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九章 追逐与拒绝

第十九章 追逐与拒绝2017-11-9 12:55:8Ctrl+D 收藏本站

    第20节    第十九章      追逐与拒绝

    张倩影进屋后,并没有搭理王思宇和赵帆,而是径直走到拎包前,两只小手在里面一通翻腾,把相机卷尺书籍杂志统统丢出来,最后终于从包里翻出了那件侍女根雕,拿在手里摆弄半天,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鼻子里‘哼’了一声,又瞪了王思宇一眼,就喜滋滋地抱着几件脏衣服走了出去,出门时关门的声音特别响,王思宇知道她的气还没有消。

    赵帆在旁边就看傻了眼,伸出拇指赞道:“兄弟,还是你牛,那个破山沟子里你也能搞到这么像样的东西。”

    王思宇微微一笑:“偶然捡到的,这次出门运气还不错。”

    赵帆闭上眼睛,摇头晃脑道:“根雕讲究七分天然,三分雕琢,你做的这个虽然精细,但失之自然,有些可惜了。”

    王思宇笑了笑,“只是看着挺像的,就又加工了下,第一次摆弄这玩意,哪知道那么多讲究。”

    赵帆拍拍王思宇的肩膀又道:“以后可别惹你嫂子生气了,她可都向我告状了,你看,到现在气还没消呢,这都多少天了。”

    王思宇吓了一大跳,心里突突直跳,背后的冷汗差点流出来,但脸上依然保持镇定,试探着问道:“嫂子是怎么告的状?”

    “你啊,下次注意,千万别把她的衣服弄脏了,那可都是她的宝贝。”赵帆说完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你要注意了,我可从没见你嫂子发那么大的火,她可让我转告你,如果再犯一次,咱们两家就绝交。”

    王思宇听他说完,就知道那件事确实触碰到张倩影的底线了,而且也证明她的心里的确没有自己这个人,她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借赵帆的嘴给自己来个严重警告,意思是自己要再敢过线,她就要翻脸了,如果她告诉赵帆自己是怎么把衣服弄脏的,弄脏的又是什么衣服,那他跟赵帆恐怕今天就会爆发一场战争,而这种战争,自己是没有办法还手的。

    但今天她能过来拿礼物,那意思就是她很珍惜两个人之间的友谊,也在暗示自己不要轻易去破坏。

    王思宇感觉头有点疼,就进了洗浴间,没有烧热水,直接用冰凉的水冲澡,出来后,嘴唇已经冻到发紫,就裹在被子里发抖,好一阵才缓过劲来。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赵帆过来敲门,说雅莉也来了,你赶紧也过来,王思宇穿好衣服进了对门,见赵帆已经扎了围裙,开始在厨房里洗米摘菜,黄雅莉见王思宇过来,就不在和张倩影说话,而是喊:“赵帆需要帮忙吗?”

    赵帆说:“不用。”但黄雅莉已经脱了外套走进去,抄起一条二斤沉得鲤鱼,放在案板上,拿着菜刀‘唰唰‘地刮起鱼鳞来。

    “哟!手法还挺利索。”赵帆站在旁边看了一会,觉得黄雅莉的刀工还真是了得,就忍不住赞了一句。

    黄雅莉把鱼放在水里冲洗了一番,又在鱼身上切出几道刀口,撒上调料,这才白了一眼赵帆,淡淡道:“厨房的活本来就不是你们爷们干的。”

    “那可不见得,饭店里的好厨子都是爷们,要不要咱们切磋一下?在厨房里分出个上下?”赵帆瞥到只有王思宇在厨房,就忍不住挑逗道。

    “切磋就切磋,谁怕谁!”黄雅莉的回答不禁让他怦然心动,但赵帆可不敢在家里放肆,就笑嘻嘻地在旁边帮忙,眼角的余光不时地在黄雅莉的*上瞄来瞄去。

    王思宇很纳闷,张倩影叫他过来下棋,可她自己却躲在卧室里不出来,一时想不明白她这是什么用意。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后,他坐到茶几边,见棋盘已经摆好,而茶几上放着一本书,他拿起来一看,书名是《拒绝的技巧》,王思宇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所谓的下棋,不过是个幌子,张倩影还是不放心,在借机敲打自己。

    他打开书的扉页,发现一行娟秀的小字,内容倒也看过,是在网上流传很广的一首小诗,也是为了拒绝求爱而写的:

    “我们的世界,毕竟不仅仅有爱情,在岁月漫长的脚步里,我们更多对水色山光的眷恋,红玫瑰只有一朵,燃烧此生唯一的心情,而更多时候,空气与水都是恩赐,让我们享受生活,我们做朋友更合适。”

    王思宇看了不禁有些好笑,看来张倩影为了既能拒绝自己,又不让自己受到伤害,确实下了份功夫,但她越是这样,王思宇就越觉得这个游戏有意思,忍不住又想玩火,想了想,就拿起笔,把书翻到最后一页,在上面提了半首宋词: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想了想,他又在‘弄影’‘明日落红应满径’的下面打了波浪线,在词的最后面提了‘三影郎中’的落款,随后把书倒过来放着。

    做完这件事情后,王思宇咳嗽了一声,然后转身去厨房门口站着,果然卧室的门开了,张倩影从里面走出来,她坐在茶几边上,见书已经被翻动过,就知道王思宇看过了,把书直接打开,就看到了王思宇写的那半首宋词,当看到打着波浪线的‘弄影’‘明日落红应满径’时,脸上就是一红,啐了一口轻声道:“下流!”

    ‘影’字当然是暗指她张倩影的名字,而‘弄影’二字就更加不言而喻,至于‘明日落红应满径’则是赵帆经常提及的一句,张倩影也已经耳熟能详了,按赵帆的话说,写这首词的词人绝对有*情结,落红是暗指女子破身,满径则更不必解释。

    张倩影知道,这半首宋词就是王思宇给她的回答,他仍是不肯放弃,更加**裸地暗示了对自己身体强烈的占有欲,张倩影就叹口气,把整个词都用波浪线在底下划了一遍,想想觉得还是不放心,赵帆如果见了这首词出自王思宇之手,恐怕还是会起疑心,索性就把最后一页撕下来,在手中揉成一团,丢在废纸篓里。

    王思宇站在厨房门口就开始佩服起赵帆来,这家伙果然是个情圣,只见他一边指责黄雅莉炒菜动作不专业,一边贴在她身后言传身教,左手帮她扶着大勺,右手握着她的手腕,双手不停地抖动,随着大勺上下翻飞,赵帆已经吃足了豆腐,还做得不露痕迹,黄雅莉看上去似乎连半点察觉的意思都没有,还不时虚心地问道:“是这样吗?”

    王思宇在旁边看得清楚,赵帆如同武林高手一般,手肘肩胸膝齐上阵,不停地在黄雅莉身体的各个部位进行定点攻击,就连眼睛鼻子都没闲着,眼睛直接掉到沟里爬不出来了,鼻子则在黄雅莉的脖子边上嗅来嗅去,但偏偏脸上的表情又是那样的一本正经,任谁看了都觉得他是正在认真教学的正人君子,真tmd人才。

    “小宇!过来下跳棋。”

    听到张倩影的招唤,王思宇忙转身返回,坐好后,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张倩影的脸色,从神色上却看不出什么来,茶几上的书已经不见了,显然是被她收走了,但不知道自己写的东西她到底看到没有。

    “我先走吧,女士优先。”张倩影上来就抢个先手,跳出一步。

    “男人应该主动点,还是我先走比较好。”王思宇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更有攻击性,这样才有可能击溃她的防线,于是把张倩影跳出的棋子又放了回去,自己则抢先出了一子。

    张倩影皱皱眉头,毫不示弱,双手抱着香肩道:“小宇,你应该能明白客随主便的道理吧,这可是在我家,一切我说了算。”

    “主人要有风度,宾至如归才是主人应该努力去做的。”王思宇也决心对抗到底。

    两人最后只好决定以石头剪刀布猜先手,结果张倩影技高一筹,得意地拿着棋子在王思宇头顶旋转三圈,才轻盈地向前落下。

    两人下了一会儿,王思宇就觉得今天这跳棋下得奇怪,往日这个时候王思宇早该输掉了,张倩影的跳棋一向下得很好,但今天却似乎刻意留了最后一子,在营地里不肯走出来,王思宇想不明白她在搞什么,难道是要故意认输吗?

    “嫂子,既然你故意放水,那我可要进去了!”王思宇笑道:“这次倒要看看你能怎么防守。”

    说完他瞄见张倩影的两条**分得很开,就故意把右腿向前踏上一大步,直插过去,放在她的*,侵略性十足。

    “嫂子的防守就是铜墙铁壁,你不要再白白浪费力气了,你是进不来的。”张倩影说话间若无其事地把修长的右腿抬起,轻轻地架在左腿上,拿左手搬住,来回摇荡,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那咱们试试看!”王思宇说完就不再吭声,专心致志地下棋,最后将所有的棋子都已经走到张倩影的营盘边,把她那粒粉色的棋子围在当中,没有办法跳出来。

    “嫂子,你输了。”王思宇抱着膀子看着她,却见张倩影转头向厨房望望,才用手指了指那粒被围困的棋子悄声道:“一个女人的心里只能装下一个男人,这粒棋子就是你赵哥,有他在我的心里坐镇,你永远都进不来,不管生活走多远,无论以后发生什么变化,我都不会让他离开,小宇,你还是去找别人吧,嫂子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

    王思宇正愣在那发呆,就见张倩影把两只粉嫩修长的小手合拢在嘴边,大声喊:“老公!快来!”

    赵帆赶忙屁颠屁颠地从厨房跑出来,低头问:“老婆大人,有何吩咐?”

    “老公,小宇太欺负人了,你看看啊!”张倩影腻声撒娇道,随后将手指向那枚被围在当中的棋子,而双眸却狡黠地向王思宇眨了眨,嘴唇示威般地微微翘起。

    赵帆见了挠挠头道:“小宇,你也太过分了,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也不知道让让你嫂子。”说罢拿起棋子就要下到王思宇的营盘里。

    “赵哥,你要能把那个棋子扔到垃圾桶里,我年底前就送你一台笔记本电脑。”王思宇拍拍衣兜。

    赵帆听了立马把棋子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上两脚,捡起碎片后直接把它们扔到垃圾桶里,张倩影看得瞠目结舌,赵帆返回后拍了拍手,哈哈一笑,抱抱张倩影的肩膀道:“老婆,我去厨房了,你们慢慢下,最好吃饭前给我赚个奥迪回来。”

    张倩影气鼓鼓地瞪了赵帆一眼,转身就回了卧室,把门‘蓬’地一声摔上,赵帆不禁愕然:“小宇,你嫂子怎么了?”

    王思宇双手一摊,道:“我怎么知道。”

    赵帆摇头道:“女人啊,就是小气,不就是下一盘棋吗,干嘛要斤斤计较,对了小宇,笔记本买多大内存的......”

    张倩影赌气回到卧室里,心头火起,把上午翻来的那个侍女根雕从床头柜上拿过来,举得高高的就要往地板上摔,想想又有点心疼,就又轻轻放了回去,王思宇这样穷追不舍,让她感到手足无措,慌乱之余,竟也生出一种别样的刺激,若有如无地撩拨着她的心弦,这让她既兴奋又担心,坐在床上,摆弄着纤长柔嫩的手指暗自发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