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六章 舍得

第三十六章 舍得2017-11-9 13:11:42Ctrl+D 收藏本站

    第776节    第三十六章      舍得

    次日上午,秘书欧阳吉安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将他在黄曲市搜集到的一些证据和资料,都带了回来,其中,就包括那位叫娟子的电视台主持人提供的录像和录音。

    而王思宇这边,又派办公室冯主任,去省信访局,查找出一些重要的举报信,他亲自整理出一份材料,送交省委书记沈君明审阅。

    沈君明看过以后,极为震怒,当即作出批示,责令省委办公厅省纪委立即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由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崔祥云亲自带队,前往黄曲市彻查此案。

    随后,又和省公安厅打了招呼,让他们也派出一支队伍,前往黄曲市,与当地警方配合,调查国色天香娱乐城案,眼见着,一场全省范围内的扫黄打非行动,即将拉开序幕。

    而就在三天后,省委常委会上,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博弈,由于王思宇的强势加入,使得省委副书记乔戈平一方势力,采取了谨慎的观望态度。

    省长张平湖等人,虽然仍占据优势,但也不得不有所收敛,没有全力*,因此,让省委书记沈君明的意图能够实现,几项重要提案得以通过。

    会议结束后,省长张平湖收拾起桌上的材料,若无其事地离开会场,但实际上,他心里已经懊恼到了极点,回到办公室后,向来不吸烟的他,竟然从秘书那里要了颗烟,皱眉吸了几口,随即呛得咳咳地咳嗽起来。

    其实,这次会议上,没有涉及到重要的人事调整,也就是说,这次争论的意义,并不在于实质内容如何,而是在于常委会上主动权的争夺。

    “这个王思宇啊,真是过分。”张平湖又皱眉吸了两口烟,把半截香烟熄灭,摸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号码只拨打了一半,随即又放下,他叹了口气,就坐在宽大的皮椅上,闭着眼睛不说话,脑海里浮现出,王思宇在会场上那种寸步不让的样子,委实有些懊恼。

    其实,以张平湖在江南省掌握的实力,完全可以把局势控制住,只要他满足副书记乔戈平的几个条件,两人联手,也就占据了常委会上的绝大多数,完全可以把沈君明和王思宇孤立起来,然而,这样做也就意味着,争斗将继续升级,甚至有可能会引发到高层介入,而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必须把矛盾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这是沈君明张平湖都要顾虑的事情,王思宇初来乍到,则反其道而行之,靠进攻来倒逼,求得妥协与平衡,这种方式虽然有些危险,但极具迷惑性。

    虽然,在相互试探底线的过程中,很可能会发生擦枪走火的意外情况,但在几番试探之后,省长张平湖还是选择了求稳,事实上,绝大多数处于优势地位的人,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只有濒临绝境者,才会兵行险招。

    “难道是把他逼得太急了?”张平湖站了起来,走到窗口,背着双手望着窗外的风景,沉吟不语,他知道,这个难题必须在短时间内解决,否则,一旦权威得到挑战,成为某种习惯,就变得有些麻烦了。

    只是,在打压和安抚之间,还需要找到适合的平衡点,不能把对方,硬是推到对立面上,那样会使问题复杂化,这进退取舍之间,需要的就不仅仅是政治智慧了,还要有耐心和契机。

    而同样的问题,也摆在王思宇面前,他在过去的时间里,一直都习惯于骑墙,尽量回避尖锐的矛盾,很少像现在这样,旗帜鲜明地站到某一方的队伍里,作为一枚冲锋陷阵的棋子。

    事实上,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让他到江南来,协助省委书记沈君明工作,不但是上面的意思,也是于系做出的选择,既然没有回避的可能,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至于前方是让他头破血流的一堵南墙,还是通天大道,也就只有老天知道了。

    王思宇这样做,其实还是很有底气的,这个底气不是来源于家族势力,而是年轻气盛,有时也是一种资本,适合扮黑脸,即便有些地方做得出格些,也会有沈君明帮忙拉回来,两人虽然初次合作,但在会议上配合的很是默契,一唱一和,居然取得了极佳效果。

    只是,在会议过后,王思宇还是进行了反思,如何与平湖省长缓和关系的,对他而言,其实也是个难题,如何在不表示示弱,却又能婉转地表达善意,实在是个棘手的问题,当然,这是以后要考虑的问题了,现在要做的,就是顶住压力往上冲。

    两个调查组同时进入黄曲市,这在全省范围内,都引发了轩然大波,似乎一场政治漩涡,正在缓慢形成当中,各方心里的弦都绷紧了,然而,且不说调查组内部是否能够同心协力,黄曲市的一些干部,对调查组的到来,也都抱有持抵触情绪,对调查工作进行了无声的*。

    尽管取得了关键性的证据,黄曲市那位刘副市长很快被拿下来,涉及到的另一位市领导,也被隔离审查,可两人嘴巴都很严,短时期内,很难取得太大突破,而且,在黄曲市委班子一些领导的游说下,省长张平湖再度干预了此事,做出了重要批示:“对于犯错误的干部,应以说服教育为主,不能一棍子打死,更不宜上纲上线,影响黄曲市各项工作的顺利进行。”

    这就与省委书记沈君明的指示精神背道而驰了,让办案的领导很是为难,权衡再三,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崔祥云在接到通知后,大为头疼,权衡再三,就采取了折中的办法,先期只处理了两位市领导,其他人只是做了些浮于表面的调查工作,就率队返回了。

    而国色天香娱乐城方面的调查,进展也是极为缓慢,那位赵总经理,能量确实很大,在她的活动下,调查组出具了一份调查报告,上面的调查结果显示,该娱乐城确实曾有过一些违法经营活动,但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只能给出限期整改的决定。

    调查结论从省公安厅报上来,直接传到了省委书记沈君明的手里,他并不认可调查结果,可又不能直接签字否决,就暂时压了下来,因此,本来是双管齐下的一招妙棋,却由于方方面面的*,变得颇为棘手,让沈君明和王思宇都有些为难了。

    必须承认,王思宇低估了来自各方面的阻力,而他刚到江南省没多久,除了省委组织部外,和其他部门的领导都不太熟悉,又限于工作分工方面的限制,不能把手伸得太长,既然无法明面干预,也就只能在暗中做些工作。

    不过,收获也是有的,这次到黄曲市的调查,也已经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起码,那位副手田凤驹规矩了许多,这些日子,几乎每日都要来到他的办公室联络感情,这也从侧面证明了,王思宇当初的决定,其实是非常正确的。

    这天下午,王思宇开完会议,提前回到家中,刚刚进屋,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却见瑶瑶穿着白色连衣裙,头上扎着漂亮的发髻,正站在门口,对着自己笑着眨眼。

    “瑶瑶,几时过来的?”王思宇惊讶之余,笑着走过去,心中却有些遗憾,小家伙个子已经长得很高了,倒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现在见了面,已经不好再像以前那样,抱在怀里了。

    不过,瑶瑶却活泼得很,在他面前仍然像长不大的孩子,只是嘻嘻一笑,就奔了过来,拉住王思宇的胳膊,撒娇地道:“舅舅,怎么见了我,一点都不开心呢?”

    王思宇笑笑,拿手刮了下她秀挺的鼻梁,轻声道:“怎么会呢,舅舅是感觉奇怪,才分开几天啊,你个子又长高了。”

    瑶瑶撇了下嘴,有些不满地道:“原因只有一个,是你太粗心了,都忘记人家以前的样子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举目四望,却不见景卿和媚儿的影子,不禁有些失望,诧异地道:“瑶瑶,妈妈和媚儿阿姨没来吗?”

    瑶瑶点点头,眼睛眯成月牙状,有些夸张地比划道:“来了,不过,媚儿阿姨和小小舅妈逛街去了,妈妈在楼上休息,她的肚子那么大了,我怀疑是双胞胎呢!”

    “是吗?”王思宇心里升起一股暖意,把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牵着瑶瑶的小手来到楼上,轻轻叩响了卧室的房门,里面传出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进来吧,门没锁呢。”

    推开房门,却见廖景卿身穿一件粉红色睡袍,娇慵地倚在在床边,她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欲坐起,目光落在她隆起的小腹上,王思宇怕她行动不便,忙奔了过去,把手放在她的肩头,轻柔地道:“姐,怎么过来前,没提前打个电话?”

    廖景卿把书放下,那张清丽脱俗的俏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温柔地道:“瑶瑶不肯,说是要给你惊喜,这孩子总是任性贪玩,在学校经常闯祸,很让人操心呢!”

    瑶瑶嘟起小嘴,悻悻地道:“讨厌,干嘛来了就告状!”

    王思宇咧嘴一笑,拿手摸着廖景卿的小腹,轻声道:“果然是惊喜,小家伙现在怎么样,还喜欢折腾吗?”

    廖景卿轻轻点头,如水的眸光里,泛着喜悦之情,柔声道:“还好些,前些日子闹得厉害,许是个淘小子吧?”

    王思宇笑笑,轻声道:“最好是个小丫头,那样,就能和瑶瑶一样乖巧可爱了。”

    瑶瑶倒也懂事了,咯咯地笑道:“舅舅大人,放心吧,妈妈最喜欢吃酸梅了,肯定是个女孩子呢!”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着道:“男孩女孩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听话,别像瑶瑶一样淘气!”

    瑶瑶翻了下白眼,忿忿不平地道:“你们两个真讨厌,干嘛总打击人家!”

    “那是为了你好。”王思宇笑笑,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直到廖景卿有些倦了,躺在床上睡去,才带着瑶瑶进了书房,了解她的学习情况后,又提起笔,在一张纸上写下几行字,交给瑶瑶,笑着道:“瑶瑶,你现在长大了,要学会一些做人的道理了,这上面写的,一定要记住。”

    瑶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伸出白嫩的双手,接过那张纸,却见上面写着:

    1信誉比黄金更重要,要懂得珍惜。

    2嘴巴不会出卖别人,除了你自己。

    3越想得到,失去的就会越多,要懂得放弃。

    4凡事不可做绝,要留有余地。

    5永远不做害群之马。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