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章 无心插柳

第三章 无心插柳2017-11-9 12:54:48Ctrl+D 收藏本站

    第4节    第三章      无心插柳

    晚上八点三十分,王思宇慢悠悠地下了电梯,他是华西大学的毕业生,曾经在省城生活过四年,对玉州市的环境比较熟悉,他知道新都大酒店其实就在两条街外,所以并没有打车,而是选择步行前往。

    晚风习习,吹来一丝寒意,王思宇不禁把衣领向上拉了拉,这里是玉州市区内的繁华地段,林荫道两旁都是各式高档会所,建筑风格大都豪华奔放,卓尔不凡,无数霓虹灯编织着梦幻般的色彩,充满诱惑,也给人种不真实的感觉。

    走进新都大酒店的旋转门厅,顿时感觉酒店内装修得富丽堂皇,雍容华贵,明显感觉到这里比银泰大酒店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迈步向前,红地毯两侧各有十几名俊男靓女齐刷刷地躬身行礼:“先生晚上好!”

    在身着淡蓝色西服的领班引导下,王思宇迈步走进518房间,只见里面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美酒佳肴,而靠着窗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大腹便便的白胖男人,正在闭目养神,他约莫五十岁上下,身材虽然不高,但保养得极好,一望便知是养尊处优之人。

    那人旁边坐着昨天下午在雾隐湖边邂逅的美艳少妇,她今天的打扮又是不同,上身穿着浅灰色缎面绣花小衫,前襟绷得紧紧的,胸部惊心动魄地隆.起,王思宇的目光刚刚落在那道完美的弧度上,就直接跌落下去,少妇下身穿着深黑色短裙,裙摆略为窄小,一双匀称白皙的美腿倒有大半都露在外面。

    说起来奇怪,这少妇装束一换,整个人的气质就又变了一次,上次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这次倒变得既惹火又性感,浑身上下充盈着成熟高贵的气息。

    她此时正在低头跟旁边的那个叫小晶的女孩说话,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王思宇的到来。

    小晶今晚穿着一套运动装,显得格外精神,她抬头见王思宇进来,忙喊道:“爸爸,雪滢阿姨,王叔叔来了。”

    白胖男人睁开双眼,见到王思宇进来,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步上前,一双大手紧紧握住王思宇的右手用力地摇晃,充满感激地说:“小王啊,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的老婆跟孩子可就凶多吉少了,你这可是救了我们全.家啊。”

    王思宇听后暗自吃惊,原来这少妇的身份竟是小晶的继母,只是如此倾国倾城的佳人,竟然嫁给了眼前这个年近五旬的男人,这实在让他感觉难以接受。

    但转念一想,时下漂亮的女人都是给有本事的男人预备的,至于成功男人的长相年龄倒是其次了,只要有钱有权,其他的差距就都不是问题了,这倒应了那句话,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他知道眼前这位白胖男人绝非等闲之辈,赶忙微笑说:“只是凑巧赶上了,就伸了次手,其实你们真的不必这么客气。”

    白胖男人握着王思宇的手用力地摇晃几下,笑呵呵地说:“哪里哪里,小王不必客套,古人讲受人点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何况这可是救命之恩,我一定要好好答谢你。”

    美艳少妇这时也落落大方地走过来,跟王思宇轻轻握了一下手,微笑着说:“小王,我叫陈雪滢,今天多亏你了。”

    王思宇觉得这少妇的手竟然柔若无骨,且一股淡淡的幽香从她身上传出,丝丝缕缕地钻入鼻孔中,闻着清爽宜人,周身舒泰,他心神为之一振,忙说:“你们夫妇实在是太客气了。”

    一番谦让后,王思宇推脱不过,只好坐了主位,陈雪滢熟练地打开一瓶茅台,给王思宇跟丈夫分别斟满,她和小晶则倒上果汁。

    这时白胖男人递过名片,王思宇接过来一看,此人的名字叫方如海,再看看下面单位就有些傻眼,这位不正是今天会上提到的方台长吗?世上居然会有这样凑巧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果然方如海在接了王思宇回敬的名片后,也是微微一愣,随即哑然失笑,双手抱胸道:“你是昨天才到玉州的?”

    王思宇忙说:“是啊,方台长大名如雷贯耳,不止是我,就连我们单位的领导也都很想登门拜访啊。”

    方如海点头叹道:“小王啊,你这位救火队员神通广大啊,把整个雾隐湖的水都端出来了。”

    王思宇微微笑道:“方台长要是不点头,就算是把东海龙王请来,这火也灭不掉啊。”

    方如海目光闪烁,盯着王思宇道:“雾隐湖的水可珍贵啊,用在这里你不觉得可惜吗?”

    王思宇知道对方在提醒自己,这救命之恩的回报如果落在公事上,未免有些可惜了,王思宇不假思索地端着酒杯站起来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屁股决定脑袋,只要方台长点点头,高抬贵手,不让我们单位领导太过难堪,我连干三杯,方台长您随意。”

    方晶在旁边忽闪着一对大眼睛,愣愣地插话道:“爸爸,王叔叔,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得云山雾罩的。”

    方如海爽朗地哈哈一笑,拍拍她的小脑袋,也端着酒杯站起来,豪气十足地说:“小伙子爽快,这性子我喜欢,你是我们方家的大恩人,有你这句话,什么火都没了,这样,咱俩投缘,我这就陪你连喝三杯。”

    “好,谢谢方台长。”王思宇本来想说代表市里领导谢谢方台长,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他现在的身份,只能代表他自己,和那些动不动就代表全市人民的市领导们是不能比的。

    两人酒杯一碰,都是一饮而尽,陈雪滢微笑着帮两人把酒满上,又扯了扯方如海的衣袖,悄声提醒道:“别喝得太急。”

    方如海轻轻摆手道:“没事!”

    三杯酒下肚,王思宇顿时感到胃里升腾起一股热浪,而唇齿间酒香醇厚,回味悠长,不禁低声赞道:“这茅台果然是好酒,真配得上‘风味隔壁三家醉,雨后开瓶十里芳’的美誉。”

    陈雪滢听后就笑着问:“小王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啊?”

    王思宇忙说:“我是华大毕业的。”

    方如海猛地一拍桌子,大声说:“还真巧了,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在华大教了六年的书,要认真计较起来,你得叫我一声老师。”

    王思宇忙放下筷子,又举着酒杯站起来,笑着说:“那我可要敬老师跟师母一杯。”

    方如海摆手道:“小王,坐下喝,坐下喝。”

    三人碰了杯,就又开始闲聊,饭桌上就开始轻松起来,陈雪滢忙着给两人敬酒夹菜,既热情又周到,小晶则笑嘻嘻地听着两人谈话,很专注的样子。

    方如海夹了两口菜,又喝了口茶,压了压酒气,就笑吟吟地讲:“小王啊,其实就算你刚才不提那件事,我也不打算再追究的,知道为什么吗?”

    王思宇摇头说不知道啊,只是听说您发了火,一定要把事情在节目里曝光,毕竟动手打记者,这个实在是做得太过分了,好在市里已经决定处理那些害群之马了,估计动手的人都要开除。

    方如海慢条斯理地说:“你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既然你喊了我老师,那我就指点你一下,其实这件事情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有人精心策划的,台里那两个记者跟你们青州市委宣传部的两个科长关系很铁,平时对青州的报道总是正面的,就差敲锣打鼓送锦旗了,这次怎么突然就转了风向,你不觉得事出蹊跷吗?”

    王思宇没想到还有这种内情,心中也是狐疑,但面上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故意套话道:“是巧合吧?”

    方如海摇头说:“小王啊,你的政治敏感度太低了,这样可不行,据我所知,你们青州市的纪检委半年前就已经在悄悄调查王秋生,把他送到党校学习也是为了使调查能够顺利进行,这会儿估计是查到他的痛处了,所以他策划了这件事进行反击,毕竟这事如果上了新闻,你们青州的市委班子都要受到影响,以前别的省份有过类似案例,最严厉的处罚是当地*都被调到外地降级使用。”

    王思宇知道他口中的王秋生就是青州市市委常委,宣传部王部长,回想起当初王部长刚去党校学习期间,坊间也是谣言四起,说双规说出逃的都有,后来据说还是市委张书记亲自站出来辟谣,传言才平息下来,不过结合方台长刚才的推论来看,恐怕先前那些传言也未必就是空穴来风。

    方如海拿起餐巾擦擦额头上细碎的汗珠,就又接着说:“王秋生也是够聪明,他知道我们方家跟你们青州市委书记张阳素来有矛盾,所以想来个借刀杀人,哼哼,想拿我们兄弟当枪使,他还不够格。”

    王思宇没想到一件看似简单的事件背后竟有这样惊心动魄的殊死较量,赞叹道:“老师就是老师,目光如炬啊。”

    但他不禁在心底纳闷,既然方台长把事情看得这么通透,之前又为何要大发雷霆呢?

    陈雪滢本来一直抿着小嘴在旁边似笑非笑地倾听,这时见方台长侃侃而谈,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忍不住插话道:“如海,你和如镜通过电话了?”

    方如海老脸一红,轻轻白了陈如滢一眼,忙对着王思宇让道:“吃菜,吃菜,小王多吃菜。”

    这时候方晶在一旁也看出了门道,笑着挤兑道:“老爹你好无耻啊,现炒现卖,拿二叔的话教学生,没羞!”

    方如海赶忙低头‘咕咚’一声喝了口茶,掩饰下尴尬,随后抬起头来,笑着对方晶说:“你二叔在官场打拼多年,看得东西比我深刻,那很自然,我也就是火头上,才被他们的障眼法迷惑到,否则这点小把戏,怎么能骗得了你英明神武的老爹。”

    方晶撅着嘴巴笑道:“老爹又在吹牛了,依我看啊,你也就是块头比二叔大,其他的根本没的比。”

    方如海一瞪眼睛,拿筷子用力敲着桌子向女儿大声分辨道:“谁说的,谁说的,你雪滢阿姨长得就比他老婆好看。”

    方晶愣了一下,随即笑得前仰后合,一双粉拳捶着方如海的胸口说:“老爹你太不害臊了,这也能拿来比。”

    陈雪滢也在旁边吃吃地笑,王思宇赶忙站出来解围:“方台长那么忙,哪有时间去考虑下面市县里的那些事。”

    方如海点头道:“小王说得对,最近台里确实很忙,我周末也回不了家,本来上周答应小晶陪她去游泳,没想到还是没去成,差点出事,多亏你了,小王啊,以后你路过玉州要常来家里坐坐,千万别见外。”

    王思宇忙点头,说:“说不定以后要经常到台长家拜访,只要您别嫌烦就成。”

    方如海哈哈一笑,说:“欢迎之至啊,别总台长台长的叫了,以后就叫老师,这样亲切些,还别说,你师母可烧得一手好菜,吃了包你喜欢。”

    陈雪滢在旁边嫣然一笑:“小王别听他乱说,我的厨艺可上不了台面,不过我跟如海随时欢迎你到家里来玩。”

    王思宇忙说师母谦虚了,以后一定要找机会请教下师母的厨艺。

    方晶拄着下巴俏皮地说:“王叔叔,既然爸爸变成你的老师了,那以后我就叫你思宇哥哥好不好?”

    王思宇忙说:“那样最好,我还怕你总叔叔叔叔的,把我叫老了呢。”

    这时陈雪滢跟着凑趣道:“那小王你以后也别叫我师母了,说得怪吓人的。”

    四人随即哈哈大笑。

    王思宇忙说师母是天上的仙女,和我们凡夫俗子不同,只会越叫越年轻。

    方如海连说小王会说话,马屁功夫了得,有我方某人当年风采。

    方晶听了就吐出小.舌头做个鬼脸,说老爹马屁功夫倒是上不了台面,吹牛的本事绝对一流。

    方如海也是难得的好心情,听了哈哈大笑,说要讲吹牛的本事老爹差得很远,还是侯副省长厉害,人家信口一吹,全省的gdp数据愣是‘被增长’了三个百分点。

    王思宇见气氛又被调动起来了,就不想冷下去,抓住机会继续举杯敬酒,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碰触到陈雪滢,见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就越发觉得她美艳不可方物,心中不禁敲鼓,暗说你怎么会老呢,这么娇艳可人的师母可不多见,还真是让人食指大动,大流口水啊。

    陈雪滢不但人长得美艳至极,声音也婉转动听,她每次开口说话,王思宇都觉得心头为之一颤,就盼着那声音永远不要停下来,王思宇的心房仿佛被插上一双翅膀,随着那甘甜柔美的声音扑闪着飞出天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