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三章 狂欢过后

第七十三章 狂欢过后2017-11-9 12:56:16Ctrl+D 收藏本站

    第73节    第七十三章    狂欢过后

    晨光如水,悄悄地从天边泛起清亮的波纹,微微地向前方流淌,覆盖在天空的那层灰黑色帘幕,仿佛也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缓缓拉开……

    经过昨晚一夜的雷雨滋润,原本清瘦的青羊河变得丰腴起来,不经意间,已经吞掉河床的半壁江山,扭动着腰肢缠绕在山野之间,撒着欢奔向远方。

    新的一天,就在青羊河水清冽的嗓音里降临了。

    青羊桥以西三十米处,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孤零零地横在马路中央,靠近右侧车门的地上,乱七八糟地堆着一些衣物,淡绿色的吊带裙和一条黑色西裤纠缠在一起,而乳罩已经被溅了无数泥点的衬衫抱在怀中。

    那件粉红色蕾丝内裤已经被从中间撕开,一边被掩在车门里,另一边则垂了下去,不时被晨风纤细的指尖撩起,车顶的积水也常溢出,沿着车门的缝隙流淌下来,浸润了它柔软的身体,粉红的蕾丝内裤就开始滴答滴答地垂下清亮的露珠来,仿佛仍在诉说那一夜的狂欢。

    车门被轻轻踢开,一条修长撩人的美腿从里面伸展出来,车门的震动,使得车顶上的积水哗地一下流淌下来,伴着一声惊呼,那条美腿就蜷缩着逃了回去,李青梅挣扎着想要坐起,却始终无法摆脱胸前那双大手,她忙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使劲往外推,却不想非但没有成功,那双手竟又动了起来,不停地揉.搓着,还加力地捏了几下。

    李青梅啊地一声叫了起来,身子再次战栗起来,颤声道:“天亮了,快起来,被人看到就遭了。”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声,摇晃了下酸痛的脖子,轻声道:“放心吧,我一直在盯着。”

    “松手!”李青梅伸手提起王思宇的耳朵,用力一拧,王思宇顿时痛呼一声,赶忙老老实实地把手松开,心想怎么女人都会这一招啊。

    李青梅吐了一口气,终于把身子坐直,低头找去,却看不到衣服,忙抬脚踢了踢王思宇,“衣服呢?”

    王思宇懒洋洋地将身子坐起,打开车门,伸手将衣服一件件地从地上拾起,丢在脚边,李青梅气鼓鼓地盯着那些沾了无数泥点的衣物,尤其是那双黑色高跟鞋,已经被王思宇的大脚丫子践踏得变了形,上面的亮钻都少了几粒,她见衣服已经都拿上来,就一脚把王思宇蹬了下去,关上车门,发动车子,小车尾部冒出两股青烟,在马达轰鸣声中,小车调整好位置,笔直地沿着马路蹿了出去。

    赤身裸.体的王思宇猝不及防,遭了暗算,忙追了过去,一只手捂着下面,一手拍打着车门,李青梅咬着嘴唇点了脚油门,就把王思宇远远地甩在后面。

    一丝不挂的王副县长这回是真慌了神,别说他一个副县长了,就算县委书记青天白日的不穿衣服在马路上闲逛,一样会被*的群众打个半死。

    他弓着身子东张西望,见路面上空荡荡的没有人,马路两边是几栋破旧的烂尾楼,就想着是不是先钻进去躲上一天,晚上再悄悄摸回去,转念一想,那样被抓到更糟糕,白天最多可以编造个裸奔的谎言,晚上那肯定就是变态色魔了。

    正在马路中间纠葛着呢,却见桑塔纳缓缓地停在青羊桥边,王思宇这下乐了,也不低调了,就抬头挺胸地迈着四方步往前走,心想小县城有小县城的好处,这要是在青州,大街上早就人流如梭,车水马龙了,这地方还真是有点世外桃园的感觉,当然了,是最穷最破的桃园。

    李青梅皱着眉头看着倒视镜,王思宇这副德行让她哭笑不得,这些天王思宇在她心目中刚刚建立起的高大形象,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崩塌了,现在,一个猥琐不堪的崭新形象终于从废墟中冉冉升起了。

    不过她心里还是庆幸的,这位小王县长还算机敏,天亮后一直在盯着倒视镜监控,不然两人赤身裸.体的形象被人拍下来,恐怕会成为青羊县今年最大的绯闻,那她可真是没脸做人了。

    等王思宇来到车边,李青梅打开车门,把一堆衣服丢到他怀里,往桥下努努嘴,王思宇会议,抱着衣服顺着台阶走下去,坐在河边稀里哗啦地洗了起来,五分钟后才抱着拧干的衣服嬉皮笑脸地跑上来。

    两人关上车门手忙脚乱地换衣服,李青梅没有办法,只能把王思宇的内裤抢过来换上,而王思宇则悄悄地把那个被自己亲手撕破的蕾丝内裤塞进裤子兜里,作个纪念,他虽然没有拍照留念的恶习,但留点纪念品睹物思人还是很有必要的。

    车子再次启动,虽然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并不好受,但总比赤身裸.体要好的多,两人的心总算安稳了下来,王思宇依旧是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李青梅则左手转动着方向盘,右手则放在嘴边,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青羊桥,仍是不见行人车辆,这里不比市区,六点以前几乎是没什么人出门的,小车在空空荡荡的大马路上开得顺畅,只是偶尔颠簸中飞溅起无数泥点,粘在车窗上,让李青梅头痛不已,又开了一会儿,李青梅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将王思宇的头向下按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么早要是被人发现她和王思宇在一起,恐怕那沸沸扬扬的流言蜚语就会将两人淹没了。

    王思宇是逆来顺受,顺势就趴在她的腿上,双手搂着她的腰肢,不停地在这里摸摸,那里捏捏,嘴里还不时地啧啧赞上几声,李青梅被他闹得烦恼,只好踩了脚刹车,恨恨地道:“你还想不想让我开车了?”

    王思宇这才嘿嘿笑着安静下来,李青梅把车开到离招待所还有五十米的地方,就把王思宇轰下了车,扳着面孔把车子开远。

    王思宇就觉得女人其实挺有意思的,她们内心深处最怕的恐怕并不是出轨,而是出轨后被人发现传得满世界都是,在她们眼里,名声要远比贞洁要重要得多。

    一路小跑,进了招待所大院,迎面见到食堂的李大妈,正坐在门口摘菜,见他这副狼狈模样,不禁有些瞠目结舌,王思宇忙笑着打了招呼,又做贼心虚地解释道:“去河边晨练的时候,不小心滑到河里去了。”

    李大妈忙笑呵呵地道了声要小心啊,望着王思宇的背影进了楼,才撇撇嘴巴,心想你骗谁呢,别以为我不知道,想起昨天电视剧里演的情节,一对青年男女在河边幽会,男的忍不住搬过女人的脸蛋,想要接吻,却被一把推到河里,李大妈就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呵呵地笑了起来。

    回到房间后,王思宇脱下湿漉漉的衣服,在浴盆里放了热水,光着身子躺了下去,因为昨夜太过疯狂,早上还得在车里站岗放哨,所以现在是又困又累,没过一会儿,眼皮就沉沉地合上,再也睁不开,就这样躺在浴盆里呼呼地睡着了。

    ----------------------

    李青梅匆匆忙忙地赶回小区,将车停好,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迈着酸麻的双腿走进楼道,扶着楼梯一步步地挪上去,以往一分钟的路程,这次倒用了五分钟,直到打开房门进了屋,发现张振武果然没有回来,这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她赶忙把湿漉漉的裙子剥下来,扔到洗衣机里,冲了热水澡后,身子感觉暖和多了,从洗浴间里走出来,不自觉地来到镜子前,却发现镜子里的妙人脸上红艳艳的,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夺人的光彩。

    摸着充满弹性的肌肤,李青梅的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痛,虽然早就有了最坏的打算,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最糟糕的是,没有把人家搞定,反被人家把自己给搞定了,想来想去,都应该怪老公张振武,不该出这种馊主意,这怨念一起来,就开始溯本求源来,无论如何,老公张振武都不该冷落自己,这下可好,好好一朵鲜花,倒让外人给滋润了。

    时间还早,她换上衣服躺在床上,昨晚的情景就在脑海里闪过,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一次和一夜果然是不同的,那个外表斯文守礼的年轻人,强健的身体里竟似有使不完的力气,她扳着手指查过去,竟然吃惊地发现,两人一晚上居然折腾了五次,最后那次还是她死命的求饶下,王思宇才笑嘻嘻地放过她的。

    想起昨晚车里发生的事情,李青梅就又是一阵耳热心跳,昨晚他们似乎尝试了很多姿势,有些是自己从不知道的,刚开始时她是身不由己,但到了后来,两人就成了彼此启发,互相配合,整个过程中,好像自己并没有进行过一次像样的抵抗,只是在一次极度亢奋的情况下,她颤着声音喊道:“小王县长,我们这样做是不道德的。”而王思宇的回答似乎是“李主任,干这种不道德的事是最爽的。”

    “其实,他说得也挺有道理的。”

    李青梅脑海里竟在瞬间闪过这个念头,她顿时慌了神,赶忙从一骨碌从床上坐起,不敢再想下去,拿手在双腿上好顿揉捏,等内心平复之后,才又仰面躺下了下去。

    直到七点半,她才又从床上坐起来,开始和以往一样,按部就班地开始了新的一天,先是简单修饰下俏脸,打上淡妆,再把给张振武换洗的衣服装进塑料袋里,随后锁上门,袅袅娜娜地下了楼,开车去一家小店吃了早点,之后径直开车到了县政府,进了办公室后,先是做了会卫生,随后就坐在椅子上犯困,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