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一章 你就看着办吧

第四十一章 你就看着办吧2017-11-9 12:55:34Ctrl+D 收藏本站

    第41节    第四十一章      你就看着办吧

    早上起来,洗漱完毕,王思宇站在镜子前照了半天,发觉眼睛还是红红的。

    昨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就趴在被窝里看电视,恰好华西电视台的电影频道正好放着一部香港早期古装武侠片,男女主角都长得歪瓜裂枣的,里面也没啥出彩的情节,反正就是乒乒乓乓一顿乱打,王思宇就想用这玩意催眠,硬着头皮往下看。

    可没想到原本挺烂的一部片子,到结尾的时候居然玩了一把煽情,当男主角为了保护心爱的女人与强敌同归于尽时,那个长得比芙蓉姐姐还要丰腴些的女演员,居然仰面喊出一句让王思宇极为震撼的台词:“从今以后,再也没有那样一个男子,可以为我披星戴月,地狱人间。”

    喊完之后她就跳崖了,在哀婉抒情的片尾曲蛊惑下,王思宇的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这时候才知道mb的上当了,这导演真是禽兽,挂着羊头卖狗肉,好好一部武侠烂片,到最后一刻,愣给导成爱情片了。

    喷上摩丝把头发梳好,王思宇还是有些神不守舍,满脑子都是那句感人的台词,就觉得爱情还是电影里的好,起码能让人落泪,现实里的爱情,大多都让人欲哭无泪。不过爱情到底是个啥,王思宇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只是从唯物主义角度来看,那玩意应该与荷尔蒙和肾上腺有关,没有哪个男人会死去活来地爱上一个他不想日的女人,所以,能让自己**硬起来的女人,多半还是值得一爱的。

    锁上门以后,夹包下楼,打车直奔欧曼经典花园,来到小区门口下了车,登记后径直往里走,绕过假山,穿过园林,进了宽敞的慕尼黑液压观光电梯,浏览着城市的远景,王思宇的心情才渐渐舒展开,嘴角也勾出一抹笑意。

    敲开房门,却见明艳动人的雪滢师母正笑盈盈地站在门口,外面天气虽冷,但屋里很热,陈雪滢这时只穿了件粉红色绣花睡衣,睡衣质地极好,如绸缎般光滑,随着呼吸微微颤动,不时荡漾出水样波纹。

    王宇思的目光停留在波纹中的两座孤岛上,顿时觉得心里一热,不禁口干舌燥起来,最近黄书看得有点多,好像全身的奇经八脉都被打通了,*上脑的速度比以往快了一倍不止,王思宇赶忙喊声“师母好。”接着顺势用包挡在裆部,恭恭敬敬地弯腰行了个大礼,因为动作比较及时,幅度也够大,加上遮挡到位,所以陈雪滢并没有发现到异样之处,她当然不会想到,眼前这位彬彬有礼神色坦然的大好青年,已经在裤裆里对她行举旗礼了。

    陈雪滢就笑盈盈地把他迎进门来,王思宇换了拖鞋,就赶忙坐到沙发上,用目光四处打量着屋里的陈设,强行转移注意力,过了好一会儿,感觉就稍稍好了些。

    “小宇,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别拘束。”陈雪滢给他泡了杯热茶,坐在对面。

    “嗯,不拘束,不拘束。”王思宇一边在嘴里叨咕着,一边在心里对下面那蠢蠢欲动的家伙骂道:“别的地方都可以不拘束,你他娘的还是给老子规矩点好。”

    过了半晌,王思宇才轻轻出了一口气,轻声问道:“师母,小晶呢?”

    陈雪滢就小心翼翼地迈到方晶的卧室门口,把门推开一条缝,王思宇也悄悄跟过去,两人猫腰往里张望,却见方晶的床上散落着一堆高三教材,怀里抱着笔记本电脑,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王思宇只到这小丫头为了完成他们之间的约定,估计是开始拼命学习了,只是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望着她那张略显憔悴的小脸蛋,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安。

    陈雪滢悄悄把门推上,两人又蹑手蹑脚地回到沙发上做好,陈雪滢拿了梳子边梳头边轻声道:“自打小晶从你那回来,就跟换了个人一样,每天都用功到凌晨两三点钟,早晨七八点钟就又起来学习,这会儿刚刚躺下,他爸爸是既高兴又心疼,担心小晶把身体累坏了,小宇,能告诉我在青州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王思宇双手捧着杯子轻轻转动,暗想这件事请还是说出来比较好,否则日后闹出误会,就不太好收场了,他就原原本本地把事情得始末都讲了一遍。

    陈雪滢听得很仔细,不时地抿嘴笑出声来,王思宇的心头就一颤一颤地忽闪着,他不敢去望陈雪滢的身子,就低头盯着地板,把自己的想法谈了出来,说尽量把坏事办成好事,这孩子既然早熟,就利用这点,让她把学习抓上去,将来上了大学,自然就会把这件事情淡忘掉。

    陈雪滢听了就点头道:“小宇,我赞成你的做法,相信你老师也会同意这么做,这样,你随便坐,我去给你老师打电话,告诉他你来了,让他晚上早点回来。”

    王思宇见她走回卧室,就赶紧躲进书房,再也不肯出来,如今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对美女的抵抗力那更是直线的下降,陈雪滢这样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就算是站着不动都能让他破防,要是在不经意间瞬发个‘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超级大招,那毫无悬念,自己肯定会被瞬间秒杀掉,这样下去可是大大不妙,对这种大boss级别的美女,看来还是躲远点安全些。

    王思宇就坐在书房里翻了几本书,觉得百无聊赖,就坐在椅子上玩电脑,过了约莫两三个小时的功夫,门被轻轻推开,方晶正睡眼惺忪地走来,一眼看到他,竟然‘哇’地尖叫起来,满脸惊喜地道:“小宇哥哥,你怎么来了?”

    “到省城办事,顺便过来看看你,听说最近表现很好嘛?但要注意劳逸结合,别把身体累坏了。”王思宇放下手中的鼠标,微笑着说道。

    方晶听后‘咯咯’地笑道:“你是昨天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王思宇不解地问道。

    方晶咬着嘴唇半晌不说话,过了好一会才轻轻走过来,搬着王思宇的脖颈,在他耳边轻声道:“猜的。”随后又在他脸上轻轻地香了一口,王思宇的心不禁一颤,赶忙想摆脱,但一想到她这样痴情,竟也不忍心,就只好任她撒娇。

    “天啊,你在玩什么游戏?”方晶的目光不经意间扫到电脑屏幕上,忍不住怒气冲冲道:“你!你!讨厌死了。”

    王思宇猛然醒悟,美女脱衣服的游戏页面还没关呢,赶忙手忙脚乱地关掉,摸着脑壳道:“这网页弹窗太厉害了,一不小心就弹出个页面,真是防不胜防啊。”

    方晶却忽地捂嘴笑了起来,半天才摇头道:“这台电脑什么都弹不出来。”

    “是吗?真奇怪。”王思宇装模作样地又点开几个网页,果然没有弹出小窗口,这才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摊开双手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搞不明白。”

    方晶慢慢地走到他身后,轻声说:“小宇哥哥,我是逗你玩的,其实玩玩游戏都没什么,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开心。”

    王思宇忙咳嗽了下,扳开她搭在身前的两只小手,轻声道:“别让师母看到。”

    方晶却满不在乎地道:“看到就看到,我现在又不是小孩子了,自己的事情我能做主,他们要敢管我,我就跟他们闹。”

    王思宇乍舌道:“可不许这么刁蛮任性,不然哪个男人敢要你。”

    方晶就吃吃地笑:“后悔了?晚啦,这辈子我跟定你了。”

    王思宇嘿嘿一笑,暗想再等你大些,见到的帅男生多了,经历的事情也多了,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少女的初恋总是那么单纯洁净,让人不忍去破坏,王思宇就任凭她腻味在自己身边,两人轻声地说着一些闲话,方晶心情大好,不时‘咯咯’地笑着。

    客厅里的陈雪滢听到小晶的笑声,也抿着嘴乐,她已经给方如海打过电话了,证实了两人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过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起码能激励孩子学习,刚刚方如海更是说道:“要是以后能成了姑爷也不错,我看小宇人品不错,值得小晶托付终身,再加上这孩子家里没有父母在世,结婚后还能入赘到咱家,省得以后老了成年的看不到女儿。”

    王思宇和方晶在书房呆了一会,两人就进了方晶的卧室,王思宇又给她辅导了两个小时,方晶听得很专心,并认真做了笔记,遇到不懂的地方,她就会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嘻嘻地笑,王思宇就不厌其烦地为她讲解,直到她完全懂了为止。

    方如海还是回来的很晚,进屋和王思宇打过招呼后,就抱怨着省委宣传部那些家伙乱安排,把几个大型活动都放到年底,搞得电视台里人困马乏的,自己也忙到脚打后脑勺。

    吃饭的时候,他见方晶不停地往王思宇碗里夹菜,就和陈雪滢相视而笑,捏着筷子感叹道:“女大不中留啊,小宇哥哥一来,就把老爹都给忘了。”

    方晶赶忙拿起一根鸡腿,径直塞到他嘴里,羞惭惭地道:“老爹,你说什么呢?讨厌死了。”

    陈雪滢就在旁边试探着打听起王思宇的家事来,拐弯抹角地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啊,以后想找啥样的女孩结婚啊,就差挑明问他:“做我家上门女婿成不成?”方晶在旁边低着头不敢说话,心里扑通扑通地一阵乱跳,感觉脸上热烘烘的,心里像长了草,就再也坐不住,红着脸夹了几样菜,就端着碗跑回自己的卧室,却无心吃饭,悄悄地躲在门后偷听他们聊天。

    等王思宇讲完,方如海就放下筷子,感叹道:“小晶这孩子母亲去世的早,我是真舍不得她以后出门子啊,要是能招个上门女婿就好了。”

    陈雪滢就‘扑哧’一声笑出来,假意道:“孩子才多大啊,瞧把你给急的,怎么,着急抱孙子了?”

    方如海就‘嘿嘿’地笑着不说话,拿眼睛瞄着王思宇,轻声道:“以后谁要是娶了我的女儿,我方如海的所有家业就都给他留下。”

    王思宇听着就觉得他们两口子这一唱一和的,分明是话里有话,但他可不敢去接茬,以免节外生枝,就忙放下碗道:“老师,周秘书长想见方副部长,你看什么时候方便安排?”

    方晶躲在门后正听到开心处,却不想王思宇没有顺着老爹的话表态,就气哼哼地坐在床上,揪着两条小羊角辫瘪嘴看书。

    方如海听后摸着下颌道:“周松林这个人啊,为人处事太过圆滑,他自己不肯直接跟我联系,却让你出面,这是在表态啊,他只想搭顺风车,不想跟我们方家走得太近。”

    王思宇点头道:“他做了这么久的秘书长,当然还是希望做张书记线上的人。”

    陈雪滢给两个人倒了茶,就开始收拾桌子,王思宇就跟着方如海坐到沙发上,方如海拿起杯子轻轻抿上一口,才摇头道:“也不能说是张阳线上的人,他的位置特殊,市委大管家,稍稍偏向书记那边也说得通,但他还是不想参与到地方派系间的争斗里,这个老周,说白了还是想独善其身啊。”

    王思宇觉得应该帮周松林说些话了,就放下杯子,侧身道:“秘书长还是很有工作能力的,对我也不薄,还希望老师帮忙。”

    方如海笑着点头,拍拍王思宇的肩膀,轻声道:“小宇啊,方晶要是真能考上名牌学府,也就圆了她母亲生前的夙愿,我要好好感谢你啊。”

    王思宇笑着摆手道:“老师客气了,这都是应该做的。”

    这时陈雪滢就端着削好的苹果走过来,给方如海和王思宇各递过来一个,看着那晶莹玉润的手指,王思宇不禁食指大动,拿过苹果正吃得香甜,忽然见方晶满脸通红地推门走出来,对着方如海大声喊道:“老爹,我只喜欢小宇哥哥,我这辈子就想嫁给她,他要是不同意我就活不成了,老爹你就看着办吧。”

    ‘啪嗒!’半块苹果从嘴边掉了下去,王思宇张大了嘴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得目瞪口呆。

    ——————————————————————————

    ps:外面投票选母女的比俺还禽兽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