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七章 半年之约

第五十七章 半年之约2017-11-9 12:55:56Ctrl+D 收藏本站

    第57节    第五十七章    半年之约

    “大家怎么看?”

    宽敞明亮的县长办公室里,邹海站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手里握着一个放大镜,正在弓着身子细细地查看桌上的一件瓷器,那是一件小巧秀气的花瓶,花瓶口部像极了九品莲花的花瓣,整个花瓶色泽匀称淡雅,暗刻如意云纹,通体散发着幽暗的蓝光。

    叶华生坐在沙发上揪了半天的小胡子,点头道:“厉害,看似*不羁,实则眼光独到,我们两方面的人都在争胜,只有他一个人在求和。”

    邹海点点头,伸手小心翼翼地把花瓶拿起来,倒过来,在白釉底上照去,只见瓶底以篆书写着“大清乾隆年制”六个字,他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仔细地按笔画看去,半晌才吁了一口气,把花瓶放下,摇头道:“退回去吧,假的,胎质纹饰都没的说,但这个‘隆’字不对,应该是民国期间仿制的天蓝釉。”

    叶华生点点头,他知道以前邹海在市文化局蹲了四年的冷板凳,跟着一位古玩行家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他说是赝品那肯定没错,脸上多少有些不自然,讪讪道:“这家伙居然敢拿假货来糊弄人,回头要好好收拾他下。”

    原来叶华生前几天通过关系打听到,青州的项市长酷爱古玩,尤其喜爱瓷器,就给邹海出了主意,让他投其所好,花点钱弄件好瓷器送去,可邹海还是有顾虑,怕送贵重瓷器反而坏事,所以就嘱咐叶华生帮着挑件价格不太高,做工又很精细的小玩意儿。

    邹海端起茶杯喝上一口,摇头道:“这件工艺也算不错了,不认真看还真瞧不出来,也不能怪人家。”

    叶华生走过去,把花瓶放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檀木盒里,抱在怀里坐回到沙发上,邹海点着一根烟,缓缓吐了一口烟雾,轻声道:“耿彪,你也说说。”

    耿彪摇头道:“不过是个耍小聪明的家伙,看样子没啥胆子,不敢跟魏老二死磕。”

    邹海听后笑了笑,摇头苦笑道:“那是你不知道他以前都干过什么事,我也是前天才知道,大元兄原来就是毁在他手里的,当初还是个小科长的时候就敢暴打市委三把手的宝贝儿子,耿彪,你胆子大,你敢打吗?”

    耿彪听了一愣,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才涨红了脸摇头道:“我不敢打。”

    邹海点点头,弹了弹手中的烟灰,摸着鼻梁道:“你是咱们几个人里脾气最暴的,你都不敢打,别人更不敢,凡是当官当了一定年头的都不敢打,但他王思宇就打了,你说他会怕魏明理?我觉得不像,这只能说魏老二做的事没触及到他的底线而已。”

    荣谢庭在旁边摆弄了半天的打火机,见邹海把目光投过来,就笑笑说:“后生可畏,今天在会上我一直在观察他,发现这人深不可测,几乎每个人在发言的时候,他都不停地在文件上做摘抄,两个半小时的会议我就没见他停过笔,前面大家讨论得无论多激烈,他都没有说一句话,结果到最后您一点名,他出来干净利索地就把两边的争论给摆平了,这样厉害的年轻人,我还是头一次见过,你们看他最后那段发言,一般的人谁敢做那种比喻啊,要是放别人身上,我就觉得轻佻,但他干出来,我就觉得高明,当时我看了下张振武的表情,也是透着钦佩。”

    邹海听后把烟头掐了,丢在烟灰缸里,又端起茶杯往烟灰缸里加了些水,轻声道:“是啊,不是人才三号老板能重用吗,这么年轻就得到上面的赏识,必然有过人之处。”

    叶华生揪着胡子皱眉道:“既然拉不过来,就想办法让他和魏老二斗,他要真是三号老板的心腹爱将,那上面总不会不管吧?”

    邹海摇头没吭声,心想谁不想玩借刀杀人的阴招啊,但魏老二也不是傻子,就算他是,张振武可不是,那家伙精明着呢,周副书记肯定心里有数,不然怎么会把自己的人扔到老魏家人的眼皮底下,自己要真这么干了,那就是在算计上级领导,人家既然能当你的领导,又怎么会被你这点小把戏迷惑,这个老叶啊,有时候竟出馊点子,还是不堪大用啊。

    沉默半晌,邹海抬手揉了揉额头,轻声道:“别在他身上做文章了,就当他是过路的神仙,敬起来,他喜欢骑墙,就由他去,当务之急,是赶紧顺着他会上讲的思路,把那份工业振兴计划做出来,要抓紧,把政府办的几个笔杆子都组织起来,一定要做把这项工作做扎实了……”

    --------------------------------------------

    会议结束后,王思宇回到办公室,从档案柜里找出青羊县里几家上规模的企业资料,坐在那里一边喝着茶水,一边仔细研读,他的想法很简单,想搞好整个青羊的工业那是天方夜谭,不过集中精力盘活一家企业,那倒是可以尝试下,与其成天琢磨去搬走一座山,还不如先想办法把脚边的石头挪走。

    正看得专注间,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了,王思宇抬头看去,只见魏明理也没敲门,就这样大大咧咧地就走进来了,门也不关,在屋子里兜了一圈,从兜里掏出烟点上,慢悠悠地坐在沙发上,架起二郎腿,瞅着王思宇直乐。

    王思宇见他不按规矩走,也就不跟他讲规矩,端起杯子喝上一口,也没言语,低头接着看资料,假装眼前没这个人,魏明理等了半天见王思宇没搭理他,就嘿嘿笑道:“是挺牛的,我从老大那听说过你,王培生那案子其实是你办的吧?干净利索,那事给老周加分不少。”

    王思宇摸不清他的来意,就笑了笑,盯着魏明理的眼睛道:“魏县长不是过来给我唱赞歌的吧,我可承受不起。”

    魏明理夹着烟狠抽上一口,皱着眉头道:“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也不跟你藏着掖着的,你刚来的时候吧,我是想收拾你下,不过也就是想让你难受下,老周现在是市里的三把手,把他得罪了对我们老魏家也没啥好处,我这次过来就是想问你要一句话,是站在老邹那边还是跟着我干。”

    王思宇见他把话说得这么开,索性也就不卖关子,摇头道:“你们爱咋折腾咋折腾,别牵扯到我,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爽快!”魏明理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使劲踩了踩,撸起袖子,拍着沙发垫道:“要不这么办,咱俩联手,把邹海拱下去,回头我当县长,你坐我现在这个位置,怎么样?如果老周跟我哥一起出手,收拾他邹海跟玩似的。”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我还是刚才那句话,不想重复。”

    魏明理瞪圆了眼珠子瞅了王思宇半天,好像在看个怪物,半晌才伸出大拇指道:“有种,那就这样,半年之内,我跟邹海之间的较量你别搅合进来,你那摊子事我也不给你添乱子,等我把邹海推下去,招商引资那摊我也全交给你,那块油水多。”

    魏明理说完话不等王思宇张口,转身就走,望着他的背影,王思宇就觉得这家伙挺狠,骨子里带着一股子虎气,确实比邹海那厮更适合掌舵。

    ------------

    吃过午饭,王思宇继续回到办公室,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材料,期间李青梅进来过一次,问是否需要通知下面的几个局领导开会,王思宇想了想,就说还是应先熟悉情况,并且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季度会议太多不好,还是应该真抓实干。说这话的时候,王思宇的眼睛在李青梅窈窕的身段上瞄了几眼,就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忙拿起卡通杯猛灌了几口茶水,之后也不抬头,拿着铅笔在一张纸上勾勾抹抹,圈圈叉叉。

    李青梅坐在沙发上找了几个话题搭讪,试图先跟这位王县长拉近些关系,可王思宇每次都是看了她一眼,就继续低头写材料,李青梅见他这么忙,就不好意思打扰,赶忙找了个由头,起身告辞出去。

    李青梅走后,王思宇闷着头拿着铅笔描了半天,把白纸捧起来,小心地吹净上面的铅粉,一张李青梅的**肖像就跃然纸上,王思宇举起杯子喝上一口茶,就拿笔在落款处题了‘折梅人’三个字。

    他将白纸叠好,打开档案柜,从里面取出那本《艳史通鉴》,把它小心地夹在书页里,找出上次读过的记号,抱在手里专心看下去,不时还在精彩处画上波浪线,这样就能把书看薄了,下次重新温习时,就可以直奔主题,省略了那些不必要的铺垫。

    下班之前,王思宇分别去了趟魏明理和邹海的办公室,一来算是拜拜码头,表达下对领导的尊敬,二来是申明自己打算深入基层,到下面的企业里做调查研究,以便尽快进入工作角色,把工作做扎实了,所以最近几个月的县长办公会,自己就不再参加了,涉及到工业方面的决定,就请两位领导直接拍板,自己决无异议。

    魏明理自然知道王思宇的意思,就打个哈哈说你:“放心下去调研,回头我安排一下,叫李主任把别的活都推了,让她帮你坐办公室,杂七杂八的活你就交给她来做,她以前跟老赵干过两年,工业口的业务很熟,最适合当你的左膀右臂,这半年内你愿意去市里就去市里,愿意在县里就在县里,只要你不帮着邹海对付我,其他的你随便。”

    王思宇点点头,心里琢磨,这个魏老二手可够长的了,政府办的工作不通过叶华生这个主任,直接就能给安排了,怪不得叶华生一看到魏明理就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这事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了,这也太霸道了点。

    到邹海那边也很顺利,听完王思宇的话,邹海就笑着点头道:“王县长,你是挂职干部,编制还在市里,一般的事情你自己看着拿主意就成了,我赞成你的观点,多下基层跑跑有助于了解实际情况,就像项市长刚上任时讲的那样,我们的干部要眼睛多往下边看,腿要多往下边跑……”

    出了邹海的办公室王思宇直摇头,暗想这位县长大人是太想在上边找个人依靠了,这还没抱上项市长的大腿呢,就开始念三字经了。

    下班后,在回招待所的路上,王思宇不经意间,看到张振武的小车突然停在道边一个煎饼摊前,张振武下车后从钱包里拿出十块钱扔在地上,那个黑瘦的中年摊主就弯腰把钱捡起来,随后拿出几大叠煎饼递过去,张振武把煎饼撕得粉碎,一把把地扬在那人的脸上,最后坐回小车上,扬长而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