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五章 发配边疆

第十五章 发配边疆2017-11-9 12:55:3Ctrl+D 收藏本站

    第16节    第十五章    发配边疆

    青州市现在的市委办公楼是老楼,那是一栋九层高的复古风格的建筑,基础坚固夯实,结构简单牢固,特别是那青铜器般的特种型号的青砖,如今已经早已见不到了,整栋大楼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瓷实劲,再细看去,几乎每块青砖砖上都有着被风雨侵蚀的印记,那些印记就如同被铭刻的魔法符号,为这栋大楼带来某种不知名的魔力,让所有路过的人仰望,那是对权力的顶礼膜拜。

    新的办公大楼早在去年就开始建设,如今主体工程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只剩下一些扫尾工作,据说很快就能结束,机关里的小青年们都渴盼着早点搬过去,只是市委张书记似乎对这里很是留恋,经常对于秘书说真舍不得离开啊,这几年呆在这里的时间,比住在家里的都多,于秘书就笑着说书记把心思都扑在工作上了,如今像您这样的人民公仆真是越来越少了。

    周一上午,周秘书长此时坐在市委书记的办公室里,细致地汇报着几天前省城之行取得的成果,上周由于张书记随省委副书记一行,到南方发达地区进行参观考察,所以周松林一直没有机会汇报工作,张阳书记一回来,他就赶忙到办公室门口等,在外面足足坐了将近半个多小时,于秘书终于从里面出来,客气地向周松林点头道:“秘书长,张书记有请。”

    办公室里,市委书记张阳手里夹着一根烟,笑眯眯地听着,他个子不高,但派头十足,仰着身子坐在转椅上,双腿很自然地交叉,右脚不时地抬起,放下。

    而身材远比他高大许多的周松林此时却显得恭敬得许多,坐姿稍稍前倾,双手平放在膝盖上,说话的声音清晰而低沉。

    “松林,辛苦了。”听完周秘书长的汇报,张阳微微向前欠了欠身子,好像是在表示对周松林的客气,又好像只是随手弹掉烟灰,动作轻巧而写意。

    听到张阳称呼他松林而非秘书长,或者松林同志,周秘书长就知道书记对自己此次的工作极为满意,就微笑着说:“王部长不在,我辛苦些也是应该的。”

    这句话里面也暗藏玄机,本来类似这种事情,都是要由宣传部出面,不必劳烦委办,但周松林已经知道这次事件宣传部所扮演的角色,所以提出王部长来投石问路。

    果然,在听到王部长三个字的时候,张阳的眉头就微微颤动了几下,脸上的神情开始凝重起来,开口问:“松林,你怎么看?”

    周秘书长捕捉到了张阳表情中的细微变化,就更加确定了王思宇讲过的话,纪委恐怕一直在查王部长,他于是下定决心,望着张阳书记的脸,沉声道:“宣传部里有鬼!”

    “啪!”张阳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整个人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走出办公桌,转身站在窗前,留给周松林一个伟岸的背影。

    周秘书长的手心里不禁有些冒汗,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表态是否有些过于激进,引发了张阳书记的不满。

    “松林,你说得太对了,宣传部里不但有鬼,而且还有只大鬼。”张阳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周松林的脸上,静静地观察他的反应。

    周松林一颗紧悬着的心终于落地,毫无疑问,这次,他猜对了,他坐直身子,脸上带着微笑,神色坦然地注视着张阳。

    张阳微微点了点头,坐在周松林旁边的沙发上,接着说道:“松林同志,他玩的是一招敲山震虎啊,这是在公然向我们示威啊。”

    周松林知道张阳口中的他是谁,虽然碍于相关纪律,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张书记还要遵守保密制度,但这句话无疑已经坐实了外面的传言。

    “书记,纪委那边?”

    周松林没有把话说完,张阳拍拍他的肩膀,站起来,又回到办公桌后,端起茶杯,吹了吹热气,才喝了一口,皱眉道:“魏明伦这个同志,不善于打攻坚战。”

    周松林知道进展缓慢,张书记这是在委婉地批评纪委魏书记,就叹口气说:“时间紧迫啊。”

    张阳知道周松林这句话的意思,王秋生在中央党校学习已经半年多了,最多再过半年就要回来,这个时候如果不抓住有利时机,到时恐怕更要困难重重。

    “松林,你点子多,说来听听。”张阳微笑着眯起双眼,坐在椅子上,似乎在闭目养神,又好像在侧耳倾听。

    周松林早有准备,他相信自己设定的方案还是比较稳妥的,进可攻,退可守,周书记听了应该会满意。

    周松林把身子坐直了些:“那边有点急了,这样不好,如果他不择手段地乱出牌,会影响我市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我的建议是,外松内紧,调查组明面上要先解散了。”

    说完他停顿下来,张阳微微皱眉,轻声说:“继续说!”

    周松林忙道:“我们可以重新成立联合调查组,人不要多,要精,要可靠,三两个就可以,从纪委抽调一名干部过来直接管理,办公的地点就在委办的综合三科,前阵子三科科长病退,二科跟暂时三科合并,这次可以分出来,等调查结果有了重大进展,再重新将案件送回纪委监察室。”

    张阳听完犹豫一下,就摇头道:“调查组不能撤,里面有省纪委的同志,撤了不好跟上面交代,再说也影响进度,你的建议很好,我看咱们两条腿走路,秘书三科这就分出来,帮着打打外围,但要注意做好保密工作,这件事你要亲自过问,要抓紧办。”

    随后张阳又叫于秘书进来,吩咐他领着周秘书长去纪委调阅相关卷宗。

    ------------

    王思宇所在的办公室是综合二科,位置在三楼,是最大的一间,有八十多平方,但因为办公室里人太多,所以还是显得有些拥挤,二十几张老式办公桌占了大半的地方,还有很多办公设备,电脑打印机复印件等设施都被乱七八糟地堆在角落里,显得屋里很是凌乱。

    原本二科没有这么多人,但自从三科科长办了病退后,两个科室就合并了,这个建议是郑大钧最先提议的,说是以前二科三科间总为鸡毛蒜皮的事情扯皮,为了便于管理,干脆直接合并,都在一起办公,等以后确实有需要时再分开,周秘书长见他说得也有些道理,就点头同意了。

    王思宇正埋头修改一份市建委送来的文件,这份文件显然是新人做的,不但行文格式搞得不伦不类,就连市委领导的先后顺序也给搞乱了,非常委的领导跑到常委前面去了,这不是胡闹嘛,这类常识性的错误,也只有刚刚参加工作的新科员才能犯,他正低头忙着,郑大钧迈步走了进来,特意在他面前逗留了一会,然后‘咳咳’咳嗽两声,王思宇以为他是在向自己发出和解信号,赶忙站起来,轻声道:“郑主任好。”

    谁知道郑大钧根本没有接茬,只是在鼻子里‘哼’了一声,就耀武扬威地背着手走了出去。

    王思宇正纳闷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综合二科科长王大伟迈步走了进来。

    王大伟径直走到王思宇面前,将手里一个档案袋放在桌子上,随后轻轻敲了敲桌子,低声道:“小王啊,你是怎么得罪郑主任了?怎么被发配了?去青山县林业局沙岗子林场调研三个月,嘿!好家伙,发配边疆啊。”

    听了王大伟的话,王思宇不禁一愣,上周相安无事,他原本以为事情早已过去了,没想到郑大钧的报复还是来了,只是比预料中要迟上几天罢了。

    “也没什么,就是几天前在省城吵了两句,我都快忘了,没想到他还记着。”说完这句,王思宇不禁有些好笑,难怪他郑大钧马屁拍得震天响,却始终得不到上面的重视,怕是上面也知道郑大钧的度量太小,没有容人之量,干不了啥大事。但转念一想,人家堂堂一个副处级干部,被自己一个小科员当面顶撞,这口恶气当然是要出了。

    王大伟听后嘿嘿一笑,竖起拇指,在王思宇面前晃了晃,低声笑道:“你小子牛,有种!居然敢去惹他!这回可够你喝一壶的了。”

    王大伟是跟郑大钧同年参加工作的,一直都被郑大钧压得死死的,但他敢怒不敢言,在机关里就是这样,只要还想再进步,就不能跟顶头上司对着干,只能把自己的那点脾气全都阉割点,把棱角磨没了,然后静静等待时机。

    他本来见郑大钧总找王思宇做事,还以为王思宇是郑大钧亲近的人,所以平时也没少给王思宇脸色看,但这次见王思宇被郑大钧使绊子,就不由得有些愤愤不平,低头凑到王思宇的耳边,轻声道:“把手头的活交接一下,上午就出发,有意见可以向上面反映嘛,委办上面还有秘书长呢,又不是他郑大钧一手遮天。”

    说完后,王大伟也如同郑大钧一般,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跟几个科员闲聊几句,就转身离开。

    王思宇知道他在挑唆自己去给郑大钧找麻烦,在心底就有些瞧不起他,自己被人家吃得死死的,却总还想拿别人当枪使,王思宇当然不会去做那种傻事,那样做的结果除了给上级领导留下极坏的印象外,没有任何益处,发配就发配,三个月而已,反正在这里也一样被穿小鞋,出去更清净。

    更何况,他现在很需要找个清静的地方想清楚,以后该怎么面对张倩影,又该怎么去面对赵帆,这件事情现在对他来说才是头等大事,假如三个人的关系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出现王思宇不愿面对的局面,但王思宇已经发觉,无论自己之前再怎么下定决心,只要单独和张倩影在一起,他的思维就会失去控制,就会有冲撞那根道德的底线的强烈冲动,而这一切,似乎并不是从那次公车上的一次意外开始的。

    王思宇昨晚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以前赵帆夫妇为自己介绍女朋友,自己都会从心底发生抵触,比如黄雅莉也算是很有魅力的女人了,但为什么自己就是看不惯她呢?

    王思宇昨晚闭着眼睛想了整整一夜,把这些年来所有与赵帆和张倩影有关的片段都翻了出来,重新做了梳理,直到凌晨两三点钟,他终于想通了,其实自己心里其实早就有了张倩影的影子,否则,他不会容忍赵帆那么久,事实上,上了大学以后,王思宇就对赵帆疏远了很多,因为这个朋友总是让他失望。

    但似乎从见到张倩影的第一眼时开始,自己就已经对她产生了好感,所以才会努力维系与赵帆的感情,才会经常找着机会去赵帆家蹭饭,才会开玩笑说让嫂子帮忙洗衣服,也才会经常给张倩影买些礼物,才会拿那些女人和张倩影比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顺理成章。

    最初种下的那粒种子,一直没有得到适宜的温度和充足的养分,所以才长时间地保持在休眠状态,然而,这些天突然发生的一连串的巧合,使得这粒种子终于苏醒了,开始在心中生根发芽,如野草一般疯狂地滋长。

    王思宇现在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他很迷恋张倩影,而且和绝大多数男人一样,对这个尤物有非分之想,梦想着有一天能接近她,征服她,拥有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