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章 缘来如此

第四十章 缘来如此2017-11-9 12:55:33Ctrl+D 收藏本站

    第40节    第四十章      缘来如此

    刚刚走出楼道不远,王思宇就听前面有人在热情地打招呼:“王思宇!”

    他不由地停下脚步,定睛向前方看去,只见满面红光的刘副校长穿着一身厚厚的冬装,戴着皮手套走来,他手里还拎着一个鸟笼子,鸟笼子里竟然有只漂亮的紫蓝金刚鹦鹉,正在用弯钩样的尖嘴梳理羽毛。

    王思宇在校期间本来和刘副校长并不熟悉,但毕业分配时,外面都说自己是在刘副校长的大力推荐下,才去的青州市委办公室工作,所以王思宇对他非常敬重,只是到了工作岗位上后,杂事太多,一直都没有好好谢谢这位和蔼的老人,心里就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王思宇恭恭敬敬地站在原地,鞠躬道:“刘校长好久不见!”

    刘校长就呵呵笑道:“我刚刚带着小兰去外边逛逛,回来时就碰到你了,小宇啊,你是好样的,毕业不忘母校,你委托周秘书长捐赠给学校图书室的十万块钱我们已经收到了,正巧你来了,咱们去图书馆看看,我让他们把买书的清单给你看看,咱们现在也要搞公开透明嘛!”

    王思宇听后就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暗想秘书长给自己来了一招姑苏慕容的绝学,‘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老人家倒是一点不吃亏啊。

    他赶忙推脱道:“刘校长,我看就不必麻烦了吧,我对母校是绝对放心的,相信校领导一定会把钱花在该花的地方。”

    刘副校长却来了倔脾气,一边逗着笼子里的鹦鹉,一边说:“你虽然毕业了,现在又是单位的科长,可这是在华大,你得听我的。”

    这时那只紫蓝金刚鹦鹉竟然扑棱着翅膀在笼子里跳了起来,也跟着大声学舌道:“听我的,听我的……”

    王思宇知道这老头出了名的倔强,就不好驳他的面子,赶忙笑呵呵地跟在后面。

    华西大学这点做得非常好,每每到了假期,图书馆各层都正常对外开放,看到门前牌子上以大篆笔体书写的“求知之门永远向你敞开。”王思宇不禁暗自点头,华西大学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和无数华大毕业生一样,对这座华西省最优秀的学府充满了敬意。

    进了图书馆,径直走到三楼文学艺术区,王思宇就是一愣,他在墙上居然发现了一张自己的大照片,底下还附着几行文字说明,华大xx届毕业生王思宇毕业不忘母校,捐赠图书馆十万元购买新书。

    这里本来坐着三十几名学生,正低头看书,见刘副校长带着王思宇一同过来,竟然齐刷刷地站起,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看来自己已经成了这些学生的榜样,王思宇就有些惭愧,毕竟这捐献的钱其实是名不正言不顺,但转念一想,那来路不正的脏钱是打着秘书长的名头捐出去的,秘书长以自己的名义捐的钱,那肯定是干净的,这么一想,王思宇心里就坦然多了。

    王思宇赶忙拱手,跟着春风满面的刘副校长走进管理室,刘副校长让值班的财务人员把那十万元的开销列出清单,请王思宇过目,仔细地核对一遍,王思宇赶忙大略扫了一眼,就草草签上了名字。

    刘副校长说:“这是学校的新举措,要让所有捐助者知道自己的钱是怎么花的,花了多少,花到哪里了,我们这是培育人才的地方,绝对不允许任何形式的**现象滋生。”

    两人出了管理室,就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来闲聊起来。

    刘副校长就问王思宇这次回来是做什么的,王思宇不好把事情公开出来,怕走漏风声,就微笑着说:“这次回来是受周秘书长之托,专程来探望周媛老师。”

    刘副校长听后就点头道:“就算周秘书长没有请你来看她,你也应该常来拜访一下小周老师,毕竟你去青州市委办公室工作是由她亲自推荐的。”

    王思宇听了大吃一惊,这可和他事先了解的情况大不一样,就顾不上太多,急忙忙地问道:“这个我怎么不知道?从来都没听说过啊。”

    刘副校长笑笑说:“就小范围内的几个人知道,青州市给的这个名额靠的是周秘书长的面子,我们当然要事先征求下周媛老师的意见,当时她就说让王思宇同学去吧,反正他家刚好也是青州的。”

    王思宇脑子顿时‘嗡’地一下,心里极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暗想怪不得自己从没跟周秘书长接触过,但上次来省城灭火的时候,他竟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想必他对女儿推荐的人选一直都很留意,只是平时不露声色罢了。

    想到这里,王思宇不禁想起心中一个疑团来,话锋一转,轻声问道:“刘校长,周老师跟秘书长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父女之间的关系会搞得那么紧张?”

    刘副校长叹了口气,缓缓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小周老师以前有个男朋友,好像是地质系的,周秘书长嫌他家出身不好,坚决反对,并要求学校在毕业分配的时候把他们分开,当时顾校长就跟毕业生分配办公室打了招呼,让把那个同学分到远点的地方,结果下面领会错了领导意图,以为要整治那个学生,结果就把他分到了最贫困落后的思源县煤矿工作,结果当年就因为一次瓦斯爆炸事故意外身亡,可惜啊,小周老师是当年多么活泼可爱的孩子啊,经过那次打击,常年都不见笑容。”

    王思宇想到相框里面那个帅气阳光的大男孩,不禁心中也有些难过,刘副校长叹了口气又说:“其实也不能全怪周秘书长跟顾校长,那并不是他们的本意。”

    王思宇点点头,心想无论是在官场还是其他地方,总是有人在不停地揣摩领导的意图,分析他们说的每一句话,生怕领会得不够深刻,所以往往领导往西指一米,他们就能跑出十里,不能不说,很多悲剧就是这样酿成的,比如委办的郑大钧,他就是这种人,这样的人如果得到重用,那他首先考虑的永远是怎样去讨上面的欢心,而不是在意下面的死活。

    刘副校长挠头道:“那个学生叫什么名字来着?姓廖,对了,好像叫廖长青。”

    说到这里,他忽然转过头来,仔细盯着王思宇看,神情古怪之极,看了半晌,才吁了口气,说:“我明白了,难怪小周老师要推荐你了,小宇啊,你以后要多来看看小周老师,她其实挺可怜的。”

    王思宇默然,他当然知道刘副校长想说什么,但是,他却不知道周媛在想什么。

    这时候刘校长又叹气道:“这事也怪小廖自己,他太执拗了,当初他完全可以选择不去,毕竟他姐夫开了一家娱乐公司,在省城也算人脉极广,完全可以帮他谋个好工作,可他就是看不上他姐夫,不肯低头,这下可好,不但把自己给搭进去了,还稍带着毁了两个女人的生活。”

    王思宇不禁起了好奇心,不知为什么,他很想多了解下那个和自己长相酷似的廖长青,想知道他原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就又问道:“除了周老师外,另一个受伤害的女人是谁?他姐姐吗?”

    刘校长点点头,道:“对,他们姐弟两个从小就相依为命,感情极好,他姐姐原来是华西电视台的当家花旦,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的高材生,当初主持的《心灵驿站》曾经红极一时,可惜啊,小廖去世后对她打击太大,多次在现场直播中出现重大口误,后来被新人取代,这两年只做些小节目,很少上镜了,据说去年又离婚了,自己带着小孩生活,哎,也是个可怜人啊。”

    王思宇心中暗暗吃惊,没想到他姐姐居然是廖景卿,眼前似乎浮现了那个气质高雅,一尘不染的清丽容颜,王思宇并不喜欢《心灵驿站》那档节目,但在学校期间几乎是每期必看,就是因为他很喜欢廖景卿的主持风格,她那出众的容貌,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以及在对话中展示出的深厚文化底蕴,都让王思宇赞叹不已,只是这两年她似乎淡出镜头,现在才知道,原来她的没落竟和廖长青之死有着莫大的关系,王思宇不禁觉得可惜了。

    这时王思宇忽地想起在青州时发生的那一幕,为什么廖景卿见了自己后会那样的失态,并且在采访车离开时对自己投来深深的一瞥,原来她和周媛一样,都从自己身上找到了廖长青的影子。

    这种感觉怪怪的,就好像,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突然间闯进自己的世界,大声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两人又聊了会,刘副校长就说明年华大六十周年庆典你一定要参加,我们会尽量邀请华大的优秀毕业生回来,你们都是事业上的成功者,多接触下能够互相促进,共同提高。

    王思宇就说请刘校长放心,到时我一定参加。

    两人分别后,王思宇就慢慢地走出校园,他本来还想晚上去趟方如海家,但此时心情全无,更有些魂不守舍,忍不住回头向宿舍楼望去,视线却被树木遮挡,什么都看不清楚。

    周媛站在阳台上,看着王思宇背影渐渐消失,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返回卧室,用手指轻轻拨弄着窗前挂满的千纸鹤,将怀中的相册抱得更紧些,幽幽地道:“长青,他长得真的很像你,不是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