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八章 劳燕分飞

第三十八章 劳燕分飞2017-11-9 12:55:31Ctrl+D 收藏本站

    第38节    第三十八章      劳燕分飞

    出了医院,王思宇突然接到赵帆的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赵帆的语气中竟有种说不出的沉重,让王思宇隐隐感觉到一丝冷意,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他刚要寻问时,赵帆却已经将电话挂断。

    王思宇先到了茶楼坐下,要了一壶碧螺春,女服务生微笑着上前沐浴瓯杯飞澈甘霖,用茶匙把茶荷中银白隐翠的碧螺春娴熟地拨到已冲了水的玻璃杯中去,霎时间杯中银光烁烁雪花纷飞,令人眼花缭乱。

    茶道讲究和静怡真,一品茶香二品春意三品甘苦人生,但王思宇现在却是少了那份恬淡心情,他点着一根烟,在火光明灭中陷入沉思,究竟是什么事情呢?难道是和张倩影吵架了?上次那件事情闹成那样,两人发生些争执也是很正常的,又或者,他知道了什么?

    不一会儿,西装革履的赵帆就从外面推门进来,王思宇冲他招招手,赵帆就径直走了过来,一屁股坐下,苦笑着说:“你倒会选地方,当年我就是和你嫂子在这家茶艺馆相遇的。”

    王思宇笑笑,见赵帆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就知道他的心情不好,注视良久,摸着手中茶杯轻声问道:“家里都还好吧?”

    赵帆习惯性地解开衬衫领口的两粒扣子,端起茶杯轻轻品上一口,闭着眼睛砸吧嘴,用低沉的声音道:“人生如茶,甘苦自知啊……”

    王思宇也端起茶杯,轻轻喝上一口,皱眉道:“那天看你陪着黄雅莉逛商场了,不要再纠缠下去了,你这是在玩火,小心嫂子知道收拾你。”

    “晚了……晚了…….一切都太晚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今天刚刚办好手续!”赵帆表情痛苦地抬起双手捂住脸,用力地上下搓动了几下,“我和黄雅莉之间的事情她也已经知道了,她给了我最后一次机会,没想到那些家伙会在这当口打上门来,真是雪上添霜啊,再加上……她是铁了心和我分手……我现在住在黄雅莉那里,小影不希望这件事情让别人知道,闹得满城风雨,要我保密。”

    王思宇听完当场就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事情会来得如此突然,他们竟然这样就离婚了,一时间张大了嘴巴,想要安慰赵帆几句,却不知说什么好,脑子里乱哄哄的,全是张倩影的身影,在眼前晃来晃去。

    赵帆神色复杂地望了他一眼,随后黯然道:“经他们这一闹,报社我也是呆不下去了,我已经办了辞职,黄雅莉要我和她一起去南方闯一闯,我也想离开青州,趁着年轻多赚点钱,现在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以后你要多照顾小影,她是个好女人,是我对不起她,一次次地伤她的心。”

    “打算什么时候走?”王思宇轻声问道。

    “两天后就走。”赵帆又喝了杯茶,对着门口的女服务生吹了个口哨,那女孩就抿着嘴怯怯地笑。

    王思宇不禁摇头苦笑,赵帆这厮真是走到哪里都不会安分,想了想,就把杯子轻轻放在桌面上,点点头道:“趁着年轻出去闯闯也好,但要注意选好项目,现在不像以前,生意还是很难做的。”

    赵帆摸着茶杯发了一会呆,又回到了刚才那副神不守舍的样子,过了半晌,才轻声道:“小宇啊,你要抓紧往上爬啊,以后你要真是做了大官,万一哪天赵哥在外面混不开,落魄还乡,你可要帮扶我下。”

    王思宇哑然失笑道:“你看得到长远,那得多少年的功夫,小心不要等白了头发。”低头琢磨了一会,就觉得应该跟赵帆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想了想,就点着一根烟,皱着眉头抽上几口,拿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轻声说:“赵哥,狼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你脑子够用,在外面应该不会吃亏,但有时候太软,要硬起来才不会被人家欺负。”

    赵帆听了默然半晌,从衣兜里摸出一包芙蓉王来,撕开后丢给王思宇一根,自己低头点上,吸了几口,才点头道:“这些年没少占你便宜,兄弟,直到这次要出门,我才发现,还真有点舍不得你,也就是你真心把我当朋友看,诶,这就要背景离乡了,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赵帆握着杯子,竟有些伤感,王思宇心里也有些感动,再差劲的朋友也是朋友,尤其王思宇原本就没有几个朋友,所以赵帆的离别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触动,此时谈起离别的话题,自然也有些伤感,就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摆手道:“过去的事情还提他做什么。”

    赵帆闷着头把一根烟抽完,捏着烟屁股狠狠地在烟灰缸里按了按,随后摆弄着杯子,抬起头来欲言又止,半晌才轻声道:“小宇,上次小影过生日那天的事,是黄雅莉干的。”

    王思宇吓了一跳,皱眉道:“那怎么可能,没影的事可别瞎猜。”

    赵帆摇头道:“黄雅莉这人心机太深,我有两次躲在她家卫生间里跟春妮聊天,被她听到了,结果她趁我不注意,偷偷记下了电话号码,打听好地址后找到了那个地方,和春妮她爸在一起聊了半个上午,报社和家里的地址,都是黄雅莉告诉他的,上门的时间也是她安排的,连他们几个的路费都是黄雅莉给出的,春妮他爸昨晚上喝醉了酒,亲口说出来的,春妮就悄悄给我打了电话。”

    王思宇听了倒吸了一口凉气,暗想早知道这女人不简单,但没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这要是被张倩影知道,不知道该有多伤心。

    “那你打算怎么办?”王思宇弹了弹烟灰,皱着眉头问道,他也觉得这事有点麻烦。

    赵帆把身子向后一仰,失神地望着天花板,有气无力地道:“我也不知道,黄雅莉这个女人让我很矛盾,早在我和小影认识的时候,她就已经喜欢我了,压抑了四年,她说自己都快疯掉了,每天都在想我,那天晚上.你们都走后,她当着我的面跪在小影面前,泪流满面地苦苦哀求,求小影把我让给她,她抱着小影的腿说没有我她一天都活不下去,哎……”

    ……..

    王思宇不知是怎么离开茶艺馆的,只是觉得心头有些沉重,就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猛一抬头,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市委宣传部的小白楼门前,索性信步走过去,上了二楼,在宣传科门口,透过透明的大玻璃窗,发现张倩影正背着身子,坐在电脑盘打文件,王思宇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宣传部的很多人都认出他来,就都朝他微笑着打招呼,张倩影转过头来,正和王思宇四目相对,两个人就这样隔着玻璃窗子对视着足足有两三分钟,张倩影才转过身,继续打着材料。

    王思宇见仅仅相隔几天,张倩影就容颜又清减了几分,俏脸上带着一丝疲惫,心情就沉重起来,下意识地在右肩上摸了摸,那里竟有些隐隐作痛。

    这时办公室副主任兼宣传科科长郝云平刚好从刘部长的办公室里出来,手里抱着一摞子文件,远远地看见王思宇,就赶忙打了个招呼,快步走过来,王思宇也向前迎了几步,打个哈哈道:“郝主任真够忙的,在这站了半天都没等到你。”

    郝云平三十四五岁,长得文质彬彬的,以前在青州第五中学教书,后来因为经常在日报上发表文章,所以被人看中,被调到区委宣传部工作,王培生下台后,几个手下的亲信也都受了牵连,被调离工作岗位,刘部长就把他调过来委以重任。

    郝云平抬手推了推眼镜,热情地握手道:“稀客啊,这可是贵客盈门,王科长啊,今儿怎么想起来到我们宣传部来指导工作了?”

    王思宇笑着调侃道:“郝大主任这是不欢迎啊,那下次我就不来了。”

    “哈哈,王科长说笑了。”郝云平隔着玻璃窗向里面努努嘴,轻声道:“不会是也过来看大美人的吧?自从小张调过来以后,我们宣传科的门槛都快被人踩平了,可惜早就名花有主了,要不然我倒是能帮你牵线搭桥。”

    “郝主任说笑了。”王思宇说完,就跟着他进了办公室,两人倚在桌边闲聊一会,这时就到了中午吃饭时间,郝云平非要拉着王思宇去食堂,王思宇笑着拒绝了,郝云平瞄了一眼张倩影,见她没动地方,就感觉里面有猫腻,忙给王思宇递了个眼色,招呼着众人走出去。

    见众人都已经离开,王思宇咳嗽了一声,就慢慢走过去,站在张倩影的身后,看着她打字,张倩影依旧神情专注地坐在那里,十指如飞,打字的速度很快,王思宇低下头,伸出胳膊向屏幕上指了指,轻声道:“这里有个错别字。”

    张倩影却没有理会,依旧专注地看着身旁的材料,十根纤白如玉的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跳跃,动作优美而娴熟,仿佛那不是在打字,而是在翩翩起舞。

    王思宇把手搭在她肩头,温柔地抚摸着,张倩影身子微微一颤,咬着嘴唇没有说话,打字的速度越来越快,可错别字却越来越多,直到最后,屏幕上的文字已经连不成句子了,她终于停下来,轻嘘了一口气,抬手敲出一行字,“你走开,快走开,别来烦我!!!!!”

    王思宇在她肩头轻轻拍了拍,转身离去,走到门口,回头望去,却见张倩影正拿着材料逐行对照,修改着屏幕上的文稿,王思宇轻轻推门出去,大步流星地向下走去。

    脚步声慢慢远去,张倩影才缓缓抬起头来,端起电脑桌旁的茶杯,起身走出办公室,径直到楼梯口,躲在窗口处,拉开窗前的百叶,却见王思宇如有感应,竟忽然停下脚步,回头向上张望,张倩影慌乱间赶忙松开拉绳,银白色的百叶再次垂下,遮挡住了外面的视线,她转身靠在角落里,伸手按在左胸上,那里仍旧‘扑通扑通’地狂跳不已。

    -----------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王思宇才知道方晶那句我会看着你的是什么意思,墙上贴满了她的照片,屋子里也挂了不少装饰品,就连洗浴间的棚顶都被挂上一串风铃,他就觉得这小丫头其实心思挺细腻的。

    “小丫头,要好好学习啊!”王思宇抱着双肩,对着她的一张照片轻轻说道。

    他不知道,远在玉州的方晶正躺在被窝里,手里抱着一台崭新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一个视频文件,在上面轻轻一点,过了几分钟,屏幕上竟然出现了王思宇的客厅,他的一举一动竟然尽收眼底。

    “小宇哥哥,要乖啊,我会看着你的。”方晶笑了笑,犹豫半晌,才关了程序,恋恋不舍地合上电脑,又开始翻起书来,认真地在上面做着笔记。

    门口处,方如海和陈雪滢蹑手蹑脚地离开,悄悄返回卧室,关好房门,轻声地商量起来。

    此时王思宇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调出张倩影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却无人接听,又接连拨了几遍,那边却已经关机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