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五章 枪与玫瑰(修)

第四十五章 枪与玫瑰(修)2017-11-9 12:55:40Ctrl+D 收藏本站

    第45节    第四十五章    枪与玫瑰(修)

    酒吧里人不多,服务生懒洋洋地坐在吧台里,昏暗的灯光下,张倩影神色娇慵地倚在桔黄色的酒吧椅上,俏脸上泛着一抹潮.红,白皙如玉的手里端着晶莹剔透的高脚杯,纤长的食指与中指恰恰夹在高脚杯最纤细的杯柱上,随着手指轻柔的撩拨,杯中玫瑰色的红酒缓缓地转动着,她却没有喝,而是抿着薄唇,静静地聆听着音乐,仿佛已经入了迷,那是枪与玫瑰乐队的经典歌曲,don'tcry。

    歌声的前半部分深情款款,仿佛情人间的窃窃私语,充满了柔情蜜.意,而后半部分则加入了明显的重金属元素,铿锵有力,高.潮迭起,前面那段音乐恰如绽放的玫瑰,美丽而芬芳,后面则似枪炮轰鸣,轰炸着人们的视听感受。

    王思宇很少有喜欢的歌曲,但这时竟也被这首歌感染,轻轻点着鞋尖打起节拍,心绪一时难以平复下来,而张倩影的眸中更是隐约有泪花闪动,这就是音乐的力量,不知不觉中,就能左右人的情绪。

    王思宇很喜欢张倩影现在的样子,优雅而高贵,两个人从到了酒吧后,就再没有说过话,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一个偶尔品尝下杯中的红酒,眸光飘忽不定;另一个则不停地喝着啤酒,欣赏着对面的如花美人。

    敲开张倩影的房门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王思宇只是站在门口说了句:“我要调走了。”,就转身靠在门前,这种场景像极了他以前一度鄙夷的,港台片里惯用的那些狗血桥段,但事到临头,自己竟也是那副德性。

    要不怎么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呢,这招果然有效,在门口站了还不到三分钟,张倩影就穿戴整齐,从屋里开门走出来,两个人就一起下了楼,离开小区后,就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路过这家名为‘蓝色沸点’的酒吧,才双双停下脚步,对视一眼,就推门进去,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

    “什么时候走?”张倩影把杯中红酒一饮而尽,脸色越发红艳艳的,眸光温柔似水,却没有望着王思宇,而是将头偏向窗外,外面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了蒙蒙细雨。

    “后天吧。”王思宇此时已经喝了七瓶啤酒,神态里也带出一丝醉意,直到马上就要离开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是那样迫切地想来见她一面,而不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曾照顾过自己两天两夜,更是因为某种无法割舍的情感。

    张倩影不再做声,而是默默站起身子,拿起包包,转身向外走去,王思宇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后,昏暗的街灯下,两人的身影被拉得细长,不一会儿,衣裳都已湿透,雨水从脸颊上轻轻滑落,却毫不在意,步履闲适从容。

    脚步声轻轻叩响楼梯,感应灯一盏盏地依次亮起,又很快地黯淡下去,在房间门口,两人就都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

    张倩影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王思宇则点着一根烟,倚着楼梯扶手,慢慢地吞云吐雾,烟气就在空气中渐渐弥漫开来,虚无缥缈中营造着某种暧昧的氛围

    一根烟抽完,王思宇轻轻把烟头扔掉,用脚尖踩过去,用力碾压几下。

    似乎有种某种微妙的默契,就在王思宇丢掉烟头的瞬间,张倩影也终于把手伸进外衣兜里,从里面摸出一串钥匙,右手微微颤抖着将钥匙插进锁孔里,在‘稀里哗啦’一阵乱响中,房门被轻轻打开,张倩影走进去后并没有关门,而是弯腰脱掉那两只高跟鞋,将那双精致的鞋子摆到鞋架上,袅袅娜娜地走进卧室,找出一件花格子睡衣,轻轻丢到沙发上,接下来便一言不发地转身走进卧室。

    王思宇把门带上,“咔嚓”一声把门反锁上,拿起睡衣进了洗浴间,把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一件件剥下,打开热水器的不锈钢龙头,热水就哗哗地躺下来,他就闭上双眼,轻轻地擦洗身子。

    换好睡衣出来的时候,茶几上早已摆上了两杯浓浓的热咖啡,张倩影换了件干净衣服,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在不停地调换着频道,她的脸上仍有酒醉后的残红尚未消退,见王思宇从浴室开门出来,就慌忙关上电视,默默地站起身子,抱着几件贴身衣物低头走进浴室,随手把门轻轻带上,却没有关严,不一会儿,里面就传出哗哗的水声,热气丝丝缕缕地从门缝里飘出,空气中飘满沐浴液的香气。

    王思宇喝完咖啡,就静静地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呆呆地望着头顶的吊灯,浴室里飘出水汽正如轻烟般在灯下游荡,变幻着各种形状,折射出迷离的色彩,飘渺而神秘。

    ................

    哗哗的水声终于停止,屋子里面顿时安静下来,王思宇的心跳不知为何突然加快,呼吸也局促起来。

    但等了许久,都不见张倩影出来,王思宇终于按耐不住,翻身从沙发上坐起,静悄悄地走到浴室门口,伸手想去推开那道门,可手掌刚刚搭在门板上,就又收了回来,转身靠在墙上,‘啪’地点着一根烟,静静地抽了起来,与此同时,浴室里也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里面的照明灯已被关上,浴室中一片漆黑。

    王思宇的手指就有些发抖,快步走到黝黑厚实的檀木桌旁,把手中的半截烟头用力掐灭,丢在烟灰缸里,转身回到浴室门口,推开虚掩的实木门,只见张倩影站在墙壁的暗影里局促地喘息着,前胸不住地起伏,王思宇走到她身前,伸手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摸索着,终于找到开关的位置,‘啪’地一声将灯重新打开。

    “不要!”张倩影轻声地低呼道,伸手捂住了俏脸,王思宇的目光在瞬间被点亮,只见张倩影身穿着黑色绣花吊带抹胸,前胸露出滑腻白皙的一大片,整个玉臂也都暴露在外面,目光下移,那雪白平坦的小腹上,浑.圆漂亮的肚脐清晰可见,下身更是穿着一件肉色蕾丝低腰内裤,周身上下都充溢着惊心动魄的诱惑。

    王思宇感觉自己的心脏狂跳不已,慢慢走过去,轻轻分开她的双手,张倩影那张艳若桃李的俏脸就出现在眼前,她闭着双眼,睫毛在微微颤动,嘴里兀自轻轻呢喃着:“不要……太亮了……”

    王思宇深吸了一口气,回头把门轻轻带上,挡住了外面的光线,

    张倩影的身子在不停地战栗着,全身酥软地靠在墙壁上,左手扶在胸前,剧烈地喘息着,待王思宇再次走到身前时,她闪电般地伸出右手,按向墙壁的开关,随着‘啪’地一声脆响,浴室再次隐入黑暗,只有热水器上的红光在一闪一闪地,撩拨着隐晦的**。

    “来吧,今晚我是属于你的。”张倩影在说出这句话后,仿佛浑身脱了力,就靠在墙壁上慢慢滑了下去,王思宇赶忙抱住她,低头向她吻去。

    忽地,一股热水突然从上面淋下,浇得他浑身湿透,张倩影则如同灵猫一般,‘咯咯’地笑着从他腋下钻出,敏捷地向打开虚掩的房门,轻盈地奔了出去。

    “王思宇,你个大坏蛋,上次是被你钻了空子,这回我可是清醒的,你休想得逞。”张倩影暗算得手,赤着脚站在客厅里,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得意洋洋地回头喊道。

    王思宇被淋成了落汤鸡,全身湿漉漉的,索性把睡衣脱下来,光着身子冲了出去。

    张倩影见状飞快地逃到卧室里,却没有关门,直接钻到被子里,扯着被角将自己裹得严实,见王思宇赤身裸.体地追过来,羞得面红耳赤,“呸.....下流.....”

    王思宇一个恶虎扑食,在被子外面把她牢牢抱住,嘴巴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下流就下流。”

    “你这么做对得起方晶吗?”张倩影闭着眼睛喘着粗气道,说话时,她双腿依旧乱.蹬乱踹,活像一尾鲜活的美人鱼,虽陷身网中,却不肯就范,依旧奋力挣扎。

    “她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王思宇微笑着说出这句话,就轻轻含.住她的耳垂,用舌尖温柔地撩拨着。

    “别……”张倩影的声音如水样温柔,王思宇感觉自己全身的骨骼都在瞬间被变得酥软,正心花怒放间,冷不防身下的佳人猛地抬起头来,张开檀口就向他肩头咬去。

    王思宇见她露出雪白贝齿,就知道大事不妙,他吃过苦头,自然知道张倩影齿上功夫了得,几乎是下意识地捂住右肩,身子向旁边躲闪。

    张倩影不愧是优秀的舞蹈演员出身,不但动作灵活,基本功更是异常扎实,只一瞬间,就掀开被子,团身翻了个筋斗,柔软纤长的身子在半空中优美的打开,下一刻,双脚已经轻盈地落在地板上,落地后身子只是微微一晃,就轻挥皓臂,捣腾着两只雪白的小脚丫,继续仓皇逃窜。

    王思宇此时仍在回味着她刚才的美妙身姿,却已忘记了追逐,直到张倩影溜进书房,才回过神来,摸着鼻子,就有些哭笑不得,恶狠狠地威胁道:“别跑,再敢跑,抓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倩影跑到书房里,躲在门后,心‘扑通扑通’地狂跳个不停。

    王思宇一脸狞笑地摸了进去,把门轻轻关上,在张倩影的娇.呼声中,一把将吊带抹胸扯下,无限美好的春光在瞬间绽放,晃得王思宇心旌涤荡,如坠梦中。

    张倩影‘呜’地一声拿双手捂住胸前,王思宇却已经趁机将手探到下面,只是轻轻一拉,那件肉色蕾丝内裤就轻轻滑落,褪到脚边。

    “这次你还有什么办法逃掉?”王思宇用膝盖顶开张倩影夹.紧的两条修长**,就压了过去,下面凶相毕露,狰狞着逼了过去,马上就要扬鞭策马,剑指中原。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际,张倩影的眼中忽地闪过一丝狡黠的眸光,撑开小嘴,几乎是带着哭腔喊道:“赵帆快来,小宇要强.奸.我!”

    王思宇顿时汗如雨下,仿佛时空穿越到了一年之前,顿时全身在瞬间石化。

    张倩影趁他呆若木鸡之时,再次敏捷地从他腋下逃出,飞快地跑回大厅,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咯咯’地大笑起来。

    “nnd!这也太狠了吧!”王思宇忽然发现自己仿佛从未认识过这个娇滴滴的嫂子,手段卑劣,花样翻新,怪竟不得要想征服一个女人时,首先要把她灌醉,原来清醒的女人竟然如此厉害。

    王思宇终于下定决心,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心慈手软,倒要好好整治她一番。

    张倩影这次却没有再施展什么伎俩,而是幽幽叹了口气,慢慢地将左腿抬起,再次施展专业技能,王思宇就眼睁睁地看着那条修长美腿笔直地竖起,超过头顶,轻柔地贴到墙面上。

    王思宇呆呆地站在原地,‘咕噜’一声,口水顺着嗓子直接沉到丹田,化成火苗熊熊燃起。

    “大笨蛋,还不快来。”张倩影闭上眼睛,娇.喘着嗔怪道。

    “倒会**!”王思宇不再犹豫,猛地冲过去,用右臂握住那条跷起的美腿,下身在满是泥泞的沼泽边缘轻轻抚摩,却不进入,张倩影香汗如雨,气喘吁吁,颤声道:“流氓……大坏蛋……”

    王思宇邪邪地一笑,把嘴巴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你刚刚戏弄我半天了,也该轮到我了,忍不住就回答我的问题,说,有没有想过我?”王思宇低头含.住她的胸前一点殷红,含混不清地问道。”

    “有...有的!”张倩影的身子如波浪般起伏不定,颤声回道。

    “什么时候?”

    “29路.....公共.....汽车上。”

    “还有呢?”

    “找到.....内.裤.....以后。”

    “还有呢?”

    “你...在床上抱着我.....的时候。”

    “下棋时.....你把腿插.进我双腿中间.....的瞬间”

    “满园.....春的房间....里.....呀....”

    “还有吗?”王思宇强忍着心中的*,继续折磨着张倩影。

    “从那以后的每天夜里!”张倩影似是再也无法忍住,猛地扬起雪白的脖颈,仰面轻嘶道。

    “不要再逗我了。”她咬紧双唇,在一阵难以抑制的战栗中,那十只长长的指甲再次嵌入王思宇的肩头。

    “求我!”王思宇刚才被她戏弄得狼狈不堪,此时仍不肯罢休。

    “休.....想.....你这禽兽.....”张倩影嘴唇变得殷红酱紫,哆哆嗦嗦地回道。

    王思宇不再说话,而是加快了挑逗的节奏,张倩影终于抵抗不住,在‘啊’的一惊呼声后,大声喊道:“快进来!”

    “再大点声!”既然已经被说成禽兽了,那就得干点禽兽不如的事,王思宇又加强了些挑逗的力度。

    “来吧来吧快来吧,快来x我吧!求求你,x死我吧!”张倩影全身痉挛着,拼命地摇动着如瀑的长发,用战栗的哭腔大声喊出来,那声音仿佛是从灵魂最深处迸发出来的,带着无穷的魔力,王思宇只觉得全身血液沸腾,猛地冲了进去。

    “唷!”张倩影先是一声呻吟,满足地轻嘘一声,秀眉颤抖间,脸上,身上的汗珠一颗颗滑落下来,掉在地板上,摔成碎末。

    在一阵暴风骤雨般的冲击下,她忍不住再次扬起头来,美丽的面孔扭曲着,撑开如血樱唇,啊啊地浪.叫起来,那只支撑身体的右脚足跟在急促地提起落下,而贴在墙面上的左腿也晃动起来,没一会,浑.圆玉润的半截小腿就软绵绵地垂下,轻轻地搭在王思宇的肩头,雪白的脚面一会绷直,一会战栗着勾向王思宇的脖颈,拇趾拨弄着他的耳垂......在长达半个小时的冲击中,张倩影那滚烫的身子就慢慢软.下来,靠着墙壁滑下去,王思宇就抱着她起来,一把将檀木桌上的东西扫落,把她平放在木桌之上。

    张倩影那无比柔软的身子就如同面条般倒下去,平平地贴在桌面上,任凭王思宇肆意杀伐,在王思宇忽慢忽快的动作中,张倩影香汗淋漓,不住地呻吟着,那声音如此美妙,时而婉转低回,如雨燕掠水;时而清越嘹亮,似凤鸣九天。

    檀木桌在客厅中央吱嘎吱嘎地晃动着,王思宇已经完全迷失在情.欲的海洋里,仿佛化作洪荒猛兽,全身充满了力量,随着他一次次加力,那桌子就一耸一耸地向前挪动着,在一阵‘咣当咣当’声中,桌子从客厅的中央一路向前挺进,最后,径直撞到侧墙上,桌角猛烈地撞击着墙壁,发出‘砰砰’的响声,那墙面就开始忽扇忽扇地晃动起来,房顶的吊灯也随着摇摆不定,角落里的光线就开始忽明忽暗......

    张倩影已无法承受这样大力的冲击,就在发狂地尖叫声中,拼命地耸.动身体,迎合着一**猛烈地冲撞。双手无意识地在四处乱抓乱摸,终于在某处抓起一大叠纸巾,高举着它,不住地揉.搓......

    终于,在两人同时发一声喊,那叠纸巾在瞬间化成片片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而十根纤细柔嫩的手指,则在空中扭曲着乱抓一气,最后缓缓跌入无尽的虚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