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六章 骑马下青羊

第四十六章 骑马下青羊2017-11-9 12:55:41Ctrl+D 收藏本站

    第46节    第四十六章    骑马下青羊

    三月是充满希望的季节,春光明媚草长莺飞,大自然充满了勃勃生机.....

    唔......很多书上都是这么写的.....不过当王思宇把头探向车窗外,很仔细地观察了半天,却发现视野中,除了零星点缀在田野间的狗尾巴草外,别说莺了,连只耗子都看不到,春光也没咋明媚,就是远处有两座大山挺不要脸地把**的*挺向天空,几朵白云织就的乳罩刚想前来遮蔽,却被一阵风给撕得稀巴烂.....

    外面的世界虽然很猥琐,却丝毫没有影响王思宇的大好心情,此时此刻,他雄心万丈,浮想联翩......

    mb的这就要当副县长了啊,估计肯定比在机关当科长牛多了,这要是干得舒坦咱就不回去了,咱就在青羊县赖着,万一哪天时来运转,一不小心混上个县委书记干干,那就更牛叉了,吹nb都有人给你热烈鼓掌,到时候泡妞底气就更足了,老子是代表全县二十七万人民来泡你的,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马勒戈壁的,爽!

    王思宇的心情就这样随着小车上下颠簸,此起彼伏,在司机的抱怨声中畅想着美好的未来。

    青羊县连接市里的高速公路还在修建中,估计要十月底才能完工,所以小车走的是羊肠小路,王思宇身体结实,再加上心情愉快,所以这一路上倒没什么,不过坐在旁边的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李光辉就吃不消了,他脸色灰白,嘴唇闭得紧紧的,生怕一张嘴就会吐出来,其实李光辉是很想跟王思宇聊聊的,不然也不会特意跟王思宇坐在一起,他早就知道这位年轻的委办科长很受周松林器重。

    王思宇本来也是很想跟李副部长搭讪的,他知道李光辉虽然不是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但深得组织部彭部长的赏识,在部里说话的分量很重,据周松林透露,用不了多久,这位副部长可能就会被调到青山县任县委书记。

    “进了组织部年年有进步,进了宣传部年年犯错误。”王思宇觉得这话是有道理的,且不说组织部本身管着干部的升迁,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先天优势外,最重要的是,组织部出来的干部大多循规蹈矩,工作风格严谨守序,然而宣传部却不同,往往会跟着领导的调子走,领导若是夸大三分成绩,他们就敢再翻上三个筋斗,结果事后领导不买账,黑锅自然落到宣传部的头上。

    坐在车里,王思宇几次想找个话题跟李光辉副部长聊上一会,但见他那副备受煎熬的痛苦模样,就有些于心不忍,在车跳过一个土丘时,王思宇见李光辉突然用双手捂嘴,就赶忙大声喊道:“师傅,快停车。”

    司机赶忙脚下一踩刹车,车轮一打滑,突然一阵颠簸,在发出一声锐啸后,竟然一头冲进道旁的山沟里,王思宇忙把李副部长抱在怀里,自己的头重重地撞到小车玻璃上,玻璃没碎,脑袋上却起了个包,司机慌忙回头张望,见两人没有受伤,这才哭丧着脸道:“碰到石块了。”

    王思宇顾不上和他讲话,急忙打开车门,随手抓过塑料袋,扶着李光辉下车,这位李副部长就拿着王思宇递过来的塑料袋,蹲在沟里‘哇哇’地吐起来,搞得王思宇的胃里也一阵翻腾。

    过了三五分钟后,李光辉才一脸歉意地站起来,走到车边,看了看,摇头道:“出不来了,得靠大车用绳子拽。”

    王思宇心里这个别扭啊,上任第一天就栽沟里了,这也太不吉利了,这就是所谓的乐极生悲吧,自己刚才是有点得意忘形……

    他很郁闷地从兜里掏出一包大中华来,递给李光辉一根,两人就从沟里爬上来,站在路上等车,半天也没见有车过来,就一边抽着烟,一边闲聊起来,只留着司机一个人蹲在沟里,捏着下巴围着小车转圈。

    这中华烟是王思宇从周松林那划拉来的,昨天夜里他以向老爷子告别的名义,去了三号楼,用三斤烂橘子外加五斤猕猴桃,换走了周松林四条大中华外加两桶碧螺春,外带还偷偷顺走了一瓶三十年陈年茅台酒,好家伙,八千多块啊!气得一向儒雅的周松林站在门口跺脚大骂:“你他娘的就是土匪,什么来看看老爷子的,你他娘的就是来抄家的。”

    “当然是来抄家的,你他娘的把我发配到那种兔子不拉屎的穷地方,当我好欺负吗?”王思宇生怕老头子不顾身份追出来,就拎着塑料袋一路小跑,周松林站在窗口心里就是一阵恶寒,这家伙这副摸样,怎么看都不像副县长当了大半年的科长,居然连半点官威都没修炼出来,看着王思宇嗖嗖地蹿出大门外,他不禁叹了一口气,背手走进书房.....

    ....................................

    “王县长年轻有为,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组织部副部长李光辉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大有深意地瞥了王思宇一眼,低声说道。

    王思宇一听到‘王县长’三个字,心里就有些美滋滋地,但脸上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故作轻松地摇头道:“李部长过奖,我这次下去是以学习为主,多向县里的领导们取经,争取早日成熟起来。”

    其实周松林的担心倒是多余的,王思宇早就悟出来了,一流的演员从政,二流的演员经商,三流的演员才去拍戏,在官场上,人人都是演员,喜怒不形于色那是基本功,就算是一肚子草包,也得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面孔,小老百姓装b被雷劈,当官的不装b被雷劈,这个道理其实是一样一样的......

    李光辉听了微微一笑,左手捂着胃部轻轻揉了一会儿,点头轻声道:“青羊县的情况也很复杂,低调一点也不是坏事。”

    王思宇听得出他话里有话,知道对方是想爆点八卦,忙顺着李光辉的话问道:“李部长,青羊的情况您最熟悉,能不能为我指点一二?”

    李光辉这时气色恢复过来了,脸上自然带出一种威严气度,不过他对王思宇却很和蔼,冲着王思宇微笑着点点头,又回头往沟里瞄了一眼,没吭声,只是弹弹手中的烟灰,信步向前走出十几米远,眺望着远处的风景。

    王思宇会意,也跟着走过去,这时李光辉才轻声道:“县委书记粟远山跟张阳书记走得很近,这人很厉害,前几任县委书记实际上都败在他手里了,当了一把手以后,在常委会上更是一言九鼎,乾纲独断,以前邹海县长仗着有柳副书记撑腰,经常跟他打对台,动不动就到市里去闹,结果这次柳副书记退下来之后,他把邹海踩得死死的,你刚到青羊,对他要敬而远之。”

    “邹海县长以前是柳副书记的人,年后柳副书记退下来后,他没了靠山,现在的情况就比较被动,不但在常委会上没了分量,就连县长办公会都快驾驭不住了,最近他几乎每周都要跑趟市里,积极向项市长汇报工作,不过效果似乎并不是很好,项市长现在的工作重心还是以市区为主,还没有把手伸向外县,估计是怕引起张阳书记的不满,依我看,他在青羊干不长了。”

    “下去以后,你尤其要注意一个人,那人就是常务副县长魏明理,他是市纪委书记魏明伦的亲弟弟,是两年前从外县调过来的,依我看,他原本是打算来这里捞政绩的,高速修完就走,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他瞧着邹海位置不稳,就动了念头,打算联合下面几位副县长架空他,这个魏明理曾经在外县当过十三年的乡党委书记,所以性格有点糙,说话也是大大咧咧的,但这人很会笼络人心,政府那边现在很多干部都跟着他干。”说到这里,他刻意停顿了一下,就又低声提醒道:“魏家人现在对周副书记意见很大,你又是周书记提拔起来的干部,所以在下面做事要格外谨慎,大树撼不动,折根枝杈来出出气也是有可能的,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王思宇听后默默地点头,他知道魏明伦也盯着市委三把手的位置好久了,这次被周松林击败,心里肯定不服气,但他们毕竟都是书记线上的人,所以表面上还能过得去,但魏明理估计就没有那么大的度量了,他是常务副县长,政府这边的二把手,打着工作的名义整治自己太容易了,根本不必顾忌什么,而以周松林的性格,多半会对这种小事不加理睬,全得靠自己搞定,要不怎么说下来摔打呢,看来这老爷子是打算让自己跟魏明理掰手腕啊,这难度也太大了点吧,老爷子还真看得起我,靠,这不是把我架在火堆上烤呢么.....

    李光辉捏着烟狠抽上两口,丢掉烟头,两人这就转身往回走,王思宇心里纳闷,暗想李光辉怎么会把事情跟自己讲得这么清楚,心里不禁有些狐疑,就放慢脚步,轻声道:“感谢李部长,日后回市里一定登门致谢。”

    李光辉却停下脚步,摆手道:“周副书记当年对我有恩,没有他在危难时刻伸手相助,就没有我李某人的今天,不过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本来是绝对不能和别人讲的,但你例外,周副书记不止一次跟我提起你,他对你寄予厚望啊,咱们两人其实都是一条线上的,以后没外人的时候,就不必客气了。”

    王思宇这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李光辉会这样坦白地和自己交底,他居然也是周松林的人......

    等了十多分钟,总算是来了一辆大车,在商量好价格之后,司机把大绳的一端系到小车上,另一端则拴在大车的车辕上,王思宇就挥动着鞭子大声喊:“驾!驾!驾!”

    三匹瘦马奋蹄狂奔,费了半天的劲,总算是把小车拉出来了,司机坐进车里却打不着火,只好愁眉苦脸地往市里打电话,让他们派人带着配件过来。

    李光辉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看看手表,就冲王思宇笑道:“也没剩多远的道了,会不会骑马?”

    王思宇点点头,两人就走过去跟车主聊了一会,王思宇拿出二十块钱给他,车主就把大车从马上卸下来,丢在路旁,三个人翻身上马,在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中,直奔青羊县方向绝尘而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