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七章 新年

第三十七章 新年2017-11-9 13:11:44Ctrl+D 收藏本站

    第777节    第三十七章      新年

    到了年底,省里会议变得多了起来,几位省领导都忙着参加各式各样的总结大会,表彰大会,以及探望离退休老干部等等活动,包括王思宇在内,大家都很忙碌,常委会上,虽然仍不平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年味渐浓,众位常委们也都无心恋战,江南官场迎来了一段难得的平静时期。

    这段时间里,王思宇与省委副书记乔戈平的交集渐渐多了起来,对这位有些谢顶的老者,他还是非常尊敬的,就工作而言,乔戈平也是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是他的顶头上司,当然,这只是名义上的,既然可以绕过省委副书记,直接把文件呈交给省委书记沈君明,也就意味着,王思宇和他的地位,已经大体相当了。

    周三下午,眼看着春节就要到了,省委副书记乔戈平和王思宇所在的省委省政府慰问团,却依旧在路上四处奔波,上午去探望了省军区武警总队的官兵,下午又赶往一家特困国有企业,慰问了特困职工优抚对象以及下岗再就业人员和低保对象,当场发放慰问金,和以往一样,省电视台的电视台采访车全程跟踪录制节目。

    虽然只是走马观花,每处地点都是摄像完毕就离开,但乔戈平毕竟年纪大了,身体有些吃不消,这一路转下来,脸上就带了疲惫之色,额头上也现出细密的汗珠,但当众人簇拥着走向车边时,他还是停下脚步,转头笑道:“思宇同志,下午没什么别的事情了,咱们去喝几盅吧,解解乏。”

    王思宇也想借着机会,和这位乔书记加深下感情,就笑着答应下来,车队缓缓启动,离开厂区,直接赶到了市区的龙凤楼大酒店,进了豪华包间,乔戈平的气色稍稍有所好转,他拿起湿毛巾,擦了把脸,就含笑望着陪同慰问的江州市几位领导,目光最后落在市委书记陶永健身上,微笑道:“老陶身体还好,比我强多了。”

    陶永健摆摆手,轻声道:“乔书记,我这身子骨也是不太好,这一圈转下来,就已经腰酸背痛了,再走几家,真就吃不消了,还是王部长身体素质好,到现在,还都精神奕奕的。”

    “他年轻嘛,体力自然是很好的!”乔戈平点了一颗烟,转头望着王思宇,微笑道:“思宇同志,听说你的酒量也不小,前段时间,可是在清安把陈建民同志给喝倒了,真是海量!”

    王思宇笑笑,摇头道:“乔书记,那次是意外,赶上状态不错,平时我都是半斤就倒的。”

    陶永健听了,不禁哑然失笑,笑着说:“半斤?我看起码一斤半都不止,陈建民同志的酒量在省里可是出了名的,能在酒桌上和他叫板的人不多,咱们省委班子里面,也就小楼同志能和他抗衡了,其他人都不行。”

    乔戈平掸了掸烟灰,跷起二郎腿,气定神闲地道:“婉云省长也可以,别看她是女同志,可在酒桌上,很有气势,巾帼不让须眉!”

    陶永健微微一笑,接话道:“婉云省长带队去欧洲了吧?”

    乔戈平点点头,颔首道:“是啊,她带队去法国了,要年后才能回来。”

    王思宇笑眯眯地听着,却不搭话,苏婉云那位常务副省长,虽然是位女性干部,作风却特别硬朗,素有铁娘子之称,在江南官场,轻易没人敢惹。

    因为工作关系,两人倒没有太多的来往,不过在常委会上的两次争论,让王思宇也领教了铁娘子的厉害,对她也有几分忌惮。

    三人在这边闲聊着,外面的服务员身穿大红棋盘,宛如穿花蝴蝶般地走了过来,将酒菜摆上,江州市常务副市长苏振昌就笑着让道:“诸位领导,酒菜已经上齐了。”

    乔戈平点点头,把半截香烟熄灭,笑着起身道:“来吧,眼看要过年了,咱们先提前庆祝一下。”

    王思宇笑着说好,和众人坐在桌边,小酌几杯,席间,陶永健忽然发问:“乔书记,芦洲市的老史同志,马上就要退下来了,他的位子谁接,书记碰头会上讨论过了吗?”

    乔戈平放下杯子,转头望向王思宇,笑眯眯地道:“我还没有得到消息,这件事情,怕是要问咱们的组织部长了,他或许清楚吧。”

    王思宇摆摆手,轻声道:“乔书记,我这边也没有得到干部考察的通知,可能要年后讨论吧?”

    乔戈平点点头,加了道菜,放下筷子,拿起餐巾纸擦了嘴角,含笑道:“不错,还是年后讨论好,不然,一些市里的干部都跑上来,咱们就过不了消停年了。”

    王思宇深以为然,又转头望着陶永健,微笑道:“永健书记,你这边有合适的人选吗?”

    陶永健笑笑,拿手指了指苏振昌,轻声道:“书记的人选没有,市长的人选倒是有一个,咱们江州市这边出人才,振昌同志不错,能力很强,我很希望他能再进一步,接老同志的班。”

    乔戈平也点头,微笑道:“不错,振昌同志不错,江州市的经济搞得这么好,他功劳不小,应该压压担子。”

    苏振昌听了,不禁激动起来,赶忙又倒上酒,给三人挨个敬酒,谦让道:“各位领导,我资历尚浅,能力也有限,还是在永健书记的下面多锻炼几年。”

    王思宇见状,也不禁暗自点头,这位苏市长倒是八面玲珑,能和同僚间把关系处理得这样融洽,倒也真是难得了,就提起杯子,微笑道:“振昌同志,来,咱们再走一个!”

    苏振昌满面笑容,和王思宇碰了杯子,连声道:“部长,不敢当,真是不敢当。”

    乔戈平含笑点头,半晌,才侧过身子,小声道:“思宇同志,芦洲市的问题,你有过解决方案吗?”

    王思宇略一沉吟,也就顺势试探道:“乔书记,黄乐庆同志怎么样?”

    乔戈平笑笑,意味深长地道:“乐庆同志啊,他能力还不错,就是缺少了些大局观,那两位可能会有些想法。”

    王思宇挽起袖口,捞了碗面,轻声道:“只要能力够,又肯干实事,能把地方经济搞上去,其他的倒不是问题,只是前些日子,我去基层考察,只走了一半地市,芦洲还没有去过,年后要再跑一圈,争取半年内,把江南省的情况都摸透了。”

    乔戈平心里咯噔一下,暗自吃惊,却笑了笑,掩饰了某些想法,拿起筷子,又夹了口菜,像是很随意地道:“思宇同志,其实让田凤驹同志下去也不错,他在省委组织部的时间,也不短了,应该独当一面了。”

    王思宇点点头,轻描淡写地道:“是啊,凤驹同志能力很强,能够顶起半片天。”

    乔戈平笑笑,不说话了,他刚才这番试探,其实是另有目的,是想从侧面了解下,黄曲的案子是否还在运作,既然王思宇给出这样的说法,也就证明了,案子多半是挂起来了。

    他如此关心黄曲市的案子,也有不得已的苦衷,除了和田家兄弟之间,有着比较密切的来往外,乔戈平最小的一个儿子,也在国色天香娱乐城里拥有股份,陷得很深,若是认真计较起来,恐怕也很麻烦,若是处理不好,会令自家的名誉受损。

    王思宇虽然不清楚其中的内情,但也感觉有些奇怪,按道理,省长张平湖也好,副书记乔戈平也罢,都应该期望田凤驹留在省委组织部,对自己进行牵制,而要把田凤驹调出去的想法,似乎不太合乎情理。

    不过,官场上的博弈,有时是很难理解的,这些省委大佬,都是优秀的棋手,每人在棋盘上落下一子,棋局就会变得极为复杂,没有通盘考虑的视野,就很难看出其中的奥妙,王思宇既然判断不出其他人的真实意图,也就只有静观其变好了。

    饭桌上,几人边喝边聊,气氛倒也融洽,末了,又在陶永健的张罗下,打了几圈麻将,离开酒店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钟,王思宇回到家里,廖景卿已经睡下了,而方晶和柳媚儿,仍旧在打着游戏,瑶瑶在旁边看得入迷。

    方晶和柳媚儿,其实是相交已久的,当初柳媚儿通过王思宇的QQ号码,和方晶联系下来后,两人就共同玩着一款游戏,到现在已经有三年时间了,两人早就清楚对方的存在。

    按说柳媚儿的性子,是惯于争风吃醋的,很少能和其他女孩相处融洽,但许是缘分使然,她竟然就和方晶一见如故,两人见了面,仿佛同多年不见的闺房密友一般。

    “小宇哥哥,怎么又喝酒了,讨厌!”方晶白嫩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的跳跃着,游戏里的精灵美女,手中挥舞着圣剑,和队友们围住BOSS,激烈地搏斗着,满屏幕上都闪烁着各式光环,煞是好看。

    王思宇笑笑,解开外套,挂在衣架上,轻声道:“没办法,外面应酬太多,偶尔还是要喝上几杯的。”

    柳媚儿没有回头,却开口道:“小宇哥哥,下午来了三波客人,都是过来送新年礼物的,我都给打发了。”

    “媚儿,做得好,以后见拿东西的过来,干脆就不让进门了。”王思宇点点头,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去洗了澡,来到书房,专心翻阅起资料来。

    他做事情是不喜欢半途而废的,黄曲那边的案子,进展不大,让他感到极为不满,索性亲自动手,查找证据,争取啃下这块硬骨头,早点打开局面。

    半个小时后,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密集的鞭炮声,王思宇点了一颗烟,来到窗边,打开窗子,探头望去,却见夜空之中烟花似锦,繁星璀璨,不禁微微一笑,喃喃道:“又要过年了啊!”

    -----------

    新年到了,祝书友们新年快乐,健康如意,这段时间,因为身体原因,更新上很对不起大家,希望书友们能够谅解,我会尽快调整状态,争取写出一个满意的结尾,同时在此刻,向一直支持我,关心我的编辑部朋友们,各位作者朋友们拜年,祝大家合家欢乐,事业有成,过去一年的时间里,作为一个经常会莫名其妙脑残到渣的中年写手,寂寞有很多事情需要反思,需要检讨,感谢你们的宽容与理解,再次送上最最真诚的祝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