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八章 点头或摇头

第六十八章 点头或摇头2017-11-9 12:56:10Ctrl+D 收藏本站

    第68节    第六十八章    点头或摇头

    收藏,收藏,收藏!

    -----------------

    周三上午,青羊县工业局的几位领导坐在一起开了紧急碰头会,田忠实的眼圈黑黑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显然昨晚的睡眠不太好,他坐在转椅上,手里摆弄着茶杯,盯着桌面上的材料,一字一句地在传达着王思宇副县长做出的重要指示,几位副局长都皱着眉头翻动着手中的材料,不时拿笔在材料上划着重点,在田忠实近乎声嘶力竭的慷慨陈词中,知道工业局将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看来这次上面是开始动真格的了。

    在将材料学习完毕后,田忠实又拿出几分信访办转过来的材料,给在座的各位副手传阅,看着材料上面王思宇的批示,几个人都觉得后背一阵阵地发凉,额头上直冒冷汗,先不提内容,单看那字体就如同银钩铁划,充满杀气腾腾的意味。

    田忠实离开座位,站在窗前,点着一根烟抽了半天,才轻声道:“王县长的指示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对那几家特困企业,管理费全免,其余的工厂酌情缩减;全局上下要统一思想,除了那几个老胳膊老腿的留守单位集中办公外,剩下的全部下基层,领导干部要起带头作用,咱们几个全要下去,每周轮流回来一个值班;局里的小金库从即日起取消,里面的十三万元现金全部下账,可以先提出五万来作为福利发放下去;职工家属楼那边我的两栋房子全都退回来,优先解决特困职工和新婚夫妇住房难的问题……”

    “我那栋也退出来。”一位副局长低声响应道。

    “退吧,都退吧。”他旁边那位副局长脸上已经露出极痛苦的表情,就琢磨着晚上赶紧找搬家公司,把家具统统拉出来,王县长上面批示得很明白,“三日之内不退,原地免职,并且建议纪委进行深入调查,如发现其他问题,严惩不贷!”

    办公室主任胡全有在参加完会议后,也是心情沉重地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将《地狱3》的游戏目录从桌面上删除,他被分到纺织厂去帮扶,那里白天没有电脑,根本打不了游戏,晚上恐怕也得住那了,假如今年纺织厂的效益提不上去,他这个办公室主任也就算干到头了。

    下午田忠实召开了全局大会,在会上将上午形成的决议一项项地公布出来,开始时掌声不断,但到后来听说要下基层,会议的气氛就冷了下来,但见几位局领导也全无例外,底下人也就不好再抱怨什么,田忠实足足讲了两个小时,随后吩咐全体动员,把大楼内的卫生做干净了,不能留任何死角,一定要做到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明天分管工业的王副县长要过来做动员大会,所有人都要以积极饱满的精神状态来参加会议,不管王县长讲什么,都必须热烈鼓掌,哪个敢在会场捣乱,轻者扣除三个月工资,造成恶劣影响的,直接开除公职。

    开完会后,这几十号人就都乱哄哄地走出会议室,端盆的端盆,拿扫帚的拿扫帚,一时间工业局的各个楼层里人声鼎沸,尘土飞扬,不时有一撮子垃圾从窗口丢下去,气得胡全有把脑袋探出窗外,扯着脖子喊:“都他娘的别偷懒,外面也要清理的呀!”正这时,只听‘哗啦’一声响,几百张麻将从局长办公室的窗子里丢了下去,吓得他顿时缩回脖子,不敢再说话。

    ---------------------------------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工业局六楼的会议室里,黑压压地坐了几十人,会议室前面由五个长条桌拼出一个主席台,上面铺着大红布,桌面上摆着七个麦克风,前面的墙上挂着大红标语:“欢迎王思宇县长来我局指导工作。”

    几位副局长已经提前坐好,面带笑容地注视着门口,过了不到五分钟,在局长田忠实办公室主任胡全有的陪同下,王思宇和李青梅缓缓地走进会议室,在几位副局长的带领下,全场人员起立鼓掌。

    王思宇还是头一次享受这种待遇,心里已经爽翻了天,但还是微微皱起眉头,停下脚步,转身对田忠实低声呵斥道:“搞什么鬼,下次不准挂标语,不准强制鼓掌。”

    田忠实赶忙连连点头,王思宇这才微笑着摆摆手,慢条斯理地走上主席台,坐在中间的位置,田忠实和李青梅一左一右,分别坐在他的两旁。

    办公室主任胡全有首先作了简短的发言,代表全局向王县长表决心,一定在田局长的带领下,努力完成上级领导交代的任务,不畏苦,不怕难,群策群力,将青羊县的工业发展带上一个新的台阶。

    接着是田忠实讲话,他几乎是照本宣科地将昨天会议上讲过的材料都复述了一遍,胡全有在田忠实讲完后,大声讲到:“下面,请王县长发言。”

    随后他带头鼓掌,下面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王思宇面带微笑,轻挥右手,下面的掌声缓缓停下,他伸手将麦克风向身前移动下,拿手指弹了两下,会议室里顿时传来‘砰砰’两声响动。

    “大家都吃早餐了吗?”

    底下众人一愣,接着就是一片热烈的掌声,田忠实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是他讲的,无论王县长讲什么都要鼓掌,可没想到王县长没有讲大家好或者同志们好,而是问大家吃了没有,他知道底下这些人不是傻子,而是故意起哄,所以脸色铁青,但无可奈何,皱着眉头往下看,目光扫到哪,哪的掌声就停下来。

    王思宇笑呵呵地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我提个建议,下面不管我说什么,大家都不要鼓掌,鼓掌有时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为什么呢?因为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鼓得言不由衷,从现在开始我发问,大家不需要说话,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你们看这样好不好?”

    台下众人觉得有趣,就集体点头,田忠实也跟着连连点头。

    王思宇接着道:“还是刚才那句话,大家吃早餐了没?”

    底下大都点头,只有少数几人在摇头,王思宇接着又问道:“早餐喝牛奶了没有?”

    这下底下大都摇头,只有少数几人点头,王思宇继续问道:“不爱喝?”

    这次集体摇头。

    “舍不得喝?”

    这次都是集体点头。

    “大家的工资都过一千了没有?”

    集体摇头。

    “想不想涨工资?”

    众人顿时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王思宇目光温和地环视一圈,忽地大声说:“我想给大家涨工资!”

    众人听后先是一怔,随后齐刷刷地站起来,一个劲地鼓掌,这掌声比刚才热烈了十倍不止,经久不息。

    王思宇也跟着微笑着鼓掌,直到掌声都停下来,他才继续道:“可我说了不算。”

    底下顿时传来一阵嘘声,接着是哄堂大笑,气氛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轻松下来。

    王思宇满面笑容地接着道:“我说了不算,那谁说了算呢?青羊县的工业说了算,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只要青羊的工业能够有所起色,只要大家能够完成我们今年布置的任务,我一定会向上级领导要求,给大家涨工资,要是兑现不了这个承诺,我就摘了头上这顶乌纱帽!”

    这时台下众人的情绪已经完全被他的讲话调动起来,都扬着脖子仔细倾听,就听着这位年轻的副县长接着讲道:“有人说,青羊县的工业发展不起来,资源匮乏,资金不足,人才不足,技术不足,说得好像我们青羊人就应该受穷,青羊的工业好像再也没救了,这些言论都是消极的,不负责任的,我王思宇偏偏不信这个邪!”

    说完他‘啪’地一声重重拍了下桌子,站起来,端着麦克风继续挥手道:“同样资源匮乏的地区,工业发展得很好的例子比比皆是,大家都知道温州的皮鞋做的好,全国的皮鞋几乎有一小半是温州出产的,难道温州的土地能长出皮鞋吗?”

    这时底下又是一阵哄笑,王思宇也跟着笑了笑,继续鼓动道:“说到资金不足,古往今来,白手起家的例子还少吗?人家身无分文都能创下亿万家财,我们青羊的工业虽然不景气,但总比那些人起点要高吧?大家说是不是?”

    底下众人齐声说:“是!”

    “那好,那就是没有人才了?我看不是,虽然我不认为在座的都是人才,但也绝不认为大家是庸才,这世界上真正的庸才很少,大部分的庸才是什么样子呢?英雄无用武之地,他就是庸才,你就是有天大的能耐,每天只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喝茶水,那你就是庸才,所以,我才会把大家解放出来,走出去,走到企业中去,去帮助那些处在困境中企业,去帮他们走出困境,去把青羊县的工业给我用肩膀扛起来!依我看,我们什么都不缺,缺的是一种态度,一种习惯,一种一往无前的决心,只要有了这种决心,青羊县的工业一定会好起来,青羊县的经济一定会好起来,大家的钱包也一定会鼓起来!”

    他的话音刚落,底下众人再次起立,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王思宇和李青梅就在掌声中站起,缓缓地走下主席台,向门口走去,背后传来胡全有高亢的喊声:“现在,开始签署帮扶贫困企业的责任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