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章 一波三折

第四章 一波三折2017-11-9 12:54:49Ctrl+D 收藏本站

    第5节    第四章      一波三折

    一顿饭吃得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两人都喝了差不多一斤茅台,分别的时候王思宇已经觉得有些头重脚轻,站立不稳了,而方如海则更是夸张,肥胖的身子摇摇摆摆,站在酒店门口握着王思宇的手就是不肯松开,嘴里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你……小宇……是我们方家的大恩人,我……方如海……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王思宇虽然也醉得不轻,但好在头脑还很清醒,知道今天这酒喝得有点急,不然方如海不会醉得这么厉害。

    小车司机因为家里有急事,所以方如海让他早早回去了,两人聊天的时候,方晶已经跑到路边,招手叫来一台出租车。

    陈雪滢站在旁边劝了半天,方如海才肯上车,但他本来就身材硕大,醉酒后更显笨拙,陈雪滢只好先在出租车里面用力拉,王思宇和方晶在车子外面使劲往里推,三人合力才将他那庞大的身躯塞进出租车里。

    司机皱着眉头把车开走后,王思宇仍站在原地挥手,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方晶将头探出车窗外,也伸出胳膊用力挥动,陈雪滢忙说:“小晶,身子别探出去,注意安全。”

    方晶这才将身子收回,摇上车窗,转过头微笑着说:“雪滢阿姨,你看小宇哥哥长得帅不帅?”

    陈雪滢眉头微微一皱,柔声说:“小晶啊,你可别犯花痴啊,专心学习才是正经,将来考不上名牌大学,小心你爸爸收拾你。”

    方晶立时把双手抱头,捂住耳朵,大声抱怨道:“不要提学习,只要听到这两个字我就头疼。”

    此时方如海的酒劲已经上来了,迷迷糊糊中嘴角流出一串清亮的口水,口中还不住地嘟囔:“收拾你,收拾你……”

    方晶听了笑得花枝乱颤,抿嘴道:“老爸喝醉酒的样子怎么那么像大熊猫呢,太可爱了。”

    出租车司机鼻子里哼了一声,心说熊猫哪有他这吨位,大象还差不多,伸手轻轻地将倒视镜调整下角度,一双眼睛不时地通过镜面在陈雪滢的身上打量,他开了十多年的出租车,还是第一次拉到这样漂亮的女人,所以心情也很愉悦,否则,就以方如海的体重,再多给二十元他都不见得会拉,他是想赚钱,但更心疼这车。

    陈雪滢似乎有所察觉,赶忙将裙角用力向下拉了拉,将头转向车窗外,信手拉过一缕秀发,在纤纤细指间缠绕纠结。

    见车开远,王思宇才慢慢转身返回住地,一路上他不禁慨叹世事奇妙,工作组白天倾巢出动都没有办成的事情,竟被他如此轻松就化解了,这倒真有点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意思了,但转念一想,这可不是自己的功劳,那是人家方家兄弟看穿了其中的关窍,不愿被人利用,自己只不过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最早得到这个消息而已。

    王思宇满怀喜悦地回到酒店客房部,却不曾想,在走廊里稍不留神,竟然险些和郑副主任撞到一起,他赶忙站好说抱歉,并准备将这事向郑副主任汇报,不想郑大钧根本就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劈头盖脸地是一顿呵斥:“你怎么喝成这样,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是叫你来玉州玩的吗?”

    要是在放在平时,王思宇就算心里再不痛快,也会在表面上做出一副虚心接受领导批评的态度,谁让人家是顶头上司呢,别说王思宇只是个小科员,即便是综合二科的科长王大伟,不一样经常被他骂得狗血喷头么?

    可今天毕竟多喝了点酒,一股无名邪火竟然‘蹭’地蹿起来,王思宇板着面孔回敬道:“是来帮你郑大主任办私事的!”

    郑副主任见王思宇居然敢当面顶撞他,不禁火冒三丈,但他怕惊动其他人,让人看了笑话,嘴巴动了半天,最后只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一甩袖子,抄着双手慢悠悠地向前走去。

    王思宇话刚出口时也有点后悔,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他知道郑大钧这人向来心胸狭隘,报复心极强,估计回到青州后,这位副主任会想方设法给自己穿小鞋,但既然已经撕开脸皮了,索性就跟他干到底,他把心一横,扭头对着郑副主任的背影道:“郑大主任,我这就等着你。”

    郑副主任听后一怔,脚步明显慢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回头,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怎么整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哼,以后有我郑大钧在一天,你小子就别想过舒服了,我踩不死你!”

    回到房间后,王思宇仍然有些生气,这算怎么回事,事情办好了,却把领导得罪了,这不是出力不讨好么?

    他脑子里乱糟糟的,先是泡杯浓茶,又用热水烫了烫脚,心头就渐渐清亮起来,暗想如今麻烦已经完全解决的消息工作组里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善加利用,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机遇吗?假如能够抓住这个机遇,又何必担心郑大钧这种小人算计呢。

    他赶忙穿着拖鞋洗把脸,随后燃起一根烟,慢慢理清思路,就下定决心,推开.房门走出去,静悄悄地走到周秘书长的房门外,见门是虚掩着的,里面传来谈话声,原来刘副部长也在里面,他忙又折回房间耐心等待。

    又过了十几分钟,王思宇再次走到周秘书长的房间门口,听到里面没有说话声,但房间的灯还没有关,就轻轻扣了几下房门。

    “进!”周秘书长低沉浑厚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王思宇整理下外套,随后推门走进去,只见周秘书长穿着一件蓝格子睡衣,正在伏案写材料,见王思宇进来,他抬手向沙发上指指,就又埋头工作起来。

    王思宇见秘书长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满是烟头,而茶杯是空的,就走过去添了热茶,又将烟灰缸清理干净,放回原位,这才坐回沙发上,耐心地等待周秘书长忙完。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周秘书长才把材料弄好,装进档案袋里,顺手把签字笔丢在桌面上,搓搓手掌,又轻轻甩了甩手腕,端起茶杯润了下喉咙,这才抬起头,笑眯眯地问道:“小王啊,找我有事?”

    王思宇微笑道:“秘书长,有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您汇报,方台长刚刚回话,电视台那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他不打算继续追究,省台那两名记者的工作就由他来做,请秘书长放心。”

    周秘书长微微一愣,嘴巴张得老大,半天没合上,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端起茶杯‘咕咚’一声,喝了一大口,之后把茶杯重重地往桌面上一放,双手抱胸,皱眉盯着王思宇,表情渐渐严肃起来,沉声问道:“小王同志,你喝酒了?”

    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喝多了,跑我这来胡说八道啊。

    王思宇神色如常,并没有因为秘书长的动怒而惊慌失措,反而微微一笑,从容地回道:“是,秘书长,晚上九点钟的时候跟方台长一家吃了饭,他夫人女儿都在,方台长亲口答应我的,他确实已经决定不再追究此事了,至于那两名挨打的记者,他周一会亲自打招呼。”

    王思宇知道这么说秘书长不会相信,就又从衣兜里找出方如海的名片,小心翼翼地走到桌子前面,将名片轻轻放下。

    周秘书长将信将疑地拿起名片,眯着眼睛端详了半晌,这才吃惊地问:“你是怎么联系到方台长的?”

    王思宇解释道:“以前和方台长家有过来往,但我之前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劝动方台长改变主意,所以没有提前向领导汇报,不过晚上开完会后,我就自作主张,约了他们一家人出来吃饭,在酒桌上提及此事,方台长就同意把事情压下来了,事情办得如此顺利,我也挺意外的。”

    周秘书长听完顿时来了兴致,脸上表情立刻丰富起来,站起身来,亲自为王思宇倒了杯茶,递到他手中,笑容可掬地道:“小王啊,不要急,喝口茶慢慢讲,把来龙去脉都讲清楚。”

    王思宇避重就轻,没有把如何与方家人结识的事情讲出来,只是将酒桌上的话挑重点复述一遍,当然,个别地方稍稍做了些艺术性的处理,但周秘书长是何等人物,当听到方台长讲到这件事可能跟宣传部王部长有关时,他就已经确信无疑了,这和他最初的猜测不谋而合,此事背后必定有人躲在幕后推波助澜。

    周秘书长看似随意地向门外轻轻一瞥,随后压低声音,轻声道:“小王啊,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你表示感谢。”

    王思宇忙说:“我个人没做什么贡献,只是在秘书长的部署下,尽力把份内的事情做好。”

    周秘书长眼睛一亮,眉头也微微上扬,脸上的皱纹慢慢舒展开,笑容就愈发灿烂起来,暗想这小伙子倒不贪功,还知道把荣誉让给领导,这份心胸还真是宽广,孺子可教啊。

    他并不知道,在这件事情上,王思宇刚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作为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一年多的小科员,就算立下再大的功劳又有什么用?荣誉理应属于领导的,只有让出这份荣誉来,才会得到领导的赏识,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只是事到临头,很多人不舍得而已,舍得舍得,没有舍,又怎么会有得?

    “这件事你还跟别人提过没有?”周秘书长端着茶杯思虑了半天,才又轻描淡写地抛出这句话。

    “没提过,我刚回来就马上向秘书长汇报,请秘书长放心。”王思宇赶忙回答,他刻意把最后一句话说得很重。

    周秘书长当然清楚这是王思宇在表态,就微笑着放下茶杯,从容不迫地从烟盒里抽出两根大中华,丢给王思宇一根,随后夹起另一根,点着火后深吸了两口,才神情庄重地望着王思宇道:“是啊,有些情况很复杂,牵扯到市委重要领导的传言,不能轻信,更不能四处传播,至于方台长那边,我的意见还是要继续把工作做扎实了,防止出现反复,我们既然是来灭火的,就要灭得干净,灭得彻底,要不留隐患,更要严防死灰复燃。”

    王思宇忙点头,心想秘书长的水平就是高,考虑问题更全面些,当然,他也清楚周秘书长实际上是在暗示,让他继续保守住这个秘密,不要讲出去,看来周秘书长也要利用这件事情做些文章。

    想到这里,他就又主动上去给周秘书长的茶杯里添上水,并没有丝毫居功自傲的轻慢,周秘书长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简单问了几个关于王思宇的工作生活问题,在得知王思宇自小没有父亲,母亲又在去年得病逝世后,就感叹了几句,说了些劝慰的话,过了几分钟后,就将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

    王思宇赶忙起身告辞,周秘书长居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亲自将他送到门口,伸出那只宽厚的手掌用力地和他握了一下,看似漫不经心地低声道:“小王啊,你很不错,好好干!”

    王思宇不禁怦然心动,他当然知道,这句话从一位市委常委嘴里说出来是什么份量,他怕惊动其他房间的人,也就没有回话,而是迅速离开。

    他这个举动无疑又给自己加了分,周秘书长向来以为老要张狂少要稳,他并不太喜欢时下个性张扬的年轻人,所以王思宇今天的表现,让他非常欣赏,这个小伙子能干,沉稳,低调,懂得分寸,的确是个可造之材。

    轻轻关上房门,他抱着双肩在屋里转了几圈,随即苦笑着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媛媛这孩子看人倒真挺准的,可惜了啊,我当初一时不慎,犯了大错,搞得现在跟亲生女儿像仇人一样,真不应该啊……”

    王思宇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打开灯,把画板抱过来,小心翼翼地将陈雪滢的素描像揭下来,贴在胸前,这才又躺下,迷迷糊糊中,脑子里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断章》中的诗句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雪滢师母啊,你装饰了我的梦,今夜,谁又在装饰你的梦呢?

    而此刻城中某处的高楼之上,一间装修豪华的房间里,关着灯,陈雪滢披着一袭轻纱,正端着盏热茶,赤脚站在明亮厚实的落地玻璃前,仰头望着天空中一轮明月发呆,如水的月华,静静地倾泻在她孤寂的身前,微微流淌,而她背后的卧室里,鼾声如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