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三章 牢狱之灾

第三十三章 牢狱之灾2017-11-9 12:55:26Ctrl+D 收藏本站

    第34节    第三十三章    牢狱之灾

    王思宇见事情了结,就跟带着方晶和干警们先行离开,临走时向张倩影所在的卧室里深深地瞥了一眼,走出小区,上了出租车,王思宇才发现小晶手里摆弄的那棵根雕,一时间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都掺杂在一起,不知是什么滋味。

    出租车开了不到十分钟,小晶就喊着师傅停车,快停车,王思宇不明就里,就让出租车靠边停下来,小晶开门就走了下去,王思宇忙付了钱,也跟着下了车,只见方晶径直走向十几米外的一个卦摊,就不禁苦笑道:“小晶,你也算是高中生了,怎么可以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

    方晶却笑嘻嘻地道:“小宇哥哥,咱们来测下姻缘吧,不管准不准,就当玩了。”

    王思宇见算卦那老头穿着一个破棉袄,棉花套子都已经露出来了,眼睛上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满脸菜色,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就摇头说:“他要是算得准,也不用大冬天的在这里遭罪了。”

    方晶却不顾王思宇的反对,走到卦摊前,笑嘻嘻地说:“老先生我要测姻缘。”

    那老头见来了生意,高兴得不得了,喜笑颜开地道“好说,好说。”一双脏兮兮的手在兜里摸了半天,才找出半截铅笔,又从桌子上扯下半张破报纸,一脸奸笑地道:“小姑娘,测姻缘要二十,你先交钱,然后在这里写个字。”

    王思宇见方晶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只好从兜里摸出二十元,交给老头,方晶拿过铅笔,就在报纸上写了个晶字。

    老头低下头瞅了半天,就点头说:“小姑娘,你将来的老公姓王。”

    方晶一听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拉着王思宇的手笑逐颜开地道:“小宇哥哥,真是太神奇了!”

    王思宇站在旁边皱眉道:“你怎么知道她将来的老公姓王?”

    老头把眼镜摘下来,用袖口擦了擦,又戴回去,笑吟吟地解释道:“晶字拆开是三个日字,她是女的,找老公就是想知道以后谁来日,日字是口里含着一个不出头的一字,这三字和不出头的一字放在一起,就是那个王字,没错,肯定姓王。”

    王思宇听着就摇头笑道:“这样的拆字游戏我以前也玩过,都是唬人的东西,这样,我也测个字,如果你测准了,我再给你二十;测不准,你把那二十还我。”

    老头一听忙摇头摆手道:“干我们这行的不能退钱,那是祖师爷定下的规矩,最多我给你来个买一送一,这个字可以免费给你测,但她的钱绝对不能退。”

    王思宇刚从张倩影家里出来,心里正好还有些放不下她,想了想,就拿着那半截铅笔在半张报纸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下一个‘影’字,轻声说:“老先生,我就测这个字。”

    老头低头瞄了眼,就问:“你测哪方面的?”

    “随意!”王思宇是不相信这些东西的,只是见他测的那个晶字有点意思,就来试探他下,看他怎么把话编圆了。

    老头沉吟道:“小伙子,从这个‘影’字来看,你的老家不是本地的,应该是京城的。”

    王思宇吃了一惊,忙低声问:“这话怎么讲?”

    老头指着这个影字道:“景字的右边是乡字断开了,也就是离开家乡很多年了,景字下面是京城,上面有个日字,说明你的本家在京城如日中天,小伙子,别在青州耽误时间了,去京城认祖归宗吧。”

    王思宇登时愣在那里,觉得这老头还真有些不可思议,老头不去理他,却对方晶招手道:“小妹妹,把你手里的根雕给我看看。”

    方晶忙把根雕递过来,老头仔仔细细地看了半天,才叹息道:“这东西已经成了精,树根就是*,落到哪个女人的手里……”

    说到这,他抬头看了方晶一眼,就没再说话,直接把根雕还给她。

    王思宇却是懂了他的意思,飞快地从兜里拿出二十块钱,扔到卦摊上,忙说这是江湖骗子,信口胡说的,别信他,抓起小晶的手扭头就要走,老头听了却不高兴了,从后面追上来,挡住两人,拿出铅笔在一条纸条上写了几行字,就把纸条硬塞到王思宇手里,说:“我是不是骗子,你三天后打开这个纸条就知道了,哼!”

    王思宇觉得这老头倒有些古怪,就把纸条揣好,方晶笑嘻嘻道:“今儿倒遇到了一个奇人,回头一定要告诉雪滢阿姨和老爹,太好玩了。”

    王思宇虽然假装急着往前走,脚下步子却不大,竖起耳朵仔细听,就听老头在背后低声嘟囔道:“樟木的,十人在侧,十人打底,风流债还不完…….”

    ........

    周二下午,王思宇来到到周松林的办公室,就市委新办公大楼的装修工程招标事宜做了汇报,王思宇提出了新的思路,建议在工程公开招标之后,请华西大学建筑工程等相关领域的专家来参与议标,这样就能使工作更主动些,既不至于得罪太多的人,又能提高委办办公的透明度,体现公平公正,还能最大限度的确保工程质量。

    周松林对他这个建议很感兴趣,并说可以试验一下,如果效果好,以后还可以在其他项目上推广,当然,两人心里清楚,那些都是治标治不了本的办法,起码某些专家的可信度就不高,且不说其中一些人早被大公司收买,成了隐形的品牌代言人,单就学术领域而言,愈演愈烈的学术**此前也曾引起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前段国内更闹出丑闻,有了“专家靠得住,母猪能上树”的民谣,王思宇这么做无非是希望减少些不必要的麻烦,堵住某些人的嘴巴。

    王思宇见周松林的气色不好,以为他的胃病又犯了,就从兜里掏出胃药,但周松林摆摆手,道:“不是身体上的事,是刚开完常委会,被他们吵得头疼。”

    王思宇点头道:“现在外面传得也很厉害,说张阳书记与程市长间的矛盾已经完全公开化了。”

    周松林揉着眉心叹息道:“都是柳翔云在捣鬼,他明年是肯定要退下来了,所以无所顾忌,接连在常委会上放炮,程市长是硬被他绑在战车上了,现在看来,老程是铁了心要走了,可惜啊,他搞经济其实还是很有一套的。”

    王思宇皱眉道:“看来又要换市长了,四年换两个搭档,张书记那边估计压力也不小。”

    周松林点点头,端着茶水抿了一口道:“张书记什么都好,就是太强势了,多少有点家长作风,市委班子如果长期不稳定,对全市的经济建设影响太大。”

    王思宇也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深吸一口道:“都是好厨子,却没办法同做一锅汤,你加一把盐,他放一勺醋,汤做出来不变味才怪。”

    周松林很赞成这种看法,把身子仰在沙发里,默然半晌,才轻声道:“每个市长都有自己的施政理念和工作思路,频繁更迭,会导致政策的连续性受到严重影响,张书记啊,咳咳。”

    两人正说着,张书记的专职秘书于斌开门走了进来,周松林赶忙从椅子上站起,笑容可掬地跟于斌打招呼,又给王思宇递了个眼色,王思宇忙起身告辞。

    快下班的时候,王思宇突然接到方如海打来的电话,急匆匆地问:“小宇,我家小晶是不是去了你那里?”

    王思宇忙说在我这,方如海这才放心下来,原来方如海夫妇到了海南后,连续三天往家里打电话都没人接,打小晶的手机更是打不通,问了方如镜家也说小晶没来过,两人这就慌了神,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匆匆忙忙地返回玉州。

    在给亲戚朋友以及方晶的同学联系后,都说不知道她的下落,好在陈雪滢细心,从方晶的日记本里查到了线索,里面有几页密密麻麻地写满了王思宇的名字,又从座机上查到王思宇曾打过电话,就赶忙催促方如海打电话询问。

    “这孩子,等回来以后我一定要好好收拾她!”方如海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恨恨地道。

    王思宇听得出,方如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怕他责怪自己,就急着把自己摘出来,赶忙随声附和道:“是啊,她来之前也没给我打个电话,这丫头胆子的确大了点。”

    方如海鼻子里‘哼’了一声,不满地道:“都是她雪滢阿姨给宠坏了,每次要打她都横挡竖拦的,搞得她现在胆子比天还大,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王思宇想了想,就说:“老师,我正巧有个事想请你帮忙。”

    随后他把杨慧慧的事情讲了一遍,方如海果然有一副侠义心肠,听了当即拍板道:“这个你放心,回头我派人到青州做一期节目,在省台尽快播出来,请全省爱心人士都伸出援手,手术费凑出来应该没问题。”

    顿了顿,他又赞许道:“小宇你不错,有我年轻时候的一些影子,照顾好小晶,过几天让她跟省台的人一起回来,哼,这次我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挂断电话,王思宇的心情就舒畅起来,出了委办就买了些礼品,直奔第一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杨家人都在,见他来了,都忙着给他端茶倒水,杨慧慧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大声地喊着:“叔叔,叔叔我没哭,不信你问爸爸妈妈。”

    王思宇忙坐过去,说:“叔叔相信小慧慧,慧慧最坚强了。”

    坐在那里陪着杨慧慧聊了会天儿,见她身上插了那么多管子,小小年纪遭那么大的罪,心里就不好受,安慰几句后,快步走到她爸爸妈妈身边,把省电视台要来的消息讲了下,杨洁在旁边激动得热泪直流,说这下慧慧总算有救了。

    王思宇又从包里拿出点钱,说给孩子补补身体,这次杨家人再不肯要,王思宇正和杨慧慧的父亲推搡间,一个披着白大褂,喝得醉醺醺的瘦高男人突然推门进来,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小护士,杨慧慧父母见他进来,立时吓得面如土色,连声说:“柳副院长好。”

    只杨洁站在那里咬着嘴唇不肯说话,小慧慧更是惊恐地喊道:“坏蛋来了,大坏蛋来了。”

    这位柳副院长过来后,二话不说,一把将慧慧爸爸推了个踉跄,嘴里喷着酒气对着杨洁骂道:“臭婊子,不是说三天内肯定把欠款交齐了吗?钱那?”

    慧慧爸爸忙站稳身子,从衣兜里拿出个用纱布包好的纸包,递过去,低声道:“柳副院长,这是六千块钱,您点点。”

    刘副院长转头努努嘴,身边一个小护士赶忙接过钱,转头跑了出去,他接着冷笑道:“钱还上了,你们这就给老子滚。”

    接着挥挥手道:“把管子给我拔了,办出院手续。”他身后几个护士面面相觑,面露不忍之色,但柳副院长既然已经下了令,就只好迈步向前。

    慧慧妈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住他的大腿,接连磕了三个响头,大哭道:“柳副院长,再给我们点时间吧,我们一定会凑足手术费的,现在出院,小惠会死的呀,我求求你了。”

    柳副院长不耐烦地望着杨洁道:“你求我没有用,你让那臭婊子求我。”

    杨洁怒火中烧,大声怒喝道:“柳大元,你别欺人太甚!”

    柳大元见她仍然不肯屈服,就大喊道:“臭娘们,不见棺材不落泪,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快去给我拔?”

    王思宇在一旁早就按捺不住了,强压住怒火,拦住众人,掏出工作证道:“我是市委办公室的,你们看看这事能不能缓一缓,医院是救人的地方,不是欺负人的地方,大家最好坐下来好好商量,别把事情做绝了。”

    他本以为亮出委办的牌子,对方能够有所顾忌,没想到柳大元根本不买账,接过工作证来看也不看,一把撕成两截,扔到地上用脚碾了几下,指着王思宇的鼻子骂道:“你算哪根葱,敢强出头,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柳大元是什么人,在青州的地面上,谁敢跟老子叫号?你是不是活腻味了?”

    王思宇再也忍不住了,怒火如山洪般爆发,一脚把柳大元踹了个狗啃泥,接着冲过去就是一顿耳光,直打得他鼻口窜血。

    柳大元身后那几个小护士顿时吓得尖叫着跑开,王思宇怕吓到小慧慧,就拽着躺在地上的柳大元往门外走,就像拉着一条死狗般把他硬拖出去,柳大元一边抹着鼻血一边骂道:“马勒戈壁的,我爸爸是柳书记,你敢打我,你是不是活腻味了!”

    王思宇把他拖到走廊里,把上衣脱掉,扔到地上,骑在柳大元的身上怒喝道:“就算你爸爸是玉皇大帝,我今天也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接着楼道里就传出一片响亮的耳光和杀猪般的嚎叫声。

    足足打了十几分钟,柳大元支撑不住,跪地连连求饶,王思宇这才住手,然而还没等他捡起地上的衣服,两个民警就急匆匆地赶过来,见挨打的人是柳大元,就大吃一惊,二话不说,上来就把王思宇铐住,推搡着往出走。

    这时杨洁就赶忙抱着王思宇的上衣和夹包跟过来,对着一位民警说:“我是目击证人,我要求跟他一起去,他是无辜的,是个大好人。”

    那位民警就冷笑道:“是不是无辜,是不是大好人你说了不算,我看他就不像什么好人。”

    杨洁怒道:“你们和那姓柳的都是一伙的,当然看什么都是颠倒黑白的。”

    王思宇忙对她使了个眼色,又摇摇头,道:“事情总会有结果的,你不要太激动。”

    两人跟着民警上了警车,一路向派出所驶去,在车上,王思宇突然想起算卦老头说过的话,忙费力地把纸条从衣兜里勾出,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言语不敬,是个警字,晶字跟着警字走,三日之内必有牢狱之灾,但有‘晶’无险,不必担心,看你面相贵不可言,这次是因为帮别人躲了牢狱之灾,结果自己落了劫数,不过‘影’字主灾,刀光剑影,以后会有见血之忧,需速速离开此地避难,京城才是你的福地。”

    王思宇定睛往下看,只见落款处写的是:国家二级卜卦师周妖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