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章 监守自盗

第十章 监守自盗2017-11-9 12:54:56Ctrl+D 收藏本站

    第11节    第十章      监守自盗

    周一早晨,和往常一样,王思宇仍旧是第一个走进办公室的,先把卫生都做完,再把每个办公桌上的杯子里倒上热腾腾的开水,就坐在桌前开始写一周的工作计划,虽然他的工作向来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但这工作计划可马虎不得,他可不想让郑大钧抓到把柄,估计那斯已经在设计如何收拾自己了吧?

    王思宇的办公桌上有一摞子文件需要进行初步审核,王思宇已经把它们提前归好类,文件要上传到省里或者市委书记那的,都列为a类,要抓紧办,更要办得既快又好;各市直机关报送委办的一般性文件,都列为b类,这个也不能拖,拖久了下面的领导就会打电话投诉,说委办工作效率低,耽误他们工作;而委办传达到各市直机关的文件,则属于c类,抽空打电话让他们派人来取就好,约莫十几分钟后,同事们陆续赶到,办公室里就逐渐热闹起来。

    王思宇在市委的编制本来在秘书科,但郑大钧却以秘书科办公室没有地方为由,把他赶到了综合科,这就无形中增加了王思宇的工作量,秘书科忙不过来的时候他有时也去帮忙校对文稿,分发文件,综合科忙不过来的时候他也经常被叫回来加班,总之虽然科里也有几个跟他一样年轻资历浅的,却没有一个干得像他那么辛苦。

    忙碌地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下班时间,王思宇摸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总算暗自松了口气,至少今天郑大钧没有过来找自己的麻烦,说不定再过几天,他就会把那次不愉快的事情给忘掉,毕竟只是一次普通的口角罢了。

    回到家里,王思宇先是到厨房炒了份蛋炒饭,又做了个酸辣汤,吃完后就倒在床上看电视,他平时只喜欢看省台廖景卿主持的节目,这是从大学时就养成的习惯,他是廖的忠实观众,可惜那时候这位华西电视台的当家花旦,如今虽然一样的美丽端庄,却已经没有了昔日的人气,只能主持些不温不火的小栏目。

    王思宇平时不喜欢出门,看看电视上上网,偶尔跟赵帆夫妇以及黄雅莉聚聚,这就是他下班后最习惯的生活方式。

    “哒哒哒,哒哒哒!”正看得入神,敲门声响起,听声音就知道是张倩影,她敲门的时候总是扣六下,三重三轻,王思宇就经常嘲笑她地下党的片看多了,敲门都像在打接头暗号。

    打开.房门后,王思宇不禁眼前一亮,只见只见张倩影着一身靓装走进来,她上身穿着件黑色紧身内衣,外面套着一件休闲款的灰色波领罩衫,下身则穿着一款修身小脚牛仔裤,既性感怡人,又大方得体,邻家少妇的独有的成熟韵味尽显无遗。

    “嫂子,穿成这样不是想大晚上出去逛街吧?”王思宇的眼睛不听使唤,总是自作主张地在张倩影饱满的前胸乱晃,这让他有点心虚。

    张倩影倒没有注意到这点,只是迈步走到王思宇身边,兴奋地挥动着手中一份传单,“小宇你快看,小营市场的天鸿米店开业大酬宾,才卖九角一斤,足足比别处低上三四毛钱。”

    “那又怎么样?”王思宇对柴米油盐上的事从不感兴趣,他对张倩影的兴奋感到有些莫名奇妙,这位漂亮嫂子从来都不喜欢下厨,他们家的饭菜一向是赵帆张罗,今天怎么忽然对米价感兴趣了。

    “什么怎么样,当然是疯狂抢购啦,我准备一次性买十袋,那东西又不会坏,放多久都可以。”张倩影说话的时候眼睛直放亮光,王思宇无奈地摸着下巴道:“又拉我当壮丁?”

    “答对了。”张倩影也学赵帆的模样,伸出小巧白皙的右手打了响指,“go!go!go!”

    王思宇赶忙披上外套,就跟在她后面下楼,看着张倩影在身前摇曳的身姿,就觉得赵帆真是好福气,这样的尤物都能娶到手,她怕是青州最漂亮的女人了吧?

    有了张倩影做参照,王思宇挑选女友的眼光无形中就高了很多,总是不自觉地拿对方和张倩影做比较,这一比,就给比没了,所以虽然一年多来,王思宇接触过不少女孩子,但总是提不起谈恋爱的兴趣。

    或许,只有陈雪滢周媛廖景卿才能跟她相比吧?

    王思宇就觉得自己有些太理想化了,眼睛只盯着天边的月亮,却看不到地上的西瓜,杯具啊!

    “你那磨蹭什么呢,快点啊!”张倩影见王思宇落在身后老远,不禁有些心急,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用手指了指腕上的坤表,嗔怪道:“再晚就没车了,那地方在北城区,离咱这远着呢,打车得十五,咱们去的时候坐29路线车,回来再打车。”

    王思宇赶忙加快了脚步,不禁心里有些好笑,心说女人就是女人,看似算得精细,却没想到,哪个出租车能让你带上十袋大米啊,就算那师傅肯,那车也装不下啊,怎么也得雇个双排。

    在站台足足等了三五分钟,还不见车来,王思宇就有些着急,“嫂子,咱们还是打车走吧,大不了车费钱我掏。”

    张倩影白了他一眼:“小宇啊,你别总是大手大脚的,现在结婚要花不少钱呢?”

    王思宇苦笑着从兜里摸出一根红塔山,还没等点上,29路大客就摇摇摆摆地开过来了。

    “这车跑得比爬得都慢,开到小营市场还不得后半夜去啊。”王思宇就又劝道:“打车打车,听我的,嫂子,咱不遭这罪。”

    “神经,快点上去。”张倩影头也不回,手脚麻利地向前挤了挤,最先上了车,王思宇没有办法,也只好慢吞吞地裹在人群里跟过去。

    车上人不多,但没有座位,张倩影买了两张票后,见周围那些男人的目光都扫过来,就不好意思站在前面,拉着王思宇走到车厢的最后面,那里还松快一些,只是摆动得太厉害,去北城区的路况不好,大客车的车况更糟,开在路上一耸一耸的,随时都像要散了架一般,两人的身体就不停地东倒西歪。

    王思宇用眼角的余光望去,只见身边的张倩影双手吊在扶手上,身子如同风中杨柳般左右摇摆,体态婀娜,竟有种说不出的美感,有几次车摇晃得太厉害了,他就忍不住用手去扶了下张倩影的纤腰,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能感觉到那滑腻如脂的柔软,王思宇不禁心头一荡,有些心猿意马,就赶忙收摄心神,四下里张望,看能不能帮她找个座位。

    “这可是嫂子,千万别动歪念头。”

    王思宇正找座位时,线车突然嘎地停住,他就有些奇怪,明明还没到下一站,怎么在半路上停车了?正疑惑间,司机打开车门,外面就呼啦啦地挤进一群人来,原来前面的线车开得太急,跟一辆出租车撞到一起,两边的司机就站在原地吵架,乘客们见车一时半会开不了,就全下了车,挤进后面这辆车,顿时车厢里人头攒动,很快就被塞得满满地。

    车再开起来的时候,车厢里就争吵声不断,一会有人喊干嘛踩我的脚,一会又有人喊臭流氓,把手拿开。

    张倩影正在心里后悔,寻思早知道这样挤,还不如听小宇的话打出租车好了,她很担心哪个人不小心拿包刮破了她的衣服,那可是她上个月.经不起黄雅莉的怂恿,忍痛花了五百大洋刚买来的,平时她都舍不得穿。

    正担心时,后面不知是谁偷偷伸手在她腋下摸了一把,张倩影立时紧张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不知道那人是色狼还是小偷,也不敢声张,抱紧包包,将身子用力向旁边挪动,却挤不动,于是赶忙凑在王思宇耳边,声音惶恐地道:“小宇,快站到我身后。”

    王思宇见她的神色,就知道出状况了,赶忙身子向后猛地顶出去,给张倩影让出半个身位,张倩影这时才硬生生地挤了进来,一时不小心,还踩到王思宇的脚面上,疼得他呲牙咧嘴。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悄悄暗了下来,车厢里没有开灯,空气中混合着一种难言的暧昧气息,张倩影那纤长柔弱的身体已经完全贴在王思宇怀中,随着线车的颠簸晃动,两人的身体就不可避免地发生着摩擦。

    开始王思宇还能镇定下来,可随着时间的延续,情况就渐渐失去了控制,张倩影穿着高跟鞋,身高就恰好和王思宇相仿,甚至还要稍稍高些,那充满弹性的翘臀就贴在身前磨来蹭去,没过多久,王思宇就觉得身体渐渐不受控制,下面逐渐起了生理变化,在车子陡然转弯的瞬间,那里竟然就昂然激动起来,恰恰抵在张倩影的翘臀上,随着公车的摇晃,左冲右突。

    王思宇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脑海里传来一股强烈的兴奋,瞬间击穿了所有的理智,只剩下狂热的情绪和粗重的呼吸。

    初时还只是随着车身的晃动不受控制地动作,但见身前的张倩影默不作声,也没有异常的举动,仿佛已经默认了这种举动,王思宇的胆子就更大了起来。他再也按耐不住,借着车身剧烈地摇晃,发起了一次次隐蔽的攻击,终于在某次冲击中,径直冲入双腿之间,就在大腿.根.部的边缘里被夹得紧紧的,轻柔地蠕动着,无穷的快感一**袭上心头,他竟然忍不住想发出一声低啸。

    不知过了多久,身前的张倩影突然发出‘哎呦’一声,那声音竟如此**,似附着着某种不知名的魔咒,带动着两具滚烫的身子同时战栗起来。

    ……………………………

    终于,车身忽然一阵摇晃,停靠在一处站点,车上连续下了几个人,车厢里就显得不那么挤了,王思宇赶忙从迷乱中醒来,心中充满了罪恶感,身体缓缓向后退了一小步,轻声道:“嫂子,要不咱们下车吧,太挤了。”

    张倩影半晌没吭声,却也没有动地方,王思宇心里就直打鼓,“难道是生气了,不会给赵帆打电话告状吧…….”

    直到车门缓缓合上,车子缓缓开动后,张倩影才轻嘘一口气,“忍一忍吧,很快就要到地方了。”

    说完,她扶着把手,只把眼睛投向窗外,再不说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