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九章 冰山美人

第三十九章 冰山美人2017-11-9 12:55:32Ctrl+D 收藏本站

    第39节    第三十九章      冰山美人

    上午八点半,王思宇先去市委小礼堂参加了一次扩大会议,内容是年底前各机关单位要加强学习,完成一次整风运动,王思宇坐在椅子上直打哈欠,知道不知是哪位神仙又在出招了,整风和整人有时候也分不太清楚,都是两个jb熬汤,一个jb味。

    回来后他把新的《综合三科工作人员职责与分工》分发下去,之后又安排人把几摞文书档案移交给市档案局;又给市老干部管理局打了电话,问下午的茶话会准备的如何;又给政府办的综合科打电话,督促他们把几次大型招商团的工作成果抓紧时间汇总抄送过来,今年政府那边几位副市长带队跑了十几个城市,回来报了七十多万的票子,结果连个意向协议都没达成,这个工作成果就比较难写了,他们不送材料,连累着委办几个总结也没法完成,为了此事,政府办和委办的两个科室没少扯皮,看样子,还得继续扯下去。电话放下,就已经到中午吃饭时间了。

    这次周松林刻意考校他,让王思宇亲自操刀写讲话稿,王思宇不敢怠慢,一边吃饭,一边看稿,郑大钧抱着饭盒走过来,就低头在稿子的几处地方点了点,王思宇略一琢磨,就觉得确有不妥之处,要修改已经是来不及了,索性就又删减了些内容,使发言稿看着更精练些,不要小看写稿子,青州市委办以前就有个大才子在这上面栽了跟头,一篇报告里出现四个生僻字,让领导当场落了面子,结果被那位领导在盛怒之下,找个光明正大的由头给开除公职了。

    王思宇把文件改好,又反复读了三遍,才放心下来,当然,周松林是委办的第一支笔,他写的东西肯定入不了周松林的法眼,但既然是考试,就要争取拿个好成绩来。

    下午,在市老干部管理局的小礼堂里,周松林与青州市离退休的老干部们欢聚一堂,举行了一次茶话会,周秘书长在发言时声情并茂,极富渲染力,他在会上的发言着重谈了四点。

    一是认真落实政策待遇,每逢重大节日,都要安排专人进行走访慰问;每年要拨出专项的医疗经费,定期组织老干部进行体检,做到有病早治,无病早防,使老干部老有所养。

    二是关心老干部们的日常生活,免费为离退休老干部订阅报刊杂志,使使老干部们老有所学。

    三是要丰富活跃老干部的文化生活提高老干部生活质量,通过举办各类文体活动,陶冶老干部的精神文化生活,使老干部老有所乐。

    四是加强对老干部队伍建设重要性认识,完善老干部座谈会机制征求意见和建议,使老干部老有所为。

    在之后的交流过程中,周秘书长更是魄力十足,当场拍板,解决了几个困扰老干部多年的老大难问题,并表态,要在常委会上提议扩建老干部活动中心,让这些为革命工作辛劳大半生的老同志能够健康地享受生活,享受青州市的改革开放成果。

    讲话完毕后,在场的老干部们纷纷起立鼓掌,王思宇就坐在周秘书长身边,他已经完全能够感受得到,周秘书长说话的底气和豪气与以往大不相同,看来对常务副书记这个位置,他已是势在必得。

    回到办公室后,周秘书长心情不错,绝口不提写检查的事情,反而微笑着说:“稿子准备的还不错,看来你这一段时间还是用了点心思的。”

    王思宇欠欠身子,脸上露出谦逊的表情,心里却是懊恼,费了好大的劲,字字斟酌,才得了‘还不错’三个字的考评。

    周松林端着茶杯站在窗前,向外眺望,自言自语道:“台前幕后,会前会后,事前事后,嘿嘿,都说秘书当长了就是秘书长,对下是领导,对上是管家,这话倒也没错。”

    王思宇听得出来,周松林已经对秘书长这个位置有些厌倦了,但他不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能帮上什么忙,毕竟他现在还只是棋子,不是棋手,还没有资格在那种高水准的赛场上博弈。

    周松林沉思片刻,就转过身来,沉声道:“你明天去趟省城,把请华西大学专家的事情落实了,这事可以通过媛媛来办,但要事先保密,不能提前走漏风声,另外你帮我看看她最近的生活怎么样,如果少什么东西,可以帮着添置下。”

    王思宇忙说没问题,但周松林并没有让他走的意思,而是笑吟吟地注视着他,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声音极有韵律感,王思宇知道接下来要讲的话,可能才是自己去省城要办的最重要的事情。

    果然,周松林向门口瞄了一眼,才把声音压低,悄声道:“三科现在的工作就交给郑大钧,你去省城多呆几天,到方家探探口风,看看省里对青州常委班子的换届有什么看法,另外最好能安排方如镜跟我见次面,你那边安排妥当,我这边就过去。”

    王思宇这才明白,周松林是希望自己去打打前站,想想也是,他毕竟是张书记的人,方家不可能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而自己与方家的关系,可能就更私人些,这种关系往往更容易把事情办妥。

    王思宇没有表态,而是轻轻点头,周松林从衣兜里拿出一张卡,交到王思宇手里,叹气道:“也不知道媛媛这丫头能不能拿,哎,要是她母亲还在就好了。”

    王思宇把卡放好,轻声道:“秘书长请放心,以后有机会我会劝劝周老师。”

    他本是无心一说,可到了周松林耳朵里,却变成另一种味道,于是他用宽厚的大手轻轻在王思宇的肩头拍了拍,又帮他整理下衣领,以长者特有的口吻叮嘱道:“在外面注意安全,少喝酒,去省城别坐委办的车。”

    王思宇会意,市委层面的活动都是无声无息地把事情办了,不像下面的局处里大张旗鼓无所顾忌地大造声势,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要出去跑官。

    王思宇从周松林的房间里出来,就径直进了郑大钧的办公室,郑大钧赶忙给他泡了茶,殷勤地把烟递过来,帮着点上,这时候要是有外人进来,肯定会以为王思宇是主任,郑大钧是科长。

    把正事说完,郑大钧就拉着王思宇的手,说:“老弟,改天咱们到我家里聚聚,你嫂子有个妹妹,长得挺水灵的,她想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王思宇一听就有些傻眼,心说看了你小舅子的那副德行,再水灵的女人也不能要,别说见面了,想想都觉得身上直起鸡皮疙瘩,于是赶忙推脱道:“主任,那太感谢嫂子了,让她费心了,不过我在省城可有女朋友啊。”

    郑大钧一听这话就想多了,暗想怪不得,这王思宇的档案我看过了,也没啥过硬的亲属关系啊,感情是沾了女朋友的光,他知道这种事情不好再套话,于是神秘地一笑,连说:“明白,明白。”

    第二天中午,王思宇赶到省城,依旧入住银泰大酒店,让他感到惊喜的是,隔了数月之久,他那个画板竟然还在失物招领处,画板虽然不值几个钱,但王思宇对用过的东西都是很有感情的,毕竟是大二时就买的,能够找回来,总是件好事。

    吃过中饭,买了些礼物,王思宇就打车来到华大门口,再次回到母校,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现在已经放假好些天了,但学校门口依旧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进进出出,走到篮球场旁,王思宇放下手中的水果篮,对一个正在运球的学弟喊道:“兄弟,给传个球。”

    那人微微一笑,双手一抖,篮球笔直地飞过来,王思宇接到篮球,站在三分线外一步远的地方直接跳起,手腕一抖,篮球划出一道漂亮地弧线,‘唰’地一声,稳稳地落入框中,“*gbd,上学时咋从没这么准过?”王思宇不禁嘟囔道。

    那人冲王思宇挑起拇指,随后接到弹起的篮球,转身上了个反篮,球也是应声入网。

    王思宇回敬他一个大拇指,随后拍拍手,拎起果篮向后走去。

    看了周秘书长给的地址,王思宇知道周媛并没有搬家,依然住在九号教学楼后面几十米外的家属楼里,走到楼下一排齐腰粗的松柏前,他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缓缓走到一棵树下,抚摸树干,他依然清晰地记得,毕业前的那个夜晚,他亲手将一万只用红线穿好的千纸鹤挂在这棵树上。

    那每一只鹤都是一张肖像,周媛的肖像,他不知道那一万只纸鹤周媛是否收到,不过,时过境迁,这些似乎已经并不重要了,毕竟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奢望过什么,因为周媛是那种永远都要让你仰视的女人,她的冷漠就如一座恒古不化的冰山,阻挡了任何企图攀登的脚步。

    来到四楼,隔着房门,如水的钢琴曲隐隐传出,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那曲《致艾德琳的诗》,王思宇就靠在门边闭上眼睛,静静地欣赏,一曲接着一曲,优美的旋律如潮水般涌来,涤荡着他的心灵,半个小时后,琴声才悄然停歇,王思宇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扣响了房门。

    周媛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自从王思宇认识她以来,就几乎从没见她笑过,对王思宇的突然造访,她既不吃惊也不热情,开门后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径直返回屋子,怀里抱着一只大布娃娃,坐在沙发上把电视打开,静静地坐在那里看新闻。

    王思宇就有些尴尬,这位冰山美人仿佛从未经历人间烟火,也就从不讲世间人情,所以他脱下鞋后,就把门轻轻带上,赤着脚走过去,鞠躬道:“周老师好,今天来拜访您既有公事,也有私事。”

    周媛的眼睛没有离开电视,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他接着往下说,王思宇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材料,放在茶几上,里面是委办的邀请函,说青州市委办公大楼的装修工程打算邀请华西大学的相关专家学者去帮忙把关,以确保工程的科学性。

    周媛看完材料后点点头,总算开口道:“做秀,修路建开发区怎么不搞学术监督?”

    王思宇心里就苦笑道:“那些动则十几亿上百亿的大项目,别说市里,恐怕就算是省里都会有八百只手伸进来,抢都抢不到,哪里肯让了。”

    他赶忙说:“还请周老师多帮忙,但要保密,工程招标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公开。”

    周媛点点头,就继续看她的电视。

    王思宇又掏出银行卡放在茶几上,轻声道:“周秘书长希望您多添几件棉衣,这几年华西的冬天越来越冷。”

    周媛这回倒冷冷地道:“他的东西我不收。”

    王思宇心想,反正东西拿来了我就不会往回退,要退你自己去退好了。

    他还是第一次来周媛家里,就四处张望起来,突然发现前方漂亮的三角钢琴架上放着一张大相框,里面有个很帅气的年轻人和周媛的合影,那人的相貌竟然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王思宇更加惊奇地发现,在那张照片里,周媛的笑容竟是那样的灿烂。

    见王思宇盯着相框看,周媛的眉毛就皱了起来,表情有些不太自然,起身‘啪’地关上电视,摔掉怀中的布娃娃,抱起相框走进卧室,卧室的房门随即‘咣当’一声被关上。

    王思宇就苦笑着喊道:“周老师,那我就先走了,装修的事请您多费心。”

    卧室里依然静悄悄的,跟来时一样,离开时周媛同样没有打一句招呼,说一句话。

    王思宇慢吞吞地挪到房门口,直到他穿好鞋推门出去,里屋里也没传出半点声音。

    “诶!真是不近人情啊!”王思宇慨叹着摇摇头,转身下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