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章 都是被逼的

第三十章 都是被逼的2017-11-9 12:55:22Ctrl+D 收藏本站

    第31节    第三十章    都是被逼的

    晚上王思宇被方晶拉去逛夜店k歌蹦迪,方晶就像一只刚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小鸟,高兴得连蹦带跳,就差扑扇着翅膀飞走了,王思宇还真希望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快快飞走,早点还自己一个清静,但那是不可能的,起码他还得忍耐一周,而且要时时面带微笑,否则方晶就会撅着小嘴丢出一句:“讨厌死了!”

    深夜回来的时候,因为喝了点啤酒,方晶就显得格外兴奋,她是喜欢裸.睡的,到王思宇这也没客气,脱得光溜溜的躺在被窝里,手指上挑着那件粉红色内裤,转来转去,一不小心飞了出去,‘吧嗒’一声正好摔在王思宇的脸上,她顿时吓得不敢说话,羞惭惭地拉起被子,把头缩进被窝里。

    王思宇随手把她那还带着体温的香喷喷的小内裤丢回床上,就又把胳膊垫在头下想心事,明天就是张倩影的阴历生日,假如他们两口子邀请自己参加,那他去还是不去?

    “忘了我,或者,替我活下去。”王思宇口中轻轻咀嚼这句话,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说不出的难受,“忘”字是心上一个亡,他的心没死,又怎么能忘掉张倩影呢?更何况,她是王思宇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即便想要忘记,又谈何容易。

    想到“忘”字,王思宇的心中不禁一动,脑海里好像隐约记起什么东西来,仔细想了半天,才记起,陈雪滢的qq昵称是一个“婵”字,这个“婵”字分开,不就是孤单的女人吗?王思宇就觉得自己有点走火入魔,就不再胡思乱想,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晨,两个人都没有急着起来,而是躺在被窝里聊天,不知不觉话题就转到方如海夫妇身上,通过方晶的叙述,他才知道陈雪滢与方如海之间当年发生的故事。

    陈雪滢的父亲本来是玉州市的一位副区长,因为举报书记行贿受贿,被打击报复,最后因证据不足,反被法院定为诬告罪,老人在入狱的第四天就被一个劳改犯拿着砖头给活活砸死。

    陈雪滢当时还在京城读书,当得知噩耗后匆忙返回玉州,在为老人办完丧事后,就四处寻找证据,打算为父亲伸冤报仇,但对方事情做得周密,后台又极硬,所以陈雪滢的调查陷入僵局,反而几次险些遇害。

    就在山穷水尽之时,她偶然遇到了方如海,方如海听了她的哭诉,就表态一定要帮她把真相查出来,给无辜死去的人一个交代,方家在省城的势力很强,在组织部副部长方如镜介入后,事情很快就有了眉目。

    那位丧心病狂的区委书记,在自觉末日即将到来之际,竟然请人精心策划了一起车祸,在那场车祸中,方如海的妻子身上插满了毛竹,当场死亡,而方如海也浑身浴血,被送往医院,因为抢救及时,总算捡了条命回来,但由于抢救和治疗过程中使用的药物过量,导致体内摄入了大量激素,使他出院后身体竟然迅速地肥胖起来。

    方如海遭遇如此毒手,让方家势力怒不可遏,方家退休多年的老爷子亲自出马,站到前台指挥,一番激烈的较量下来,案子终于被查清,共有六名厅级官员因此受到牵连,省长调离。

    但方如镜也因在这次较量中不听招呼,不妥协,所以仕途之路蒙上阴影,这位原本蒸蒸日上的华西政治新星,就在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上停了下来,多年来再没有前进一步。

    陈雪滢自觉欠方家太多,所以大学刚刚毕业就返回华西,毅然与年龄几乎相差一倍的方如海结婚,照顾方家父女两人的饮食起居,尽心尽力,因此方家父女都诚心诚意地接纳了她。

    王思宇在得知真相后内心极不平静,他原本在心中有些耿耿于怀,以为陈雪滢也是那种贪恋钱财的女人,靠相貌嫁入权贵之家,没想到这其中竟然有这样错综复杂的关系,就在心底有些歉意,对这位有情有义的小师母就更加敬重起来。

    正感慨万千时,手机忽然响起,王思宇以为是赵帆打来的,一时心里犹豫,半晌没去接电话,在方晶的催促下,终于接听,却是邓华安打来的。

    邓华安的声音压得很低,一点不像他以往的粗豪风格,王思宇就觉得奇怪,只听邓华安说人已经找出来了,东西也全都拿到了,问王思宇能否有空到青州第一人民医院来下,商量下如何处理此事,说完就急匆匆地挂断电话。

    王思宇听了就有些纳闷,暗想怎么会到医院见面,难道这家伙一时火气太大,出手太重,把人给打伤了?仔细回味,就感觉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刚才邓华安说话的语气很是消沉,完全没有那种成功后的喜悦。

    “可别因此闹出人命啊!”王思宇的心就有些慌乱。

    叮嘱小晶别到处乱跑,就在家里好好看书后,王思宇赶忙把家里的钱都搜了出来,凑了六千多块,又将工资卡也揣在身上,卡里应该还有几千块,剩下的钱全在股票里,不知道已经亏成什么样子了。

    王思宇心情忐忑不安,匆匆下楼后,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第一医院,抵达后,邓华安正站在门口等候,他的眼圈竟然红红的,好像刚刚流过泪,王思宇心底就是一沉,这样铁打的汉子都哭了,看来问题真的很严重,王思宇就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事情因为自己而起,搞不好还会连累邓华安,就用力拍拍他肩膀,轻声安慰道:“老邓没事,不管出了什么问题,都由我王思宇一力承担,你不必担心。”

    邓华安就点点头,说:“现在确实只能指望你了。”王思宇点点头,邓华安这句话坐实了他的猜测,但见他领自己走向病房,却不是急救室,就稍稍松口气,暗想只要没有闹出人命,一切还都有回旋的余地。

    走到三楼一间重症病房前,邓华安就把装着光盘和摄像头的乳白色塑料袋递给王思宇,并且停住脚步,说你进去看着处理吧,我先去洗手间抽支烟。

    王思宇把乳白色的塑料袋小心翼翼地放进包里,轻轻推开房门,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

    房间里有四个人,前三个和王思宇设想中的一样,一男两女,男的就是那个跟踪的小个子男人,而女人中年龄稍稍大些的是一个穿着天蓝色的工作服,左胸铭牌上标着满园春字样,看来就是楼层服务员,而右边那个是个相貌清纯可人的少女,看来就是那个大学生了。

    而让王思宇吃惊的不是他们三个,而是浑身插满管子躺在病床上的一个小女孩,女孩七八岁年纪,瘦得如同皮包骨一样,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眼睛虽然闭着,睫毛却在微微颤动,里面不时有大滴的泪珠滑下。

    见王思宇进来,小个子男人马上认了出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低声哀求道:“小兄弟,那天的事都是我做的,跟我老婆和妹妹没关系,要抓就抓我一个人吧,我求求你了。”

    王思宇正想拉他起来,女大学生却抢先动手,一把将他从地上拽起,哭着道:“哥,你别糊涂,你进去了小慧怎么办?事情是我策划组织的,要抓就抓我好了。”

    那个楼层女服务员刚要说话,王思宇赶忙喊停,挠头道:“我既不是警察又不是劫匪,你们干嘛说我要抓你们啊。”

    这时楼层服务员忙抽泣道:“你那个刑警朋友说该怎么处理他做不了主,要听你的,你行行好吧,我们这都是没办法,被逼的啊。”

    王思宇皱眉道:“先说说是怎么回事。”

    小个子男人见王思宇的态度并不是很硬朗,也没有大发雷霆,就知道事情可能还有转机,于是赶忙用手推推那个女大学生道:“小妹,还是你来说,你上过学,说得比我们清楚。”

    那女大学生倒是不怯场,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原来病床上的女孩叫杨慧慧,身患白血病急性化脓性胆囊炎以及肝脓肿三种重病,如不抓紧治疗,生命危在旦夕,但杨家人根本拿不出高额的手术费用。

    慧慧的爸爸是农民工,在工地干活,这阵子没有工程可做,所以一直没有收入,母亲在满园春上班,虽然拼命加班,一个月也只有一千元左右的收入,而姑姑杨洁正在青州师范上学,更是拿不出钱来。

    慧慧在第一医院住院已经快两个个月了,杨家人不但没能凑出三十万的手术费用,就连住院费和保守治疗费都欠下了五千元,再不将欠钱还清,很可能会被赶出医院。

    为了想办法给慧慧凑足那五千元,杨洁就想到了卖身,她还是干净的处女身子,打定主意后,她在满园春的夜总会门口足足等了两天,都没有遇到肯出高价的人,正打算放弃时,恰巧遇到了赵帆,两人一谈即合,就订好了时间地点。

    而回到学校后的杨洁又发起愁来,即便是这五千元能拿到手,即便是每天晚上都出去卖,恐怕一时也凑不够慧慧的治疗费用,正烦恼时,在校外的女厕所听到隔壁两个男同学低声议论,说要用这个针孔摄像头把系主任的底.裤拍下来传到网上,这让她灵机一动,等那两人出来后,忙上去把东西抢过来,说要去系里告发,吓得那两人赶忙作揖求饶,杨洁在唬住他们后,就赶忙跑回宾馆,找哥哥嫂子商量。

    开始两人不同意,但在杨洁苦劝之下,终于打算为了孩子拼上一把,于是杨洁的嫂子趁着打扫卫生之机,偷偷让丈夫进去,把摄像头安放在吊灯下面,他丈夫因为经常做些工地上的活,所以手脚还算麻利,很快就弄好,随后就等着赵帆打电话。

    没成想当晚赵帆并没有打电话,杨洁正失落时,嫂子却悄悄说,刚才有个极漂亮的女人进去了,杨洁这才高兴起来,以为对方临时换了人,这倒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既能保全清白身子,又能成功搞到一笔手术费用。

    所以第二天王思宇与张倩影刚刚离开,早就坐在出租车里的慧慧爸爸就跟了过去,因为是第一次昧着良心做事,所以心情极度紧张,上楼时跟王思宇撞了个满怀,下楼时竟然又跌了一跤。

    而杨洁在取到针孔摄像头后,就赶忙拿到学校,用宿舍电脑刻录出两张光盘出来,一张交给哥哥装到塑料袋里送过去,一张自己保留。

    但临到最后关头,慧慧的妈妈突然害怕了,说这样干万一事情败露,咱们一家四口人就全完了,所以她就极力反对,让慧慧爸爸先回老家卖了房子,又从村里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些,凑到两万块钱,先维持保守治疗,所以这事就拖了下来,直到这两万块钱也已经花光,杨家人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之时,她才不再阻拦。

    王思宇听到事情的经过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对这一家人非常的同情,他刚要开口说话,床上的小女孩却已经睁开眼睛,哭着说:“叔叔,叔叔,你不要抓爸爸妈妈和姑姑,要抓就抓慧慧吧,反正慧慧也活不了几天了。”

    听到小女孩这么一说,王思宇心中顿时一酸,眼泪险些掉下来,而另外三人则是泣不成声,尤其是姑嫂二人,早已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你们不是犯了法,而是犯了罪,贫穷和疾病才是这世上最大的罪啊。”王思宇在心里默念道,这一刻,他已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帮助这家人走出困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