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章 金童玉女

第九章 金童玉女2017-11-9 12:54:55Ctrl+D 收藏本站

    第10节    第九章      金童玉女

    “怎么,吃醋了?”一直静静地坐在桌边的黄雅莉此时仿佛来了兴趣,瞥了赵帆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

    黄雅莉是张倩影的高中同学,模样虽然没有张倩影那般精致,却也很清秀可人,着装也很有品位,上身穿着浅灰色的紧身衬衫,下身则是深灰色短裙,只是身材较矮,属于小巧玲珑的那种,但她口才极好,在外面说话办事向来嘎崩利落脆,是那种很干练的强势女人。

    “哪能呢?”赵帆笑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摇头道:“要说吃醋,怎么也吃不到小宇身上,你瞧瞧身后那些男人,哪个不是盯着倩影大流口水的。”

    黄雅莉听了就‘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从兜里掏出一根女士香烟,优雅地掏出火机点上,吸上一口,檀口中轻轻吹出缕缕轻烟,随后又不再说话。

    张倩影则在一边吃吃地笑,她今天特地穿得保守了些,全身只一件红色圆领羊毛呢连衣裙。内搭纯白色打底衫,可她天生就是一个衣服架子,无论穿上什么样的衣服,整个人都会显得青春靓丽,清新脱俗,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光可鉴人,偶尔轻轻挥动,就会在人心头撩拨出某种异样的情绪。

    从她走进餐馆的那一刻起,周围男人的目光就从没离开过她的身体,只是有的含蓄些,有的则显得肆无忌惮,从长腿到纤腰,再到眼角眉梢,每一处都不肯放过,但看到她身边的那位护花使者,就又有些泄气。

    赵帆有着俊朗的外表,一米八的身高,穿着一套笔挺的西服,白衬衫领口处打开两个纽扣,一双黑皮鞋打得锃亮,整个人显得既干练又帅气,也是鹤立鸡群中的人物。

    他和张倩影在一起,绝对算得上是金童玉女,珠联璧合,就算以最挑剔的眼光来看,他们也是最般配的一对。

    王思宇把这碗打卤面吃完,拿起餐巾纸轻轻擦擦嘴角,就笑道:“今天怎么会想起在外面吃饭,有什么大好事么?”

    赵帆还没开口,张倩影就抢着道:“哪有什么好事,你嫂子我又要独守空房了。”

    “赵哥,你是不是得罪领导了,怎么老让你一个人往外面跑啊。”王思宇听了直皱眉,他也觉得赵帆这段时间出差的时候太多了些。

    “这次是外出培训,好事,半个月就回来了,别人抢都抢不到。”赵帆没有说实话,其实这次是单位派他去下面乡里蹲点写材料,绝对的苦差事,但他自尊心极强,不想丢面子,就只能打肿脸充胖子,暗想要能得罪领导也成,问题是现在想得罪都得罪不上,领导眼睛里面根本就没他这个人。

    “你们两口子还是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吧,看你们现在的日子,过得让人心疼。”黄雅莉把烟掐灭,喝了口果汁,眉毛轻轻一挑,轻声说道。

    黄雅莉和张倩影两人是无话不谈的闺房密友,她毕业后进了一家公司做营销经理,很受公司老板器重,工资待遇都很高,她经常劝说张倩影去她的公司上班,但张倩影一心想找机会进机关单位,就给回绝了。

    张倩影毕业后在市文工团当临时舞蹈演员,她本来就是舞蹈学院毕业的,专业对口,并且身材相貌舞姿无一不是上上之选,按理来说转正是早晚的事,但她在文工团足足干了两年,却迟迟都落不了编制。

    这样还不算,文工团里的一位领导还经常把她叫到办公室,总是借机对她动手动脚,她一害怕,索性就离开了文工团,如今在一家少儿拉丁舞学校当教练,收入虽然不高,工作也不算稳定,但总算是摆脱了那个老色鬼的纠缠。

    “等等再说吧。”张倩影无奈地摇摇头,就觉得这话题有些沉重,就笑着对王思宇道:“小宇,干脆你今天请大家去k歌吧,谁让你前天爽约了,太不给我们雅莉大小姐面子了,你看,自打你一回来,雅莉就不开心了,连话都没说上几句,还不赶紧拿出点道歉的诚意来?”

    本来赵帆夫妇见王思宇单身一人,就动了心思,想要撮合王思宇和黄雅莉,不过他们两人单独凑在一起就是不来电,经常话不投机,可见彼此心里都没有对方,所以赵帆夫妇俩也就没再做工作,只是偶尔依然开他们的玩笑,权当活跃气氛。

    王思宇对这种玩笑不太感冒,不知为什么,他在最初遇到黄雅莉的时候,就觉得黄雅莉有些轻浮,更适合做情人,不适合做妻子,后来接触的时间久了,就觉得连情人都没法做,黄雅莉看上去虽然像很柔弱的样子,但骨子里还是极霸道的,如果轻易招惹了她,恐怕没那么容易甩开。

    赵帆听了就连声赞同,他是很喜欢唱歌的,一想到要到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呆上十天半个月,心里就觉得堵得慌,很想发泄一下。

    赵帆喊了声买单,王思宇和黄雅莉抢着付账,最后还是王思宇手快,把钱最先递了过去,黄雅莉就忙说那k歌的钱我出,你们都是拿工资的,没我现在赚得多。

    四个人打了一辆出租车,找到一家练歌房,叫了几捆啤酒,边喝边唱,赵帆在学校时是有名的金嗓子,嗓音洪亮纯正,最拿手的是军旅歌曲,唱出来雄壮豪迈,很有军营男子汉的味道。黄雅莉和张倩影也都唱了几曲,随后黄雅莉又拉着赵帆唱了几首情歌对唱,而王思宇则低调得很多,只是坐在那里微笑着喝闷酒,无论谁劝都不唱,连说自己的嗓子唱歌能把狼吓跑了。

    赵帆见状大骂王思宇扫兴,就硬生生地逼着他唱了一首《青花瓷》,王思宇推脱不过,硬着头皮上场,果然唱得走音跑调,把其他三个人笑得前仰后合,张倩影差点笑岔了气,就说小宇啊,你实在是太谦虚了,狼听了你唱的歌早就笑趴下了,哪还有力气逃走。

    王思宇微微一笑,其实他有一首歌很拿手的,那首歌他几乎是在娘胎里就会哼唱,母亲从他未降生直唱到去世前一秒,王思宇完全能够感受得到,它对母亲似乎有着某种异乎寻常的意义,但他不会在这种消遣的地方去唱,因为那首歌承载了他对母亲太多的怀念,并且,那首歌王思宇直到现在都找不到出处,不知道是哪位词曲家的作品,居然没有流行于世。

    四个人玩了两个多小时,最后以赵帆夫妇的一曲《美丽的神话》结束,大家在歌厅门口分手,王思宇和赵帆夫妇打了一辆出租车,在车里赵帆就说:“兄弟,一会回去先到我屋,有事商量。”

    张倩影泡好茶,安静地坐在沙发对面,赵帆拿出一本精美的宣传画册放在王思宇面前,说:“黄雅莉所在的公司有个项目很火爆,她劝我们两口子投资入股,我们两口子闲钱不多,就想着拉你入伙,咱们三个人一起投资做股东。”

    “赵哥,我现在可是穷鬼一个,有点钱也都套在股市里了,现在要出来,那可是把肉都割在地板上了。”王思宇打个哈哈,接过画册,信手翻动起来,他就算是有天大的胆量,也不敢跟赵帆一起做生意,那简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你那只云海重机现在怎么样了?还没解套吗?”赵帆端着茶杯轻轻问道。

    赵帆知道王思宇的母亲在那只股票上亏了不少的钱,半生积蓄差不多都套在里面了,直到病逝前也没有解套。

    “还没有!”

    一想到股票,王思宇就有些头疼,云海重机已经跌了三年了,今年跌得尤其狠,已经成了*st云海,证券市场上传言它重组无望,即将退市,王思宇的母亲是在十五元买的,又在十元补的仓,可没想到越补越跌,如今已经快跌破一元了。

    王思宇倒并不太在意股票本身的价值,只是不希望它退市,毕竟,那只股票对他而言,还有着特殊的意义,那是母亲留给他的一个重要的纪念,而非普通意义上的财富。

    王思宇本来想把母亲生前留给他结婚用的三十万元也拿出来补仓,但最后还是没敢,毕竟没有内幕消息,谁也不敢去搏命,炒股亏到倾家荡产的人比比皆是,王思宇可不想步那些人的后尘。

    看着宣传画册,王思宇发现扉页上几位市里的领导赫然在列,都是和永发林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岳峰亲切握手的照片,其中亮相最多的人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秋生,其次就是分管林业的李副市长,这家林业公司主打的项目为投资速生杨,宣称收益率高达30%,难怪赵帆夫妇如此动心。

    把资料仔细看完,王思宇仔细摇头道:“我不看好这个项目,怎么看都有变相传销和非法集资的性质。”

    张倩影在旁边听了就有些不高兴,说雅莉就在那个公司当高层主管,如果真有什么问题她怎么会拉我进去?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她是不会害我的。

    王思宇就说现在那些传销公司的人专门坑亲戚朋友,骗子公司太多,防不胜防,谨慎些是没坏处的,你们也都是拿工资吃饭的,没太多的积蓄,不要被虚假宣传蒙蔽,不是我对黄雅莉有偏见,我就是觉得她们的宣传不靠谱,收益率这么高,那是在种树还是在种金子?

    赵帆喝了口茶,就说:“刚开始我也不信,可参加了他们的项目说明会就有点动心,更何况如果不靠谱的事情,市委领导怎么会为他们做宣传?据说宣传部王部长前些天还从京城给我们总编打电话,要他多帮永发林业发稿宣传宣传。”

    王思宇见他们态度很坚决,就说:“现在很多骗子公司专门请名人代言,几张领导照片证明不了什么,内容的可信度才最重要,假如真出了事,哪位领导能出来为你们负责?我的意见是提完了,至于到底怎么做,还是要你跟嫂子自己拿主意。”

    赵帆听了就不说话,就拿眼睛看张倩影,张倩影前些天被黄雅莉说得心痒痒的,又被项目说明会上的火爆场面迷惑,一时就有点转不过弯来,见王思宇一个劲地泼冷水,就很不高兴,坐在那里生闷气,半天才来了句:“小宇你一直对黄雅莉都有偏见,反正我就是相信雅莉不会害我。”

    王思宇就笑着说:“那嫂子你就先少投一部分,真要有宣传的那么好,再继续追加投资就好了,真要是赚钱,也不在乎晚上一年半载,毕竟是种树,是长期项目,又不是做外汇交易,讲究短平快,那么急做什么。”

    赵帆觉得王思宇说得有道理,他毕竟也是记者,知道很多高明的骗子都是利用人的贪念来做文章,他原来是被张倩影磨得没办法,才去参加了次永发林业的说明会,没想到差点也被洗脑,满脑子都是‘与其在家数钱,不如种树生钱’的念头。听王思宇这么分析,就觉得好险,忙对妻子说:“我觉得小宇说得有道理,倩影,咱们再等等,看看事情有没有啥变化。”

    张倩影见老公改了主意,没办法,只好说那就按小宇说的办,先少投入点,又说现在那个少儿拉丁舞培训学校生源不太好,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让赵帆再想办法,帮自己找个安稳些的工作。

    赵帆听了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自己老婆年轻漂亮,老在私营企业上班他也有点不放心,但他所在的圈子都是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平头老百姓,大都自顾不暇,哪有谁能帮上这个忙?就叹气说:“小宇你在市委上班,认识的能人多,你嫂子工作的事情你要帮帮忙,只要能有编制,花多少钱我们都认。”

    张倩影也跟着附和道:“小宇啊,你啥时候也混个一官半职,让嫂子也跟着沾沾光。”

    王思宇就笑着说等哪天我一朝得道,管叫你们两口子鸡犬升天。

    赵帆夫妇听他拐着弯骂人,就夫妻联手,双剑合璧,嘻嘻哈哈地将他打出门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