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四章 太公钓鱼

第五十四章 太公钓鱼2017-11-9 12:55:51Ctrl+D 收藏本站

    第54节    第五十四章  太公钓鱼

    三五分钟后,李青梅的呼吸渐渐匀称起来,缓缓从地上站起,双腿却仍然有些酸麻,耳朵里似乎仍在回荡着那一声尖叫。

    “幻觉,一定是幻觉。”瞥了一眼地上的保温桶,她没有去拿,而是慌慌张张地跑下楼去,发动车子急慌慌地往家赶,因为有些神不守舍,桑塔纳在拐弯的时候刮倒车棚外侧的一辆自行车,随后一排自行车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啦啦’地倒了下去。

    本来李青梅是想早点把熬好的鸡汤给王思宇拿过去的,但五点多钟的时候,洋洋的奶奶突然过来了,说是他爷爷想孙子想得厉害,想把洋洋接过去呆两天,周一早上直接给送到学校。

    但洋洋却来了执拗劲,哭着喊着就是不去,没办法,李青梅只好哄着他上了车,三人先到街上的玩具店里买了一些小玩具,洋洋这才安静下来,坐在后座上,美滋滋地拿着一柄玩具冲锋枪,不时对着车窗外的行人扫射。

    送到婆婆家里,李青梅又陪着公公扯了会闲话,临要走的时候洋洋又是一阵哭闹,没办法,她只能把他哄到床上,讲了好几个小故事,足足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算把孩子哄睡,这才返回家拿保温桶装了鸡汤,匆匆忙忙地往招待所赶,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到了王思宇的门口,她怕屋里有别的人,被人撞见容易搞误会了,毕竟自己是有夫之妇,这么晚到别的男人家里来,肯定是惹人怀疑的,她就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听听卧室里的声音。

    她刚把耳朵贴过去,就听着里面有个女孩在尖叫:“呜呜呜……快停下……呜呜呜…..会爆炸的啊!”

    李青梅顿时脑子‘嗡’的一声,感觉一股热流直接从脚心瞬间冲到头顶,全身上下酥软难当,想要离开,耳朵却不听使唤,仿佛门板上有莫大的磁力,将它牢牢地吸附在上面,而当听到最后一声尖叫后,李青梅就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跌坐在地上,那桶用来搞定王县长的鸡汤,也全都浪费了。

    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好半天,李青梅还觉得双腿有些麻木,全身上下更是湿漉漉的,内衣帖在身上好不难受,就赶忙脱了衣服,赤着身子走进浴室,冲洗一番后,就躺在浴缸里发呆。

    洗完澡后,擦干身子,李青梅缓缓从浴室走出,站在镜子前面,她虽然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但身材包养得极好,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的样子,镜子里映照出白皙而丰腴的*,稍稍转动身子,打量着镜子里优美动人的曲线,李青梅满意地笑了笑,走到衣柜里,将那件缎面睡衣披上,走到电脑旁,抬手按动了开机键。

    半个小时候,张振武打回电话,醉醺醺地说:“魏老二恢复状态了,今晚大伙都喝了不少酒,正张罗着通宵打麻将,看来今晚上肯定是回不去了。”

    李青梅早已是习以为常了,就点头说:“知道了,但你要注意休息,总这么熬身体很容易垮掉。”刚要挂断,张振武就在那边又笑着说:“老婆,青璇表现不错,今天魏老二说了,改天把日子定了,提前过礼。”

    李青梅听了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觉得妹妹太可怜了,为了振武能够再上一步,把终身的幸福都给搭上了。

    挂上电话,她如同往常一样,把‘梅子黄时’的id挂在青羊人论坛上,就开始去找些东西看,可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时心里静不下来,无论看什么都觉得索然无味,就关了电脑,走进卧室,早早地上了床。

    --------------------------------------

    周日的上午八点,吃过早饭后,王思宇就被张倩影拉着出了门,外面的阳光极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两人依旧是勾着手指,相互依偎着漫步在青羊河边,望着悠悠碧水和堤岸上刚刚冒尖的嫩草,呼吸着早晨的新鲜空气,两人的心情都是格外的舒畅,不时地说笑嬉戏。

    玩得正开心时,不想张倩影接了个电话,就皱着眉头说自己的哥哥从春江市赶来看她,本来想搞个突然袭击,却没想到扑了个空,看来自己要马上离开了。

    王思宇知道因为父母当初极力反对张倩影的婚事,所以她和娘家人关系一直很紧张,三年间一直没有来往,只是这个哥哥自小疼她,兄妹间感情极好,所以时常会找机会过来探望她。

    虽然不舍得,但没办法,王思宇只能垂头丧气地陪她到招待所里取了东西,又买了些水果,直接送她到车站,上车前,张倩影一个劲地叮嘱王思宇,要记得练习拉丁舞,王思宇微笑着点头道:“你放心,我们肯定能拿第一。”

    回到招待所,刚刚推门进屋,就接到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叶华生打来的电话,问他现在是否有空,邹县长打算约他去城郊的鱼塘钓鱼。

    王思宇正好闲得没事,就一口答应,虽然很明显邹海县长想钓的不是鱼,而是他这个大活人,但王思宇还是对自己有信心的,只要县长大人不对他使用美人计,其他的诱饵,王思宇是决计不会上钩的。

    叶华生见王思宇没有丝毫的犹豫就一口答应下来,心里就觉得有戏,忙说:“那您在招待所等着,我五分钟之后就到。”

    上了车,王思宇发现车里除了叶华生外,还坐着两个人,在接风宴上都是见过面的,个子高些的那位是分管科技的副县长谢荣庭,而身材魁梧的那位则是县长助理耿彪,毫无疑问,他们都是紧跟邹海的人,四个人寒暄了几句后,就都坐在车里不动,小车缓缓开出招待所大院,向城郊的鱼塘驶去。

    叶华生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不时地揪着小胡子望向倒视镜,想偷偷观察这位年轻副县长的表情,以便从他的神色中窥视出什么来。

    王思宇见状就抱着膀子眯上眼睛,做出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心说你要喜欢就慢慢相面好了,咱不告诉你生辰八字,你能看出个屁来啊,难不成你也是国家二级卜卦师?

    眯着眼睛坐了一会,心里就有些忍俊不禁,这位叶大主任的形象太雷人了,外面套着一件唐装,脑袋上梳着中分,下颌还留着一搓小胡子,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娘娘腔,活脱脱一个师爷的形象。

    到了地方,几个人下了车,王思宇抬眼望去,就见这里其实就是一个不大的水泡子,约莫能有两亩地大小,小鱼塘边上盖了几栋砖瓦房,周围用栅栏围上,前有鸡舍后有猪圈,三四个农村大婶模样的人正在忙活着。

    见小车停稳,鱼塘老板赶忙殷勤地跑过来,把四个人让进屋子里,里面早已摆了一桌子水果零食,四个人坐下,老板小心翼翼地陪着说了几句闲话,就赶忙悄悄退了出去。

    鱼塘老板刚刚离开,叶华生就咳嗽了一声,笑着说:“王副县长,邹海县长可能要晚点过来,咱们先在这坐会。”

    王思宇点点头,闲扯一会儿后,叶华生就把话题引到魏明理身上,说这人狼心狗肺的,最没良心,以前邹县长对他那么好,现在见邹县长遇到了点困难,就跟疯狗一样硬咬,拉帮结伙地跟邹县长打对台。

    桌上另外两个人也就跟着随声附和,也说了好多魏明理的坏话,特别是耿彪,嗓门放得老大,撸起袖子骂道:“那*养的最不是东西了,老子早晚要臭揍他一顿。”

    王思宇在旁边笑眯眯地听着,既不插话也不点头,他知道这是众人先在台前唱唱大戏,试探他的反应,假如自己在情绪里露出对魏明理的不满,那邹海县长就会很热情地把橄榄枝伸过来,反之,则会相对谨慎一些。

    王思宇现在是打定主意,在立足未稳的时候,不能先排队,这种时候掺和到他们中间是极不明智的,特别是魏明理已经向自己释放了和解信号,那更不能轻起战事,自己要做的只是踏踏实实地干几件实事,那些蝇营狗苟勾心斗角的事情,没必要参与进去,毕竟自己和其他副县长不同,上面也是有人的,只要把态度拿稳,想必两方面都不敢把他逼急了。

    叶华生见王思宇稳坐钓鱼台,不肯上钩,就急出一脑袋汗来,忙把那天接风宴上的事情又翻出来,说那三个家伙肯定是魏明理授意的,故意想让王县长你难堪,王思宇见他是真急了,就微笑道:“酒桌上的事情哪能当真的,我刚到县里来工作,很多事情都不太了解,不便于发表意见,况且工作上的分歧,还是应当面锣对面鼓地摆在台面上敲,魏县长是县委常委,是咱们的上级领导,我们在私下里议论他不太好。”

    这样三个人脸上就有些难看,没有想到王思宇会把话说得这么绝,其实王思宇是存了一劳永逸的心思,干脆一次性就把门关死,不给对方软磨硬泡的机会,现在把话点明白了,总比以后做仇强,心说只要你们两边不惹到我,我王思宇就骑定墙头不放松,任尔东南西北风。

    叶华生见冷了场,就说出去方便一下,过了一会,就拿着电话略带歉意地说:“邹县长临时有事情,今天来不了了,我们先去钓好了。”

    四个人走到小鱼塘边上的凉棚下,拿着鱼竿下好饵,就把鱼线甩了出去,其他人都有些漫不经心,把鱼线甩进去后就不时地低声聊天,半天也没钓上来一条。

    四个人里只有王思宇神情最为专注,他本来就是来钓鱼的,这里的鱼也挺给王副县长面子,好家伙,一会一条,一会一条,把个王副县长给乐的,都合不拢嘴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