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八章 发红包了

第三十八章 发红包了2017-11-9 13:11:45Ctrl+D 收藏本站

    第778节    第三十八章      发红包了

    大年三十,王思宇也没闲着,他先陪着省委书记沈君明一行,到外市县去探望农户,回到省城后,稍事休息,又到离退休的老干部家里拜年,忙得不可开交,直到晚上十点钟,才完成了走访慰问任务,心急火燎地往家里赶。

    这次春节与往日不同,众位美人大都是要赶到江南来的,叶小蕾是昨儿晚上到的,张倩影和李青璇周媛三人上午刚到,还未曾见面,胡可儿因为要上央视表演节目,大概是过不来了。

    剩下的几位美人,大都在国外,不方便赶回来,倒是一桩憾事,饶是如此,王思宇心里也有些没底,这除夕之夜,可是极为喜庆的日子,若是推开家门,里面乱成一团,可委实头疼了。

    某种迹象表明,确实有这种苗头,柳媚儿就不甘寂寞,连续几天都在撺掇着方晶,要她在除夕夜里搞出点花样,给那些女人来个下马威,以便趁机树立威信,这其实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想法,里面却也有争宠的成分。

    方晶虽然身位警察,胆子却不是一般的小,又疑心媚儿是在使坏,拿她当枪使唤,就寻了机会,悄悄地把事情告诉王思宇,出卖了那位好姐妹。

    结果,柳媚儿在遭到一番呵斥之后,自然是怒不可遏,就把方晶当成了告密者,和她大吵了一架,两人的关系,变得有些冷淡。

    三个女人就是一台戏,十个女人,这场大戏就不好唱下去了,不过,王思宇还是决定冒险一试,把大家都叫到一起,没办法,总要过个团圆年,这些美人都是他的最爱,把谁冷落了都不好。

    奥迪车行驶在空空荡荡的街上,速度很快,窗外的霓虹灯光如同绚烂的星光,在眼前飞快闪过,如梦如幻,总有些不真实的色彩。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里,王思宇手里夹着一颗烟,望着空中绚丽的烟花,脸上现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不知不觉中,竟然想起宁家姐妹了。

    宁霜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许久没有联络上了,估计依旧在国外,执行着秘密任务,而宁露已经快到预产期,王思宇也提前办好了手续,随时可以赴美国,去履行一个男人应尽的义务。

    “曾因酒醉鞭名马,唯恐情多累美人。”直到现在,王思宇才理解了这放话的意思,生命中的这些美人,都如同美玉珍珠一般,让他爱不释手,可心中的那份愧疚感,却也在与日俱增。

    有时候,甚至想卸下肩头的担子,每日只在风花雪月当中,逍遥快活地享受人生,不再理会官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可一想到春雷书记那张满是憔悴的脸孔,他就又有些于心不忍,更何况,王思宇现在的进退取舍,已经不是他个人的事情了,关系到太多人的政治前途,如今之计,除了逆流而上,再无别的选择。

    车子驶回大院,王思宇夹包下了车,和秘书欧阳吉安与司机老张打了招呼,感谢他们两人的辛勤服务,就站在原地,摆摆手,目送着黑色的奥迪车驶出大院,消失在夜幕之中。

    他转过身子,来到门口,却听得里面稀里哗啦直响,不禁微微一笑,暗自感到有些好笑,麻将不愧为国粹,确实是样好东西,能够促进团结,维持稳定,和摔盘子丢碗的声音相比,洗牌的声音应该是天籁之音了。

    “美人们,我回来了!”王思宇推门进来,换了拖鞋,走进屋子,准备迎接众美人抛出的媚眼,可站在原地等了半晌,却有些尴尬地发现,几位大美女都伸出纤纤玉指,在哗啦啦地洗着麻将牌,居然对他的归来视而不见,半点反应都没有。

    王思宇眯起眼睛,瞄着身穿紫色长裙的李青璇,眨了下眼睛,试图从她身上打开缺口。

    李青璇却横了他一眼,拿起一颗墨绿色的翡翠麻将,重重地摔在桌子,娇声道:“抓到个二筒,谁要?”

    张倩影抿嘴一笑,摇头道:“二筒啊,我是不要,小晶妹妹呢?”

    “我也不要。”方晶低了头,摆弄着手中的牌,嘴巴撅得老高,一副委屈之极的模样,前些日子,来了两位美女,她没吭声,也就算了,现在可好,满屋子的莺莺燕燕,又都是争奇斗艳的绝色佳人,倒把她这个主人都给比没了,饶是小丫头心在宽,也有些不舒服。

    周媛没有吭声,但见脸上那副清淡如水的表情,想必也是不要的,王思宇把公文包丢在沙发上,脱了衣服挂好,挽起袖口,走到周媛身后,没话找话道:“怎么样,四位美人,谁赢了?”

    “没有赢家。”张倩影抬头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道:“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求全责备,哪里会有赢家呢?”

    王思宇微微一怔,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咧嘴笑道:“小影,什么意思?”

    张倩影笑笑,低下头,声音淡漠地道:“没什么,你自己做的好事,却来问别人?”

    王思宇彻底懵了,拿眼瞄着旁边三人,见众人神色各异,却都对他不理不睬,不禁大感没趣,苦笑着道:“诸位美人儿,今儿可是除夕之夜,别都板着面孔好吗?”

    方晶哼了一声,打出一张牌去,悻悻地道:“小宇哥哥,你上楼吧,别在这打扰我们打牌,人家都输了好多呢!”

    王思宇有些无语,拿手在周媛的香肩上揉了几下,笑着道:“别怕,那才几个钱,回头我和小蕾阿姨说下,等会包个大红包下去,大家有份,这大过年的,总要有个彩头,图个吉利!”

    “谁稀罕呢?”方晶白了他一眼,满脸的不高兴。

    王思宇走了过去,刮了下她的鼻梁,笑着道:“不稀罕也要给,就这么定了!”

    麻将桌边,却依旧是鸦雀无声,王思宇碰了一鼻子灰,大感没趣,就舍了楼下众人,缓步去了楼上,到景卿的房间里,和叶小蕾廖景卿闲聊起来。

    令人诧异的是,两人的态度也与昨日不同,不冷不热,丝毫没有想象中的热情,就连瑶瑶都绷紧了小脸,对他不加理睬,让王思宇在感到古怪之余,也大为失望。

    楼下的四位美人,却已经忍禁不俊,发出了几声轻笑,李青璇转过头,向楼上望了一眼,抿嘴笑道:“这下流胚子,就得整治他一下,免得越来越不知自爱,整日沾花惹草的,再这样发展下去,明年两张麻将桌都坐不下了。”

    “不用等明年了,就算是现在,人若是来齐了,已经坐不下了!”张倩影是知道根底的,不禁叹了口气,伸出嫩白如玉的手掌,来回翻了三次,摇了摇头,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低声道:“这是我知道的,不知道的估计还有,这个小宇,真是有些不像话了,多情变成了滥情。”

    方晶看了,眼圈一红,险些落泪,勉强笑道:“小影姐姐,不会有那么多吧?”

    “是夸张了点,哪有那么多!”李青璇眼尖,瞄到小丫头有些撑不住了,赶忙向张倩影使了个眼色,自己却也忍不住心里泛酸,悻悻地道:“不过吧,好像每年都有新面孔出现,从未例外过。”

    “青璇姐姐,我是高三就认识她的。”方晶的声音有些发颤,但还是在以这种方式,宣示着自己的地位,其实,她倒是多心了,李青璇的意思,倒不是在点拨她。

    张倩影见状,也赶忙安抚道:“对,咱们这些人里,小晶是认识他最早的。”

    方晶倒不好意思了,她刚到王思宇家时,最先接触的就是张倩影,当时还一起吃过饭,两人的关系那时还是极好的,现在虽然生疏了些,但毕竟情分还在,就小声道:“小影姐姐最早了,比我早了三年多呢。”

    周媛抓了一张牌,拿到手里,却没有打出去,而是笑得花枝乱颤,有些无奈地道:“你们啊,倒真是无趣,这些事情也拿来说。”

    “还不是被那下流胚子给气的。”张倩影抬腕看了下表,轻笑道:“时间差不多了,再打几把,要把年夜饭端上来了,等会别忘了之前的约定,大家都要穿上泳装,给这下流胚子来个惊喜。”

    其她三人互相交流着眼神,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心里却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暗自琢磨,这倩影也太过肉麻了些,居然在年三十的晚上,搞出这样的花样,来讨男人喜欢,怪不得小宇最宠她,果然还是有些手段的。

    而王思宇在楼上转了一圈,也没得到半张笑脸,就有些发毛,暗自琢磨着,可能是自己在外面忙碌时,家里女人们争风吃醋,吵过架了?

    又或者,女人们也拉帮结伙地搞派系,玩暗战,那可真是让他为难了,在景卿的房间里,坐了一小会儿,王思宇向瑶瑶使了个眼色,就转身出了房间。

    叶小蕾把手放在唇边,咯咯地笑了起来,悄声道:“看见没,傻小子终于坐不住了。”

    廖景卿莞尔一笑,柔声道:“他这性子就是毛躁,在南粤工作时,就闯了不少祸。”

    叶小蕾忽然笑了起来,拿手指着廖景卿的小腹,意味深长地道:“这哪里是闯祸,分明是播种吗?”

    廖景卿倏地脸红了,啐了一口,羞涩地道:“连你也来取笑,我可真不用再活了。”

    叶小蕾心中怅然,却拉了她的一只手,轻柔地道:“景卿,你误会了,我可不是再取笑,而是打心眼里高兴呢,你们两人在一起,最般配不过了。”

    廖景卿有些难为情了,一脸娇慵地道:“有什么好高兴的,不过是扭不过那冤家罢了!”

    叶小蕾莞尔,轻笑道:“你们两人也算郎才女貌,早就该有结果了,拖到现在,都大不应该呢。”

    廖景卿垂下头,嚅喏地道:“就是感觉有些对不住媚儿。”

    叶小蕾听了,也是脸色黯然,却轻声安慰道:“景卿,大过年的,开心些才好,你别多想了,媚儿现在倒也蛮好的,应该是想通了。”

    两人在房间里说着话,王思宇却牵着瑶瑶的小手,进了书房,把房门关上,向门外努努嘴,不解地道:“瑶瑶,她们怎么了?”

    瑶瑶嘟着小嘴,勾了勾白嫩的手指,美滋滋地道:“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王思宇笑笑,把准备好的一份红包递了过去,轻声道:“好了,这回可以说了吧?”

    瑶瑶点点头,凑了过去,把小嘴凑到他的耳边,小声道:“舅舅,其实吧,这是一个小游戏,等会吃饭前,你只需要大喊三声‘我最爱胡可儿了’,她们就都开心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