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七章 一箭双雕

第九十七章 一箭双雕2017-11-9 12:56:47Ctrl+D 收藏本站

    第97节    第九十七章      一箭双雕

    “呀!臭死了!臭死了……”

    方晶捏着小鼻子一个劲地挥手,脸上露出极为夸张的表情,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在王思宇身上打量着,拿小手揪着王思宇的袖子啧啧道:“这怕有半年没洗了吧?”

    王思宇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这身西服的确已经好长时间没洗了,毕竟是单身男人嘛,他是最烦洗衣服的,而张倩影前几天走得急,也没顾得上他,这一不留神,就搞出一身味道来了,他自己拿鼻子在四处嗅嗅,也觉得有股油腻和烟草混合的味道。

    “咳咳咳……小晶,你是越来越漂亮了…..”王思宇挠着脑袋讪笑道,试图转移话题,蒙混过关。

    可谁知方晶却并不买账,撅着嘴巴推着他就往外走,嘴里不停地嘟囔道:“洗澡澡,去,洗澡澡,讨厌死了……”

    进了浴室,王思宇叹了口气,伸手按下墙壁开关,头顶那满天星吊灯立时点亮,浴室里洒下一片星辉,王思宇微微一怔,关上浴室的门,借着星光望去,橙黄色的墙面上挂着几幅风景壁画,角落里摆着几盆花草,最喜人的是宽大的浴缸上竟然罩着粉红色的轻纱,在灯光下充满神秘感,竟有种复古的浪漫。

    “这他娘的还是洗手间吗?”王思宇啧啧赞叹道。

    在这样的浴室里洗澡,无疑是一种享受,他赶忙干净利落地脱得一.条不挂,把衣服丢在墙角,先跑过去冲了个热水澡,随后迈步走进浴缸,躺在温暖的水中,舒服得要命,正昏昏欲睡间,目光却落在窗口的衣架上,那里竟然飘荡着一件红色的精美镂空文胸,看那尺寸,绝对是陈雪滢的贴身衣物。

    王思宇的心跳立时加速,赶忙‘哗啦’一下从水中站起,眉开眼笑地走过去,伸手将文胸摘下来,拿在手中细细把玩,只觉得那小吊带和柔滑的蕾丝花边都是那样的精致美妙,他就将文胸拿到鼻端嗅来嗅去,闭上眼睛,陈雪滢那惊心动魄的前胸仿佛就出现在眼前……

    这时,浴室的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王思宇赶忙把文胸挂回原位,抬手搓了一下发麻的面颊,拿起浴巾扎到腰间,微笑着走到门边,把门轻轻拉开一条缝,却见方晶手里抱着一件睡衣,俏生生地站在门口。

    王思宇赶忙微笑着接过睡衣,换好后才开门走出来,发现李婶正在厨房擦地,而小晶和陈雪滢则坐在沙发上下跳棋,他就慢悠悠地走过去,站在小晶的身后,看似观棋不语,眼角的余光却都落在陈雪滢的胸前,再也不肯挪开……

    看了能有三五分钟的功夫,方晶的手机忽然响了,她赶忙站起来,接通后就往里屋走,边走边对着手机道:“小璐啊……今天不行……我男朋友来了呀……真的出不去啊…….玲玲也去吗?噢……真不凑巧……讨厌死了……”

    王思宇见方晶拿着手机往卧室走,就顺势坐下去,替方晶下起来,两人都没吭声,只是快速地挪动着棋子,王思宇见自己的手有些微微发抖,就赶忙停顿一下,稳定住心神,笑着夸赞道:“雪滢师母这棋下得真好,看来我是要输了。”

    陈雪滢身子微微前倾,悄声笑着摇头道:“小宇你别谦虚,有机会赢呢,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得出来。”

    王思宇听后就赶忙把目光从她胸前挪开,盯着眼前的棋盘,专注地看了半晌,终于瞧出端倪,就点头微笑道:“雪滢师母提醒得好,你这里有个漏洞,刚才没看出来,现在我可要进去了。”

    说完后捏着棋子一路跳过去,在陈雪滢的胸前晃了几下,才将棋子放了进去。

    陈雪滢长吁一口气,苦恼地摇头道:“就怕这样子走呢,哎,到底是进来了,不太好堵呢!”

    这番话说得格外婉转动听,王思宇这心就开始‘怦怦’地跳了起来,他赶忙伸手摸起茶几上的咖啡,喝上一口,放回原处后,冲着正在皱眉沉思的陈雪滢道:“那雪滢师母就不要堵了,让我一次好了。”

    陈雪滢摇头道:“让了就没意思了呢!该堵还是要堵的。”

    说完后支着下颌凝思半晌,才又伸手挪动一枚棋子,恰恰将王思宇前进的路封了个严实。

    王思宇抬头向方晶的卧室看了一眼,见方晶跷着脚躺在床上,和那位同学聊得开心,声音大的吓人,只听她断断续续道:“高二把上的……人长得挺帅的,就是太老实了……傻乎乎的……嗯嗯……处男,绝对的处男……什么?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太早了,养肥了再杀……嘻嘻嘻……”

    这时陈雪滢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赶忙走过去,恶狠狠地瞪了方晶一眼,叹了口气,轻轻将卧室的房门关上。

    方晶这时才吐了下小舌头,轻声对着手机道:“男人怕要挟,抓住他的小辫子就好办了,实在不行你就……嗯嗯……”

    见陈雪滢摇曳生姿地坐回来,王思宇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拿着手指在棋盘上点来点去,叹息道:“没空子可钻了啊,雪滢师母再提醒下吧。”

    陈雪滢笑着摇头道:“不能再说了呢,会输的。”

    王思宇摸着下巴想了半晌,就挪动了一枚棋子,悄声道:“我可以从这边绕进去。”

    陈雪滢笑道:“你下得不错呢,但这盘是输定了,这么下,你后面那些进不来呢。”

    王思宇见她的棋路极好,就摇头道:“能进去一半也是好的。”

    陈雪滢正微笑间,忽然觉得这话里的味道不对,就敏感起来,赶忙收起笑容,皱着眉头拿眼向王思宇望去,却见他正举着一枚棋子陷入沉思当中,似乎刚才那句只是无心之说,自己实在是有些多疑了,这才放下心来,把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抬手从茶几上拿起一杯白水,抿上一小口,继续看着眼前的棋盘。

    王思宇这时才稳稳地把手中的棋子放下,伸手从茶几上拿过咖啡,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后,拿手拂了下额前的头发,顺势擦去细密的汗珠,只觉得后背上湿.漉漉的,竟惊出许多冷汗来,这时再不敢胡思乱想,心无旁骛,只专心下棋,再不肯多说一句话。

    这时方晶已经打完电话,蹦蹦跳跳着从卧室里走出来,站在两人边上看了几眼,就摇头道:“小宇哥哥你输定了,雪滢阿姨的跳棋下得很好呢,她要是不让你,你早就输了。”

    陈雪滢笑着摇头道:“我没有让棋,小晶别乱说话。”

    方晶却摇头晃脑道:“少来,不让他早就该输了,雪滢阿姨你分明是在让着他嘛。”

    王思宇对着棋盘沉思半晌,知道已经回天无力,就苦笑着丢下棋子,摇头叹息道:“是输了。”

    方晶见状怕他坏了心情,忙从旁边伸出小手,一把拂乱棋盘,用力拉着王思宇的胳膊娇声道:“走啦,小宇哥哥,别下棋了,去陪我说说话,人家就要出远门了,哪有你这样做人家未婚夫的,讨厌死了,哼哼。”

    王思宇没办法,只好在陈雪滢的微笑中,耷拉着脑袋站起身子,跟着方晶进了卧室。

    中午吃过午饭,两人关上卧室的门,玩了一会警察捉小偷的游戏,当然,最后的结果仍然是警察被小偷一顿蹂.躏。

    王思宇玩得有些口干舌燥,就从窗台上拿起一桶打开的鲜牛奶,刚要去喝,鼻端却闻到一阵刺鼻的腥臊气味,随手摇动一下,发现里面居然变得如同浆糊般粘稠,看来这桶牛奶已经坏了好些天,他只好把牛奶放在一边,刚刚转过身子,却见方晶笑嘻嘻地扑了过来,两人就又扭在一起。

    疯了一会后,王思宇就有些犯困,趴在床上打起盹来,而方晶却正玩得开心,兴奋劲还没有过,就趴在边上,一会摸摸他的下巴,一会捏捏他的耳朵,见王思宇毫无反应,就气哼哼地鼓着腮帮子坐到一边,拿着手机玩了一会俄罗斯方块,还是觉得无聊,就丢下手机,忍不住又坐到王思宇身边,鼓着腮帮子向他耳边吹气,王思宇没有搭理她,翻身转到另一侧,方晶小嘴无声地嘟嘟半天,就拿小脚丫在王思宇的屁股上踢了一下,随后凑过去,搬过王思宇的身子,伸出一对小手为他做起按摩来。

    王思宇本来已经昏昏欲睡,但那双柔嫩的小手在肩头捏来捏去,竟有种说不出的惬意,等那双手轻轻地移到后背,在那里轻柔地推拿一番后,王思宇就忍不住舒服得呻吟一声,方晶这时更加来了兴趣,开始很仔细地揉.捏起来,王思宇闭着眼睛,尽情地享受着,不时还轻声指挥道:“这这这……左边……往下,对,再往下……唷!”

    似乎是觉得隔着睡衣按摩有些吃力,方晶就把小手探进他的睡衣,直接在王思宇的肌肤上揉.捏,这时王思宇的睡意全无,感受着那双娇嫩的小手在身上摸来摸去,后背传来的一阵阵酥麻,心里竟然也是痒痒的,如同钻进去无数只小虫子,搅得他有些心神不宁,就赶忙摇头道:“小晶,就到这吧。”

    方晶却撅着小嘴道:“偏不!就不!”

    接下来,她把冰冷小手从王思宇的后背上滑出,开始揉.捏着他的胳膊,过了一会儿,就又扯着王思宇的中指用力一抖,王思宇就舒服得大声叫了起来,方晶则抿着小嘴笑道:“贝勒爷儿,舒坦吗?”

    王思宇这时已经彻底投降,完全沉浸在喜悦之中,难以自拔,连声道:“舒坦,真舒坦,回头爷一定好好打赏你个小蹄子。”

    方晶听后掩嘴窃笑道:“主子打算打赏奴婢什么好玩意呢?”

    王思宇这时如同鬼迷心窍,竟不假思索就大声道:“再来一次法国式浪漫长吻。”

    方晶听后小脸羞红,啐了一声道:“谁稀罕呢!”

    王思宇则嘿嘿地坏笑起来,方晶更加气恼,咬着嘴唇竖起眉头,在手上加了些力气,向王思宇的胳肢窝掐去,王思宇立时疼得呲牙咧嘴,连声求饶,方晶这才松手,低低啐了一口道:“叫你再胡说,讨厌死了,哼哼!”

    话虽是这样说,可她这时却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左腿抬起,跨过王思宇的身子,竟一屁股坐在他的后背上,抬起两只可爱的小脚丫,轻轻地为王思宇敲起后背来。

    王思宇哼唧了几声后,就抬起下巴,不解地问道:“怎么会这么专业,小晶这是跟谁学的啊。”

    方晶轻笑道:“还能有谁,当然是雪滢阿姨啦,她经常为老爹按摩的。”

    王思宇听后微微点头道:“雪滢师母对老师实在是太好了。”

    方晶听后忽地停了下来,脸红了半天,才咬紧牙关咬牙颤声道:“小宇哥哥,以后我也会对你这么好的。”

    王思宇听后心中也是一荡,很想说那太好了,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半天没吭声。

    似乎是为了刚才的话做证明,方晶此时的按摩力度逐渐加大,不光小脚丫上加了力气,就连那小巧浑.圆的翘臀也不安分起来,开始在王思宇的屁股上转来转去,在这样亲密的摩.擦下,王思宇就有些坚持不住,小腹上渐渐开始发热,下面那蠢物也逐渐坚巨起来,他赶忙皱着眉头连声道:“小晶,算了,已经很舒服了,不用再按后背了,再捏捏大腿就好了。”

    方晶听后就乖巧地从他后背上挪下来,那两只小手开始移向王思宇的腿部,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揉.捏起来,只捏了三五分钟,王思宇的心里就蹿出一股邪火,猛地翻过身子,怔怔地盯着那张清秀可人的小脸蛋,轻轻地朝着方晶勾了勾手指。

    方晶这时倒是格外的乖巧,非但没有调皮捣蛋,反而善解人意地将身子贴了过来,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把嘴唇凑过来,在王思宇的脸蛋上‘吧嗒’一声亲了一口,随后把小脸蛋贴在王思宇的脸上,温柔地磨.蹭着,黯然道:“小宇哥哥,我去了北京以后,咱们见面的机会就会更少啦!”

    王思宇捧起她的俏脸,见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心中不禁涌起无限怜爱,就扳过她的脖子,用力向她唇间吻去,方晶温顺地低下头,热烈地回应着,两只舌头不停地缠绕在一起,挑逗着,追逐着,嬉戏着。

    在热吻中,王思宇再也把持不住自己,翻过身体,把方晶压在下面,那只手就探到方晶的睡衣里,顺势往上摸去。

    方晶并没穿抹胸,也没想到一直斯文守礼的小宇哥哥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就有些害怕,赶忙抽出小.舌头,慌乱地拿小手去阻挡,但她哪里有王思宇力气大,下一刻,尚未熟透的一对娇酥就已尽在掌握,方晶顿时羞得呜咽一声,俏脸绯红,颤声道:“小宇哥哥……”

    王思宇此时如坠梦中,伸手向方晶的下身探去,方晶这时恍然惊觉,低声哀求道:“别……求你了……不行……”

    “为什么?”王思宇把手停了下来,身子却用力地向上耸动几下,方晶的身子此时已经变得柔软滚烫,在低低地哼了几声后,方晶颤动着睫毛,悄声道:“我怕……怕疼……”

    王思宇笑了笑,邪.恶地蛊惑道:“不疼的。”

    随后将她的睡裤剥下一半,方晶却死命地向上拉着裤腰,可怜兮兮地道:“小宇哥哥,你就饶了我这次吧。”

    王思宇见状没法,只好停了下来,这时小腹却传来一阵疼痛,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方晶见状一时慌了手脚,在王思宇的小腹上一通乱捏,却没见好转,她瞥了眼底下那撑起的帐篷,才缓过神来,急切间若有所悟,轻声道:“小宇哥哥,你躺好,我来帮你!”

    王思宇只好捂着小腹平躺下去,方晶闭上眼睛,伸手探进王思宇的睡裤中,下一刻,如同触电般地缩了回来,但见王思宇痛苦地揉着小腹,就下定决心,再次把手伸了进去,随后那只小手便如同捣蒜般上下挥动起来。

    ……

    半晌,方晶带着哭腔道:“小宇哥哥,你别忍着!”

    王思宇皱着眉头呻吟道:“我没忍!”

    “那怎么办?”方晶拿眼角眸光瞥向门口,焦急地问道。

    王思宇轻嘘一口气,低声道:“咬!”

    “什么?咬?”方晶诧异道。

    “分开读!”王思宇轻声提示道。

    方晶听后娇躯一阵,停下动作,迟疑了片刻,摇头道:“我不会啊。”

    “那你随意好了。”王思宇无奈地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继续忍着,脸上的痛苦之色比之前加剧了十几倍。

    方晶把有些发麻的小手缩回来,用力地甩了甩,向王思宇的脸上望了一眼,暗暗下定决心,也学着王思宇的样子,深深地吸上一口气,随后拍拍胸口,闭上眼睛,低头凑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发出一声惊呼,随后下身开始不住地颤动起来。

    方晶则满面通红,鼓着腮帮子飞奔出去,刚刚跑到洗手间旁,却被迎面走来陈雪滢一把拉住,方晶急得呜呜做响,却没法挣脱。

    陈雪滢拉着她的胳膊柔声道:“再忍会儿,李婶还在里面。”

    方晶此时却再也忍不住,眼睛瞬间睁得又大又圆,‘咕噜’一声吞下小半口,只觉得喉中艰涩难闻,登时张开樱桃小口,将剩下的尽数喷在陈雪滢的俏脸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