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八章 分管工业

第四十八章 分管工业2017-11-9 12:55:43Ctrl+D 收藏本站

    第48节    第四十八章      分管工业

    “嫂子!”

    “嗯?”

    “嫁给我吧?”

    “嘻嘻嘻……”

    “你笑什么,我是认真的!”

    “嘻嘻嘻……”

    “只要你愿意,我们马上就去登记,好吗?”

    “不要!”

    “为什么?”

    “因为我不爱你,我不会再爱上任何男人,包括你。”

    “为什么?”

    “因为真正的爱情,一辈子只能有一次,我把自己的爱情弄丢了,你还没有找到你的爱情,我们之间,只有性,没有爱。”

    -------------------

    “小宇!”

    “嗯?”

    “我想包养你!”

    “嘿嘿嘿……”

    “你笑什么,我是认真的!”

    “嘿嘿嘿……”

    “只要你愿意,我们马上就签合同,好吗?”

    “不要!”

    “为什么?”

    “被女人包养很没面子的。”

    “为什么?”

    “从来都是官员包养女人,哪有被女人包养的官员,我不能给组织上抹黑。”

    “起来,签包养合同,起来,快起来啦,go!go!go!”

    王思宇蹭地从床上蹿起来,却发现屋里一片漆黑,坐在床上发了半天的呆,才想起这里是青羊,胃里一阵翻腾,他赶忙趴在床边干呕了好一会,才又躺回床上。

    “mb的,堂堂副县长,居然被女人给包养了,真没面子。”他嘟囔一句,就又拉着被子躺下去,呼呼睡去。

    ---------------------------------

    王思宇在招待所的小房间里呆了三天没出门,白天睡大觉,夜里挑灯看金瓶梅,倒不是他干工作态度不认真,偷奸耍滑,也不是让那顿接风酒给喝出了内伤,需要静养,主要是县里的主管领导好像把他这个副县长给忘了,根本没人来搭理他。

    一看这房间的档次王思宇就明白了,这他娘的这就是在存心为难自己的,房间不到二十平方,里面除了一张硬板床外,啥家具都没有,屋子里面满是发霉的气味,到处都是碎纸片子,墙角那还堆了半人高的锯末子。

    这个魏老二可真够狠的,看这架势,这家伙是打算跟自己死掐了,不过令王思宇纳闷的是,魏老二的态度其实早在预料之中,但县长邹海怎么也把自己给打入冷宫了,难道自己也曾经得罪过他?王思宇忽地想起,李光辉曾经提过,邹海原来曾是柳副书记的人,而自己曾经在医院痛打柳大元,后来柳大元因为报复自己犯了案,又牵连出其他案件,数罪并罚,被判了十六年,难道是因为这事结的梁子?

    王思宇抱着膀子躺在床上,眼前晃动着县长邹海那张笑容可掬的脸,就觉得不会,邹海现在跟魏老二死掐,应该正是缺人手的时候,按道理他应该来拉拢自己,现在没有行动,只不过是想让自己跟魏老二间的梁子结得更深点,他好过来雪中送碳,或者,他是等着自己熬不住的时候,主动过去找他寻求帮助,毕竟他的位置在那,只要一天还在台上,就是名正言顺的政府一把手,说不定这位县长大人正等着自己去拜谒呢。

    他正在那琢磨呢,手机突然响了,接起听后电话那头就传来杜峰兴奋的声音:“王兄,你交代的事情我帮你办完了,昨晚上魏老二在酒桌上挂了,mb的听说当场给干喷了,后来到处找都找不到,结果你猜怎么的,跑女厕所躺在地上睡着了,你放心,我都跟林副市长的秘书打好招呼了,以后来一次搞他一次。”说完他又顿了一下,压低声音道:“用不用在别的地方再搞搞他?”

    王思宇听了就是嘿嘿一乐,摇头道:“不用,酒桌上的结下的梁子就在酒桌上找回来,他做初一我做十五,工作归工作,喝酒归喝酒,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以后要真是刺刀见红了再另说,我这也就是警告他一下,mb的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杜兄,多谢你了,老爷子不知道这事吧?”

    杜峰在那边吓得一乍舌,低声道:“这种事情哪里敢让他知道,王兄,以后有啥事尽管跟我说,我在底下悄悄帮你搞定。”

    王思宇忙道:“好说,以后少不了要麻烦你。”

    两人闲聊了几句,杜峰就说有人来了,赶忙把电话挂掉,恰巧这时王思宇这边也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王思宇挂断电话,就喊声‘请进!’

    却发现穿着一身墨绿色长裙的李青梅恰推开房门,倚在门边冲他笑了笑,展颜道:“王县长,办公室已经整理出来了,要不要现在过去看看?”

    王思宇看下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就点头道:“好,去转转。”

    跟着李青梅下了楼,坐进小车里,李青梅开着车从大门口倒了出去,一打方向盘,小车就麻利地掉头,却向县政府相反的方向开过去。

    李青梅没有解释,王思宇也没有去问,沿着这条路线走,王思宇总算看到了青羊这个贫苦县的真实面貌,破败的街道两旁都是陈旧的砖瓦房,有的还是毛坯房,路面上坑坑洼洼,不少地方都存着积水,车窗外不时传来一股**的恶臭味,瞥见王思宇皱起眉头,李青梅就点了脚油门,小车加快了速度。

    王思宇的办公室在在七楼,在左数第七个房间,李青梅拿着钥匙打开门,就把钥匙放在办公桌上,又亲手为王思宇泡了杯茶,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王思宇坐在转椅上,端起茶杯,轻轻喝上一口,眼睛瞄到桌子上摆着一个“王思宇副县长(挂职)”的标牌,就觉得挺有成就感,嘴角不觉地微微翘起,心情也就随之舒畅起来,暂时忘记了这两天不愉快的事情。

    李青梅这时就转身坐到沙发上,低声问:“王县长,您看还有什么需要,我这就去给您张罗。”

    王思宇抬眼在办公室里扫了一圈,见办公用具都很齐全,办公桌和真皮沙发以及长形实木沙发茶几都是崭新的,只有电脑略显陈旧,就点点头道:“很好,不用再麻烦了,李主任辛苦了。”

    李青梅瞥了眼电脑,犹豫了下,还是忍住没吭声,想了想,就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递给王思宇一张名片,轻声道:“王县长不必客气,按照相关规定,副县长级别不允许配备秘书,但领导们事情太忙,没有秘书工作起来很不太方便,所以县里就在政府办设了七个副主任,其实就是充当秘书的角色,我以前是为分管工业的赵副县长服务的,这次政府领导重新分工后,赵副县长改抓文化产业和旅游开发,现在只有工业口没有人来接管,您可能会直接分管工业口,所以为您服务应该是我分内的事情,王县长不必客气。”

    王思宇听了不禁心里一乐,这青羊县政府的领导班子真是太有才了,稍微变通一下,不但为每个副县长都配了秘书,自己最nb,居然还还配了个女秘书,这可是省部级领导都没法享受的待遇。

    王思宇正高兴间,一时得意忘形,稍有不慎,脸上那种暧昧的笑容就被李青梅捕捉到了,她见王思宇笑得怪异,不知道他在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就觉得应该把丑话先说到前面,免得以后麻烦,略一思索,就低头望着鞋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压低声音道:“王县长,我们只是兼着秘书的活,办公室里其他业务也不能丢,另外,王县长,我可以做些端茶倒水打文件的活,但坚决不为领导点烟,也不陪喝酒陪吃饭,上次您来的时候,是因为负责招待工作的王姐生病了没来上班,我才临时替换她一下......”

    王思宇一听对方口气不对,就知道自己刚才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妥,赶忙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点头道:“李主任,这个你完全不必担心,我刚刚来到青羊,很多情况还不太熟悉,开始的时候恐怕还需要你多指点,等工作局面打开后,你完全可以专注于办公室的工作,我本人不是事事都依赖秘书的人,这点请你放心。”

    李青梅听了就有些不好意思,展颜笑道:“我以前是中学老师,在政府办工作的时间还不长,刚刚两年出头,如果哪里做得不够周到,还请王县长多批评。”

    王思宇端起茶杯,喝上一口,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李青梅就忙说:“王县长,相关的资料都在您后面的档案柜里,我现在要回办公室处理其他事情,如果您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王思宇忙站起来,送她到门口,才又折回来,拿着钥匙打开档案柜,从里面抱出几大摞文件来,摆在桌子上仔细研读起来,有了在市委办公室积累下来的工作经验,他对于阅读这些材料就觉得游刃有余,特别是哪些材料里面掺了大量水分,哪些材料根本没有参考价值,他往往翻开几页就能判断出来,直接甩到一旁。

    在办公室里足足呆了一下午,王思宇总算把这些文件筛选出来,按照他的工作习惯,分为abc三大类,a类是青羊县工业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比如两个国有企业的改制工作,青羊县工业小区的整改。b类是一些合理化建议,包括历任工业副县长在位时提出的构想,以及实施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这些东西原本都被杂乱无章地丢在不同的档案袋里,王思宇却把它们当成了宝贝,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整理出满满三大盒子。

    c类就是一些相对务虚的东西了,基本上是应付检查或者上交报告时才用得到,里面有些东西是要去掉七成水分还嫌湿,没办法,这种现象不但是县里有,市里省里部里也都有,少了那些东西,就如同释迦摩尼的佛像脑袋后面少了光圈,就算做了再多的善事,法力再高深,也是唬不住人的。

    材料都看完后,王思宇就知道自己下来晚了,相对好一点的口子都被抢光了,青羊县的工业基础薄弱,去年的工业税收占县财政的比重不到百分之十,招商引资工作更是连续三年位列全省各县倒数第一,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年年被通报批评,看来周松林是给自己出了道难题,王思宇想想就觉得有些气愤,凭什么在青山县放两个人,就把自己撂这么一破地方了,既要抓革命促生产,还得跟魏明理死磕,咱又不是超人,别说内裤反穿了,有时候基本都不怎么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