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八章 风波再起

第二十八章 风波再起2017-11-9 12:55:19Ctrl+D 收藏本站

    第29节    第二十八章      风波再起

    从饭店里匆匆跑回来,刚刚进屋,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王思宇心想肯定是邓华安那家伙打过来的,就琢磨着怎么跟他解释,等他想好了说辞,拿起电话一看,却是方晶打来的,王思宇就赶忙接了起来,耳边就传来方晶脆生生的声音:“大帅哥,我有几道数学题要向你请教。”

    王思宇忙从桌上拿来纸笔,握着手机趴到床上,用牙齿叼开笔帽,吐到一旁,笑吟吟地说:“小晶,你读题吧。”

    做这些高二的数学题对王思宇来说,实在是驾轻就熟,毫不费力,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把题目解答得明明白白,让方晶一阵叹服,又感慨道:“帅哥,你不去教书,实在是屈才了,我觉得你讲得比我们老师还要好。”

    王思宇微微一笑,翻过身子,从衣兜里摸出打火机,点着一根烟,吸上一口,吐出几个烟圈,轻声问道:“老师跟师母都在家吗?”

    方晶顿时满腹委屈地诉苦道:“爸爸应酬不断,天天在外面喝得醉醺醺的,很少回家吃饭,雪滢阿姨正在打斗地主,今天输了几百分,正在发脾气呢。”

    王思宇听了就觉得好笑,那位俏师母居然会那么可爱,输了牌也耍小孩子脾气,只是不知道她在哪个大区玩,没事过去逗逗她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方晶缠着王思宇聊了一会儿后,就问王思宇的qq号码,说要加他为好友,以后有不会的题就在网上问,王思宇就把号码给了她,方晶记好后赶忙挂断,王思宇把电脑打开,等了一会,登上qq,就有对话框弹出来,系统提示亮晶晶请求加您为好友,王思宇随手点了同意,方晶就发过来一个笑脸,说:“咱们去看雪滢阿姨打牌吧!”

    王思宇跟着方晶进了四人斗地主普通场二区的九号房间,方晶直接进了二十五桌,王思宇见那里只有一个叫婵的qq号码,就知道这就是那个风情万种的小师母了。

    他赶忙加对方为好友,申请理由填上:师母,我是小宇,对方立即通过了好友请求,王思宇高兴非常,忙送了一盏茶过去,陈雪滢却回了个‘忙’,王思宇见她的qq签名上写着:只游戏,不聊天。

    王思宇看了几把,陈雪滢今天的手气果然很背,要么奇烂无比,要么就是其他三家的牌也都很好,就这一会功夫,就又输了七十多分,正看得兴起,他和方晶被人给踢了出去,看来这几人的警惕性还挺高,生怕有围观者帮忙通风报信。

    方晶这时发过来个‘汗’的图片,王思宇微微一笑,就劝她玩一会就好,赶紧回去温习功课,高二可是重要阶段,马虎不得,方晶听了就抱怨道:“你说话的口气怎么跟我老爹一样啊,我都学得头昏脑胀的,再不放松下,脑子都成浆糊了。”

    王思宇一直对陈雪滢的情况比较好奇,就拐歪抹角地打听道:“小晶,你是父母离异么?”

    方晶回复道:“是车祸,妈妈当场逝世,老爹受了重伤。”

    王思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一时就有些尴尬,赶忙道歉,方晶却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只是说没关系,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两个人又闲聊了会,方晶就:“说雪滢阿姨喊我去吃饭,小宇哥哥寒假我去你那玩好不好?”王思宇也没多想,就随意回了个‘好’,结果方晶竟然打出了几个大红脸的图案,又发过来一行小字,写的是小宇哥,我喜欢你。

    王思宇吓了一跳,赶忙想再跟她聊聊,这孩子看来有点早熟,得好好开导一番,可没想到对方qq一灰,就已经悄然下线,王思宇摸着手机想挂过去,就又觉得自己小题大做,没准人家小丫头是在逗自己,郑重其事地打过去反倒不好了,想到这,他就稍稍放下心来。

    赵帆和张倩影搬走后,王思宇的生活就无聊起来,总是觉得空荡荡的,对门新来的住户是两位中年夫妇,孩子已经上初中了,每次见面倒还能点点头,但相比以往,王思宇竟然觉得连赵帆都那么亲切,就盼着哪天这小子再来借钱打秋风,好能跟他聊聊,打听下张倩影的近况,也不知道她在宣传部过得怎么样,是否如意。

    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王思宇打开房门后,却没有发现人,正奇怪时,低头却看到地上有个大信封,他拾起信封,打开后从里面抽出一封信,外加一个光盘,信上写的是“光盘里的内容你一定会很感兴趣,如果不想被曝光,请于月底前将三十万存到我们指定的银行卡里,请不要报警,否则你会得到最严厉的惩罚。”

    王思宇把光盘插到电脑上,稍稍等了一会儿,屏幕上出现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里面竟是那晚他在满园春与张倩影在卧室里疯狂*的镜头,无论是画质还是声音都无比清晰,假如这张光盘的内容曝光出去,王思宇完全能够想象得到,后果将是多么的可怕。

    但是,令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事情都过去快一个多月了,这恐吓信怎么才来啊?也太没效率了吧?

    第二天中午,跟郑大钧交代了几句,王思宇就急匆匆地出了市委大院,直接打车去了满园春,到服务台一查,九零七房间的客人刚好上午已经退了房,他就掏钱把房间订下来。

    再次走进这个房间,王思宇心中不由得百感交集,这里留着他最美好的回忆,也是最疯狂的回忆,倒在床上,当时情景历历在目,那样的真实,仿佛昨日重现,被子上似乎依然留着张倩影身上的幽香,一阵阵地挑逗着王思宇的嗅觉。

    躺在床上许久,他才缓缓坐起,开始翻箱倒柜地去找摄像头,他把屋子翻了个遍,无论是电脑电视旁,还是顶棚吊灯处,乃至于墙角窗帘都没有放过,可就是没有找到那种能够偷拍的东西。

    他躺在床上,仔细回想着事情发生的过程,就觉得这件事搞不好是有人预谋的,而并非意外发生的,对方一定是提前知道了当晚那间屋子里会发生那种事情,所以临时安放的摄像头,这样想来,就觉得思路豁然开朗,正想着,他脑海里突然跳出一张脸,事情发生那天,有个穿着破旧夹克的瘦小男人曾经被他在楼道里撞倒,这时候想起来,就觉得那人十分可疑,十有**是跟踪过来找地址的,但谁会提前知道那晚会有人在房间里做那种事情呢?王思宇静静地抽了几根烟,就掏出手机,拨通了赵帆的电话,轻声问道:“赵哥,你上次找的那个女大学生还能联系上吗?我想要她的电话号码。”

    赵帆在那边嘿嘿一笑,调侃道:“兄弟你尝到了甜头,这下可上瘾了吧?”

    王思宇也不便解释,索性就默认下来,赵帆赶忙把电话号码找出来,用短信发给王思宇,特地嘱咐道:“别用套,是处女,干净着呢。”

    王思宇酝酿了一下情绪,过了几分钟,才拨了过去,接通后,一个少女腻声传来:“喂,你好。”

    王思宇也不啰嗦,直接明言经朋友介绍联系她的,请她晚上过来陪一下,对方听说地点是满园春,就有些犹豫,王思宇就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忙说:“只要你能来,价格肯定让你满意,五千元买你的初夜,怎么样?”

    少女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经不起金钱的诱惑,就说这两天不行,我身子不方便,先生要是有空,可以等我三天,我一定会为你服务。

    王思宇放下电话,就有些后悔,这样搞不好容易打草惊蛇,毕竟地点和房间号都是一样的,很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但他总觉得满园春里应该也有内鬼,否则不可能把事情做得那么精细。

    这种事情他可不想惊动警方,万一事情传出去,闹得沸沸扬扬就不好了,王思宇决定放手一搏,只要把他们从幕后揪出来,他就有办法逼迫对方乖乖交出光盘。

    王思宇去服务台,借了纸笔,回到房间后,坐在沙发上,继续闭上眼睛仔细回忆着那矮个男人的模样,提笔绘了张肖像,几番修改后,再望上去,就觉得有七八分相似了。

    接着按照预先设计好的方案,他特地到服务台大声说,自己白天要出去办事情,晚上才能回来,如果有人来找,请服务台转告,又问服务员底下夜总会的小姐包夜要多少钱,说晚上一定要找个靓女耍耍,几个服务员如实相告,王思宇就留意她们的神色举止,倒没发现谁有异样的表现。

    不管怎么说,总算布局完毕,王思宇就盼着对方能够故技重施,那样他就可以抓个现行,他跟几个女服务员攀谈了几句,就乘着电梯下了楼,刚走到门厅处,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看,却是邓华安的号码,接通后邓华安就在那边埋怨王思宇昨天晚上不够意思,才喝了一丁点就当逃兵,就约王思宇晚上换地方再喝一次。

    王思宇想想,就说喝酒的事先放放,我这正有件棘手的事情,你抽空过来看看能不能帮我搞定,邓华安没口子的答应,就问:“你在哪?我马上就去。”

    两人约了在茶馆见面,见面后两人先是随意聊了聊,邓华安跟王思宇聊了些过往的经历,他刚刚参加工作时,在下面的派出所工作,那位所长居然在辖区内养着六个小偷,每天偷的钱他拿大头,出了事他来摆平,简直就是警匪一家,邓华安找到证据后就实名向上级机关举报,终于将那个败类给送进监狱,可他因此也得罪了一批人,在派出所里呆了五六年,才进的刑侦大队。

    在刑侦大队他也一直保持着疾恶如仇的本色,所以断了社会上一些人的财路,那些人虽然没有直接报复他,却通过背后复杂的关系网,从上面施加压力,所以这些年,他虽然屡破大案,却始终得不到擢升,要是没有王思宇,他还不知道要在底下熬多久。

    王思宇边听边点头,对面前这位耿直的汉子就更多了些钦佩,又聊了一会,王思宇就把话转入正题,谈到了有人偷拍勒索这件事,并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讲了一遍,当然,其中有些部分被他巧妙地隐去,把被害人换成了自己的同学夫妇,最后又讲了自己的推测和布局。

    在拿到王思宇递过来的画像时邓华安就笑了,说你王科长不去做警察简直是人才的浪费,我们两个科室协作才能办的事你一个人就搞定了,上次你的大胆推测就让我感到吃惊,这回更让人佩服,我看这样,你也别抢我们警察饭碗了,这事就交给我去办,最迟一周时间把东西给你拿回来。

    王思宇就提醒邓华安,这事不能让其他人参与进来,要注意保密,毕竟这涉及到个人**,女孩子脸皮薄,一旦泄露出去,那是要出人命的。

    邓华安点头说:“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事情给你办好。”

    邓华安走后,王思宇又在茶馆里坐了一会,刚想离开,却瞧见橱窗外面,赵帆挽着黄雅莉的胳膊经过,他吓了一跳,追出门去,发现两人仿佛热恋中的情侣一般,彼此依偎着走进一家大卖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