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九章 小晶来访

第二十九章 小晶来访2017-11-9 12:55:21Ctrl+D 收藏本站

    第30节    第二十九章    小晶来访

    周六的早晨,王思宇懒洋洋地从被窝里爬出来,还没睡得太醒,就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下了地,夹着屁股冲进卫生间,坐在便桶上,信手从洗衣机盖上摸过一本书,哗哗地翻动起来,看了没几页就扔到一边,这本书已经看过三遍了,他现在就有点书荒。

    当了科长之后最大的变化,就是再也不用出去买黄书了,每到快下班时间,三科都会有两个家伙闷头看这种闲书,王思宇摸到了规律,每次都在他们看入迷的时候走过去,‘嗯!’一声,两人就会乖乖的把书交出来。

    不过这段时间这两个家伙好像变乖了,王思宇前天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溜了好几趟,都没有收获,他就有些奇怪,站在两人身边连着‘嗯’了三声,那两人就对视一眼,低声嘀咕道:“科长,我们手头真没存货了,要不您先忍几天,回头我们去省城淘点。”

    王思宇:“……”

    从卫生间出来,感觉周身舒泰,推开窗子,把头伸出窗外,却发现外面竟然下了好一场大雪,外面白茫茫地一片,几个穿着冬衣的小孩正在地上打雪仗,王思宇就从兜里摸出五块钱,用塑料袋包着废烟盒丢下去,“三儿,老规矩,帮叔叔买四个包子一碗豆腐脑,剩下的钱归你。”

    一个留着小平头的小男孩马上乐颠颠地跑过去,从地上拾起塑料袋,蹦蹦跳跳地跑出小区,王思宇点着一根烟猛抽,他不爱应酬,社交圈子本来就小,跟赵帆他们几个断了来往后,周六日就开始宅起来,人要是一懒起来,连下楼都懒得动弹。

    吃完早点后王思宇总算从床底下翻出一本画报来,里面清一色的黑丝美腿秀,正看得津津有味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他就有些恼火,极不耐烦地接起来道:“喂!哪位?”

    “小宇哥哥,我还有二十分钟就到青州火车站了,你来接我。”电话里传来方晶略显稚嫩的声音。

    王思宇听了不禁一愣,忙道:“小晶你不是说放假才来吗?”

    “是啊,今天就是放假的第一天啊!”

    王思宇一阵无语,看看日历可不是刚好到放假的日子了么,但更让他头痛的是,明天居然就是张倩影的生日。

    他用最快的速度打扫好房间,把黄色书籍藏好,当然,墙上陈雪滢的画像那是一定要藏起来的,绝对不能让方家父女知道他对师母居然还有那么点不纯洁的念头…….

    王思宇赶忙换上衣服,匆匆下楼,打车直奔火车站,买了站台票后又一路小跑,赶到二站台的时候,却发现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一身黑色貂皮大衣的方晶,正拎着一个大皮箱,站在原地左顾右盼,满脸都是焦急之色,王思宇忙猫下腰,悄悄地躲开她的视线,蹑手蹑脚地从她身后绕过去,冷不防从她身后冒出来,揪着她的两只俏皮的羊角辫道:“野丫头,你也太疯了点吧。”

    方晶转过头来,呲着一对漂亮的小兔牙微笑道:“小宇哥哥,你足足迟到了十分钟!”

    随后嘴巴撅得老高,露出极委屈的表情,拉着皮箱一声不吭地往外走,再也不搭理王思宇。

    王思宇见她犯了小姐脾气,赶忙追上去哄,方晶走着走着就噼里啪啦地狂掉眼泪,看得王思宇也怪心疼的,就赶忙一把抢过皮箱,轻声解释道:“小晶啊,大雪天车开得慢,再说你又没提前告诉我,这事可不全怪小宇哥哥。”

    方晶却不买他的帐,赌气道:“迟到就是迟到,哪有那么多理由,你就是在心里没有重视我。”

    王思宇心里这个无奈啊,暗想你说来就来,我能不拾掇下屋子吗?但这话不能跟小女孩说,就只好赔笑道:“好啦,都是小宇哥哥的错,下次不敢啦,你下次要是再过来,我…..我直接到省城接你好了。”

    方晶听到这话才破涕而笑,戴着绣着小白兔的黑色手套抹眼泪,瘪着小嘴说:“讨厌死了!你哄小孩子呐,谁信呐?”

    王思宇就忙做恍然大悟状,“喔!原来我们小晶不是小孩子了,我还以为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哭哭啼啼的呢?”

    方晶这下可不干了,挥起小拳头就要打他,王思宇忙躲闪着逃开,哈哈大笑着提着箱子跑到路边,买了两串糖葫芦,两人叫了辆出租车就往回赶。

    到了车上王思宇才领教了这小丫头的厉害,特别能侃,上了车她的小嘴就一刻没停过,一边咬着糖葫芦一边跟着司机在那对砍,两人从子女教育到霆菲恋一直争论到天龙八部,司机明显没有适应她那种云山雾罩的风格,方晶已经跟着王思宇进了门洞里爬上二楼,那家伙还站在车边叉腰扯着脖子喊:“那个谁,小姑娘,傅红雪不是王语嫣的二舅母,你搞错了。”

    方晶这时候才摇着辫子眨巴着大眼睛问王思宇,“小宇哥哥,傅红雪跟王语嫣是谁啊?”

    王思宇摇头道:“那俩不熟,我现在只知道玉无瑕和月樱。”

    方晶就停下脚步目光复杂地望着他道:“小宇哥哥,原来你喜欢熟女啊。”

    王思宇:“…….”

    “你知道这两个人?”王思宇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这小丫头才多大啊,怎么可能会看这么重口味的书。

    方晶一呲牙,“金麟岂是池中物里的女主嘛,那书我看过十遍都不止。”

    王思宇也彻底无语了,他现在开始同情那位司机朋友了。

    方晶进了屋就开始捏鼻子,大喊大叫道:“小宇哥哥,你这屋里都什么味道啊,怎么那么难闻呐!”

    王思宇抽抽着鼻子四下里嗅了嗅,疑惑地道:“也没什么味道啊?”

    “不对,不对……”方晶把裘皮大衣挂好,就开始捏着鼻子四处搜索,一会从床垫底下扔出几条内裤,一会从抽屉里边丢出一堆袜子,不大一会儿工夫,王思宇费尽力气塞进去的东西,全都被她给甩了出来。

    “太不像话了...真是太不像话了....啧啧,你们男人是不是都一个个外面溜光水滑的,里边邋遢得要命啊?”方晶把秀气的小脑袋瓜摇成波浪鼓,拎着王思宇的一条内裤问道:“里面那条也三天没洗了吧?”

    “你们女人是不是一个个都长着一副小狗狗的鼻子啊。”王思宇被她羞臊得恼羞成怒,索性说了实话,“我习惯周六日不穿内裤!”

    方晶瞪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怔怔地看了他半天,就开始‘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刚落就扳着脸孔啐道:“流氓!讨厌死了!”

    王思宇赶紧拾掇屋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分黑的白的红的统统丢到洗衣机里,至于洗出来会变成什么颜色,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把味道去除了再说。

    方晶抱着膀子在屋里转了一圈,就冲着洗浴间里的王思宇问:“小宇哥哥,你那间屋子怎么是锁的啊?”

    王思宇头也没回就轻声道:“老娘的卧室,我想一直保持原样。”

    “哦!”等王思宇洗好衣服出来时,就发现床上的东西已经被堆在沙发上,方晶这小丫头已经把她大皮箱里的被褥都捣腾到床上,望着床上的玩具熊各式小吃洗面奶睡衣睡裤笔记本电脑外加花花绿绿的一堆小说杂志,王思宇就觉得头大。

    “从今儿起,这张床就归本大小姐所有,你要想上来坐上三分钟,必须口头请示;超过十分钟就得写书面报告,听懂了吗?小宇哥哥!”方晶的小嘴如同机关枪一样,照着王思宇就是一梭子,王思宇面带痛苦地摇头道:“那可是我的床,床……”

    “大白天的不许*!”方晶掐着小蛮腰做河东幼狮吼状,随后嘻嘻一笑,低着粉嫩粉嫩的小脸蛋,怯生生地端着洗漱用具杀入卫生间。

    王思宇就是一阵纳闷呢,这小家伙看着娇滴滴的,说话怎么就这么野呢,正想着,就听着洗手间里传来一声尖叫,王思宇忽地从沙发上弹起,把着门边往里一看,只见方晶正提着他的牙膏牙刷在那摇头晃脑喋喋不休地道:“小宇哥哥,你看看,你快看看啊,这还能用吗?”

    不等王思宇回答,她就用小手稀里哗啦地把王思宇的洗漱用具都扒拉到垃圾桶里,接着把各种不知名的化妆品摆得满满的,王思宇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继大床之后,卫生间也已经沦陷了。”

    “小晶,这次出来还没告诉家里人吧?”王思宇把手机掏出来拨了方如海的手机,拨了半天却没拨通,拨了家里电话却没人接。正诧异间,方晶已经从卫生间里慢悠悠地走出来,嘻嘻笑道:“老爹跟雪滢阿姨去了海南,一周内是回不来了,他的手机卡临行前被我掉了包,早就防着你这大叛徒告密呢。”

    王思宇:“……”

    方晶从兜里摸出一张手机卡,晃了晃,又放了回去,得意洋洋地道:“想告密,起码得等上一周。”

    王思宇对着亭亭玉立的方晶叹息道:“要把你那点小聪明都放在学习上,我看北大清华一点难度都没有。”

    方晶坐在床上抱着玩具熊躺下去,笑嘻嘻地道:“那是当然!”

    中午的时候,在发现冰箱里空空如也后,方晶就拉着王思宇去了超市,大包小包的买了各式水果饮料以及风味小吃,本来中午王思宇想领他在外面吃,但方晶却吵着要品尝王思宇的手艺,没有办法,王思宇只好又做了几个拿手好菜,等饭菜都端上了桌子,王思宇才把腰间的围裙解下来,笑眯眯地趴在桌子上看着她拿起筷子,在几道菜中都捡了些放入口中,砸然有声。

    “味道怎么样?”王思宇轻声问道,在他眼里,方晶就是一个淘气又调皮的小妹妹。

    “嗯,好吃。”方晶在王思宇的注视下悄悄低下头,红着脸低声回道。“真的很好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