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二章 床上床下

第十二章 床上床下2017-11-9 12:54:59Ctrl+D 收藏本站

    第13节    第十二章      床上床下

    正胡思乱想间,就听着张倩影在客厅里慌慌张张地道:“妈,我来帮你挂衣服好吗,您老人家眼神不太好,还是让我来挂吧!”

    随后是赵帆妈妈有些冷淡的声音,“小影,我自己来,这时候还能看得清楚,再晚些就不成了,你先去帮你爹把门口那筐鱼搬进来,我们还给你带了好多菜,都是没打药的,那可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市场上买不到的……”

    虽然看不到外边的情况,但仅仅是听声音,王思宇就能猜到,张倩影是怕自己躲在衣柜里,所以担惊受怕,一旦自己暴露,他们两个人就算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就算是赵帆知道此事,听了两人的解释,恐怕也未必会相信他们是清白的。

    这时赵帆的爸爸已经来到客厅里,大声地问道:“小影,我把菜给你放阳台上啊?”

    张倩影的声音又响起:“爸,您请先等等,阳台太脏,我去…….”

    说罢她赶忙拎着鱼篓跑回屋子,直接超过赵帆的父亲,抢在前面进入阳台,在发现阳台上没有人后,才稍稍松了口气,按她的想法,既然衣柜里没有,那王思宇大概有可能会藏在卧室或者阳台上,因为洗浴间的门是开着的,现在阳台也没有,那极可能是在卧室里。

    随后就是赵帆妈妈的声音:“小影,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出啥事了?”

    张倩影解释道:“没事,只是阳台有点乱,我还没怎么拾掇,有点下不去脚。”

    赵帆的妈妈就喊:“老头子,你去帮着拾掇下,别让小影沾手。”

    …….

    王思宇趴在床底下趴了半天,赶紧胸闷得要命,就轻轻地侧过身子,把眼睛向门外看,却见赵帆的爸爸背着一大袋子蔬菜走向阳面。

    他忙趁着暂时没人经过门口,就把床帘又用力地往下拉了拉,等到赵帆爸爸返回的时候,他才赶忙把手撤回来。

    这时候他们都已经坐好,赵帆的父母都坐在沙发上,张倩影给他们沏了茶,就盘腿坐到对面的地上,王思宇现在的位置恰好能看到张倩影的正脸,见她神色紧张,一双眼睛不时地向卧室里扫上一眼,就知道她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藏身之处。

    知道赵帆不在家后,赵帆的母亲就好顿抱怨,说好不容易来一趟,赵帆这孩子还出差了,真是没挑准日子,赵帆的爸爸就在旁边劝:“先治好眼睛,别的事都好说,以后不成就让他们去看咱们。”

    赵帆的妈妈就说舍不得孩子们来回跑,心疼啊,怕他们两个在路上遭罪。

    三个人唠了会儿家常,张倩影就张罗着要请两位老人出去吃饭,说:“二老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我请你们去外面吃顿好的,不然赵帆回来会骂我的啦。”

    王思宇就暗叫聪明,只要三个人出门吃饭,自己就能从容离开。

    但遗憾的是,赵帆父母死活不肯出去吃,说就在家里做点家常菜,凑合吃一顿就可以了,见张倩影执意不肯在家里吃饭,赵帆的母亲就不高兴起来,脸子当时就撂了下来,语气严厉地质问道:“小影,还记得当初你刚过门时妈都说啥了吗?过日子绝对不能大手大脚,要精打细算,要出去吃你去,我是舍不得花那个钱,再说,我嘴也没那么馋。”

    张倩影只好红着脸说:“妈,我不会做饭,赵帆走后,我几乎天天吃泡面。”

    赵帆的父亲一听来了精神,就说:“小影你别管了,我去炒几个菜,咱们老赵家,都是男人做饭,女人攒钱,这个传统不能变。”

    王思宇在床底下躺得难受,偏偏还不敢随意翻身,只能小心地调换三两个姿势,他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这么恼火过,都说度日如年最难受,他现在简直是度分如年。

    等三个人说说笑笑地吃完饭,张倩影手脚麻利地收拾完桌子,就把客厅里的电视打开,让两位老人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张倩影又去厨房泡了碗面,端着面碗就进了卧室。

    这时候赵帆的母亲感到很奇怪,就也跟了过来,说:“小影你刚刚没吃饱吗,怎么还吃泡面?这种东西听说没营养,要少吃。”

    张倩影忙说这些日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能吃。

    赵帆的妈妈一听这话,顿时喜出望外,暗想不会是有喜了吧,这样一看,看着张倩影的眼神都变得与刚才大不相同,透着股子亲热劲,她赶忙笑着说:“小影你先吃,要多吃点,可千万别饿着。”

    就又转身坐了回去,凑在赵帆爸爸耳朵旁嚼起舌头来,张倩影用脚后跟儿轻轻把门带上,随后用胳膊肘‘啪’地一声把卧室的灯撞开,不敢拿眼去看,只伸手将面碗送到床底下,王思宇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了,这时候就赶紧接过面碗,不敢狼吞虎咽,只能一根一根地吸到嘴里去,不敢咀嚼,怕牙齿磨蹭发出声响,就用舌尖把面条捻断,随后直接咽下去,这辈子吃得饭,就属这顿费劲,也最没滋味。

    不过虽然嘴巴难受,眼睛却是没吃亏,王思宇一边无声地吞咽,一边看着张倩影那双纤直白嫩的小腿,以及晶莹玉润的美足,他以前倒没有注意到,张倩影这么高的个子,小脚竟然这般好看,简直让人有盈盈一握的冲动,不过冲动归冲动,都说温饱思*,在吃饱肚子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力气去做。

    张倩影一直站在门边把风,心情紧张到了极点,直到王思宇把面吃完,才稍稍又松了口气,她不敢在这屋里呆太久,就赶忙端着空碗走出去,随手又把房门关上。

    王思宇只吃了个半饱,肚子里还是有点空,正难受的时候,张倩影又从外面走了进来,推上门后,就伸手向床帘下面递过来几个饭团子,王思宇这才大喜过望,接过饭团子没命地往嘴里塞,暗想这嫂子还真是体贴人啊。

    正咽得开心时,赵帆的妈妈突然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张画,说:“小影你把这画贴墙上,这是送子观音图,贴上后来年生个大胖小子。”

    张倩影赶忙接过画来,把画随手放在床头柜上,羞答答地说:“等赵帆回来后我们一起贴,那样心诚,观音看了高兴,效果就好。”

    赵帆妈妈就说那也成,又说:“小影你这房间都太乱了,妈帮你收拾收拾。”就蹲下来拿个抹布四处擦拭起来,把王思宇惊得毛骨悚然,生怕她看见自己,更怕她把帘子掀开,那样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这时张倩影赶忙过去抢抹布,说:“妈哪能让您干活呢,您去看电视,这点活我能干。”

    谁知道这老太太特别倔强,几次把张倩影的手拍开,说你现在可不能干活,你就好好歇着,妈还准备抱孙子呢,你现在可是怀孕的身子呢,张倩影听得莫名其妙,偏又无可奈何,她索性就坐在地上,用身体挡住王思宇的半截身子,而手臂和那双腿却一直在动,老太太的抹布擦到哪,她的就往哪个方向乱比划,王思宇也跟着她的动作,一会蹬腿,一会蜷起来,赵帆妈妈就有些不解,疑惑地问:“小影你这是干啥呢?”

    张倩影忙说我在练瑜伽,这时大厅里的赵帆爸爸就接话道:“练瑜伽好,练瑜伽好。”

    赵帆妈妈擦着擦着就要去掀帘子,张倩影和王思宇都已经惊恐到极点,这时张倩影突然发出‘啊’地一声尖叫,把赵帆妈妈吓了一跳,马上站起来道:“小影你咋了,怎么一惊一乍的。”

    张倩影赶忙一把抢过抹布,说:“妈你误会了,我前几天刚做过检查,大夫说我没怀孩子。”

    赵帆妈妈一听脸色就阴沉下来了,‘哼’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王思宇的心直到现在还‘扑通扑通’地乱跳,刚才赵帆妈妈的手离他的身体只有一寸远,王思宇的后面是一堆大箱子,根本挤不进去,要是让她把床帘掀开,王思宇就只有举起双手乖乖投降的份了。

    张倩影不敢再在卧室里呆,就赶忙把灯关掉,又有些不放心,干脆踮脚站在床上把两个灯管给卸了下来,放在墙角,以防老太太再进来捣乱,只要屋里黑灯瞎火的,老太太肯定看不到东西,而公公轻易不会进儿媳的房间,想到这后,她稍稍放了心,就拉门走了出去,她怕引起老太太怀疑,索性就把门敞开着。

    赵帆的爸爸看电视瘾头特别大,一个接着一个地看,张倩影就坐在那陪着,而赵帆的妈妈则坐在沙发上不吭声,脸色难看的要命,张倩影跟她说话她也不爱搭理,张倩影觉得没意思,就赶忙取了睡衣走进洗浴间。

    她此时连番惊吓,身上已经出了许多汗,就脱光衣服洗澡,也不敢洗太长时间,怕外面出现意外的状况,只是冲了十几分钟,就赶忙擦干身子,穿上睡衣走了出去。

    一直陪到夜里十一点钟,张倩影不自觉地打了个哈欠,赵帆爸爸这才恋恋不舍地陪着老伴去另一个房间睡觉,张倩影见屋里的灯关了,这才放下心来,悄悄地关上灯,摸回自己的卧室。

    回了房间,张倩影赶忙打开衣柜,从里面找出一件赵帆的睡衣,把王思宇家的钥匙小心地放在睡衣兜里,顺手塞到床下,王思宇三两下把睡衣穿好,没敢出来,又等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小心翼翼地从下面爬出来,赶紧腰酸背痛,全身上下没一处是舒服的地儿。

    两人悄悄来到门口,轻轻听了一会,张倩影就冲着王思宇点点头,王思宇刚刚把门推开,就听旁边那边屋里一声咳嗽,随后哗啦一阵响动,门也被推开,赵帆妈妈就如同梦游般伸着双臂向这边走来,吓得他赶忙退回去,这次打死他也不往床底下钻了,索性撞着胆子上了床,张倩影也只好回到床上坐着,王思宇就从后面贴过去,双手抱住她的小腹,双腿盘在她的腿上,两个人就如同叠罗汉般坐在一起。张倩影从身后轻轻拉过被子,把王思宇蒙在被子里面,捂得那叫一个严实。

    闻着诱人的体香,抱着温软的佳人,王思宇只觉得一下午受的苦全都值了,超值!

    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赵帆妈妈摸着就走进屋来,随手把门关严实,低声说:“小影啊,我实在是睡不着,咱娘俩得好好聊聊。”

    王思宇这个气啊,心说你这老婆子别总来捣乱,再不让我出去,咱今儿就不走了,直接把你这娇滴滴的儿媳妇给就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