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章 XX门事件

第八十章 XX门事件2017-11-9 12:56:25Ctrl+D 收藏本站

    第80节    第八十章    xx门事件

    接下来的十多天,是王思宇最忙碌的日子,销售部门的重组省内各重点城市的商超公关,新产品的设计与研发挤奶大厅的建设动员养牛大户迁入公司兴建的养殖小区,实行公司加奶农的新型合作方式,这些事情,他都不放心别人去做,事必躬亲,所以忙得不可开交。

    好在黄雅莉和张书明倒也精明能干,没有受到他的干扰,坚持原则,据理力争,把他的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一一否决,这才使得新公司没有在起步阶段,就大走弯路,减轻了许多不必要的损失。

    但在王思宇的坚持下,他们还是进行了适度的让步,比如在呱呱牛奶系列之外,同意在时机成熟的时候,新增三种儿童饮料型牛奶,分别为“娃嘿嘿草莓果味酸奶”“娃嘻嘻黄桃果味酸奶”“娃哼哼菠萝果味酸奶”三个品项。

    又比如,在所有呱呱奶的外包装上,都标注上“呱呱牛奶,justbeautiful!”的广告词,另外,在经过激烈的争吵后,也勉强同意了他做出的几项重大部署。

    作为交换条件,王思宇在招聘中内定的五位美女副总都被拿下,并且承诺在公司业绩良好的情况下,三年之内不再对公司的正常工作进行无端干扰。

    这段时间李青梅也没有闲着,在她的认真督促下,原青羊乳品厂的一百五十余名职工大部分都已拿到了工龄买断补偿款,只有十几人已经无法联系到,就将钱交到他们的直系亲属手中,请他们代为保管。

    乳品厂转制后的工资标准也已经制定完毕,普通工人的基本薪酬是以前的两倍,另外还有各种绩效工资及加班奖励,消息传出来后,李大能耐喝醉酒后跑到县政府门前放了三挂鞭,险些被当成捣乱的抓起来。

    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八点半,是一个乌云满天的好日子,青羊乳品厂门口,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三四百名群众秩序井然地站在道路两旁,十几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鞭炮声中缓缓驶来,县委书记粟远山县长邹海等县领导在下车后,与前来迎接的天鹏纵横乳业有限公司总裁张书明副总裁黄雅莉等公司高层进行亲切握手。

    王思宇站在县委领导中的第二排,但他个子比较高,就发现在人群中,正有一个穿着红色上衣,黑色短裙的美少女扛着摄像机猫腰钻来钻去,几番打量下,终于记起,这个女孩就是去年平安夜自己曾尾随过的女孩,名字里似乎有个‘璇’字。

    自从发现了李青璇后,王思宇的目光就一直追逐着她,至于后来粟远山讲了什么邹海又讲了什么他全都没有听进去,反正现在的领导发言翻过来掉过去就是那么几句,如同寺庙里的和尚念经,除了阿弥陀佛之外就是南无阿弥陀佛,搞不出什么新花样来。

    在张书明代表天鹏纵横有限公司做完答谢词后,场地边上又响起了一阵鞭炮声,几个穿着旗袍的少女手捧红绸和剪刀迎上前来,粟远山邹海张书明三人手持剪刀同时发力,伴随着‘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动,红绸被剪成四段,周围掌声四起,欢声雷动,粟远山‘嗨嗨嗨’地笑了几声后,就点头道:“三羊开泰,这主意不错,好兆头。”

    随后他在张书明的陪同下,上前几步,一把扯下罩在右侧门墙上的大红绸缎,金光闪闪的“天鹏纵横乳业有限公司”几个大字就显露出来,至此,开业典礼的最后的一项也顺利完成,张书明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在剪裁过程中下雨,好在老天还算给那位怕阳光的县委书记面子,没有把大伙浇个透心凉。

    县委领导们上车离开后,周围的人群就在各自单位领导的指挥下,纷纷散开,王思宇没有走,因为车间的工人们专门为他举行了一个特殊的仪式,王思宇再次换上工人的服装,取了第一车奶样,收了第一罐奶,亲自开动机器,把预处理车间的程序又重新走了一遍,当他把鲜奶重新杀到高位罐时,全厂六十几名职工排成方队,整整齐齐地为他鞠躬三次。

    张书明与黄雅莉相顾骇然,均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莫名的感动,这个场面实在是出人意料,他们并不知道之前曾发生的事情,所以没有料到,这位小王县长在工人心目中竟然有这样高的威望。

    王思宇心里也是大为感动,不过还是微笑着道:“李大能耐你个家伙,马屁都不会拍,你他娘的有能耐再摆几个花圈出来。”

    话音刚落,众人笑作一团,王思宇挥挥右手,轻声道:“都去干活,别扯那些没用的。”

    众人散后,他转过身来,用手指在眼角蹭了几下,摇头道:“大伙这是在闹着玩,别太当回事。”

    三个人出了车间,来到公司的小会议室里,王思宇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上,抽了几口道:“张哥,新机器的调试工作怎么样?多久能够完成机手培训?”

    张书明忙回道:“最多一周,虽然是二手设备,但厂家服务很好,前天所有售后服务工程师就都已经到齐了,他们会跟踪两周,这方面你不必担心。”

    “奶源方面的准备工作呢?”王思宇很满意地点点头,又继续问道。

    张书明笑道:“也都安排好了,挤奶大厅每天能保证十五吨鲜奶,临近的几家奶站也都打好招呼,如果的确有需要,他们能优先供给我们二十五吨鲜奶。”

    王思宇摇头道:“可能还不够,我估计至少也需要六十吨。”

    “那我再安排人下去跑跑。”张书明心里纳闷,不知道王思宇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几次询问王思宇都没有正面回答,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雅莉,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王思宇弹弹烟灰,把目光转向黄雅莉。

    黄雅莉皱着眉头道:“按你的要求,省内各重点城市都已经派驻了销售人员,主要商场也都已经打好招呼,首批铺货没有问题,但是我还是反对你这样做,你这样简直是乱搞,产品在没有打出知名度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走出货,你把摊子铺得这么大,简直是在浪费人力物力。”

    王思宇摇头道:“其他的事情你不要管,我只有一个要求,必须在五月十四号前,完成我交代的任务,这是我最后一次干预公司的事物。”

    张书明与黄雅莉听后都点点头,同时道:“没问题。”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留意五月十四号左右省内各大媒体的动向,那几天可能会很热闹,大家要做好周末加班的准备。”

    -------------

    五月十四日上午,省内各大媒体都在头版头条披露了一条重要新闻,在省内乳制品抽检中,十几家品牌的产品均检测出对人体有害的沙门氏致病菌,必须全部下架,另外两家全国知名企业存在提前打印生产日期的问题,被勒令暂停销售,华西省电视台对此也进行了报道,在报道中还向市民介绍了四家检测合格的企业,均是华西省本地的企业,其中一家,即是天鹏纵横乳业有限公司的呱呱奶。

    第二天晚上,省内电视台的某黄金档节目出现重大纰漏,在节目收尾时,两位深受市民喜欢的男女主持人的对话竟被意外播出,顿时引起一场渲染大.波。

    女主持人一边整理桌面的文稿,一边轻声道:“那个呱呱奶真的好好喝哎!”

    男主持人点头拿起一包牛奶尝上一口,点头道:“是啊,呱呱牛奶真jb好喝,比xx牛那个强多了。”

    节目一经播出,全省哗然,第二天各大超市的呱呱牛奶被抢购一空,人们都想尝尝,这传说中的呱呱牛奶到底有多jb好喝。

    随后就有市民打爆了电视台的热线电话,内容是:“呱呱牛奶是jb挺好喝的。”

    与此同时,天鹏纵横乳业公司开始让利促销,并开始在电视台播放广告,两个青春**的美少女举着两盒牛奶大跳热舞,广告词是:“呱呱牛奶,justbeautiful!”

    但观众的目光只盯着大写的‘jb’两个字,又想起了那牛叉无比的广告词,“真jb好喝!”

    于是,刚刚上市不到半个月的呱呱牛奶竟出现了热卖,众多经销商纷纷要求加盟,呱呱牛奶就这么火了,到了月底,竟奇迹般地占有了省内乳品市场的两成份额。

    在爆出‘jb门事件’后,那位男主持人就淡出荧屏,市民以为他被电视台开除了,其实他是被调到某栏目组担任副主任,除了写了一篇不痛不痒的检查外,生活基本没有受到影响,而且还开上了一辆价值不菲的进口轿车。

    过了几天,省技术监督局,省卫生防疫站在官方网站以及各大报纸上,做了豆腐泡大小的声明:“因样品意外污染,上次检测结果不够准确,复检工作正在进行中,敬请广大市民关注最新报道。”

    六月上旬,xx牛乳业有限公司总裁牛x生在一次乳品峰会上抱怨道:“国内某些省份在搞地方保护主义,其手法极其卑劣,令人愤慨。”

    而第一次参加峰会的天鹏纵横乳业有限公司总裁张书明先生在电视直播中表示:“过度的垄断不利于乳品行业的健康发展,有道是‘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只有更多的乳品企业站起来,乳品行业的春天才会到来。”

    他的发言得到了众多中小.乳品企业代表的一致赞成,会场上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王思宇没有看电视,他此时正在手里把玩着一把小刀,刀长两寸,造型有如一弯新月,小刀在指尖轻盈地跳跃着,刀锋上不时闪过一缕毫光,而李飞刀正站在七步之外的一棵树上,细心地在树枝上拴好十三只苹果,随后拍拍手站到一边,点头道:“开始吧。”

    王思宇深吸一口气,摆了一个很酷的poss,右手猛地挥出,小刀带着一股劲风飞了出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