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五章 平安夜

第三十五章 平安夜2017-11-9 12:55:28Ctrl+D 收藏本站

    第36节    第三十五章    平安夜

    看看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最近囊中羞涩,王思宇决定不再打车,直接走着回家,天气虽然寒冷,大街上行人却依然很多,打扮得奇形怪状的男女青年们手拉着手,在闪烁的弥红灯下彼此依偎着打闹着嬉戏着,不时传来阵阵欢快的笑声,街上多出不少卖玫瑰的小女孩,原来今晚竟是平安夜,王思宇走着走着就突然寂寞了,停住脚步点着一根烟,坐在台阶上猛抽。

    喧闹的街市,飘着肉香的串店,以及背后啤酒店里传来的阵阵吆喝声,都不能缓解这种突如其来的情绪,虽然肚子里已经饥肠辘辘,但他还是沉浸在一种难以言表的孤独之中,那是一种很装b的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是一副流动的画卷,而他是唯一一个冷眼旁观的人。

    “寂寞在左岸,忧伤在右岸,想你的每一个夜晚,烟灰在指尖聚散;寂寞在左岸,忧伤在右岸,穿过万丈红尘来找你,你却看不见;寂寞在左岸,忧伤在右岸,你是我心中跳动的火焰,燃烧在彼岸……”

    不知道是哪位服务员**mm与他心有灵犀,背后的啤酒店里居然播放了这首歌,歌手在舒缓的音乐中,以低沉沙哑的嗓音释放着寂寞的滋味,王思宇坐在台阶上观察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就觉得每个人其实都有属于他自己的寂寞。

    就这样酝酿着情绪,在音乐的配合下,王思宇的寂寞眼瞅着就要**了,正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间,他忽然感觉眼前一亮,左前方五六米处的广告牌下面,突然转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正挎着黑色小包向这边走来,在这么寒冷的冬夜里,她居然还穿着火红色的单衣,下身是一件黑色的短裙,一双纤长的美腿露在外面,脚步轻盈地从王思宇面前经过,摇曳生姿,宛如一朵在暗夜中悄然绽放的红玫瑰。

    王思宇满脑子的寂寞就在刹那间灰灰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捏着烟屁股狠狠吸上两口,掐灭后随手弹出,拍拍屁股从台阶上站起来,一声不响地跟在女孩后面,那女孩满腹心事的样子,好像并不知道身后还跟着一头大尾巴狼。

    尾随着女孩走了大约五百多米,最后进了一家高级餐厅,王思宇就在女孩的邻桌坐下,翻开菜谱一看,菜价高得有些离谱,就点了杯咖啡,在那假装看窗外的风景,眼睛不时地瞟下女孩的漂亮脸蛋,都说秀色可餐,这话一点不假,王思宇突然发现,端着咖啡赏美人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于是他下定决心,以后的平安夜都这么过。

    女孩翻着菜谱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却一口不动,而是拨了个电话,轻声说你来吧,之后一脸忧郁的表情,王思宇就发现,这小美人也寂寞了。

    过了十几分钟,一个帅气的大男孩,背着一把吉他,捧着一大蓬玫瑰花走了进来,他先把玫瑰放在餐桌上,随后单腿跪地,边弹边唱,声音柔柔的,清亮的嗓音略带磁性,非常动听,满屋子的人都被他的歌声吸引,不由得都停下筷子,向这边观望。

    等男生唱完后,餐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掌声停下时,大男孩从兜里掏出一枚白金戒指,双手捧着,轻声道:“青璇,请接受我最真挚的爱。”

    王思宇笑了笑,就跟着十几桌子的客人一起站起来鼓掌,这种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感觉还真是不太一样,在电视里看就觉得假假的,放到现实里,却感觉到有些感动。

    原以为按照情节的发展,这女孩会羞羞答答地接过戒指,然后扑到男孩的怀里泪如雨下,台词王思宇都已经替她想好了,“x,我会爱你一辈子的。”

    “涛,我们分手吧,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女孩轻声说出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男孩更是目瞪口呆,愣愣地半跪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过了好久才茫然道:“璇,我会爱你一辈子的。”

    “咳咳。”王思宇不小心被咖啡呛到了,连连咳了好几声。

    这时门外突然走进两个人来,前面那个三十六七岁年纪,身材略胖,眉宇间透着一丝威严,想必是哪个单位的领导,后面那个则瘦瘦的,像个文静的书生,两人径直走到女孩身边,女孩就凑到这个中年男人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中年男人听着点点头,从包里掏出两摞钱,丢在桌面上,抓着女孩的手走了出去,经过男孩身边时,只轻声说了句:“这是你们的分手费。”

    餐馆里顿时哗然,骂声一片,王思宇顺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望去,透过玻璃橱窗,见那三个人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轿车缓缓开走,王思宇瞄了眼车牌,竟是青羊县政府的小车。

    餐厅里的大男孩这时才醒过神来,径直地追了出去,但轿车已经开远,他把手中的戒指远远地抛了出去,就失魂落魄地在街头走着,女服务员抱着玫瑰花吉他以及那几摞钱追了过去,男孩却一把推开她,发疯一样地向前方跑去。

    王思宇不禁摇头叹息,这家伙实在是平安夜里最倒霉的一个人了,正准备转身出去时,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下,转过身,却发现那人是政府办的一个科长,叫陆浩,两人经常在委办和政府办之间的一些工作对接问题上扯皮,时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在电话里扯着嗓门向对方吼,但偶尔见面还很客气,毕竟那是工作上的事,大家在其位谋其事,说白了都是身不由己。

    陆浩冲窗外努努嘴,轻声道:“魏老二,青羊的常务副县长,县委四把手,走到哪都是牛b闪闪的。”

    “伦理道德?嘿嘿!”王思宇笑了笑,接住陆浩递过来的酒杯,两人轻轻碰了一下,均是一饮而尽。陆浩放下杯子,也是嘿嘿一笑,他知道王思宇指的是什么,魏家四兄弟的名字连起来就是‘伦理道德’四个字,‘伦理’从政,老大魏明伦仕途平坦,是张书记的亲信,已经做到纪委书记的位置上了,‘道德’两兄弟专心经商,魏明道在青州的房地产生意做得极好,张倩影住的滨河花园就是他开发的项目,四兄弟优势互补,彼此扶持,所以在青州的地面上混得风生水起,只是在民间口碑不佳,被老百姓编了句顺口溜,叫做:“伦理无良,道德败坏。”

    王思宇知道,魏明伦现在正在跟周松林明争暗斗,两人都想争取柳翔云退下来的那个位置,而张书记的态度很明朗,都是自己人,大家各凭本事去抢好了,在这个问题上,他是一碗水端平的。

    “不吃思源的饭,不嫁青羊的汉,青羊那个贫困县都穷得叮当直响了,他魏老二倒是潇洒,随随便便就掏出几万块钱给人当分手费,马勒戈壁的,好b都让狗日了。”陆浩看起来也是多喝了几杯酒,嘴里喷着酒气,忍不住发起牢骚来。王思宇笑笑没吭声,方如海曾经告诫过他,嘴有多严,官有多大,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大嘴巴,这种人是注定没有发展前途的。

    两人闲扯了几句,陆浩就邀王思宇过去喝两杯,王思宇见那桌老老少少坐了七八个人,知道这是家庭聚会,就赶忙谦让道:“陆科长,我还有事,咱们兄弟改天再单独喝一杯。”

    陆浩就笑着跟他握了下手,点头笑道:“王科长,来日方长。”

    出了餐厅,王思宇就很有良心地想起小晶现在是自己在家,赶忙急匆匆地往回赶。

    回到家,发现方晶正坐在饭桌旁打瞌睡,王思宇知道她这两天夜里用功过度,伤了神,原来这几天方晶就像换了个人一般,每天都捧着书本熬到后半夜,还把两只小羊角辫上拴上绳子,挂在衣架上,嘟嘟囔囔地说锥刺股太疼,只好头悬梁了。

    坐在饭桌上,掀开扣好的盘子,王思宇不禁有些啼笑皆非,这位大小姐看来是从没下过厨,就连最普通的西红柿炒鸡蛋都做不好,盘子里面黑黢黢地,只有零星一点黄色,而米饭更离谱,居然是夹生了,不过王思宇还是很感动,就轻轻推醒方晶,说:“小晶走,今天是平安夜,小宇哥哥领你出去吃。”

    方晶还没睁开眼睛,小鼻子就开始嗅了起来,一激灵站起来道:“不对,你身上有香水味!”

    王思宇吓了一跳,这才想起,杨洁曾经在他怀里呆了半天,没想到方晶嗅觉的灵敏度已经达到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步,王思宇只好哭笑不得地解释道:“你小宇哥哥天天挤公共汽车,身上哪能不带些味道。”

    方晶却一副不信任的样子,扳着面孔白了他一眼,气哼哼地道:“下次偷吃别忘了抹干净嘴。”

    王思宇就觉得这话有点耳熟,仔细一想,这不是黄雅莉前些天挤兑赵帆时说的话么,这小妮子学得倒快。

    方晶看了看盘中烧焦了的鸡蛋,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挠头道:“小宇哥哥,以后我会用心跟雪滢阿姨学做菜的,你放心好了。”

    说完露出那对漂亮的小兔牙,给了王思宇一个灿烂的微笑,正笑到开心时,突然皱眉发出“诶哟”一声,接着不停地甩着小手,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王思宇一把拉过她的小手,发现那葱郁的手指上竟然起了两个小泡,知道是她在炒菜的时候被热油烫到了,这下就有些心疼了,赶忙带着一丝歉意地道:“小晶咱们走,小宇哥哥今天好好陪陪你出去玩一玩。”

    两人先出去吃了饭,方晶显然是饿坏了,竟然一口气吃了两小碗米饭,外加两个小笼包,王思宇在饭桌上殷勤地为她夹菜,方晶在吃完一只鸭腿,又喝了几口靓汤后,终于拍着小肚子说好饱啊,紧接着又撅着嘴巴埋怨道:“小宇哥哥你太坏了,居然让我吃这么多,人家还要减肥呢,讨厌死了!”

    王思宇微笑着带她去蹦迪k歌,在歌厅,受不住方晶的死缠烂打,王思宇只好高歌一曲,他那雷人的歌声把方晶笑得前仰后合,最后捂住肚子说:“小宇哥哥,其实你嗓音挺好的,怎么就是找不准调调呢?”

    唱完歌方晶就吵着去看电影,王思宇也顺着她的意思,在电影院里,方晶只看了一会,就歪着脖子倒在王思宇怀里,睡得如小猫般香甜,王思宇不忍惊动他,就一动不动,等散场后,才轻轻抱着她,小心翼翼地打了车,叫司机开得慢些,下车后又小心翼翼地背着她上楼。

    方晶躺在王思宇背上就开始流眼泪,说小宇哥哥我是不是要走了,王思宇不敢回答,只闷着头往上走,方晶就又说:“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不然你不会对我这么好,呜呜呜……”

    王思宇开门把她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又拿纸巾为她擦干眼泪,才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说:“小宇哥哥永远都会对你好,你永远是小宇哥哥的小妹妹。”

    方晶这才停止抽噎,撅着粉嘟嘟的小嘴半天不吭声,好久才赌气地来了一句:“我可不想当你的小妹妹。”

    王思宇就笑道:“那你可要抓紧学习了,北大清华可不是那么好考的。”

    方晶气哼哼地道:“知道不好考还拿这个刁难人,讨厌死了!”

    王思宇不再理她,而是从抽屉里找出一本书翻开看,方晶又困又乏,在洗过澡后就又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丢在被窝里,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过了不知多久,王思宇正看书间,突然发现床上的方晶翻了个身,被子却被踢开,一条白生生的大腿倒有大半露在外面,王思宇赶忙悄悄下了沙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帮她把被子盖好,静静地在床边坐了一会,这才返回沙发上,迷迷糊糊地刚要睡着,就听方晶喊了一声:“分段函数与数型结合!”

    王思宇就有些开心,这小丫头终于开始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了,正高兴间,却听方晶又在轻轻呓语道:“小宇哥哥,你为什么不给我买玫瑰花啊,人家好伤心哦。”

    王思宇顿时一愣,睡意全无,翻身坐了起来,悄悄地走进洗手间,坐在马桶上“啪!”地点着一根烟,苦笑着摇头,没有想到这小丫头用情这么深,王思宇一时倒有些感到愧疚,觉得有些对不住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