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九章 要命的误会

第五十九章 要命的误会2017-11-9 12:55:58Ctrl+D 收藏本站

    第59节    第五十九章    要命的误会

    周三早上七点半,县政府大院门口停下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车门打开后,县工业局局长田忠实挺着个大肚子从里面走出,他看看手表,见时间还早,楼上的办公室不见得能开门,就站在院子里的公示栏前看了会报纸,磨蹭了约莫有十几分钟,见上班的人已经稀稀落落地从四处赶来,就背着双手一步三摇地迈步进了政府办公楼。

    没走多远,他的脚步就停了下来,目光停留在一楼的政务公开栏前,他走上前去,拿着手指寻着领导照片一路指去,很快就发现主管工业的副县长的彩色照片,照片上的人居然是个二十四五岁的清秀后生,怎么看都觉得像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田忠实就站在那里‘咳咳’地咳嗽两声,扭头见四下里没人注意,就清了清嗓子,对着照片微微鞠了个躬,哑着嗓子低声道:“王县长,您好。”

    “您好,王县长。”

    似乎是感觉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意不够诚恳,田局长就又重新演练了几次,但效果都不太好,主要是这位照片上的副县长太年轻了,在他面前摆出这种低姿态,田忠实总觉得心里怪怪的,不管怎么练,都拉不下脸来,前前后后伺候了那么多领导,就没一个这么年轻的,看起来跟二丫的岁数差不多。

    田忠实在工业口已经干了三十来年,从一个小科员干到现在身兼数职,历任工业副县长都很倚重他,副县长换了一茬又一茬,他这局长却雷打不动,靠的不是他后台硬,也不是真本事,而是一身高深的拍马屁的技巧,不管分管工业的领导是张三还是李四,他都能给伺候得舒舒服服地,领导舒服了,他也就舒服了。

    这位田局长在单位等了足足两个礼拜,也没等到分管工业口的副县长召见,这心里就急慌慌的,不知道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暗想这位新来的副县长架子够大,看来是等着咱主动过去汇报工作呢,他就赶忙让办公室搞出一份像样的工作计划,外带买了两条中华烟放在包里,为了显示诚意,他没去单位,早早地就跑到这边来了,打算尽快把新领导搞定。

    敲开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办公室,却没看到新来的王县长,只发现李青梅正拿着抹布在屋里做卫生,她把桌椅沙发擦得光亮亮的,一尘不染。

    按照魏明理的安排,李青梅现在实际上已经是王思宇的专职秘书了,这其实是张振武出的主意,他和魏老二讲的是要对王思宇加强监督,不能掉以轻心,以防节外生枝。

    但实际上,张振武心里却在打着属于自己的小九九,魏明理有勇无谋,跟着他干,自己恐怕最多只能坐到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将来要想再进一步,就得换条大船,眼下的王思宇就是现成的登船梯,只要拿下他,不愁进不了周副书记的视线,以自己的头脑,要是上面能找到依靠,又何必给别人当幕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捞不到骨头吃,只能喝点肉汤。

    他存了这个念头,就不停地提醒李青梅,说千万要把他搞定,此人绝非池中之物,人家挂职期满,调回市里,肯定会被委以重任,你把他搞定了,能省去我努力十年。

    李青梅听得就直迷糊,心想振武这话是啥意思,难不成是在暗示我,让我也把小王县长迷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想起那天偷偷听到的一声尖叫,她的心就慌慌的,说:“振武,我已经试过好多次了,他还是在提放我,我看自己是搞不定了,你再想别的办法吧。”

    张振武一听就急了,忙不迭地劝道:“老婆你要沉住气,他现在是对你的身份有怀疑,所以不敢信任你,你要想办法取得他的信任,要慢慢地感化他,一点点地来,只要时间长了,肯定能搞定。”

    李青梅听了这话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这里面的意思已经有点暧昧了,好像只要能搞定他小王县长,自己可以不择手段,看来老公已经成了官迷,为了升官连老婆都豁出去了。

    其实她是想多了,张振武虽然做梦都想往上爬,但绝对没有想过靠戴绿帽子升官,再怎么说,他也是个知识分子出身,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李青梅这心里不高兴,在脸上就显露出来了,张振武瞧出她神色异样,心里也是不太好受,让老婆出马去搞定别的男人,他心里也觉得不舒服,但这种事情只能两口子去办,别人根本指望不上,但他自己这身份特殊,没办法在这时候舍了魏老二,跑过去向王思宇献殷勤,所以这事只能由李青梅来办。

    他琢磨老婆这么生气,可能是不愿意低声下气地去干那些伺候人的活,就赶忙开导她,轻声道:“你看我现在帮魏老二办事,得罪了不知多少人,我知道天天都有人在咒我早死,将来有朝一日失了势,肯定被人报复,到时候你怎么办?洋洋怎么办?人在官场只能进不能退,就是这个道理。”

    李青梅耳朵根子软,听他这么说,也就没了主意,原本她就想偏了,这样一来,更是错上加错,以为张振武是铁了心让自己去勾引小王县长了,心里虽然难过,但转念一想,反正妹妹都已经牺牲了,实在不行,自己也就豁出去了,这女人只要肯豁出去,没有搞不定的男人。

    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就担心张振武算计得不准,自己白白搭了身子,就赶忙又追问一句:“搞定他真有你说的那么重要吗?”

    张振武就算打破头都不会想到,自己的老婆会把事情想到那种地方去,就用力地点点头,很肯定地说:“我看人很准的,要不是眼瞅着就能捞到常务副县长的位子,我现在就想倒过去,在他没发迹的时候投奔过去,以后一辈子都不愁了,等人家已经飞黄腾达了,想去巴结的人都得排出二里地,哪能轮到咱们。”

    李青梅这才下定了决心,干脆就把办公桌搬到王思宇的办公室,暗想再试上几个月,争取通过努力工作讨得他的欢心,实在不行,干脆就使美人计。

    可惜王思宇不知道她的心思,否则早就一路飞奔回来,强烈要求中计了……

    “田叔,你来啦,快坐。”李青梅把抹布放到一边,拿毛巾擦了手,笑吟吟地为他端上一盏茶,就坐在下首的长条沙发上,理了理额前的发丝,瞄了眼田忠实腋下鼓鼓囊囊的黑包,抿嘴笑道:“是来向王县长汇报工作的吧?他最近没来上班。”

    “哦?”田忠实咪上眼睛,心里就有些高兴,他是知道很多挂职干部都是不专心工作的,常年离岗的很多,挂职不挂岗,再说青羊这穷地方,估计市里来的人也呆不下去,这样更好,没了上面的指手画脚,他田忠实过得更滋润。

    “青梅啊,我是来给王县长送材料来的。”说着田忠实从包里掏出材料放到王思宇的办公桌上,又把两条中华烟拿了出来,刚要放到桌上,李青梅却在旁边说话了。

    “田叔,王县长不在,这烟你得拿回去,不要让我作难,万一他不喜欢别人送礼,我会被领导批评的。”

    李青梅瞥了眼田忠实手中的烟,赶忙轻声制止道,她现在是一门心思要搞定小王县长,所以做事谨慎得很,生怕因为极小的失误,给领导留下很坏的印象。

    “好,好,青梅啊,那我就不叫你作难了啊。”田忠实把烟重新装到包里,端着茶水坐在沙发上,见李青梅抄起拖布弯腰擦地,他就赶忙把腿架起来,一边喝茶,一边看着李青梅绿色长裙下,那浑.圆挺翘的美.臀摇来荡去,他的心也就跟着直晃荡。

    田忠实和李青梅相识两年多了,一直垂涎于李青梅的姿色,不过有那贼心却没那贼胆,张振武的老婆谁敢惦记啊,他是知道的,以前有个不识相的副主任借着酒劲,跑到李青梅的办公室里说了几段黄篇子,结果险些被开除公职。

    看着李青梅把地擦得干净,田忠实赶忙把目光收回来,表情换成了一种长者特有的慈祥,微笑着从兜里捏出一支烟,捏着缓缓地转了几圈,又放在鼻子下嗅了两下,这才把香烟稳稳地夹在指间,慢吞吞地点上火,深吸一口后,摆弄着手中的打火机,鼻子里喷出一股青烟,冲着李青梅微微一笑,和声细语地问道:“青梅啊,你给田叔透个实底,小王县长是不是回市里了?”

    “这个我也不太了解,总之他最近十来天都没到办公室了。”李青梅这话说得含糊,她是知道王思宇还在青羊县的,但具体每天都去哪,就不太清楚了,前两天趁着汇报工作的时候,她也很好奇地打听了下,王思宇的回答让她很困惑,“我现在钻到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去了。”

    李青梅仔细听去,电话那头似乎还有机器的轰鸣声,就知道应该是个工厂,她不禁就有些肃然起敬,就没有想到,这句话里其实还有其他的意思,更不会想到,说完这句话后,道貌岸然的王副县长脸上露出的那种极为猥琐的表情。

    田忠实坐在沙发上跟李青梅闲聊,想通过她打听一下这位小王县长的嗜好,李青梅倒不是不想说,但她实在也是对王思宇所知有限,自从她搬到这件办公室以后,王思宇就从没进来过,一直在底下搞调研。

    两人正扯着闲话,王思宇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李青梅忙走过去,接起来听了一会,放下后就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掏出记事本记了下来,田忠实在场,她不方便给王思宇打电话,把记事本放回抽屉后,李青梅就说要出去一趟,田叔你慢坐。

    田忠实忙站起身告辞,站起身子后,不经意间目光就瞄到王思宇的办公桌,在那层透明软胶垫下面压着一张宣纸,宣纸上是狂草字体,写的是:“当官有风险,入仕需谨慎。”

    田忠实一边往出走,心里就一边嘀咕,这字上写的是要谨慎,可这笔法怎么会那么张扬呢?他当然不知道,王思宇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在模仿方如镜的笔法,不光如此,他还在每天早晨起床后,对着镜子修炼方如镜眼神中的无形剑气,他悟性颇佳,如今已经略有小成……

    出了县政府大院,田忠实就上了轿车,司机开车就往工业局方向去,开到半路田忠实就琢磨着不对,上面的材料虽然是准备齐全了,可下面的企业也得转一圈,不然万一哪天这位小王县长心血来潮,直接跑下面企业里开个现场办公会,到那时候自己一问三不知,那可太被动了。

    “老张,掉头,去造纸厂。”田忠实皱眉吩咐道。

    造纸厂在西南方向,下了公路之后就是土道,路况很不好,那地方是郊区,没有直达的线车,小车开到一个小山坡的时候,路面很窄,偏偏前面还有个小年轻挡着路,他骑着自行车左扭右拐的,不专心赶路,反而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田忠实看了就生气,司机狂按了一通喇叭,年轻人才闪开一条道,田忠实把脑袋伸向窗外,对着后面的年轻人就骂了句:“傻叉!”

    再次回头时,却见那人远远地冲他亮出中指。

    “工业局的车!”王思宇费力地蹬着自行车,眯着眼睛看了眼桑塔纳的车牌,就不由得充满自信,虎躯一震之后,眼神里射出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王霸之气,“小样的,田大膀子,看老子还朝之后怎么收拾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