

    王思宇也是开怀大笑,就又拿着材料,走到办公桌前,递了过去,拉开椅子坐下,向沈君明汇报工作,把这次调研的情况,做了详细说明。

    沈君明戴着老花镜,认真地翻看材料,半晌,点头道:“工作量不小,还是侧重经济方面的。”

    王思宇笑笑,轻声提醒道:“君明书记,黄曲那边的问题恐怕很严重,应该请省纪委的领导重视起来,派工作组下去查查。”

    沈君明却没有立刻表态,而是面容凝重,反复把材料看了几遍,又拿起签字笔,在小黑本上写了几行字,随即抬起头,谨慎地道:“思宇同志,前些日子,平湖省长还在为了你的讲话,在常委会上发了火,险些点名批评,我做了不少工作,好不容易遮掩过去,现在调查黄曲的干部,合适吗?”

    王思宇摸出烟盒,抽出一颗,递给沈君明,自己也燃了一颗,狠狠地吸上一口,沉声道:“君明书记,上午老田去了我的办公室,感觉他察觉出什么了,如果不能速战速决,等下面的人反应过来,把窟窿堵上,再想动手,可就难了。”

    沈君明脸上现出玩味的表情,摘下老花镜,丢到旁边,意味深长地道:“思宇同志,你的想法很好,我也赞成,可要考虑到江南这边的实际情况,毕竟,咱们还是处于守势。”

    王思宇摆摆手,微笑道:“沈书记,在下面的时候,我反复想过了,如果采取保守的办法,下面的干部也会选择观望,只有咱们拿出解决问题的决心,他们才会跟进!”

    沈君明笑着不说话,脸上的表情,却显示了他此刻的矛盾心态,其实,他当初,也是有这种想法的,不然,也不会把王思宇的讲话记录整理出来,下发到县处级单位,只是,张平湖后来的断然反击,又让他打消了念头,意图退而求稳,与王思宇联手稳住局势,不再继续恶化,也就好了。

    王思宇看出他的心思,继续劝道:“君明书记,时间站在他们那边,若是一味退让,只会被一点点地蚕食掉,到了最后,也就没了反抗的本钱,不如先出重拳,从黄曲打开缺口,那时即便是妥协,咱们在谈判桌上也有了足够的筹码。”

    沈君明眼睛一亮,点头道:“说的好,不过,你还是应该和春雷书记通通气,我最担心的还是储君那边,若是引起他的关注,情况就会变得复杂了。”

    王思宇笑笑,意味深长地道:“应该没问题,到了年底,大家都忙,更何况,储君心宽似海,不会为了这点事情大动干戈。”

    沈君明终于下定决心,点头道:“那好,思宇同志,就听你的,集中精力,打好这一仗,换来一个新形势。”

    王思宇点点头,起身告辞道:“君明书记,我回去准备了。”

    沈君明也站了起来,笑着道:“好,纪委那边,我来安排,只是咱们要做好准备,顶住他们在常委会上的反扑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