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四章 冒牌夫妻

第十四章 冒牌夫妻2017-11-9 12:55:2Ctrl+D 收藏本站

    第15节    第十四章    冒牌夫妻

    周日下午,外面难得的好天气,日光很足,王思宇手里捏着一根红塔山,站在窗边向外眺望,只见远处天空中升起两个蝴蝶风筝,飘飘忽忽地越飞越高,突然一只断了线,被一阵风吹走了,那个放风筝的小女孩就坐在地上哭,而一个小男孩则把手中的风筝交给她,小女孩这才破涕为笑,高兴地跑了起来。

    这时窗外不远处又想起噼里啪啦地鞭炮声,大街上一排贴着大红喜字的黑色轿车缓缓行过,每逢周六周日,结婚的人就特别多,王思宇忽然就想起当初赵帆的婚礼了,那天张倩影可是给他们老赵家赚足了面子,穿着婚纱的张倩影明艳动人,引得无数宾朋都竞相称赞,就连酒店的服务员们都挤着看新郎新娘,都说还没见过这么般配的一对。

    王思宇正想着心事,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起来一看,是赵帆打来的,他赶忙接通:“喂,赵哥…..”

    赵帆在那头声音很急迫,“兄弟,快给你赵哥打五千块钱过来。”

    “怎么回事,慢慢说。”王思宇皱皱眉头,赵帆的工资卡全被张倩影把着,手头一直没有余钱,所以经常向王思宇借些,当然,那些钱大多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但以前都是三头五百的,这次居然狮子大开口,王思宇就觉得奇怪,在乡下哪里用得了那么多钱,肯定是出了什么状况,他就想把事情问明白了。

    “咳咳,早上被人堵在屋里没出来,那姑娘的父母说了,不掏一万块别想走,我就跟他们讲价,mb的,又不是处女,最多给五千,他们同意了,你可赶紧给我打过来啊,晚了人家闹到报社,你赵哥的名声可就臭了,没准还得被开除公职,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小宇弟弟啊,这次全靠你了,我没法从你嫂子那要,说不清楚啊。”

    王思宇叹了口气,就有点同情他,被人堵在屋里的滋味不好受,这个他已经深有体会了,就赶忙问:“还是以前的卡号吗?”

    赵帆说是,王思宇赶忙下楼,到银行里取了卡,从卡里提出一万元,给他汇出去五千,另外五千揣在兜里,想着回头买些贵重的礼物送给张倩影,毕竟是已经答应好的,但回来的路上就砸吧着嘴巴感觉不是滋味,凭啥他赵帆把坏事干了才花五千,自己只是沾了点腥,就得损失一万?

    回到家里,倒在床上王思宇还在胡思乱想,就琢磨着要是花钱能摆平,那就算是花上个五六万,能跟张倩影春风一度也都值了。

    他正辗转反侧时,房门又被敲响了。

    “哒哒哒,哒哒哒”依然是三重三轻。

    王思宇赶忙从床上爬起,下了地,把房门打开,只见张倩影打扮得异常性感妖艳,不但眉毛精心修饰过,唇边还涂了亮彩,上身穿着绷紧的小衫,胸前露出半截雪白肌肤,还带着王思宇送给她的白玉吊坠,下身只穿了黑色中裙,里面只套了丝袜,黑丝中**若隐若现,充满了神秘的诱惑。

    王思宇嗓子里‘咕噜’一声,咽下口水,心说你总打扮成这样,还让我怎么做正人君子啊,拜托,给个改邪归正的机会好不好?

    张倩影可不管他心里是怎么响的,脸色似笑非笑地问:“小宇,准备好了吗?”

    王思宇拍拍衣兜,“嫂子,准备好了。”

    张倩影就一声欢呼,打了个响指,“go!go!go!”

    打车直接去了百货大楼,下车后发现门前人头攒动,周末购物的人异常的多,两人走进去直接坐电梯上了四楼,张倩影就开始一家家走了起来,一会试试这件,一会看看那件,每件都是爱不释手,但又舍不得买,其实这些衣服价格都在一两百块钱,五楼才是精品区,王思宇慢吞吞地跟在后面,知道她这是在为自己省钱,就有些感动,忍不住拉着正在讨价还价的张倩影,直奔五楼的电梯。

    “干什么呢,松手啊。”张倩影涨红了脸,用力甩开手,随后挥包在王思宇的后背上狠狠砸了两下,“臭小宇,再敢动手动脚的,瞧我不告诉你赵哥,让他打扁你。”

    王思宇没说话,只是微微一笑,领着她上了五楼,张倩影就站在那里不动,“这里衣服很贵的啊,都是上千,小宇咱们还是下楼买吧,嗯,其实我衣服也挺多的,今天就不买了,咱们回去。”

    王思宇没理会她,径直走了过去,捏着下巴一家家地走下去,张倩影在原地磨蹭了很久,见王思宇执意要在这里买,只好不情不愿地跟了过来,可一见到漂亮衣服,立刻眉开眼笑,不停地试穿起来,王思宇这时就在旁边笑,见张倩影欢欣雀跃的样子,恐怕现在赶她走,都赶不动了。

    两人最后选中了件单排扣的tartancoat燕尾式羊毛大衣,张倩影本来个子就高,穿上这件衣服后,更加显得双腿修长,周围的购物的人呼啦地一下就围了过来,都在旁边‘啧啧’赞叹,售货员很有经验,就站在王思宇身边连声道:“先生,看看您太太穿着这件衣服多漂亮呀,简直是为她量身订做的。”

    王思宇就偷偷问,价格是多少,售货员忙说:“原价六千八百八,打完折扣是六千三。”

    王思宇点点头,让她开票,除了从银行里取出的五千元外,他钱包里还有一千多块,看来今天就该买这件,这价钱简直是为他王思宇量身制订的,于是就叫售货员偷偷开票,趁着张倩影站在镜子前照个不停时,把钱付了。

    等他回来时,张倩影才恋恋不舍地把衣服脱下来,对收货员说:“这件不适合我,我们先去别处看看。”

    售货员就笑着说:“太太,您别心疼钱了,您老公很大方的,已经付完款了。”

    张倩影听了就拿目光望向王思宇,见他点头微笑,就气鼓鼓地把衣服放在桌子上,说:“小宇你就乱花钱,我要退货。”

    王思宇只得苦笑着跑到一边不理她,过了好一会,那位售货员才把张倩影搞定,到试衣间里直接把这身衣服换上,从里面美滋滋地走出来。

    两人出了百货大楼,就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张倩影用手捅捅王思宇,道:“这件衣服算我自己买的吧。”

    王思宇就笑着摇头,“没事,已经说好的,只要你能原谅我,花多少钱都值。”

    张倩影咬着手指道:“不行,太贵重了,要不咱俩一人出一半?”

    “嫂子,说我出就我出,我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不像你们,以后还得要小孩,负担会很重,这件衣服就当预支的劳务费了,你帮我洗三年的衣服。”王思宇停下脚步,笑着道。

    “不行,还是觉得你吃亏,这样吧,你看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忙的,说出来,我可不想欠你这么大的人情。”张倩影撅着嘴巴轻声道。

    王思宇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有些好笑,说:“我倒真有个心愿你能帮上。”

    “说说看?”张倩影眨着眼睛道。

    “当我一个下午的老婆。”

    “你去死吧!”

    张倩影抬腿就是一脚,直接蹬在王思宇的屁股上,想了想,脸色就沉了下来,“小宇,这衣服我不要了,你是退回去还是送人我不管,总之我不要了。”

    王思宇见她伸手去脱衣服,忙不迭地道:“嫂子我是开玩笑的,你咋还真生气了呢,我这两天一直在反省自己,决心以后再不胡闹了,你可别这样。”

    张倩影本来已经打开了两个扣子,听他这么说,就犹豫了,说实话,她打心眼里喜欢这件衣服,要是让她脱下来,简直比剥了她的皮还难受,于是想想,又扣了回去,王思宇这才松了口气,不敢再乱说话,不紧不慢地在前面走。

    这时路过一个卖墨镜的小摊,张倩影就停了下来,花了十块钱买了个大墨镜,带在眼睛上,王思宇就奇怪道:“嫂子,这马上都是冬天了,你买这东西干嘛,再说你应该买小巧一点的,这个太难看了,那么大,快遮住整张脸了。”

    张倩影却不说话,径直地往前走,好一会,才停下来,好像下定了某种决心地回头道:“小宇,一下午的时间太久,我就做你三十分钟的老婆吧,但你要答应我,这是你我之间最后开的一个玩笑,你是知道的,我不能对不起你赵哥,我心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别人的位置,从前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王思宇本来是随意说说的,没想到她居然真的答应了,就也有些不知所措,愣愣地站在那里,这时张倩影又说:“但是这三十分钟是有条件的,你不许碰我,不许说下流话,不许……总之什么都不许。”

    王思宇这才‘哦’了一声,心说这跟没答应有什么区别,就笑道:“那可得抓紧时间了,咱们快点走吧。”

    “去哪?”张倩影有些好奇地问。

    “当然是去开房间了,难道要在大街上?”王思宇说完哈哈大笑,在前面发足狂奔。

    “你去死吧!”张倩影怒不可遏,挥包在后面猛追,两人一前一后跑进冷饮店,气喘吁吁地坐下,要了两杯珍珠奶茶,张倩影仍然不肯善罢甘休,在桌子下面踩着王思宇的脚用劲地拧,王思宇疼得呲牙咧嘴,却不敢叫出声来,把冷饮店老板看得直皱眉:“真有那么难喝吗?”

    王思宇好不容易等张倩影收回了脚,凑过去低声问道:“叫声老婆算不算下流话?”

    张倩影竖起眉毛低声道:“当然算!”

    王思宇就‘噢’的一声,耷拉着脑袋不再言语。

    张倩影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就‘扑哧’一笑,把最后一口喝完,就娇声道:“老公,买单!”

    王思宇骨头差点被叫酥了,出了冷饮店后追过去低声道:“嫂子,你好像犯规了。”

    张倩影红着脸道:“我叫不算。”

    王思宇就觉得气氛有些暧昧,就不敢说话,只用眼角的余光去欣赏身边这俏丽佳人,张倩影被她看得有点心慌意乱,就赶忙抬腕看看表,说时间到了,“gameisover!”

    王思宇愕然:“哪有那么快,还不到十分钟吧?”

    张倩影却不理他,打个响指道:“打道回府,go!go!go!”

    在等公车的时候,张倩影仍然有些不放心:“小宇,赶紧找个女朋友吧,有了女朋友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王思宇点点头,说:“嫂子你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会犯错误了。”

    吃过晚饭后,王思宇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只要时间允许,廖景卿的节目他是每期必看,正看得入神时,张倩影却敲门进来,怀里还抱着一大摞衣服,说:“小宇我家洗衣机坏了,你快去修修,我在你这先洗,于是钻进洗浴间。”

    王思宇只好关了电视,跑到对门,光脚蹲在阳台上,取了螺丝刀子把机箱打开,果然只是接触不良,他把线剪开,重新将铜丝接好,又缠了一圈圈的黑胶布,这才重新插上电源一试,果然好了,前后不到三分钟。

    他就返回房间,说嫂子修好了,张倩影这时没有洗衣服,只是盯着卧室墙上一张画像看,说:“小宇这个女人是谁啊,怎么这样漂亮啊。”

    王思宇一看是陈雪滢的画像,赶忙说你别问了,就把她往门外推,张倩影笑着跑到洗浴间抱了一大堆衣服就往回走,边走还边回头道:“你这小子,原来是早有目标了,怪不得呢,眼界那么高!抓紧时间啊,嫂子等着吃你的喜糖。”

    王思宇赶忙推着她的后背,把她赶出门外,关上门后,就觉得手指余香,不禁又兴奋起来,就想去方便,站在马桶上半天没撒出来,却斜眼在地上看到一件粉红色蕾丝内裤,他顿时尿意全无,赶忙弯腰拾起来,知道这是张倩影的贴身衣物,他拿着它,感觉着轻柔滑腻的质感,不禁就想入非非起来,仿佛疯魔了般在底下摩擦*,脑海里大喊着“x你,x死你。”不知过了多久,下面就一**地悸动起来。

    “哒哒哒,哒哒哒”敲门声响起,王思宇慌忙拉好拉链,把内裤藏在床下的垫子里,这才返回去开门,门开后张倩影就低着头到处找,王思宇就假意问:“掉了什么东西吗?我帮你找找?”

    张倩影俏脸一红,说没事,转了一圈没找到,就喃喃道:“怎么会不见呢?”

    转身刚想出门,就拍拍脑袋,挠头道:“看我这记性,小宇,你的衣服也攒了一堆了吧,我顺便帮你洗洗。”

    说罢从衣柜里搜出一摞脏衣服,又过去翻床垫子,“你以后别总把臭袜子塞到垫子底下,瞧你这屋里都什么味道啊,臭死了。”

    王思宇慌忙去按她的手,“嫂子,袜子我自己洗就行了。”

    “跟嫂子客气什么!”张倩影笑着把垫子掀开,王思宇就赶忙蹿到卫生间里,把门反锁上,下一刻,只听外面稀里哗啦一顿乱响,随后门被悾悾踹了几脚,“王思宇!你个大混蛋!”

    “我就是想想而已。”王思宇低声辩解道。

    他的辩解换来的又是一阵猛烈地踹门声,“想想也不行,你等着,我这就去给赵帆打电话!”

    王思宇吓了一跳,但想想又觉得她不能说,这样讲不过是吓唬自己。

    等了好一会,听到张倩影摔门出去,王思宇才敢出来,见屋里已经是一片狼藉,东西被扔得到处都是,上面被踩了无数脚印,就蹲在地上一件件拾起来,收拾好后,往床上一躺,摸着下巴苦笑道:“一万块,值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