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九章 分头行动

第四十九章 分头行动2017-11-9 12:55:45Ctrl+D 收藏本站

    第49节    第四十九章    分头行动

    李青梅下班回家后,发现丈夫张振武今天竟也早早就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看电视,心里就异常高兴,换了拖鞋,就笑吟吟地走过去,站在旁边轻声道:“今天魏县长没叫你过去喝酒打麻将?”

    张振武点点头,道:“魏老二昨天在市里被人给灌多了,今天一整天都没精神头,看那模样,别说喝酒了,喝汤都费劲。”

    “不能喝就不喝呗,你们这些男人,就是让人搞不懂,见了酒就没命。”李青梅轻笑一声,撇撇嘴道。

    “你知道什么,魏老二的酒量大得很,一斤都没事,这次是被人给搞了,林副市长中途退席,结果市直单位来了几个人,就直接奔着魏老二去了,诶,魏老二在县里喝酒也算条好汉,可到市里就完犊子了,这家伙,让人家给收拾屁了。”

    “过两天洋洋的家长会你能参加吗?”李青梅就坐到他身边,轻声询问道。

    “他们班主任二丫很想见见你。”见张振武没吭声,忙又补充道。

    张振武点点头道:“好吧,我去给咱们家宝贝儿子撑场面。”

    李青梅就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径直走向厨房,扎上围巾,挽起袖口,打算做些可口的饭菜,慰劳这位当家的,她也看得出,最近半年张振武确实忙得很,不过男人忙事业是好事,在这方面她是绝对支持的。

    张振武把电视关掉,仰面躺到沙发上,冲着厨房方向喊道:“青梅,办公室收拾出来了吗?”

    李青梅一边摘菜一边应道:“下午已经领王县长去过了,他很满意。”

    张振武点点头,叹气道:“这个老魏啊,真是糊涂,现在都什么节骨眼上,哪能意气用事,即便想收拾那个姓王的,也得先把邹海赶走了再说。”

    李青梅听了就皱眉道:“王县长是从市里下来的干部,怎么就得罪了魏县长?那天酒桌上怪吓人的,现在想起来,心里还突突直跳。”

    张振武跷起二郎腿,把双臂枕在头下,喃喃道:“姓王的年纪不大,来头可不小,看那天在酒桌上的表现,就知道是个硬茬子啊,这才三天,老魏就在市里栽跟头了,这一巴掌打得狠啊,老魏那么牛皮哄哄的家伙,现在都有点打怵了,他摸不清是那个姓王的自己干的,还是三号老板授意的。”

    “三号老板是谁?”李青梅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给张振武送过来,疑惑地问道。

    张振武接过可乐,砰地打开后,喝了一大口,才把可乐放在桌子上,摇头道:“不该问的别瞎打听,把我交待的事情办好就成了。”

    李青梅站在原地犹豫了下,蠕动了半天的嘴唇,才低声道:“振武,电脑我给换了。”

    “为什么?”张振武忽地从沙发上坐起,皱着眉头问道。

    “你们这么做太不厚道了,万一被发现了咋办,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副县长,你们在他的电脑里装监控软件,太冒险了,再说,这违法的事咱不能干。”

    “那倒没什么,不过换了也好,这个人不简单,最好不要得罪他。”张振武点头道:“不错,老婆,这件事你做得很好。”

    李青梅见张振武没有怪罪自己,心里一高兴,就仗着胆子劝道:“振武,我觉得你现在变了,有时候竟想些歪门邪道的东西,那可不好,依我看,只要把工作认真干好,组织上不会亏待咱的。”

    张振武瞪了她一眼,拿起可乐喝上一口,又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哼了一声,低声道:“妇人之见,你懂什么!今年是我的关键年,如果魏老二能把邹海挤走,当了县长,我就有希望当常务副县长,别看只是多了常务两个字,那中间的差别可是天上地下,没法比,我算准了,只要再使使劲,这邹海挺不过半年,不过这姓王的是个变数,弄不好会坏事,我可告诉你,青梅,这个节骨眼上你可别犯糊涂,你也不想想,为啥要安排你为他服务?你一定要多注意他的动向,他平常都干什么事,跟什么人接触,打电话的时候都跟人说什么,这些你一定要记在脑子里,知道吗?”

    李青梅见他铁青着脸,知道丈夫是真动怒了,就只好点头道:“那我明天就把电脑换回去。”

    张振武摇头道:“不用换了,电脑再怎么说也是个死物,有你个大活人在,搞那些东西也确实没啥用,再说了,也不能把宝全押在魏老二身上,这样,你要尽量取得姓王的信任,跟他处好关系,他上面有人,而且年轻,咱们两面下注,也算给将来留条后路。”

    李青梅点点头,就转身去厨房做饭,这时楼道里传来‘蹬蹬’的脚步声,张振武赶忙站起来开门,笑哈哈地道:“我的宝贝儿子回来了。”

    “爸爸,我跟姑姑玩得可开心啦!”张洋蹦跳着跑过来,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张振武抱起儿子,对站在门口的一个美艳少女道:“青璇,快进屋。”

    李青璇收起脸上的笑容,神色冷淡地道:“不了,姐夫,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这时李青梅从厨房走过来,把张振武拉开,低声道:“青璇,你好长时间都没在家里吃饭了,快进屋吧。”

    李青璇咬了半天的嘴唇,见姐姐一脸关切,不忍拒绝,才点点头,换了拖鞋,随手把门关上,进了屋后,就走进书房,再不出来。

    张振武夫妇对视一眼,李青梅叹了口气,就红着眼睛低头走进厨房。

    张振武抱起儿子一顿稀罕,趴在地上当大马,洋洋骑在他身上一个劲地喊:“驾驾驾……”

    半个小时后,李青梅就收拾出满满一桌子菜,张振武洗了手,就坐到桌边,倒上酒,把瓶盖拧上,笑着冲书房喊道:“青璇啊,快出来,尝尝你姐姐的手艺,她最近看电视学了一道古老肉,特正宗。”

    过了好一会儿,李青璇才从书房慢吞吞地走出来,坐在桌边,也不说话,只是闷头吃菜。

    张振武就给李青梅递了个眼色,李青梅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才轻声地跟妹妹闲聊起来。

    两杯酒下肚,张振武的舌头就有点长,开始絮叨起来,耷拉着眼皮道:“青璇啊,我知道你恨姐夫,其实有时候我也挺恨自己的,平安夜那次,我就站在魏老二身后,看着你难受,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我知道你爱江涛,江涛也真心爱你,你们两个也挺般配的,跟江涛比,魏天要人才没人才,要长相没长相,要不是出生到好人家里,他狗屁都不是,可你姐夫我也是没办法啊,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咱们这个家,为了你姐,为了你这大外甥……”

    李青璇听到这,就再也吃不下去了,撂下筷子,噼里啪啦地掉眼泪,李青梅连连使眼色,张振武却没有停下来,依然喋喋不休地道:“可不管你怎么恨我,我觉得自己对得起你们老李家,你还记得你爸爸临走时说的话了吗?”

    李青璇点点头,哽咽着道:“记得,爸临走时说让我听姐夫的话,要是没有姐夫,爸那病不知道要遭多少罪,姐夫,你对我们老李家有恩,我不恨你,我就恨我自己的命不好,恨我跟江涛没缘分。”

    张振武点点头,叹息道:“青璇,你还算懂事,你们姐俩长得漂亮,模样好,心肠更好,但就是太单纯,你姐有时候单纯得就跟小孩子一样,不知道这社会有多黑暗,你们还记得当初我当教育局副局长的时候吗?我让那个王八蛋给踩成啥样?连个清洁工都敢跟我犟嘴,现在呢,那家伙被我开除了,现在天天站在大街上卖煎饼,我他妈的每天都去买他的煎饼,他让我难受三年,我张振武就要让他难受三十年。”

    “振武,你喝多了,别再说了。”李青梅忙拉着张振武的袖子劝解道。

    “不成,不说出来难受,憋在心里我堵得慌。”张振武拍开李青梅的手,继续醉眼惺忪地道:“我为什么能蹿起来?还不是因为有魏老二赏识,外面都叫我狗头军师,我承认……就算魏老二拉出大便让我吃,我都肯,只要他能让我当上常务副县长,我豁出去了。”

    李青梅看这饭是没法再吃下去了,就赶忙收拾桌子,李青璇一边掉眼泪,一边劝道:“姐夫,我知道你挺不容易的,我真不怪你,你就别说了,我都听你的。”

    张振武听完点点头,就冲李青梅喊:“青梅,你也过来,你们都得听我的,我给你们分配任务,过来听好了。”

    李青梅没有办法,只好又坐回桌边,听张振武讲下去。

    张振武拿着筷子指向李青璇,道:“你,青璇,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跟魏天谈恋爱,等他明年大学毕业从省城回来,你就嫁给他,这在古代叫联姻,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合纵之术,不光咱们用,最上面那些人也都在用,这是咱们家的头等大事,你不许再敷衍魏天了,要迷惑他,一定不能让他脱钩,魏老二昨天可都敲打我了,他要是想收拾我,那太简单了,没准过个一年半载的,我就得跑那煎饼摊旁边卖烧饼。”

    李青璇听他说得吓人,忙抹着眼泪用力点头,“姐夫你放心,我指定把他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好!”张振武一拍桌子,接着把目光转向李青梅,大声道:“老婆,你的任务也很简单,你就负责搞定那个姓王的,他刚到青羊,处境艰难,举目无亲,正是咱们拉拢的最好时机,你要想办法照顾他的生活,要让他感激你,我们不能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这小子不但根子硬,骨头也硬,依我看,绝非池中之物,早晚能飞起来,咱要在他身上做长线投资,他跟魏老二有过节,我帮魏老二,这就容易做仇,将来要有一天他翻过身来,就得报复我,到那时候,就只能靠你在中间把事情给圆回来,你明白不?”

    李青梅也用力点头,“振武,我明白,我一切都听你的。”

    “好!”咱们分头行动,张振武又一拍桌子,把杯中酒端起来倒进喉咙里,身子一晃,险些从椅子上滑下去,李青梅赶紧扶他回房间,张振武嘴里冒着白沫,依旧在那嚷嚷着:“分头行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