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一章 捉奸在床

第十一章 捉奸在床2017-11-9 12:54:58Ctrl+D 收藏本站

    第12节    第十一章      捉奸在床

    等他们两人赶到北城区小营市场的时候,发现天鸿米店早已关了门,墙上贴着告示:“库存已空,活动结束,欢迎下次惠顾。”

    原来早在今天下午,米店的存货就已经卖空了,他们只是拿第一批极少的货物,用降价做个噱头,哪里肯低价放出那么多米来。

    回去时两人的意见就高度统一了,这次就坐出租车,王思宇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位置上,点着一根烟,眼睛不时地瞄眼向倒视镜,却见张倩影斜倚在靠背上不吭声,秀发挡住了整张脸,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下车后,王思宇悄悄地跟在张倩影的身后,心里思量着是不是应该道歉,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和赵帆夫妇的感情,但这话可怎么说才好呢,大家熟归熟,但这种事情真是没法解释,总觉得张不开嘴。

    犹豫再三,王思宇还是决定开口,这话不说开口说出来,以后肯定要落下病根,搞不好两家人还得反目成仇,于是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壮起胆子开口道:“嫂子,我……刚才在车上,我……”

    没等他结结巴巴地说完,张倩影骤然停下脚步,缓缓转过头来,面带微笑地打断他的话,“刚才是挺挤的,小宇啊,早知道听你的好了,真是对不住啊,让你跟着白跑了一趟,不过你跟赵帆是兄弟,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

    说完她‘腾腾’快步上了五楼,拿出钥匙麻利地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王思宇听完怔了一下,心说这话怎么听得这么生分?话里话外好像透着点别的意思,什么叫好在我和赵帆是兄弟?咱们的关系也不差啊!停下脚步,点上烟倚着扶梯栏杆猛抽,默默地想着她话里话外透出的意思,就渐渐明白了。

    前半句的意思显然是错不全在自己,后半句的意思是警告自己,你跟赵帆可是兄弟,别踩过线,整句连起来解读,就是大家别提那件事,让它就那么过去算了,想到这里,他的心总算落了地,暗想嫂子果然同情达理,知道作为生理正常的男人,在那种情况下很难把握自己,想到这,他心里对张倩影就多了份感激。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思宇都没有见到张倩影,心里也有些发慌,生怕她因此和自己疏远,就想找个机会再沟通下,缓和下气氛。

    但这两天委办的事情很多,越是靠近年底,各机关单位就越忙,委办挤压了不少而需要传达到各市直机关的文件,可下面的人就是迟迟不过来取,任你把电话线都打热了,他就回答三个字:‘忙不开!’

    三科科长王大伟被郑副主任呵斥了一通,“他们没空取,你不会派人下去发啊,你们三科这么多人都没长脚啊,压了这么多的文件,上面怪罪下来你担得起责任吗?”

    王大伟在上面受了气,回到三科就也没好脸色,把文件一股脑地摔到王思宇桌子上,“你这几天把手头的活都放放,把这些文件发下去,发完了再回来上班。”

    王思宇这两天就在市里边转悠,直到周五中午才把文件发完,直累得腿肚子抽筋,在外面草草吃了点饭后,就赶忙回家躺在床上,闷头睡了一觉。

    这一觉足足睡了四五个钟头,醒来时觉得全身大汗淋漓,黏黏地粘在身上,非常难受,于是他从里到外脱了个精光,就在那里闭着眼睛回味着那天公车上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就兴奋起来,把手伸到下面,打算把火都泄出来。

    可他刚舞弄几下,赵帆的身影就在脑海里出现了,于是身上打个冷战,想起这么做实在是对不起哥们,就赶忙去想陈雪滢,可这时陈雪滢的形象异常模糊,总是隔着层纱雾,方胖子和周松林的对话却清晰地在耳边响起,就觉得方胖子那么照顾自己,师母是不能想的,至于周媛,他是从来不敢想的,他对那位周老师只有爱意,生不出半分的*,如果想起她,说不定下面还会软上几分。

    这时候王思宇就有些埋怨赵帆,本来家里还有几本黄色画报,可赵帆出差的时候又都给划拉走了,说去那种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没那些东西激发灵感,啥材料都写不出来。

    电脑上那东西倒多,不过自从中了n次病毒后,王思宇就不好意思去折腾它了,毕竟里边还有股票账号以及比较重要的资料。

    正一筹莫展百般煎熬时,廖景卿的名字突然浮上脑海,他赶忙从床上跳下去,找到遥控器,把电视打开,搜了一圈,终于看到廖景卿在镜头前作节目预告,王思宇这才来了精神,光着屁股钻回被窝,一边盯着那张秀美的俏脸,一边捣鼓,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之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哒哒哒,哒哒哒”

    “……”

    王思宇觉得自己快崩溃了,嫂子啊,你不用把时间掐得这么准吧?要么早来,要么晚来,这时候来你不是在玩我嘛!

    “哒哒哒,哒哒哒”

    王思宇无心恋战,急切间却找不到内裤,只好穿上单裤,外面套件衬衫,穿着拖鞋跑过去开门。

    门开后,一身靓装得张倩影笑容满面,以不容置疑地语气命令道:“快点下楼帮嫂子把米面扛上来,”

    说话间右手又打了个响指,“go!go!go!”

    她先腾腾腾地跑下楼去。

    王思宇就纳闷,怎么这女人穿着高跟鞋还能跑得那么利索,还居然从来不崴脚,来到楼下,看到楼底下已经堆了十几袋米面,就吃惊地道:“你打算开米面批发铺啊!”

    “听说下个月要涨到一块八,当然得多买点。”张倩影贼贼地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细碎的牙齿,柔声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嫂子我在底下看堆,你赶紧弄上去,go!go!go!”

    王思宇赶忙扛起一袋大米,踢踢踏踏地往楼上走,这样来回几趟,就累得气喘吁吁,蹲在地上喘粗气,由手不停地揉着肩膀,那里又酸又疼。

    这时张倩影赶忙走过来,蹲下身子道:“歇会,嫂子给你揉揉。”

    于是一双白皙细腻的手掌就在肩膀上揉来捏去,动作轻柔舒缓,舒服得王思宇险些呻吟出声来,王思宇斜眼望着那葱翠的手指,以及涂成黑色的指甲,就觉得心里痒痒的,仿佛钻进了千百条小虫子,在里面不停地蠕动。

    正当他闭着眼睛舒服得欲仙欲死时,屁股上却被高跟鞋重重地踢上一记,“go!go!go!”

    王思宇只好又像董存瑞炸碉堡一样,悲壮地扛着米袋向楼上发起了又一波新的冲锋。

    把米面全都搬到屋里后,王思宇又重新折腾了一遍,原来张倩影家橱柜里放不下这些米面,所以王思宇自作主张,把白面放在阳台上,可张倩影回来后,就嚷嚷着洗衣机也在阳台上,那样潮气太重,白面容易发潮,只能借着捣腾,活干完后,不但累到腿肚子再次抽筋,而且整个人就如同从石灰堆里爬出来一样,那叫一个狼狈!

    张倩影就在那掐着小蛮腰笑了半天,才把他推进洗浴间,又说:“把衣服扔出来,我给你拿去洗洗。”

    王思宇脱光之后,把门打开一条缝,把衣服顺手丢了出去,张倩影就在外面嘻嘻地笑:“小屁孩一个,毛都没长齐呢,还知道害羞。”

    王思宇累得要死,也没心思反驳,就打开热水器的喷头,稀里哗啦地洗起头来,这时张倩影就在屋外喊:“小宇,我快饿死了,下楼去买几个碗面,你先洗着啊。”

    王思宇就‘嗯’了一声,随后听到张倩影开门出去,洗完头后,身子差不多也烫透了,就拿起澡巾细细地搓了一遍,又打上香皂,把身子洗得香喷喷的,这时就听楼道里传来张倩影的声音,嗓门格外地高:“爸,妈,您二老从乡下回来怎么不打个电话来,我好去车站接您啊!”

    随后就听着赵帆爸爸爽朗地笑声:“我们来给你妈看病,她的白内障现在越来越严重了,天黑的时候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东西,都快变成睁眼瞎了。”

    王思宇脑袋‘嗡’地一声,就知道这是赵帆的父母回来了,这要是让他们撞见自己,这孤男寡女的可就说不清楚了,就赶忙关上热水器的喷头,慌忙拿起毛巾,抓紧时间擦干身子,尤其是那一双大脚丫子,他知道万一没擦干净冲出去,无论躲在哪,都会被人家顺着地板上的脚印给揪出来,所以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他不慌不忙,把自己全身上下擦了个干干净净,还顺便握着小弟弟抖了抖,全身上下就这家伙有点不争气,刚才居然吓得挤出几滴子尿液,这不是还没被抓住吗,你哭个什么劲啊!

    转眼间说话声已经到了门口,然后就是张倩影稀里哗啦地开门声,“咦?怎么打不开,咦?怎么也不是这把……唔!应该是这把!”

    王思宇知道是她在为自己拖延时间,就猫着腰光着身子从洗浴室里踮着脚尖走出来,迈着太空步游到卧室里,赤身**地钻进床底下,刚刚把身子藏好,外面的门就已经推开,三个人说说笑笑地走了进来。

    这叫什么事啊,王思宇躲在床底下这个憋屈,当了一下午的活雷锋,这要是被人赤身**地捉奸在床,那可是百口莫辩啊。

    “我是来扛大米的。”王思宇忽然觉得自己都不信,这光着屁股藏到人家床底下,还解释个屁啊,他现在都觉得自己像是来偷人的西门大官人,只是这潘金莲的老公换成了宋玉,难度系数高了十倍不止。

    “我憋屈啊,嗷嗷嗷嗷嗷!”

    不过王思宇总算想明白了,这年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不到,前几天刚刚当了一把公车色狼,今天就要被人捉奸在床,这他妈的就是报应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