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五章 案中有案

第二十五章 案中有案2017-11-9 12:55:16Ctrl+D 收藏本站

    第26节    第二十五章      案中有案

    正午时分,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地面上变得很是泥泞,蜿蜒曲折的半山腰上,一辆黑色的小车晃晃悠悠地拐过山梁,下了山坡之后,就行驶在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小车慢得如同蜗牛般缓慢爬行,车轮后不时溅起泥汤,车身上已满是斑点。

    王思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手里摆弄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人二十多岁,留着一头卷发,长得浓眉大眼,脸型却消瘦得吓人,这人就是失踪了将近一个月的王昆,市委宣传部长王培生的儿子。

    吴师傅的车技极好,即便是在这样难走的小路上,他也能尽量让车身保持平衡,不至于太过颠簸,否则,这条道简直是寸步难行,不过吴师傅心里也是有气,当听说王思宇拣这个天气出门时,就气鼓鼓地,一路上也没跟王思宇说上几句话,他见王思宇一路上拿着张照片发呆,就很是奇怪,但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随便打听,就伸手在音响里塞上一盘磁带,蔡琴那甘美醇厚的歌声便悠扬地响起。

    王思宇倒没想到吴师傅这样五大三粗的汉子居然也喜欢蔡琴的歌,嘴角就浮出一丝微笑,他把头转向车窗外。

    “忘了我,或者,替我活下去。”王思宇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脑海中浮现出张倩影眼中那抹浓得化不开的忧郁,肩头就隐隐作痛,他把手贴在那里,轻轻地揉了揉,感觉才稍稍好些。

    肩头的伤口早已好了,那几个小巧细碎的牙印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王思宇却觉得,那里已经被张倩影打下了烙印,每当自己想起她的时候,那里就会生出反应,就会很痛。

    在张倩影的强烈要求下,王思宇直接找到秘书长,请他帮忙,把张倩影调换到宣传部工作,那样两人平时就极少见面,而没过几天,赵帆就兴冲冲地跑来告诉他,现在的房子已经卖给房产中介,张倩影在滨河家园买了一套二手电梯楼,两天后就搬家。

    搬家那天晚上,王思宇喝多了,当场在饭桌上有些失态。

    赵帆拍着肩膀说:“做不了邻居还是好哥们嘛,你不必太难过。”

    王思宇则说:“我盼了这么多年,总算是盼到你搬家了,你走了我就清净多了,再没人到我这打秋风了。”

    张倩影也是眼睛红红的,说:“小宇你以后要勤洗衣服,当科长了不能衣衫不整不修边幅,那样看着没有领导的样子,底下人会不服你,又叮嘱他袜子别再塞到垫子底下,臭臭的,家里来了客人会很讨厌,邋遢惯了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王思宇就说:“嫂子你放心,以后我会找很多女朋友,给他们分好工,有负责洗衣服的,有负责做饭的,还有负责陪我逛街吃饭的。”

    黄雅莉看了就感叹,说:“我咋就碰不到处得像你们这样好的邻居呢,我跟隔壁那八婆都干了快四年了,每次见面都觉得心里堵得慌。”

    那一刻王思宇才真正了解到,自己不是得到了张倩影,而是彻底失去了她,上天总是公平的,给了一些东西,就注定要拿走另一些东西,不管你是否愿意。

    这还是他第一次去沙岗子村,前些天赵帆找到他,神秘兮兮地说黄雅莉手里有个笔记本复印件,里面有他们公司老板和市里一些主要领导的经济往来,王思宇忽地想起那家公司宣传单上王培生的多幅照片,敏锐地感觉到,那个复印件可能与王培生的受贿案有关联,就让赵帆把复印件搞出来,可无论那家伙怎么死磨硬泡,黄雅莉就是不肯拿出来,说万一以后公司出事,那东西就是她的保命符。

    王思宇只好向秘书长汇报,请他指示相关部门对永发林业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调查取证,可以通过涉嫌传销和非法集资打开缺口,而他则前往沙岗子村来查找王昆的下落。

    车身猛地一颠,左车轮竟然陷进泥坑里,半天爬不出来,王思宇只好跟着吴师傅下车,从工具箱里找出千斤顶,两人花了十几分钟的功夫,小车才从泥坑里爬出来,吴师傅气哼哼地道:“这根本就不是人走的道,奥迪车到这路上都成屎壳郎了。”王思宇知道他对自己下雨天后下乡有情绪,就笑了笑,没说话。

    车子开到沙岗子林场门前的时候,王思宇特地让吴师傅按了几下喇叭,结果不见看门老头出来,大黄狗倒是跑过来狂吠了几声,老胡瞥了一眼,就说这狗挺肥,王思宇就摇头笑道:“别打它的主意,它现在可是这里的值班领导。”

    到了沙岗子村,在村民的指引下,吴师傅直接将车开到村东头的村长家,王思宇见这家的院子很大,里面盖着四间砖瓦房,一间马棚,院子里很是整洁,一个扎着围裙的中年妇女正在端着铁盆喂鸡,忙得满头大汗。

    王思宇下车后进了院子,走到她身边,笑着问:“嫂子,我是市里来的,请问刘村长在家吗?”

    中年妇女脸色一黑,就把盆子放下,叉着腰吆喝:“你们都回去吧,我们家掌柜的不告了。”

    王思宇听了一愣,刚要说话,从马棚里传出个粗豪的骂声:“败家老娘们胡说什么,咱们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话音刚落,从马棚里钻出一个瘦高的汉子,黑黢黢的脸盘,裤子湿漉漉的,身上还粘着些草屑,汉子一瘸一拐地走上前来,上下打量王思宇一番,试探地问:“你是黄主任派来的?”

    王思宇摇头说不是,中年妇女一听黄主任就更生气了,掐腰说姓黄的来了两次,事没解决,却吃了三只小鸡。

    刘村长听了脸一黑,又骂了老婆一句不懂事,赶忙把王思宇跟老吴请到屋里。

    他见王思宇很年轻,脸上就有些失望,问黄主任怎么没来啊,你跟黄主任谁官大?

    王思宇就说黄主任官大,村长就叹气说:“那就算了,黄主任都没解决得了,你来又有什么用,昨天镇里的派出所来人了,说再出去闹就都抓起来,你回去吧,我们不上访了。”

    这时老吴在一边说话了,“王科长是市委办公室的领导,他说话比信访办的黄主任管用,你们放心,这次肯定帮你们把问题解决了。”

    刘村长还有些不信,王思宇就说老刘你放心,我这次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解决不好我就住你这,不回去了。

    听了这话,刘村长就兴奋起来,冲着屋外大喊:“老婆子,去宰两只鸡,再买两瓶酒。”

    半个小时后,刘村长家的炕头上摆了一桌子农家菜,四五个村里的上访群众代表也坐在桌边作陪,大家边吃边聊,借着酒劲,村民们就把史富贵一家人在沙岗子村干得坏事都一件件地摆了出来,王思宇听得直皱眉。

    原来这上任村长名叫史富贵,家里有两个儿子,各个长得膀大腰圆,这家人仗着在市里有做大官的亲戚,就在村里称王称霸,干着欺男霸女的勾当,但因为后台够硬,所以不但在沙岗子村,就算在整个青山县也没人敢管。

    酒喝到一半,王思宇就把王昆的照片拿出来,给刘村长看,问他见过这个人没有,刘村长看了半天就说这是老史家的亲戚,上次跟史富贵的两个儿子一起打过自己,打架完就没见着,估计是回市里了。

    王思宇听了不动声色,就说这三个人动手把刘村长的腿打断了,就该抓起来,明天我给镇领导打电话,这个事不能含糊。

    有个村民就说史家老二是抓不到了,上个月就被阎王爷给抓走了,据说是得了暴病,夜里吐血死的,当天晚上就用白布缠得严实,拉到县里给炼了。

    王思宇听了就有些奇怪,病死的为啥要缠白布,是这里的风俗吗?

    众人听了就摇头,说当时他们也觉得奇怪,说只有被人砍了身子横死的人才会被缠白布,并且那天老史家的人也很反常,没有像人家死了人那样哭得死去活来,而是草草办了丧事,史家老二的媳妇当时也没有表现出悲伤的样子,第二天还说说笑笑地去邻居家打麻将。

    王思宇听了心一动,一个大胆的想象就出现在脑海里,他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而是继续和大家喝酒吃肉。

    晚饭后,他抽空去院子里,给周秘书长打了个电话,说事情有眉目,但可能牵涉到一件刑事案件,需要市局协助,王秘书长就说我这就联系公安局的领导,你晚上别关手机,我让他们的人直接跟你联系。

    过了不到十五分钟,一个电话打进来,对方张口就说:“请问是委办王科长吧?我是市局刑侦大队的邓华安,领导说有紧急任务,让我跟你联系。”

    王思宇就把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下,说自己怀疑史家人玩了招偷梁换柱,杀人后把死者假扮成自己儿子给炼了,所以请市局的人下来查查。

    邓华安就说那好,我马上带人过去,天亮就到。

    早晨天刚蒙蒙亮,沙岗子村就热闹起来,史富贵家门口停着两辆警车,干警们在小洋楼上四出搜索,终于在一家屋子的墙壁上发现没被处理干净的血迹,采样完毕后,史家成年人都被带上警车,拉到市局接受调查,上车的时候,史富贵大声嚷嚷,说自己是市领导的老姑父,谁敢抓我,邓华安上去一脚就把他踹了个狗啃泥,说老子当兵出身,最烦你这种仗势欺人的混蛋,再不老实就臭揍你一顿,史富贵这才老实下来,乖乖地上了警车。

    史家人被抓走的消息很快传开,沙岗子村村民都赶了过来,把王思宇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都说这可是出了青天大老爷了,老天可算开眼了,史家人终于得了报应,王思宇见史富贵一家有如此民怨,就更加相信了上访群众们讲的都是实情。

    吴师傅在开车的时候就谈起邓华安来,说这个人是青州市局刑侦队的一号人物,在部队的时候当得是特种兵,擒拿格斗的功夫相当了得,转业后当了刑警,破过不少案子,但这人就是脾气太倔,得罪的人太多,所以在刑警队干了六七年,一直没有干起来,真是可惜了。

    王思宇听到这里,虽然没有说话,却暗自留意起来,他对邓华安的印象也挺好,就盘算着回去后在秘书长面前提提这人,至于秘书长能否为他打招呼,那就得看邓华安自己的造化了。

    ————————————————————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