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章 X+Y=V

第七十章 X+Y=V2017-11-9 12:56:12Ctrl+D 收藏本站

    第70节    第七十章    x+y=v

    “啪!啪!啪……”魏明理面色阴沉地鼓着掌,转身坐回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其他几人也都从窗口退回去,神情沮丧地坐回沙发。

    “马勒戈壁的,早知道听军师的好了,就你们两个给出的馊主意,这可倒好,没上着眼药,反倒给人家长脸了。”

    魏明理从桌上拿起崭新的水晶茶杯,从茶壶里捏些花茶扔进去,又拉开抽屉,从里面一个塑料袋里摸了一小撮五味子,丢了进去,慢吞吞地走到饮水机旁添了热水,就坐回座位上,盯着坐在沙发上耷拉着脑袋的两位副县长运气,那两人中以赵国庆最为沮丧,他也从亲戚那得了不少的好处,这次恐怕是要吐出来了。

    张振武叹了口气,摇头道:“人家既然能用那种口气说话,就说明乳品厂那边已经尽在掌控了,瞧瞧今天这场面,那肯定是下了大功夫的,老魏啊,别再去惹他了,小不忍则乱大谋,那小子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把他惹急了,对咱们没啥好处。”

    分管农业的高春发也在旁边跟着附和道:“还是军师说得对,我们都听军师的就好了。”

    他前一段带着几个乡长到外地考察,今天上午才回来,对这里边的事情还不太清楚,不过他总认为按照惯例,只要听张振武的,准没错。

    魏明理喝了口茶,摇头道:“这小子要不是老周的人就好了,其实有时候我挺喜欢他那驴劲的,这小子不孬,应该能干事,可惜啊,越是这样就越得挤走他,不然那就是养…那个…养虎为患!”

    屋子里的人一听魏老二居然说了句成语,不由得哄堂大笑起来,都说魏县长进步很快,都会甩词了。

    魏明理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嘿嘿地干笑了两声,挥手道:“就听军师的,你们两个告诉他们几个,多吐点,先别把事情搞大,这时候别去惹他。”

    赵国庆和旁边那位副县长听了连连点头,自觉没有面子,就赶忙找了借口,回到各自的办公室里拨拉电话。

    听见那两人的脚步声走远,张振武扭头冲着门口低声骂了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魏明理听了这话脸上就有点发烧,其实这事还真不怪那两位,是他打算给王思宇点颜色看看,不过害怕被张振武知道后没完没了地磨叽,这才把责任一股脑地都推给赵国庆他们两个。

    张振武瞧着他的神色就猜了个**不离十,就赶紧继续敲打道:“老魏啊,你能不能成功上.位,这里面有两个未知因素,那小子就是x,粟书记就是y,你最好听我的,别去碰x,抓紧搞定y。”

    魏明理听后点点头,又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我昨天去探过y的口风,老家伙还是不肯表态,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给老大打电话,他说这事他不能参与,不然被一号老板知道了,反而会坏事。”

    张振武听完理了理头发,抱着膀子往后一倒,点头道:“不能拱得太急,否则粟书记可能会出手弹压,看来还是以我这边为主吧,耿彪快咬钩了。”

    魏明理听了嘿嘿一笑,转动着手中的杯子,嘿嘿地笑道:“振武,就辛苦你了,晚上带上老高,咱们三好好喝上一顿,今天晚上就别回家了,马天乐又从外面弄来几个水灵妹子……”

    他刚说完这话,三人就不约而同地嘿嘿笑了起来。

    ---------------

    王思宇没有想到张振武会把自己比喻成x,粟远山也没有想到张振武会把自己比喻成y,张振武更加没有想到,他口中的x现在正坐在y的办公室里。

    “喝茶!”粟远山的声音放得很轻,但依然是一副发号施令的语气,听了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王思宇笑了笑,伸手拿起桌面上的茶杯,端起来浅浅地品上一口,就握在手中,轻轻地转动着,仿佛那样能让自己感到一丝暖意。

    县委书记粟远山的办公室很大,但光线很暗,宽大的窗子挂上了两层厚厚的窗帘,把外面的阳光全都遮挡住,粟远山就坐在暗影里,面前的办公桌上摆着一盏台灯,台灯的光线被调得很暗,只能照到桌面上巴掌大的一块地方,那里放着一包烟,一盒火柴,外加一管签字笔,王思宇已经很努力了,还是看不清他的样子,只是凭借直觉感受到,粟远山一直在暗中观察他,那目光阴测测的,让人感觉到有些不寒而栗。

    两只皱巴巴的手从暗影里伸出,慢吞吞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又摸起火柴盒。

    “嚓!”火柴擦动的声音。

    粟远山点上一根烟,他左手夹着香烟,右手把火柴摇灭,丢到烟灰缸里,手里握着火柴盒‘哗哗’地晃动着,沉默了好一会,才轻声道:“我长得太难看,脸上都是红斑,对阳光过敏,所以除非特别必要,白天很少见人,你来青羊快一个月了吧?”

    “二十四天。”王思宇的话语也放得很轻,但很清晰,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对这位坐在暗影里的老人,王思宇本能地保持着一丝警觉,这人据说在当县委副书记的时候,就把持了常委会,那种事情发生在现在这个年代,绝对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错!”粟远山似乎是很满意,声音中带着一丝欣赏的意味,他慢吞吞地抽了几口烟,就轻声道:“我不喜欢粗枝大叶的人,那样的人干不好工作,记忆力不好的人通常都有懒惰的毛病。”

    说完停顿了下,似乎是在补充自己刚才所讲的话,他拿手指轻轻指了指脑壳,“是这里懒惰,不爱动脑筋!”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我其实是个粗心大意的人,经常忘记很多事情。”

    “哦?”粟远山的声音里并没有半点疑惑的意味,嗓子里之所以会发出那种音调,似乎只是为了接管话语权而进行的过渡,他又轻轻摇了摇手中的火柴盒,沉声道:“那可是个不太好的习惯,我这个火柴盒用了三天,里面应该还剩二十七根。”

    说完他竟然把火柴盒丢了过来,王思宇只好伸手接住,好奇心作祟下,他忍不住把火柴拿出来数了起来,接连数了两遍,都是二十四根。

    ………..

    “怎么样?”粟远山深深地吸上一口,吐出一口浓烟,饶有兴趣地望着坐在茶几后面那个年轻人,似乎是觉得不过瘾,应该再加点料,他忍不住加重了声音道:“我还没老糊涂吧?”

    “@#%#¥%#¥%.......”王思宇突然有种海扁这老家伙一顿的冲动,当然,他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于是只好苦着脸摇头道:“粟书记,您今天的烟抽得有点多,要多注意保重身体,那个……吸烟有害健康。”

    粟远山听了‘嗨嗨嗨’地笑了起来,笑得王思宇头皮发麻,脊背上直冒凉风,心想大概传说中夜枭的笑声就是这动静。

    笑了半晌,粟远山又咳嗽了几声,把指间的半截烟掐灭,心情似乎极好,点头道:“好,那就听我们小王县长的建议,我今天就不抽了。”

    王思宇没有接话,只是很安静地摆弄着手中的杯子,姿态从容淡定,不卑不亢。

    “你也抽根吧,没事,在这不用拘束。”粟远山的声音在瞬间似乎又恢复了冷淡,但语气却加重了些。

    王思宇微笑着掏出烟,拿打火机点上,抽上一口后,把打火机轻轻放在茶几上,端起茶杯,吞进去两大口,终于缓解了一丝莫名的紧张情绪。

    “我这个老头有点守旧,跟打火机相比,我更喜欢用火柴。”粟远山像是在对王思宇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

    “用打火机更方便。”王思宇的声音似乎是在解释,也像是在争辩。

    “先不提这个了。”粟远山摆摆手,摸起桌子上的茶杯,‘提溜提溜’地喝上好一会儿,才放下杯子,似是漫不经心地道:“你很好,没给周副书记丢脸。”

    王思宇知道他指的是处理乳品厂工人闹事这件事,就刮着鼻梁笑了笑,没吭声,在这种老狐狸面前,不能说太多的话,多说多错。

    粟远山把身子向后仰了仰,闭上双眼,架起二郎腿,身子在转椅上颤巍巍地摇动着,半晌,才又轻声问道:“有几成把握?”

    王思宇摆弄着手中的茶杯,低头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保守些,就轻声回答道:“八成!”

    “八成?”粟远山皱皱眉头,摇头道:“就靠那五百万?我看连三成都不到!”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王思宇笑了笑,稍稍提高了些声音,一字一句地道:“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前期应该能到位一个亿,如果有必要的话,后期可以继续注资四个亿!”

    粟远山听后身子忽地一僵,顿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把身子坐正,伸手刚想去摸桌上的烟,却突然记起之前说过的话,那只手就在中途改变了方向,从笔架上抽出一管狼毫笔,拿在手中摆.弄了半天,才轻声道:“这么大的手笔,周副书记好大的魄力啊!”

    王思宇不想去做过多的解释,有些事情,越解释越麻烦。

    “嗯,好好干吧,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粟远山沉吟半晌,终于下定决心,笑吟吟地抬头道。

    “右边那栋楼里太吵了,我希望能安静半年。”王思宇摸着下巴道。

    “嗨嗨嗨……”粟远山再次笑了起来,王思宇的后背又开始一阵阵地冒起凉风来。

    “好说,你抓紧去办吧,好好干,其他的事情我来安排,叫沈飞进来。”粟远山说完把狼毫笔插回笔架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摆了摆右手。

    王思宇如遭大赦,赶忙微笑着点点头,转身推门走了出去,来到外间,冲沈飞点点头,轻声道:“沈秘书,粟书记叫你进去。”

    沈飞忙笑着站起来,跟王思宇握了下手,就拿着纸笔走了进去,粟远山见他走了进来,就慢悠悠地道:“三件事,第一去告诉邱义,让他安排一下,把张振武给我送到省党校学习半年;第二让罗旺财派人把那个叫‘在水一方’的洗浴中心给我封了,别抓人,就封六天;第三这个周末常委们一起搞个活动,就出去钓鱼吧,请邹县长安排,最好是夜钓,咳咳……”

    -----------

    李青梅坐立不安地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秀眉紧锁,半个小时前,沈秘书扳着面孔将王思宇叫走后,她就有些焦虑,毕竟,在这个县城里,没有人不畏惧那个深入简出的一把手,包括他的丈夫张振武,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副县长能不能过得了这一关。

    正摸着下颌思虑间,只见房门被轻轻推开,王思宇面无表情地从外面走进来,李青梅的心里就是一沉,关切地问道:“怎么样?”

    王思宇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摇头,坐回座位后喝了一口茶,随后对着神情紧张的李青梅笑了笑,伸出食指和中指,做出了一个代表胜利的‘v’字型。

    李青梅会错了意,站在原地愣了一下,俏脸上阴晴不定,似乎是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迟疑半晌后,终于咬着嘴唇走过来,从兜里摸出一根烟,轻轻地夹在那两根手指中间,接着掏出打火机,‘啪’的一声点上火,之后低着头回到座位上,拿着笔在纸上写起材料来。

    王思宇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心里已经爽到了极点,忍不住嘿嘿地笑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