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一章 出国 中

第四十一章 出国 中2017-11-9 13:11:49Ctrl+D 收藏本站

    第781节    第四十一章      出国      中

    飞机在云层中穿梭,在一阵轻微的抖动中,下降了高度,王思宇坐在窗边的位置,手里拿着一管签字笔,在黑皮本子上勾勾抹抹,画了几个拳击搏斗的场面,就把头转向窗外,俯瞰着地面的风景。

    刚才飞机上了万米高空,窗上结了不少冰凌,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景致,现在冰雪消融了些,依稀能够看到蜿蜒的山川河流,那些原本高不可攀的山脉,此时都显得那样渺小,甚至是微不足道的。

    宁雪面罩严霜地坐在旁边,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她上身穿着米黄色吊带衫,透过镂空的蕾丝花边,可以看到雪白的胸脯,和一道幽深的乳沟。

    她那饱满的酥胸,虽然被抹胸紧紧地束缚着,可仍随着机身的晃动,有些不安分地抖动着,宁雪下身穿着一条时尚的修身印花卷边牛仔裤,那双纤长的玉腿,被箍得紧紧的,极为养眼。

    这位漂亮的小姨子,几乎是集合了两位姐姐的全部优点,单从相貌而言,应该是宁家三姐妹中最为清丽秀美的,尤其是雪白娇嫩的面庞上,那双漆如点墨的眸子,更如钻石般晶莹璀璨。

    而且,宁雪似乎很像一个人,那就是同样冰清玉洁的周媛了,两人都有种冷艳的美,那种美感就像是冰山上的雪莲,让人怜爱,却不敢轻易接近。

    不过,与周媛表现出的孤寂与落寞相比,宁雪看上去,则显得更加天真无邪,那如画的眉眼间,似乎还带着一种不谙世事的纯情。

    “不按世事的纯情?”想到这样的字眼,王思宇不禁感到有些好笑,甚至觉得这种想法,异常的荒谬,他很久以前就知道,在宁家这三位姐妹花里,宁雪的能力极强,单论身手,就不在二姐宁霜之下,并且为人机智,在总参二部的特情机构里面,也是赫赫有名的军情之花。

    昨晚,在跆拳道馆里,被这位宁雪姑娘痛殴了一次,搞得王思宇很没面子,不过,在发现是她以后,王思宇倒还释然了,无论如何,自己做出的事情理亏,确实对不住宁家,况且,输在这位经过特殊训练的小姨子手里,似乎也并不是件丢人的事情。

    两人自打在机场见面之后,就没有打过招呼,而是各自找了位置坐下,直到登机以后,宁雪才和一位少妇调换了座位,坐到了王思宇的身边,看那架势,倒像是看守犯人一般。

    王思宇轻叹了口气,在黑皮本子上刷刷地写了一行字,撕下来后,递了过去,宁雪接过那页纸,见上面写着:“小雪,别生气了,有些事情确实不好解释,我只能说,一定会疼露露的。”

    .

    宁雪伸出白嫩的手指,用尖尖的指甲,在上面划动几下,又勾了勾手指,王思宇会意地一笑,忙把签字笔递了过去,宁雪在纸上写道:“姐夫,你们是几时……”

    写到这里,她又摇了摇头,声若蚊蝇地道:“几时好上的?”

    王思宇摸着下颌,轻声道:“就在去美国耶鲁大学深造的时候,露露姐很关心我。”

    宁雪微微蹙眉,咬着粉唇道:“就这样?”

    “就这样。”王思宇想了想,又补充道:“是我主动的,她太漂亮了,又那样善良。”

    “可霜姐呢?”宁雪说完,也有些后悔了,就摆了下手,把俏脸别到旁边,轻声道:“算了,这些事情,我也不想管了,不过,你总要想好善后的办法。”

    王思宇苦笑了一下,轻声道:“已经想好了,我会和霜儿讲的,尽管这有些残酷,不过,相信她也会谅解的。”

    宁雪沉默下来,那张冰清玉洁的俏脸上,带着一丝愁容,良久,她才叹息道:“我们三姐妹里面,大姐是最可怜的,她现在能找到幸福,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只是,这对霜姐有些不公平,她其实……非常喜欢你。”

    王思宇拿手揉着眉心,点头道:“小雪,你提醒的对,但事已至此,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宁雪默默点头,粉唇微动,悄声道:“昨晚的事情,很是抱歉,当时没有控制住情绪,是我的错。”

    王思宇笑笑,摆手道:“没什么,小姨子打姐夫,那是天经地义。”

    宁雪没有吭声,显然是对准姐夫的冷幽默,并不感冒,尤其是昨晚双腿朝天的狼狈样子,更让她心里极为恼火,若不是看在两位姐姐的面子,昨晚,身边这位男人恐怕会有大麻烦了。

    飞机上,两人各自沉默着,用过午餐后,就都相继进入了梦乡,似乎人在高空,总是有些嗜睡,宁雪再次醒来时,身上已经多了一件西服,而王思宇则穿着白衬衫,睡得极为香甜。

    她盯着身边的男人,看了许久,才叹了口气,又合上了眼睛,喃喃地道:“这下可真麻烦了,该怎么收场啊……”

    到了纽约,已经是深夜,两人稍事休息,就坐上计程车,赶往医院,到了病房后,见到了殷女士和宁露,对于王思宇的到来,殷女士非常意外,甚至十分窘迫,对她而言,宁露的怀孕,其实是一桩丑闻了,要尽量遮掩才对。

    宁雪倒是十分机灵,和姐姐闲聊一会后,就找了理由,把殷女士带回家里,给两人留下了单独相处的时间,王思宇坐在病床前,为宁露削了苹果,笑逐颜开地道:“露露,还有三天时间,就要做父亲了,这次可真是要开心得失眠了。”

    宁露抿嘴一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柔声道:“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当上父亲,其实是很辛苦的,意味着永无止境的付出,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回报的那种。”

    王思宇笑着点头,轻声道:“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就是担心伯母和霜儿那边。”

    说到这里,他忽然感到不妥,赶忙遮掩道:“露露,这次过来,一定多呆些日子,回头带你们母女一起回国,他乡虽好,非是吾家!”

    宁露笑笑,低下头,缓缓地道:“小宇,我仔细想过了,不能让你为难,过段时间,我会和家里人解释的,做错事的人是我,无论怎样,都不会让你为难,至于霜儿,就只能凭她责罚了,我全无怨言。”

    王思宇听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忙摆手道:“露露,该承担的责任,我自然会承担起来,你不必为了这件事情烦心。”

    宁露刚要开口,却拿手抚住小腹,呻吟道:“小家伙又在淘气了,连踢了三脚。”

    王思宇微微一怔,随即探过头去,侧耳去听,随即,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笑眯眯地道:“这几脚不错,还蛮有劲的,我的女儿,果然算是先天高手了!”

    宁露笑笑,柔声道:“这些日子,孩子一直都这样,她已经迫不及待了呢!”

    王思宇点点头,取了干净的白毛巾,为宁露擦去脸上的汗渍,又把她揽在怀中,亲吻着她雪白娇嫩的脖颈,轻声道:“露露姐,谢谢,真的谢谢你。”

    宁露没有说话,却握住王思宇的一只大手,俏脸上泛着动人的红晕。

    两人在医院缠绵了一夜,次日上午,王思宇才回到位于纽约的那栋花园别墅,睡醒觉后,他吃了中餐,便寻到机会,把和宁露之间的事情,委婉地向殷女士做了交待,随后,等待承接着对方的怒火。

    毕竟,这种事情是瞒不下去的,而且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无论怎样,王思宇都想自豪地把女儿抱在怀里,光明正大地呼唤对方的名字,而不是由宁露去承担后果。

    殷女士在听了以后,先是无比震惊,满脸惊愕地望着王思宇,可没过多久,就渐渐恢复了平静,只是有些担心地问道:“小宇,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

    王思宇坦白地道:“家里那边,都还不清楚,我没有向外人透露。”

    殷女士点点头,轻声道:“那就好,要把这个秘密一直保留下去,至于霜儿那边,你不必担心,我会去做工作。”

    “伯母……”王思宇欲言又止,殷女士的宽宏大度,倒让他感到极为惭愧了,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歉意。

    殷女士坐在沙发上,低头思索着,良久,才叹息道:“三个女儿都是母亲的心头肉,无论哪个,都希望她们幸福,可这件事情,还是要保密,不然,你宁伯伯那关都不好过,凯之的脾气,唉!”

    王思宇点点头,满脸真诚地道:“伯母,事情起因都在于我,和露露没关系,如果您和宁伯伯心里有火,就责罚我吧!”

    殷女士淡淡一笑,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轻声道:“小宇,讲句实话,她们两姐妹之间,你最喜欢的是谁?”

    “是露露!”王思宇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或许是性格的原因,又或者别的什么缘由,他和宁霜之间,总是如同隔着一层轻纱,即便坐的再近,也没有那种心心相印的感觉。

    殷女士轻轻叹了口气,起身道:“知道了,以后要好好对待露露,不许让她受半点委屈。”

    王思宇心中一松,赶忙笑道:“伯母,请放心。”

    “好,那我先去医院了,你休息吧,晚上再过去。”殷女士走到梳妆镜前,画了淡妆,便带上烹饪好的食品,离开了别墅,赶往医院。

    王思宇知道,她们母女之间,恐怕也要有次深谈了,本想跟过去,却又情知不便,就只好呆在家里,忐忑不安地等待结果。

    下午三点多钟,他接到了宁雪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宁雪只讲了一句话:“没事了,大姐夫!”

    王思宇如释重负,微微一笑,把话筒放下,打开了电视机,心不在焉地翻出一个频道,脑海里却在想着宁霜,这时就觉得,对不起霜丫头了,不过,他也下定了决心,到时,无论宁霜做出怎样的举动,他都要默默忍受了。

    想到这里,心情终于松弛下来,王思宇点了一颗烟,来到窗前,眺望着远处的风景,而他身后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着一期新的好莱坞科幻电影,名为《末日审判》。

    镜头里,就在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当中,自由女神像四分五裂,在滚滚的浓烟当中,一座教堂的大门,化为无数碎屑,被抛到半空,化为齑粉,无数人哭喊着奔向街头,一个神父模样的老人,满脸血污,跪在地上喃喃地祈祷:“上帝啊,请不要抛弃美利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