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三章 青纱帐里一琵琶

第十三章 青纱帐里一琵琶2017-11-9 12:55:0Ctrl+D 收藏本站

    第14节    第十三章    青纱帐里一琵琶

    想归想,可他现在还是很规矩的,上次刚刚踩线,这次他可不想重蹈覆辙,脾气再好的女人也不能容忍别人再三骚扰,所以虽然手底下一片温软滑腻,但他脑子中还是一片清明,为了压制心中的旖念,王思宇就刻意想着佛家讲的道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百年之后,红粉佳人是骷髅,倾城倾国化白骨。

    但张倩影的身姿实在是太过曼妙,且不提那迷人的曲线,绝美的身段,单单是臂下这微微颤抖的纤纤小蛮腰,就已经让人**不已,偶尔轻轻转动,王思宇就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魂飞天外,霞举飞升了。

    王思宇不由得佩服那些坐怀不举的古人来,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张倩影也极沮丧,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麻烦,但不好发作,就轻声说:“妈,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赵帆妈妈显然没有发觉异样,就摸着床边坐了下来,叹了口气,说:“小影啊,你和赵帆都结婚三年了,咋还不要小孩呢?”

    张倩影忙把身子调整了个方向,怕赵帆妈妈一个不小心发现王思宇,随后悄声回道:“我其实是很想要的,但赵帆执意不肯呢,他总说再等等。”

    赵帆妈妈就很生气的样子,道:“不能什么事情都听男人的,有时候你要有主见,你要是真怀上了,还怕他逼你打胎不成?”

    张倩影听了就不说话,赵帆妈妈又轻声问:“你们一个月那个几次啊。”

    张倩影吓了一跳,满脸绯红,低头道:“妈,您干嘛问这个呀,多难为情啊。”

    赵帆妈妈笑了笑,“这屋里又没外人,说吧,一定要照实说,不许糊弄妈。”

    王思宇立刻将耳朵竖了起来,心想赵帆那身体素质算是很好的了,再加上张倩影又这么漂亮,一个月十五次估计是没问题,至少十次。

    张倩影在那傻愣愣地坐了半天,才极难为情地道:“应该……有四……次吧。”

    “啥?”王思宇险些喊了出来,幸好话到嗓子边又来了个急刹车,而赵帆妈妈则是吃惊地低低叫了出来。

    “四次?你真没骗妈?”赵帆妈妈显然是有些急了,轻声问道。

    张倩影用力地点点头,犹豫了一下,才又补充了一句,“两个月。”

    “是赵帆不行还是你的问题?”赵帆妈妈的声音立时冰冷起来,虽看不清神态,但语气中已经有些咄咄逼人了。

    “他喜欢……自己看画报……解决,不太…..爱碰……我的身子…..”张倩影结结巴巴地说完这段话,已经羞得面红耳赤,赵帆妈妈知道这些倒是无所谓,但问题王思宇还在自己身后呢,赵帆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这她是知道些的,但总不能当着老婆婆的面来告状,毕竟这事张倩影打算关上门自己解决,不想惊动别人。

    赵帆妈妈愣了半天,才咬牙切齿地道:“我知道了,这事都怪对门那个叫王思宇的小崽子,肯定是他把小帆带坏了。”

    “啥?”王思宇又差点喊了出来,这也能怪到我头上?而这次换成张倩影吃惊地叫了出来。

    “诶,都是小帆误交损友啊,以前那小子拐搭小帆用望远镜去偷看对面楼的女人洗澡,我就知道他把小帆带坏了,后来小帆看的画报,也都是从他那拿的,好好个孩子就让他给拐搭坏了,那个挨千刀的下流胚子,我咒他今生今世都没有好报应。”赵帆妈妈越说越气,索性破口大骂起来。

    王思宇心里这个气啊,赵帆啊赵帆,你到底给我扣了多少屎盆子啊,你借我的钱买了那些东西,回头又在你妈那埋汰我,明明是你把我带坏了,怎么每次都是倒打一耙啊。见赵帆妈妈骂得太狠,他越想越生气,心想老婆子你不是骂我下流吗?我今儿就在你面前下流一把,我就好好下流一个给你看看。

    想到这,他的手就不老实了,悄悄探到张倩影睡衣下沿,如蛇般钻进去,贴着滑腻平坦的小腹,直接往上摸。

    张倩影其实是知道那些事的真相的,那都是赵帆喝醉酒后吹嘘的时候讲出来的,有次张倩影赌气,说人家小宇刚毕业就去委办了,你毕业三年还蹲在报社,不安心工作,整天琢磨着勾引女人,我看跟了你一辈子都不会有出头之日,当初真是瞎了眼。

    赵帆借着酒劲就说,就王思宇那脑袋,我能玩死他,于是把那些事情拿出来显摆,不过张倩影说交朋友没你那么交的,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人家,万一人家哪天发达了,也能拉帮你一把,赵帆这才对王思宇真心好了起来。

    她见王思宇突然动作起来,知道是赵帆妈妈刚才的话刺激了他,她双手拉着被子,不敢松开,就赶忙用胳膊肘来抵挡,并急急地道:“妈,小宇绝对不是你说得那种人。”

    王思宇听到这话,手就不在动,就静静地贴在她的小腹中间,张倩影的呼吸就有些局促起来,心想这老太太可真能找事,把小宇激怒了吃亏的可是您儿媳妇。

    赵帆妈妈见张倩影替对门说话,就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啐了一口道:“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妈更是个狐狸精,就知道整天勾引男人,你爸当年就被他迷得颠三倒四的,我当初上门骂过她好几次了。”

    王思宇却不知道有这种事情,这时听到对方侮辱自己母亲,就气得失去理智,再不管其他,双手猛地向上冲出,两只丰盈挺拔充满弹力的小白兔就已尽在掌握,他怒气尤未消去,就又用力在上面弹拨几下。

    “呀!”张倩影浑身颤抖地娇.呼一声,这样倒惊醒了王思宇,他不敢在动作,但也舍不得离开。

    “小影,你怎么了?”听着儿媳妇的声音暧昧,赵帆妈妈就赶忙凑了过来,张倩影慌张之下就放下被子,双臂向前轻推道:“妈,我在练瑜伽。”

    王思宇在心里默默道:“先调调音,你要是再出口不逊,我就给你这老太婆弹上一曲十面埋伏。”

    “噢!你练的这种东西怪怪的,怎么声音那么……嗯,怪不得你爸爸说练瑜伽好,啐,老不正经的。”赵帆妈妈心头火起,连老伴也跟着挨了骂。

    “妈,不能背后说人坏话,会遭报应的。”虽然王思宇的双手在自己胸前并没有再动,但张倩影已经如惊弓之鸟,只盼老太太能说上几句好话,好给王思宇消消气,现在这种状况,实在让她太难过了。

    “哼,什么报应不报应的,我就说了,能怎么的!”赵帆妈妈固执得很,别人越是劝她向东,她越是向西,张倩影跟她相处的时间太短,根本没有摸清她的脾气,这下反而弄巧成拙。

    “哼!哼!”张倩影又把双臂推出,赵帆妈妈见状皱眉道:“小影,以后这瑜伽别练了,听声音就不对劲。”

    “好……的,妈……妈……妈,我听…..听你……你的,哼哼哼……”

    赵帆妈妈听了也慌了,心说这瑜伽到底是啥玩意儿,儿媳妇的声音听着怎么那么像是在叫.床,就赶忙慌慌张张地往出走,临走时还没忘把门给关上。

    半天才喘着气摸到另一个房间,上了床倒下时也跟着哼哼两声,赵帆爸爸被弄醒,迷迷糊糊就问老婆子你叫唤个啥,赵帆妈妈就低声说我也在练瑜伽,随后又哼了一声,把两只胳膊往上一推,赵帆爸爸低声骂道:“你会练个狗屁。”随后转过身子,又接着睡去。

    赵帆妈妈嫌他呼噜打得响,就包着被子摸出去,躺在沙发上。

    张倩影见赵帆妈妈走了出去,就赶忙伸手去掰王思宇的手臂,却怎么也拉不开,那双手就死死地按在上面,不时还极讨厌地揉捏一番,她没有想到会被王思宇如此轻薄,更不知道接下去王思宇会怎么做,于是也不敢动,怕倒激起他的凶性,两个人就这么坐在那里大口地喘着粗气。

    王思宇现在已经没了怒火,只是觉得身前这个嫂子如今是那么的迷人,如同熟透的葡萄,只需轻轻一弹,就会流出鲜美可口的蜜.汁,双手中的物事,更是令人心旌涤荡,血脉喷张,没来由的竟想起一句诗词来,“金芽嫩采枝头露,**香浮塞上酥。”

    虽然他也不敢再有动作,生怕张倩影大声叫起来,把事情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要让他现在就此住手,放开那两件宝贝,那是绝无可能,打死都不成。

    这样坐了足足十几分钟,王思宇就坐在她背后,向她的脖颈上吹起,张倩影全身酥.痒难耐,就战栗着转过身子,对王思宇颤声哀求道:“小宇,求求你,放过嫂子吧。”

    王思宇只觉得她吐气如兰,一股幽香钻进鼻中,竟令人熏然欲醉,又看她满面酡.红,眸中春波乍起,浮荡着诱人的熠熠神采,竟有种难言的妩媚动人,王思宇见她并没有大声求救的意思,脑子一热,就抱着她躺在床上,一翻身就骑了上去。

    张倩影这时才慌了手脚,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伸手把王思宇用力推开,挣扎着就要坐起。

    王思宇不等她直起腰,就又重新把她推倒,双手捧着她娇艳欲滴的面容,就低头去亲,张倩影拼命摇晃头发,不叫他得逞,双腿连蹬,她腿太长,用力过猛,不小心就撞到床沿上,发出‘砰砰’两声响动,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响亮,两人的身体在刹那间就都僵住了,四只耳朵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

    “咋了?小影,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声音?”赵帆妈妈在沙发上刚要睡着,就被吵醒,就有些生气,语气中透着不满。

    “我睡觉总是不老实,对不起啊,妈。”张倩影好不容易才喘匀一口气,稳住呼吸缓缓道。

    “哦,快点睡吧,时候不早了。”赵帆妈妈说了一句,就翻身捂住耳朵,继续打起瞌睡来。

    又过了一会,见没动静,两个人就又推搡起来,不过两人的动作虽然仍很激烈,却都如有默契,很有分寸地加了小心,张倩影再不敢踢腿,只是双手用力去推王思宇的肩膀,不让他接近自己,又勾起长腿去踹王思宇的头,她是舞蹈专业毕业的,身体各处灵活得很,两条腿如同面条一般柔软,不知怎的,就绕到王思宇胸前,用力往下蹬。

    王思宇猝不及防,就被他踹得打了个趔趄,一屁股坐在床上,发出‘扑通’一声闷响。

    两人立刻又紧张起来,谁都不敢再乱动,不过这次倒没引来质问,过了好一会儿,王思宇借着窗外透过来的一丝光亮,发觉张倩影正在那里抿着嘴微笑,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就心头火起,再次动作起来。

    这次他没有选择蛮攻,而是选择智取,反手握住她的一只脚踝,用手指轻轻在那柔软的脚丫下划动,徐徐用力,张倩影的身子就开始如波浪般起伏,她怕叫出声来,只好用双手去捂住嘴巴。

    王思宇见奸计得逞,就放开脚掌,顺势把身子压上去,只觉得身体下面那副身躯已经热得滚烫,就更加兴奋起来,张倩影见他又再过来,就只好用双手做出个“stop!”手势,王思宇看了就觉得纳闷,暗想都这时候了,她怎么还来这个,难道床上问题也能协商解决?

    正诧异间,只见张倩影用中指指向窗外,又用拇指指向自己,然后另一只手做了个自由落体的动作,随后脑袋一歪,把双眼向上一翻,舌头伸出老长来。

    王思宇顿时慌了,知道她的意思是再敢继续,她到时会选择跳楼自杀,脑子一下子就醒悟过来,自己这是干啥啊,明明就是来扛大米的,怎么还假戏真做起来了,就算她不选择自杀,那以后怎么办啊,想到这里就为自己的鲁莽感到后悔不迭,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拍了一巴掌。

    “又咋了!”这时客厅沙发上的赵帆妈妈猛地坐起,大声嚷嚷道。

    “妈,有蚊子!”张倩影慌忙坐起,拉住王思宇的手,摆手冲外喊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蚊子,我看你们爷俩是诚心不让人睡觉,一个打呼噜像开火车,一个在床上瞎折腾。”赵帆妈妈抱着腿在沙发上大声抱怨。

    “你嚷嚷个屁,快给老子滚回来,别去骚扰小影。”赵帆的爸爸也被她吵醒了,大声吼了一嗓子。

    赵帆妈妈只好又抱着被子返回屋去,把门重重地关上。

    听见赵帆妈妈关门的声音,张倩影总算出了口气,用另一只手拎过枕头,狠狠地砸在王思宇头上,又伸手做了个左右开弓的动作,随后搬过他的肩膀,悄声说:“别瞎闹了,回头嫂子给你找个漂亮老婆,包你满意,好不好?”

    王思宇正不知如何收场,见张倩影给了台阶,就忙点头同意,连声道:“嫂子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张倩影‘扑哧’一乐,做了个‘嘘’的手势,又附在他耳边,悄声道:“光认错还不行,要补偿嫂子的精神损失费。”

    随后她扳着手指属道:“要买漂亮衣衣,还要请我吃顿好的,还有嘛,要送我更多小礼物,直到我满意为止,否则,哼哼。”她把小手握成拳头,轻轻在王思宇面前挥了挥。

    王思宇忙赶忙把头点得如同捣蒜一般,“同意,我绝对同意,就这么着。”

    两人随即就坐在那里,又等了十几分钟,才悄悄下地,战战兢兢地推开卧室的门,蹑手蹑脚地摸到外门边,轻轻打开,王思宇就光着脚丫溜出去。

    张倩影轻轻拉上门,就抱着枕头倚在门边,大口地喘着粗气,随后全身瘫软地坐了下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