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一章 鱼悬甘饵

第二十一章 鱼悬甘饵2017-11-9 12:55:11Ctrl+D 收藏本站

    第22节    第二十一章      鱼悬甘饵

    综合三科科长的任命终于下来了,王思宇很快就感受到了周围人对他态度上的变化,那些以前见了王思宇就喊‘小王帮我干点活’的老油条们,现在看了王思宇,都毕恭毕敬地改喊:“王科长好。”

    望着周围一张张献媚的笑脸,王思宇起初还有些不适应,而最让他感到不适应的,就属委办副主任郑大钧,他的变脸速度之快简直令人乍舌,王思宇返回市里的第一天,郑大钧就在华星饭庄安排了他一顿,在酒桌上握着他的手连连道歉,说自己心眼小,还请老弟不要计较,以后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咱们都是秘书长的人,要齐心合力为秘书长服务云云。

    王思宇现在的感觉,就像是看着一只成天追着自己乱咬的大狼狗在,突然在一夜之间就变成围着他上蹿下跳的哈巴狗,当然,王思宇知道,如果没有秘书长的赏识,郑大钧绝对不会对一个小科长这样卖力讨好。

    王思宇的调研报告上交后,郑大钧直接转交给了周秘书长,秘书长又亲自操刀,在报告上做了大幅修改,刻意回避了林业系统中暴露的问题,而是把矛头直指市委宣传部,随后以署名文章的形式发表在党委机关报上,标题是《‘务虚’也要搞好调查研究》。

    市委书记张阳在这篇文章的底下做出三点批示,要求宣传部转变工作作风,抓紧时间做好调查研究工作,变务虚为务实。

    宣传部刘副部长虽然在市委领导那里受到了批评,但他却是春风满面地回到办公室的,有了市委书记的批示,刘副部长的底气很足,他以这篇报告为契机,大力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活动,接连开了三天的会,向王部长的亲信频频施加压力,活动最终以办公室副主任宣传科长做出深刻的书面检查收尾。

    这是他在宣传部打的第一个大胜仗,积累了半年的怨气终于得到一次集中释放,刘副部长在扬眉吐气的同时,也牢牢记住了炮弹输送者王思宇的名字。

    综合三科的实质工作内容并没有发生变化,原来怎么干,现在还是怎么干,只是恢复了单独的办公室,人员也都是三科的老人,只是郑大钧做了点微调,把两个一贯不服管教的刺头留给二科,把王大伟手底下的两名业务骨干调到三科,这样王思宇的工作就更轻松了,但王大伟却每天铁青着脸,在背地里把郑大钧的祖宗十八代xxxx了几百遍。

    王思宇这几天都在和秘书长研究王培生的案子,按秘书长的意思,这事不能声张,必须秘密操作,如果让外界知道委办把手伸到纪检委这块,会引发一系列不良影响,所以周松林的意思,这事最好是由王思宇自己来做,绝对不能让外人插手,他还讲,此事牵涉到市委高层矛盾,更加影响明年换届时的全市主要领导干部的分工调整,所以绝对不能出现半点纰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纪委对王培生的调查,主要还是源于一封匿名举报信,经过秘密侦查,举报信里很多内容都是捕风捉影,无足采信,但其中有个问题倒是引起了调查组的重视,经过调查确定属实,王培生的儿子王昆是吸毒人员,王培生在中央党校期间,王昆有一次借着酒醉跑到宣传部闹事,说王培生你个大贪污犯,再不给我买毒品的钱我就要去上面告你,你不让我活得舒服,我也不让你好过。

    纪委调查组就抓住这条线索,想通过王昆来顺藤摸瓜,把情况搞清楚,可谁知一个月前王昆却突然不知去向,家里人说他得了精神病走丢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条线索一断,调整组的工作就卡在这里了。

    “时间紧,任务重,你最近集中精力跑跑这个案子。”周秘书长丢下这句话,就专心看文件,王思宇赶忙起身告辞。

    回到综合三科的办公室,发现郑大钧正背着手在屋里转悠,就微笑道:“郑主任好。”

    见王思宇走进来,郑大钧的脸上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还没等王思宇开口打招呼,他就已经快步走过来,一把拉过王思宇的手,轻声道:“老弟,走,去我那坐会。”

    郑大钧这些日子是瞄着王思宇走进秘书长办公室的,有时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这让郑大钧更加准确地给王思宇做了定位,这小子在秘书长心中的分量很重,自己要及时调整心态,摆正位置,再不能在他面前摆领导架子了。

    喝了会茶水,郑大钧就把话引到正题,说:“老弟,你那屋还缺啥少啥,尽管吱声,我去给你置办齐了。”

    王思宇忙道:“主任,我那什么都不缺,办公用品都很齐全的。”

    “噢!”郑大钧有点失望,“真的不缺?”

    王思宇点头重复道:“真的什么都不缺了。”

    “不对,我想起来了,老弟,我看你办公室里好像少个文员,正好委办现在还有空编,你有没有什么亲属类的需要安排?我来给你办。”

    王思宇知道郑大钧怕自己记仇,所以大送橄榄枝,这时忽地心头一颤,张倩影现在不是刚好没有正式工作吗?假如真能把她办到委办来,那她可是一生衣食无忧了,想到这,他不禁暗自心动,但表面上还是作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不能让郑大钧把自己看轻了,想了想,他就假意推让道:“主任,会不会太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谁还没几个亲戚朋友,只要你开口,老哥马上给你办,三天之内,保管给你办得利利索索的。”郑大钧拍胸脯保证道。

    王思宇见时机成熟,忙皱眉说:“我还真有个亲属需要安排,是个女的,这两天正为这事犯愁呢,郑主任可帮了我个大忙啊。”

    郑大钧听后哈哈大笑,亲密地拍了拍王思宇的肩膀,笑眯眯地道:“老弟啊,咱们两个谁跟谁,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

    他转回办公桌后面,低头从抽屉里翻出几张表格,递给王思宇道“你让她先来把表填了,周一就能来上班。”

    王思宇赶忙从衣兜里摸出手机给张倩影打电话,拨通后兴冲冲地说:“嫂子,你现在有空吗,赶快来市委办公室填个表,委办这刚好有个空编,填完了周一就能来上班。”

    张倩影接完电话后愣了半天,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激动得又蹦又跳,最好蹲在地上捂住嘴,喜极而泣,这三年来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到市委机关工作,这是她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张倩影感觉到自己要幸福的发疯了,就倒在床上蒙上被子大声地叫了起来。

    直到王思宇第二次打电话催促,她才猛然想起,要马上去市委填表格,她来不及给赵帆打电话报喜,就急忙换了衣服,简单地画了淡妆,又从卧室的衣柜里翻出一张银行卡带在身上,这才飞快地跑下楼,拦了辆出租车,不到十分钟,就赶到市委大院,在门口掏出手机给王思宇打电话,说小宇我到市委了。

    郑大钧忙给门卫打电话放行,王思宇迎到一楼,见张倩影上身穿着一件鹅黄色高领套头针织衫,下身穿着蔷薇印花短裙,正兴高采烈地走来,王思宇忙领着他进了郑大钧的办公室,指着郑大钧说:“这就是我们郑主任。”

    张倩影忙笑着伸出手,说郑主任好,我叫张倩影,多谢你帮忙。

    郑大钧见她身高足有一米七五,长得眉眼如画身材苗条匀称,当即就愣了一下,暗想这女人不做演员真可惜了,电视剧里那些女明星恐怕都没她长得漂亮。

    他赶忙也伸出手轻轻地跟张倩影握了一下,眼角盯着张倩影长腿上的黑丝吞了口口水,暗说这种尤物怎么自己以前就没遇到呢,倒便宜王思宇了。

    张倩影填完表格,郑大钧就赶紧盖了办公室的公章,又拿着表格屁颠屁颠地跑进秘书长办公室,周秘书长听说是王思宇介绍的人,当即签字同意,郑大钧就喜滋滋地走回来,说成了,档案回头让人事科去办,接着又从抽屉里拿张胸卡出来,“小张你回头照上相片贴上,你刚来委办上班,门卫还不熟悉,上班的时候一定别忘记带上胸卡。”

    张倩影没想到事情办得居然会这么顺利,她本来随身还带着五万元的银行卡,看来这钱也不用花了,心里开心到极点,脸上就笑靥如花,郑大钧见她笑的时候眼角眉梢风情万种,就更是眼热心跳,忙点着根烟,狠狠地吸上一口。

    王思宇把一切看在眼里,就忙说:“嫂子没事了,你先回吧。”

    张倩影这才又欢天喜地地离开,一边走一边掏出电话给赵帆打过去,哭着说:“老公现在有天大的喜事,你赶紧回家一趟。”

    见张倩影走出办公室,郑大钧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呼吸也匀称了许多,暗想这可真是个妖精啊,玉体香肌吹弹可破,哪个男人能不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可惜便宜了王思宇这小子了,感慨之余就冲王思宇丢过去一个暧昧的眼神,说:“老弟你行啊,这样神仙一样的女人也能泡到。”

    王思宇赶忙解释:“主任你可别瞎想,这可是我一个哥们的老婆,我得叫嫂子的。”

    郑大钧就‘嘿嘿’笑,捏着茶杯坐到转椅上,喝了一大口,‘咕咚’一声咽下,这才跷起二郎腿,慢悠悠地说:“你小子就装吧,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我可是过来人,别讲什么朋友妻不能欺的道理,如今这年头,该出手时就出手,千万别客气。”

    王思宇心里就苦笑,暗想我倒是想不客气,可哪有那个艳福啊。

    两人闲扯了一会,郑大钧就神秘兮兮地说:“老弟,明年市委主要领导换届,柳副书记的年龄已经到杠了,很可能会退下来,咱们的秘书长大人呼声很高啊,他这次可是竞争常务副书记的有力人选,你现在很得秘书长赏识,以后发达了可别忘记照顾老哥一下,我在委办呆得年头太久了,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往外县挪挪。”

    按郑大钧的职务级别,如果下放到下面的县里面,无论是做副县长还是副书记,进常委会那是绝对没问题,但是在机关里,他往事走的路基本就走死了,上面还有四个秘书长压着,想要擢升,那是比登天还难。

    但要想下放到县里,也没那么容易,市直机关的一干副处们也都排着一溜长队,别说以郑大钧的能量办不到,就算是秘书长说话,也未见得十拿九稳,但假如秘书长当了常务副书记,手里有了人事权,那就不同了,郑大钧的算盘打得精细,为了将来打算,提前拉拢王思宇最划算,官场上就是这样,有时候比的不是谁权力大,而是谁更能在领导面前说上话。

    王思宇忙说郑主任你放心,将来有机会一定帮你说话,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郑大钧这种人王思宇是不打算深交的,但也不能得罪,毕竟他现在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如果不能理顺关系,自己以后的工作就会艰难很多,这点道理王思宇还是懂的,更何况,如今他还帮了自己一个大忙,张倩影的工作问题能够得到解决,他也是打心眼里开心。

    听了郑大钧的话,王思宇就暗自琢磨,既然连郑大钧都想到周秘书长想要竞争常务副书记,那秘书长本人就更不用说了,怪不得最近周秘书长对外面的事情那么热心,别人躲都躲不及的事情,他却主动揽过来,看来秘书长这是在抓住机会向张书记表现啊,那个宣传部的王部长也是市委常委,想必也是周秘书长的竞争对手,如果能成功把他拿下,于公于私都是件大好事。

    周松林对王思宇有知遇之恩,王思宇就觉得自己这个过河的小卒子要加把劲,绝对不能让他失望,想到这里,他赶忙说:“郑主任,秘书长这几天交代我办件事情,可能要经常出去走走,三科的事还请领导多关照下。”

    郑大钧忙说那是一定的,你尽管去忙,回头我会多往三科跑跑。

    两人又聊了会,王思宇就起身告辞,郑大钧送到门口,望着王思宇的背影,眼中流露出嫉妒与羡慕的目光,这小子如今这么受秘书长的器重,以后必然前途无量,跟他搞好关系,也算是长线投资了…..

    赵帆风风火火地赶回家,就看见张倩影坐在床上哭,就有些摸不到头脑,搬过她的肩膀道:“小影,到底是天大的喜事啊,还是天大的祸事啊,你怎么哭成这样啊。”

    张倩影抽噎着讲了事情得经过,赵帆也是愣了半晌,‘哎呀’一声把张倩影抱起来,冲出卧室,绕着客厅里转了三圈,这才返回卧室,笑着扑倒在床上,大声道:“好事!好事!真是天大的好事啊!”

    两人兴奋了好久才安静下来,张倩影就皱眉说:“老公,你说小宇帮咱们办了这么大的事,该怎么谢他?”

    赵帆看着天花板道:“那地方要是花钱去,就算有关系也得花个十几二十几万的,毕竟进了这种机关单位,基本上就是一辈子衣食无忧了,不过小宇嘛,不用跟他客气,你给我拿一万块钱,我就能把他答谢得乐乐呵呵的。”

    张倩影用力地点点头,“老公,我有了正式工作,以后咱们再也不用那么辛苦攒钱了,电梯楼晚几年再买也成,我们一定要好好享受生活!”

    她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了出来,震得赵帆感觉捂住耳朵。

    “老婆,我去安排了,晚上咱们好好放松一下。”说罢他伏在张倩影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张倩影顿时满面腮红,双手捂住俏脸,躺在床上‘咯咯’地笑个不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来这章打算明天放出来,但刚才有书友在评论里做了中肯的批评,感谢之余,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下,按设定,猪脚刚开始只是作为棋子来使用的,还没有当棋手的资格,所以前期感情线为主,事业线主要靠大号来带,等带到一定级别,才能单独去刷野怪升级,或者做下副本组团刷boss,喜欢读正统官场文的读者朋友可以暂时养肥,嗯,二十万字左右再看或许会好些,这算是小小的剧透吧,再次感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