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九章 it is show time

第六十九章 it is show time2017-11-9 12:56:11Ctrl+D 收藏本站

    第69节    第六十九章    it    is    show    time

    李青梅坐在驾驶室里,没有急着打火,而是略带歉意地向坐在旁边的王思宇轻声道:“对不起,王县长,给您添麻烦了。”

    王思宇微笑着摇摇头,轻声道:“没事。”

    其实王思宇并没有准备今天的讲话稿,而是交给李青梅去做,可没想到李青梅早晨急着送洋洋去学校,就把晚上辛辛苦苦准备好的稿子忘在书房了,两人坐车赶到工业局门口的时候,李青梅才忽地想起来,这时田大膀子已经笑吟吟地迎上来了……

    “您讲的可真好。”李青梅微微一笑,理了理额前长发,打着火,车子缓缓地驶出工业局大门口,向县政府方向开去。

    “真的好吗?”王思宇在心里叹了口气,把目光投向窗外,破败的街景映入眼帘,车子在路上不时颠簸着,王思宇摇了摇头,打开车窗,燃上一根烟,在火光明灭中陷入沉思。

    再激.情的演说,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是苍白无力的,要想真正扛起青羊县的工业,仅仅依靠企业自身,再加上工业局的人,或者最后加上王思宇自己,这些都是远远不够的啊……

    小车刚刚开到县政府前二十几米远处,李青梅就踩了脚刹车,王思宇身子一晃,从沉思中猛然惊醒,诧异地望向李青梅,却见她向前努努嘴,王思宇抬头望去,这才发现,政府大院门口黑压压地聚集了几十号人,那些人正情绪激动地在那大声地喊着口号:“青羊乳品厂不能倒闭!”“谁让乳品厂倒闭谁就滚蛋!”

    王思宇刮着鼻梁笑了笑,知道这是那几个家伙已经得到风声了,也可能是魏明理故意在给自己制造障碍,如果此事闹大,他就会给自己扣上一顶工作作风野蛮粗暴,引发群众不满,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帽子,让自己陷入被动。

    “要不……从后门进去?”李青梅迟疑了下,扭过头来,轻声问道。

    “就从正门走。”王思宇神情自若地向前一指,接着跷起二郎腿,做出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

    李青梅见状心里不禁暗暗佩服,这位年轻的副县长还真有一种临危不乱的大将风度,她哪里知道,王思宇和这些闹事的家伙混得有多熟……

    在按了六七声喇叭后,人群总算不情不愿地让开一条路,王思宇把头压得很低,没有让外面的人认出他来,车开进大院后,王思宇才发现,左右两栋办公大楼的窗子几乎都是打开的,每扇窗子背后都探出几个脑壳,都在向外观望,恐怕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县委书记粟远山了。

    深吸一口气,王思宇打开车门,走下车来,心里默念了一句:“itisshowtime”,随即在李青梅的陪同下,转身向门口走去。

    在人群的几米外,叶华生正带着几个政府办的工作人员,在不停地向人群做着劝阻工作,可无论他说什么,这些人就是不相信,非要让县委书记出来说话,必须当众承诺,不让青羊乳品厂倒闭。

    叶华生正无可奈何间,面前的人群突然间变得安静了下来,这些刚才还张着嘴巴大喊大叫的家伙,此时却都满脸惊疑不定地向他背后望去,叶华生赶忙回头,却发现王思宇正微笑着走到他身边,他赶忙擦了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冲王思宇微微点头,随即转身对人群喊道:“这位是负责工业的王县长,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他提问,相信王县长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他的话音刚落,人群里就爆发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男人们集体喊了句:“我草!”女工们则齐声惊呼道:“诶呀妈呀!”

    王思宇听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了好半天,才涨红了脸站起来,咳嗽两声,又向前迈了两步,高声道:“咋了,这才分开几天啊,就不认识我啦?”

    众人还没有从惊愕中醒来,都面面相觑,只有那个做卫生的哑巴女工拼命挤出来,对着王思宇大声喊道:“阿巴…..阿巴…..阿巴….”

    这时奶粉车间的一个矮个子工人抓着头发道:“咋不认识呢,我说你咋不干了呢,原来是跑这来当副县长来啦!”

    他话音刚落,就被站在他身后的李大能耐一脚蹬在屁股上,‘扑通’一声摔了个腚顿,屁股险些摔成两半,李大能耐低声骂了一句:“马勒戈壁的,人家那叫微服私访,不懂别乱吵吵。”

    王思宇瞅着李大能耐嘿嘿直乐,摸着下巴道:“整出这么大动静,是你张罗的吧?”

    李大能耐抓抓脑门,也跟着嘿嘿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地道:“刘秘书说了,上面要让乳品厂倒闭,告诉我们得整点动静出来,不然这厂子就完了,我们一合计,就过来抗议一下,没想到你在这,小王……王……大县长,到底是咋回事啊?”

    “他在造谣!”王思宇用力地挥动一下手臂,大声问道:“大伙是信他的,还是信我的?”

    “我是信你的了!”李大能耐笑着回道。

    “我们相信你!”前处理工段那几个哥们也跟着嚷嚷道。

    “我们老哥俩也信你的!”锅炉房的老李头和制冷间的老张头对视一眼,大声道。

    “小王,就算他们都不信你,我都信你!”化验室的小胖姑娘在人群里挤不出来,只好拼命地扯着嗓子喊道,其他人也跟着连声附和。

    “那好,既然你们相信我,那我就跟大伙承诺,只要有我王思宇在这青羊县一天,青羊乳品厂就绝对不会倒闭,而且,还会变得越来越好!”王思宇的声音变得高亢起来。

    人群变得异常安静,但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王思宇的形象在他们眼中变得异常高大起来,老李头眯着眼睛仔细望去,似乎能从王思宇的身上看出一道光环,锃亮锃亮的,他使劲地揉揉眼睛,才发现光环不见了,却见王思宇挥动着右臂大声吼道。

    “现在我宣布,免去原青羊县乳品厂厂长夏钟声的职务,从即日起交接工作,限期离厂。”

    “免去原青羊县乳品厂副厂长李成德的职务,从即日起交接工作,限期离厂。”

    “免去化验室主任林希敏的职务,从即日起交接工作,限期离厂。”

    “免去厂长秘书刘成的职务,从即日起交接工作,限期离厂。”

    “免去……”

    随着王思宇的每一句‘免去’,人群中都会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毕竟这些人中饱私囊,平时仗势欺人,作威作福,早已被众人所痛恨,现在看到王思宇将他们一一免职,心中痛快到了极点,不知是谁最先鼓动,众人发一声大喊,猛地冲了过来,将王思宇抬起,高高地抛在空中,接住之后又再次抛起……

    “草!草!等会,马勒戈壁的,还没说完呢!”王思宇被这些家伙搞得头晕目眩,一时间竟然口不择言,把脏话骂了出来,站在旁边的李青梅本来已经被这场面感动得一塌糊涂,此时听到王思宇满嘴脏话,忍不住羞红了俏脸,转过头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叶华生揪着小胡子在那怔怔地发呆,随着王思宇在半空中一上一下地,不住地抬头低头,心里暗自赞叹道:“这次终于是跟对人了,得民心者得天下,看来这青羊县的将来,必定要寄托在这位小王县长的身上,自己以后一定要专心辅佐他……”

    大家闹了足足五分钟,才把王思宇重新放到地下,王思宇双脚落了地,这悬着的心总算沉了下来,赶紧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手忙脚乱地把腰带重新扎上,这时叶华生忙从旁边递过刚才脱落的一只皮鞋,王思宇见那鞋已经被踩得变了形,就心疼得不得了,赶忙凑合着蹬上,转身后退了三大步,才站稳身子,他是被众人的热情给吓坏了,就做出一副随时准备仓皇逃窜的姿势,对着人群接着喊道:“李大能耐!”

    “到!”李大能耐大吼一声,向前迈出一大步,双腿并拢,打了个立正。

    “我任命你为青羊县乳品厂生产厂长,负责管理奶粉和液态奶车间的全部生产事宜,从即日起上任。”王思宇大声吼道。

    “是!”李大能耐乐得嘴都合不拢了,心想这小王县长够意思,我当初没把他提成副班长,人家这次把我提成生产厂长了。

    “王春香!”

    “到!”

    “我任命你为青羊县乳品厂化验室主任,负责化验室的成品半成品的检验工作,尤其是原料奶的验收,哪个敢再内外勾结,你就给我开除她!”王思宇继续吼道。

    “是!”小胖姑娘涨红了脸,握着小拳头退回人群中。

    “李严!”

    “到!”

    “我任命你为…….”

    ………

    当几项任命都已落实后,王思宇终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拿眼睛在人群里找来找去,大声问道:“二傻子来了没有?”

    “到!”二傻子满脸通红地大喊一声,迈着坚定有力的步伐,‘咔’地在原地打了个立正,心说小王真够意思,没想到我也能当官,众人也是面面相觑,心想这二傻子咋也能当官呢?

    “马勒戈壁的,你欠我的三十块钱不用还了!”王思宇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吐了口唾沫道。

    二傻子那颗驿动的心在瞬间平静下来,耷拉着脑袋‘哦’了一声,在众人的哄笑中退了回去。

    “都给我回去干活去,哪个也不许偷懒!”王思宇最后吼了一声,从地上摸起一块砖头,这一大群人就轰的一声散掉了,转瞬间就跑出老远,只有李大能耐在十几米外回过头来大声喊:“小王,改天我请你喝酒!”

    王思宇把砖头扔在一边,拍拍手,望着身边目瞪口呆的一众工作人员,皱眉道:“怎么了?”

    众人集体摇头,齐声道:“没怎么!”

    王思宇就跟着李青梅往大院里面走,刚刚走了几步,却见楼上的窗口处传来稀稀落落的巴掌声,这掌声似乎能够传染,不大一会,几乎所有的窗口都有人在热烈鼓掌,王思宇没有陶醉在这片掌声里,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眼神直勾勾地盯在李青梅那摇曳生姿的柔美身段上,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