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四章 尘埃落定

第四十四章 尘埃落定2017-11-9 12:55:38Ctrl+D 收藏本站

    第44节    第四十四章    尘埃落定

    王思宇在医院足足躺了半个月,期间周松林去看过他两次,方如海夫妇得知消息后,也专程从省城赶过来探望过他一次,他们可没敢把王思宇受伤的消息告诉方晶,怕这丫头知道了会太过伤心。

    可直到出院时,王思宇还是没有弄清楚,到底是谁曾在他床边哭过,因为当他醒来的时候才知道,郑大钧让三科的人轮流照顾王思宇在医院的生活起居,所以也就无从问起,总不能挨个打听吧,当然,他总觉得那个人应该是张倩影,除了她之外,王思宇还真想不到会有别人能为他伤心流泪。

    王思宇遇袭受伤的事情严重刺激了邓华安,他像个暴怒的狮子,亲自带队盘查走访,仅用了三十二小时就抓到了行凶的嫌犯,他们并不是龚老太爷的手下,而是小九哥的人,那个黄毛所说的话,除了想转移警方的视线外,也有栽赃陷害的意思,最近他们两帮人在明里暗里斗得厉害,所以从不放过任何打击对方的机会。

    经过两天两夜不间断的审问,三个打手终于扛不住,把雇佣他们伤人的柳大元给招了出来,柳大元上次在医院吃了大亏之后,一直心怀怨恨,伺机报复,这次听说王思宇因为委办大楼装修得事得罪不少人,就觉得这时候下手最稳当,没人能想到是自己干的,可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邓华安对医院那件事非常了解,他就觉得对方下手这么黑,十有**是柳大元干的,于是侦破方向牢牢锁定在柳大元身上,邓华安是下定决心要把他往死里整,不光揪住这件事,更下令让干警们深入挖掘,把他这些年干的坏事全都给掀出来。

    案件侦破工作极为顺利,没过多久,柳大元就因涉嫌雇凶伤人强.奸妇女贪污公款等多项罪名,很快就被检察机关批捕,他的父亲柳翔云副书记听到消息后,被这个败类气到吐血,老头子耿直一生,没想到家里竟养出了个白眼狼,心里愤懑之余心灰意冷,自觉没脸见人,向市委张书记请了半年的病假,到外地静养去了,常委会上激烈的争吵也随着他的退出而硝烟散尽,孤立无援的程市长无心恋战,隔三差五就跑趟省城,去走动关系另谋出路。

    邓华安因为在一次酒醉后闯入拘留所,大打出手,将持刀扎伤王思宇的那个小混混的手腕扭断,又捏碎了他一根手指,还打折了他三根肋骨,惹出了大麻烦,被暂时停职在家,等候处理,要不是因为局领导不敢得罪周松林,他非但保不住这身警服,恐怕人都得被送进去,好在经过王思宇的一番运做,黄毛的家人同意不再追究,把事情压下来,而黄毛因为揭发以小九哥为首的黑恶势力有功,得到了减刑处理。

    .........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的晚上,在经过一阵激烈的短信大战后,新年的钟声终于敲响了,窗外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王思宇从抽屉里找出一串小钥匙,把那间尘封已久的卧室打开,在细心地打扫好房间后,他站在床边,轻轻地唱起那首不知名的歌曲,此刻的窗外,已是烟火满天。

    ......................

    过了年后,青州市委搬到了崭新的办公大楼,领导班子也发生了重大调整,程市长被调回省城任劳动厅厅长,项中原被任命为市委常务副书记,代理市长,在一个月后的市人大会上,又被正式选举为市长,而周松林则如愿以偿,成为专职副书记,分管组织人事规划与发展老干部等工作,常委会排名一跃升至第三位。

    市委常委班子调整结束后,下面各市直机关的领导班子随之也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动,市委秘书长由原市委办公室副秘书长罗光达接任,但罗秘书长暂时不担任市委常委,信访办黄主任被调到青州市*任副局长,分管政工。而办公室副主任郑大钧被调到青山县任副书记,他原来的职务由二科科长王大伟接替……

    三月上旬的一天上午,王思宇正坐在电脑旁提前准备三科今年一季度的工作总结,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科员小李接了电话就喊:“科长,杜秘书找你。”

    杜秘书名叫杜峰,原来在政府办那边坐冷板凳,是个很有才华的秀才,只是有些恃才傲物,因此参加工作已经七八个年头了,一直没有干起来,仕途失意之余,经常在省内报纸上发表文章,针砭时弊,周松林注意这个人已经很久了,所以履新之初,就把他调到身边做专职秘书。

    王思宇接过电话打了个哈哈道:“杜兄,有何指教?”

    杜峰嘿嘿笑道:“岂敢,岂敢,王兄,书记大人有请。”

    王思宇坐电梯来到周松林的办公室,见外间已经坐了三位各局的领导,杜峰手里正拿着一张报纸,盖住了大半张脸,见他进来就向里面努努嘴,王思宇忙敲门进去。

    这时外面这三位就不干了,把脸拉得老长,轻声抱怨道:“杜大秘,怎么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我们都等了快一个钟头了。”

    杜峰把报纸翻到第四版,一边看着国际新闻,一边向上推了推眼镜,懒洋洋地回道:“这人我拦不住,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不认识他,让他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结果事后周书记大发雷霆,训了我三天,咱是吃亏长记性,对不起了各位领导,大伙再等等。”

    三位局领导这才不再说话,依旧捧着大肚子微笑着坐在那里,如同寺庙里供奉的三尊弥勒佛。

    王思宇推门进去后,见周松林正挽着袖子在一张宣纸上泼墨挥毫,他走到办公桌前,周松林恰好写完最后一个字,“中正平和”

    王思宇见他这四个字笔法圆润柔和锋芒不显,正合了题意,就赞了声“好字!”

    “送你的。”周松林在下面提了落款后,把毛笔放下,抬头道:“以后就挂在书房里,把你那毛躁的脾气给我尽快改了。”

    王思宇微微一笑,就自己过去倒了茶,端着茶杯坐在沙发上等周松林继续说。

    周松林把身子坐好,手里握着一管签字笔,在桌子上吧嗒吧嗒敲了半天,才语气凝重地道:“打算让你去下面摔打两年,怎么样?”

    “去哪?”王思宇把茶杯放下,表情也严肃起来,王思宇这段时间对繁琐的机关生活也有些厌倦,心里也打算着找个机会跟周松林谈谈,打算去下面做点实际工作,但没想到竟被周松林抢了先。

    “挂职去青羊县当副县长,怎么样?”周松林脸上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但目光却一直盯着王思宇的面孔,细心观察着他的表现。

    “好地方。”王思宇的语气中没有任何高兴还是失落的意思,只是随意点点头:“几时走?”

    “过几天由组织部李副部长陪你去。”周松林端起茶杯喝上一口,砸吧砸吧嘴,又把茶杯轻轻放下,抱着膀子道:“机会给你了,是老鹰还是麻雀,还得看你自己能飞多高,不过不要有压力,反正你的人事关系还留在委办,干不好就回来坐机关,也不错。”

    王思宇知道周松林这话半真半假,一方面是实在干不好的话,的确有退路,毕竟是挂职干部,干不好也不用担太大责任。

    挂职是干部交流的一种方式,分上挂和下挂,一般都是下挂居多,就是上面为了培养干部,把干部放到基层锻炼,挂职期间可以担任高于自己本身行政级别的职务,挂职期满后,回到原单位大都提拔使用。

    现在政策上对挂职干部管理的不严,很多人甚至趁着挂职做些兼职,更甚者就干脆躲在家里吃空饷,因为不占下面的名额,所以底下的人多半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少有真较真的。

    王思宇知道这老狐狸打得是什么算盘,点将不如激将,他这是在激励自己,希望自己在下面能够做出点成绩来,要真是干得一塌糊涂,灰溜溜地逃回来,那还真就没法抬起头来,不过王思宇心里也没多大把握,毕竟青羊县在全省都是挂了名的,九大经济指标里有五项位列全省倒数第二,华西民间有句民谣:“不吃思源的饭,不嫁青羊的汉。”

    如果说青州市是华西省这个学校里的落后班级,那青羊县就是这个落后班级里的差等生,和青州市不同的是,青州换得最快的是二把手,而青羊县换得最勤的却是一把手,上面为了早日振兴青羊经济,五年内先后派过去三位书记,结果一个都没留下,最后只好从当地提拔。

    前两年坊间还流传着一个笑话,说别的地方为了争个县委书记都能打破头,就属青羊的领导班子团结,互相谦让,谁都不愿意当这个天天挨骂的头,常委会上,老哥几个在底下一合计,就决定抓阄解决,专职副书记刘长喜抓到了写着县委书记的纸条,气得回家跳着脚骂老婆,说:“马勒戈壁的,昨晚上你那个腚沟子是不是没洗干净,怎么老子今天手气这么臭?”

    当然那只是刘长喜得罪了人,别人在底下编排他,王思宇知道,现在青羊的班子向来都是口角不断,市里曾经三番五次地做调解,不过传言如此夸张,倒也能从侧面反映出在青羊工作有多困难,但王思宇考虑到自己二十六岁就能过过副县长的瘾,砸吧砸吧嘴,就觉得不吃亏,再说那地方原本基础就不好,白纸一张任意涂抹,万一干好了出成绩也快。

    周松林见王思宇没有丝毫畏惧的神色,就觉得很欣慰,这个小伙子虽然并没有自己最开始认定的那么沉稳,但总算胜在勇气可嘉,能够不畏艰难,并且周松林隐约地认定他是自己的一员福将,很多看起来很复杂的事情,经过他的手,总能被歪打正着般地轻松化解。

    更加重要的是,王思宇还是一个重要的筹码,他和省城方家关系非比寻常,方如镜这次可是做了省城玉州的市委书记,省委常委之一,在经过多年蛰伏之后,这位曾经名噪一时的华西政治明星终于得以东山再起,以他的年领优势和超强的实力,假以时日,问鼎华西也不是没有可能,到那个时候,有王思宇居中周旋,自己的仕途之路将更加平坦。

    想到这里,周松林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在‘滴溜滴流’地喝了几口茶后,就以谆谆长者的口吻意味深长地道:“有时间多给媛媛打几个电话,她现在调到省教委基础教育处去了。”顿了顿,就摸出一根烟,点着之后吸上一口,轻声说:“上次你昏迷的时候,她到医院看过你,还在屋里哭了鼻子。”

    王思宇心头就是一震,没想到在病床边哭的人竟是周媛,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转念一想,周媛哭的不是自己,而是廖长青,但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受伤的呢?

    王思宇就满脸狐疑地望向周松林,周松林似乎看出他的心思,微微点头说:“是我给她打的电话,毕竟你是她介绍来的,你出了事情,我总要跟她讲一下。”

    王思宇知道周松林可能有些误会,不过他并有去解释,而是转动着手中的茶杯轻声问道:“有个疑问一直想问您,当初您为什么要反对她和男朋友交往?”

    周松林的脸色在瞬间涨得通红,额头的青筋不停地跳动,过了好一会,才语气平静地道:“没什么。”

    其实当初周松林仕途不畅,就想到和副书记柳翔云联姻,打算把周媛介绍给柳大元,没成想间接害死了廖长青,这是他一生当中犯下的最大错误,这种**,自然不能轻易对别人讲出来,哪怕是最亲近的人,包括他的女儿周媛。

    王思宇见周松林神色异常,就知道自己不该提那个问题,赶忙从沙发上站起,轻轻走过去拿了宣纸,见墨迹已干,就缓缓卷起,握在手里,打开房门离开,背后传来了周松林一声长长的叹息。

    回到家后,王思宇躺在床上给周媛发了封手机短信,“谢谢你能来看我。”

    虽然明知道她心里想的那个人是廖长青,但必要的礼节还是要讲的,毕竟人家大老远从省城来青州探望过自己,不道声感谢说不过去。

    没想到周媛回复的短信竟是:“好好对待那个漂亮女孩,她照顾了你两天两夜。”

    看完短信后,王思宇飞快地从床上跃起,匆匆穿好衣服,把门锁好,‘腾腾’地跑下楼,在小区门口打辆出租车,开门坐好后,轻声对司机道:“去滨河小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