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二章 不速之客

第三十二章 不速之客2017-11-9 12:55:24Ctrl+D 收藏本站

    第33节    第三十二章      不速之客

    两人刚刚进了张倩影家,屁股还没坐热,方晶就让王思宇闹了个大红脸,王思宇本来是想向大家这样介绍:这是我大学老师家的姑娘,她叫方晶,这次是过来玩的。

    可谁知还没等他张嘴,方晶就笑嘻嘻地抢先开了口,大大方方地对众人道:“大家好,我叫方晶,是小宇哥哥的女朋友,今年上高二,以后请多关照。”

    王思宇顿时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赵帆和黄雅莉的眼光和唇语他完全能读得懂,“禽兽!”

    偏偏他这时还不能解释,就只好耷拉着脑袋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低头猛抽。

    张倩影先是诧异,随即恢复平静,非但没有介意,反而笑呵呵地拉着方晶的手走进卧室,两人在屋里聊得欢实,而黄雅莉则进厨房做饭,赵帆在进去帮忙前还冲王思宇挤了一下眼睛,伸出拇指轻声道:“后生可畏啊小宇。”

    王思宇站起身来,背着手在屋里转了一圈,房子不是很大,没有书房,书架直接立在客厅里,装修的格调很素淡,显得屋里很整洁,王思宇站在婚纱照前停了许久,他知道赵帆当初结婚的时候,张倩影为了省钱,并没有照婚纱照,墙上这些看来都是最近补照的,但他们夫妻两人都是一流的人才,所以照出来仍是光彩照人。

    看着照片里张倩影甜甜的笑意,王思宇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等酒菜都已摆好,黄雅莉就进卧室去叫两人吃饭,发现张倩影正拿着剥好的一瓣橘子往方晶的小嘴里送,就笑着说:“你们姐俩儿倒投缘,一见面就这么亲热。”

    方晶忙嘻嘻笑着说:“小影姐姐对我可好了,刚刚还送我一个特别漂亮的仕女根雕。”

    黄雅莉就笑着说:“她这是爱屋及乌,小宇以前就像他亲弟弟一样,心疼得不得了。”

    方晶就赶忙扯着张倩影的胳膊道:“那以后小宇哥哥要是对我不好,小影姐姐你一定要帮我啊,他总是喜欢欺负人,讨厌死了。”

    张倩影就笑着点头,拉着她走出来,这时赵帆和王思宇已经先倒了白酒先喝了几口,赵帆就感叹道:“其实我觉得这电梯楼还没老房子好呢,物业费也高,周围的邻居都不认识,住得很不舒坦。”

    张倩影就在旁边笑道:“瞧你,又来了,时间久了不就熟悉了,怎么也要有个适应的过程。”

    黄雅莉忙在旁边帮腔:“小影说得对。”接着又举起杯子对王思宇道:“上次还真得谢谢你,帮我避了场牢狱之灾,我以前那几个同事,最少的也判了三年。不过自从你当了科长之后,架子是越来越大了,想当面谢你一次还真不容易。”

    王思宇忙也举着杯子说:“上次的事主要是你那个复印件起作用了,我现在人微言轻,还帮不上什么忙。”

    两人喝了酒坐下,王思宇就发现碗里多了好多菜,方晶还在一个劲地往他碗里夹呢,“小宇哥哥,少喝点酒,多吃菜。”

    赵帆就在旁边端着酒杯取笑道:“这最少还得四五年才能过门吧,怎么现在就管起来了?”

    方晶伸出左手,捉住一条俏皮的羊角辫,摆弄了几下,就是嘻嘻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兔牙,摇着筷子反驳道:“婚前管好了,以后就省事了,不然可是后患无穷的啦。”

    这时黄雅莉从厨房拿出生日蛋糕,点上蜡烛,大家把张倩影围在中间,大唱生日快乐歌,张倩影就闭着眼睛在心里默默许了愿,将蜡烛吹灭,大家笑着鼓掌,分了蛋糕,就坐在桌旁边吃边聊。

    方晶悄悄问张倩影道:“姐姐,你刚刚许的是什么愿?”

    黄雅莉在旁边笑笑,点着一根女士烟,吸了口,缓缓吐出来,摇头道:“那还用问,当然是跟她宝贝老公白头到老了,年年都是这个心愿,一点新意都没有。”

    见张倩影抿着嘴笑着点头,方晶就露出极度羡慕的表情,扯着王思宇的胳膊轻声道:“小宇哥哥,以后咱们两人过生日的时候也许这个愿,好浪漫的感觉啊。”

    王思宇现在是不管方晶说什么他都点头,但轻易不接话,否则就很容易没完没了,不过见她一副很神往的样子,就不忍心惹她生气,忙说:“好的。”

    方晶就开心的不得了,抿着嘴在旁边吃吃地笑,黄雅莉看了,就叹口气道:“又是一个痴情女子。”

    赵帆捏着杯子跟王思宇又干了一个,就轻声问道:“听说市长派和书记派最近斗得很厉害,常委会上争吵不断,你是属于哪派的?可不要站错队。”

    王思宇呵呵一笑,摇头道:“你还真看得起我,咱们其实都一样,坐看神仙打架,王培生倒掉以后,程市长就只剩下柳副书记可以倚重,但柳副书记年龄到杠,明年肯定退,没了左膀右臂,程市长只怕没有什么太大戏了,不过只要他愿意,留任还不成问题,毕竟两年前已经走了一位市长了,他再走,张书记面子上也不好看。”

    赵帆就点头说:“老张厉害啊,手腕高明,报社的编辑都说他玩的是老套路,拉一派打一派。”

    张倩影听了就拉拉赵帆衣袖,轻声道:“莫谈政治。”又对王思宇笑笑,说:“雅莉辞职后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小宇你看看能不能帮帮忙。”

    王思宇因为看到黄雅莉和赵帆没断联系,就不太想帮这个忙,作出一副面有难色的样子道:“上次本来是凑巧,以我现在的能力,还办不了这种事。”

    黄雅莉就笑着说:“小影你就别瞎操心了,我可不是坐机关的料,还是更喜欢在外面瞎跑,最近我也不太想给别人干了,打算选个项目自己做,或者直接去南方发达地区闯一闯。”

    方晶在旁边呆着没意思,偏又不敢轻易接话,只好一会抓抓辫子,一会摆弄下衣角,来的时候王思宇警告过她,不许乱说话,所以除了那段雷人的开场白外,她这次出来表现得还算老实,乖巧得如同一个邻家小女孩。

    几个人正聊得开心,就听外面传来一阵“砰砰”的砸门声,声音非常响,张倩影就笑着说:“估计是收电费的,一个个跟土匪似的砸门。”说着忙走过去把门打开,却见四五个膀大腰圆的汉子闯了进来,这几个人进来后,就又有一对父女模样的人从门外走进来,赵帆见到那对父女,脸色‘唰’地一下就变得惨白,拍着桌子道:“你们来我家干什么,咱们之间的事儿到外面说。”

    王思宇见这几个人的穿着打扮就知道是从乡下来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猛然记起上次赵帆下乡时曾经和一个乡里的村妞发生过关系,估计是事情没处理明白,这下可好,被人家打上门来了。

    “你也知道丢脸啊,老子今天就要在你家里说,就当着你媳妇的面把话说清楚。”那个中年汉子不容分说,就坐在饭桌上,撸起袖子,冲旁边几个大汉一招手,大声道:“大伙都过来,今天就在这吃在这住了,狗日的不把事儿办明白了,咱们还不走了!”

    方晶皱着眉头躲开,跑到张倩影旁边,拉着她的手道:“姐,他们是什么人?这是怎么回事啊?”

    张倩影一脸茫然地摇摇头,就拿眼睛冷冷地看着赵帆,那眼光里竟透着一丝绝望,赵帆心虚,不敢和她对视,赶忙低着脑袋对那汉子恳求道:“叔,你这是干啥,上次不是都给你钱了吗?你也答应不追究了啊,咋还跑我家里来闹,你还讲不讲信誉!”

    那汉子听了嘿嘿一阵冷笑,拿起酒瓶‘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随后蓬地把瓶子往桌子上重重一镦,抹了把嘴道:“赵记者,上次那五千块钱后来我姑娘可是偷偷还了你三千,这话咱先不讲,现在她怀了你的孩子,你看着办吧!”

    说罢不理赵帆,就跟着旁边那几个人喝酒吃菜,赵帆就冲着女孩喊:“春妮,你这是在干啥,咱们上次是怎么讲的,你忘了吗?”

    那个叫春妮的女孩听了眼泪就哗哗往下掉,蹲在地上哭道:“我要打掉,我爹不让,他说要拿这孩子换三头大黄牛回来。”

    那汉子正喝酒,听了就‘啪’地一声把碗摔在地上,碎片崩得到处都是,指着赵帆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要是爷们,自己拉的屎自己舔干净,总逼俺家闺*啥,要不是她上次拦着,老子早就一镐头刨死你了,今天你要不把事情给我整明白了,谁都别想出这个门!”

    说罢他从腰里掏出一把磨得锃光瓦亮的杀猪刀,重重地拍在桌子上,赵帆的脸顿时吓得惨白,哆哆嗦嗦地道:“叔……叔…..咱有话好好说成不?你拿这个出来干啥。”

    那汉子就冷笑道:“给你两条道选,要么娶了我闺女,要么拿两万块钱。”随即又抬眼四处扫了一圈,点头道:“这房子不错,我闺女嫁了你也不孬,这么着,你要是娶了我闺女,彩礼钱我也不要了,反正她胳膊肘总往外拐,都到这时候了还帮着你说话,就嫁你算了。”

    王思宇一直在旁边皱着眉头吸烟,这时候就忍不住开口争辩道:“他再怎么不对,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打胎之后的营养费可以出,两万太多了,你也不要得理不饶人,我看最多给你五千,还是看在你闺女的面上。”

    “你算啥东西,哪有你说话的份!”那汉子手里摸起杀猪刀,用拇指试着锋刃道:“给老子滚远点。”

    王思宇笑眯眯地把脸凑过去道:“你拿着刀子私闯民宅就已经犯法了,我好好跟你说话那是看在春妮可怜的份上,不然打个电话你们都得进去。”

    那汉子把刀对准王思宇的胸口,挑开一粒衣扣,寒声道:“有种你再说一遍?”

    王思宇‘啪’地一拍桌子站起来,“你他妈的吓唬谁呢?你敢动手行凶,这些跟你来的人都得变成帮凶,他们的老婆孩子谁给养?”

    这时旁边闷头吃菜的几个人就撂下筷子,抓住他的手腕子低声劝道:“叔,你这是干啥,出来求财又不是求气。”

    汉子气哼哼地把杀猪刀放下,抱着膀子对赵帆说:“就两万块钱,缺一分都不成,你他娘的回家关上门过神仙日子,搞得我闺女怀了孩子不说,还整天哭哭啼啼的,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你都得出,你们的事闹得前村后村都知道了,你叫他咋嫁人。”

    赵帆脸憋得通红,半天才讷讷地道:“她又不是处女,她跟二黑好了半年,你不也没要一分钱嘛?”

    那汉子听完就气乐了,指着赵帆的额头骂道:“你他娘的知道个屁,二黑他爸是副乡长,上次分地的时候早把事摆平了,就你这怂样,拉出去的屎还带往回收的,说好了赔五千块钱居然还好意思拿回三千,你说你还是不是个爷们?”

    赵帆听了就又耷拉着脑袋不敢说话,只拿脚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下王思宇的大腿,示意他帮忙摆平。

    王思宇叹了口气,摇头道:“叔,你要再不好好说话那咱们就没法谈了。”

    说完摸出电话就给邓华安打过去,说你派几个人过来下,我这有点麻烦,把地址说完,挂断手机,桌子上这几个人就坐不住了,直扯着那汉子的袖子道:“叔,咱出来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吗,要点钱就得了,别把事情搞大了。”

    “别听他瞎咋呼,公安局又不是他家开的,他说来就来?来了我也不怕,那小子糟蹋了我闺女,要抓也得先抓他。”

    王思宇把手机撂在桌子上,就又给这几个人发了烟,一边抽着一边聊,不过几分钟,几个身穿警服的人就敲门进来了,领头的正是那天过生日的小李,那几个人见王思宇在桌子上,‘咔’就打个立正,说:“王科长好!”

    王思宇赶忙站起来,说你们这是干啥,我又不是你们领导,小李就笑呵呵地道:“邓队的交代,那得不折不扣地执行。”

    王思宇就冲着那汉子说:“叔,我再问你一句,咱能不能好好谈?”

    那汉子也没了主意,忙伸手去拿杀猪刀,众刑警一时没搞明白,见他去拿杀猪刀,还以为他想行凶,‘嗖’地一下就都把手枪拔出来了,对着他齐声喝道:“不许动!”

    饭桌上这几个人顿时傻了眼,就都把手放脑袋上,抱头蹲了下去。

    王思宇忙道:“误会,他们是来谈事的,没恶意,快把枪放起来。”

    那几个刑警这才把枪放好,小李看出点苗头来了,王思宇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是希望对方知道深浅,就故意说王科长是市里领导,咱们都听王科长的。

    那汉子在乡里的时候,本来见赵帆性子软,好敲诈,随便吓一吓就讹来五千块钱,还以为这次能发笔小财,没想到他还有那么硬的关系,马上口气就软下来,低声道:“只要他把拿回来的三千块钱还我,我就带他们回去。”

    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张倩影这时走过来,轻声道:“叔,我给你五千,但有一样,你回去不要打春妮,还得给她买点好吃的补身体,不能落下毛病,你看成不?”

    那汉子自然是没口子的答应,说:“赵记者啊,还是你媳妇心眼好,你要做事这么敞亮,我们也不用再跑这一趟了。”

    赵帆就在那臊红了脸不说话,张倩影从里屋点了五千块钱给那汉子,转身‘蓬’地一声,狠狠地摔上卧室的屋门,汉子拿钱就想走,却被黄雅莉拦住,她写了一张*,让汉子和春妮都在上面签了字,这才放他们离开,黄雅莉似笑非笑地瞟了赵帆一眼,拿着纸条在他眼前一晃,冷笑道:“下次偷吃记得擦干净嘴。”

    ——————————————————————————----------------------------

    新年新气象,愿大家事业有成,家庭和睦,友情提醒,偷吃一定要记得擦干净嘴,哇咔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