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八章 谈婚论嫁

第九十八章 谈婚论嫁2017-11-9 12:56:48Ctrl+D 收藏本站

    第98节    第九十八章    谈婚论嫁

    “呜呜呜……雪滢阿姨……我不是故意的……”

    方晶惊恐万分,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忽地清醒过来,赶忙拿袖子在陈雪滢的脸上一通乱划拉,只三五下就将罪恶的证据尽数抹去。

    陈雪滢站在原地呆若木鸡,脸上阴晴不定,一片茫然间,下意识地抬起那只白玉般的纤手,在那张艳丽无双的俏脸上轻轻拂过,随后缓缓闭上眼睛,喘息不定,前胸如波涛般起伏,过了好一会儿,才长长吁出一口气,睁开如水双眸,怜爱地看着面前局促不安的方晶,苦笑道:“小晶,这是什么饮料,怎么味道怪怪的。”

    “是…..是……果冻……嗯嗯……喜之郎……”方晶此刻惊魂未定,在陈雪滢的注视下,悄悄把右臂藏到身后,颤着声音回道。

    正慌乱间,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喊:“小晶!你刚才喝的牛奶是坏的!”

    方晶扭头望去,却见王思宇那坏蛋正慌慌张张地从卧室里冲出来,手里还高举着一桶牛奶,她气得银牙直咬,连连地冲王思宇使眼色,挤眉弄眼地暗示他不要乱说话,王思宇挠挠头,犹豫了半晌,还是下定决心,耷拉着脑袋走过来,把牛奶递到方晶手里,轻声提醒道:“好刺鼻的味道……都成浆糊了。”

    方晶没办法,只好顺着他的话继续圆谎,伸出那只颤微微地左手接过牛奶,转交给面前的陈雪滢,愁眉苦脸地低声道:“还……还有牛奶……”

    陈雪滢拿过牛奶看也不看,随手丢到身旁的垃圾桶里,深吸一口气,轻轻拍了拍方晶的肩头,叹息道:“以后吃东西要小心。”

    方晶和王思宇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尴尬,但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两人知道,这关算是过了,其实是果冻也好,牛奶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有一个可以下台阶的借口。

    毕竟那种东西太容易辨别了,要是认真计较起来,哪里能够蒙混过关,即便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大概也能从浓烈的气味中分辨出来,但这种事情既然发生了,大家就只能一起装糊涂,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毕竟这种事情纯属意外,总归是没办法追究的。

    正面面相觑间,浴室里传来‘哗啦’一声响,稍后,李婶弓着腰慢吞吞地从里面开门出来,陈雪滢与方晶对视一眼,两人赶忙争先恐后地奔了进去。

    李婶见陈雪滢母女同时进了浴室,就有些惊讶,愣了半晌才又‘哎呦’一声,捂着肚子倒在沙发上,拿手揉了半天,冲王思宇呲牙咧嘴地道:“中午的鱼是不是有问题?”

    王思宇的脑子还有些混乱,拿手摸了半天的下颌才反应过来,‘喔’了一声随口道:“味道是有些怪怪的。”

    李婶便皱着眉头骂道:“那个挨千刀的孙老六,硬说是刚刚死掉的,这回可闯下大祸了,不知道东家会不会开除我。”

    王思宇见她疼得厉害,赶忙走到饮水机旁,拿一次性杯子接了热水,走到李婶面前,把热水递给她,轻声安慰道:“李婶没事的,这户人家很好的,你放心,他们不会为难你的,只是下次记得小心些,死鱼是不能买的。”

    李婶接过热水,缓缓地喝进去,把杯子随手放在茶几上,躺在沙发上歇了一会,感觉好些了,就坐直了身子,冲王思宇笑笑,点头道:“我知道,这家人心眼好着呢,尤其是女主人,对我可客气了,很少让我干活,今天这事都怪孙老六,这家伙真没良心,我看他家孩子刚上大学,用钱的地方多,日子过得紧吧,就好心好意去照顾他家生意,没想到他反过来害我。”

    王思宇听她这样一说,就赶忙站出来澄清道:“不关鱼的事,是喝了过期的鲜奶。”

    李婶这才放心下来,点头轻声道:“这还好些,不然真是没脸再干下去了。”

    两人就在沙发上闲聊起来,通过攀谈,王思宇才知道,原来方如海夫妇担心小晶第一次离家在外不习惯,又她那毛躁的性子闯祸,就商量着由陈雪滢去北京照顾她一年,等她完全适应了大学的生活后,陈雪滢再回来,这样才找了保姆来照顾方如海的生活起居。

    王思宇看着胖胖的李婶,心里就有些好笑,其实和陈雪滢相比,这位李婶跟方如海更有夫妻相。

    足足等了接近半个多小时,也不见那对母女出来,王思宇就知道陈雪滢可能是在里面盘问方晶,方晶虽然不是她的亲生孩子,陈雪滢却对她视同己出,呵护有加,而方晶也早已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一般,两人之间的关系比寻常母女还要更加亲密几分。

    出了这种事情,做母亲的总是最担心的,自然要对孩子进行一番说教,想到这,王思宇就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心里也萌生了别的念头,既然如此,索性将错就错,假戏真做,以后就娶了方晶又如何?

    到那时候,自己可能还在青州发展,只要不倒插门,注意些,倒也出不了什么乱子,像今天这种意外,大概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至于方晶这小家伙,淘气倒是有些的,但总归是对自己一往情深,只要她大学期间不变心,就娶她算了,接吻可以不负责任,但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再要推脱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可一想到这里,他就想起远在京城的张倩影来,立时打消了这个念头,心道:还是再等等吧,假如嫂子能改变主意,那是最好不过……

    这时浴室的门突然打开,陈雪滢从里面款款走出,推门进了方晶的房间,找出两套衣服来,一套丢给王思宇,另一套则拿进浴室。

    王思宇见她神色如常,并没有给自己使脸色,这颗忐忑不安的心才算稍稍落了地,赶忙躲进书房把衣服换上,发现竟然正合身,过了一会,方晶推门走了进来,王思宇这才注意到,两人穿的竟是情侣装。

    “旅游的时候买的。”方晶站到王思宇身边,拉着他的一只手,小脸红扑扑的,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王思宇向门外瞥了一眼,就悄声问她在浴室里聊了什么,方晶却只是抿着嘴唇怯生生地笑,无论王思宇怎样追问,她都支吾着摇头,不肯透露半个字。

    王思宇就有些失望,打算起身告辞,谁知却被方晶缠住,不能动弹,两人就在书房里腻味了两三个小时,随后陈雪滢笑着走过来张罗牌局,加上李婶,四个人玩起斗地主来,其间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王思宇在心底就更加佩服起这位俏师母来,心思细密剔透玲珑,这十几把牌打下来,中午的事情就算真的揭过去了,三人心头的阴霾也都一扫而空。

    王思宇投桃报李,在打牌的时候故意出千,频频放水,结果总是陈雪滢和方晶赢牌,他和李婶两人的脸上贴满了小纸条。

    下午,方如海打来电话,说今天外面有应酬,不能在家里吃饭,不过尽量早些回来,让王思宇不要走,等他回来,这一等,就又是几个小时,直到晚上八点多钟,醉眼惺忪的方如海才在司机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返回家中。

    他刚刚进门,方晶就撅着小嘴跑过去,气哼哼地叉腰道:“又喝这么多的酒,老爹你真是的,讨厌死了。”

    方如海换了拖鞋,抬眼看看自己的女儿,又瞅瞅站在方晶旁边的王思宇,就哈哈笑道:“别说,还真挺像那么回事。”

    王思宇听罢脸上微红,知道方如海是在指两人穿着情侣装很般配,方晶则拉着王思宇的胳膊嘻嘻地笑了两声,随后又哼了一声,嗔怪道:“哪有你这样的老爹啊,居然取笑自己的女儿,雪滢阿姨,咱们把这醉鬼轰出去吧。”

    “不许胡说。”陈雪滢笑着迎过来,帮方如海脱下外衣,扶着他硕大的身体,两人颤微微地走向沙发,这时李婶才从厨房赶了过来,干着急却插不上手,站在那里尴尬地笑了笑,才忽地一拍大腿,想起该干什么了,她急慌慌地跑到厨房,三五分钟后,就端着两杯醒酒茶跑过来。

    喝了杯醒酒茶后,方如海的醉意未减,兴致却更高,先是拉着王思宇下了一盘象棋,随后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笑道:“怎么样,这次算是败走麦城了,感觉委屈吗?”

    王思宇笑笑,点头道:“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些想不通,现在好多了。”

    方如海微笑道:“官场上的事情,有时候没有办法用嘴巴讲清楚,必须要亲自去体验才成,不过你还成,干了几件好事,没白下去一回。”

    王思宇忙客气道:“那还不是靠着老师鼎力相助,否则哪有那么顺利。”

    方如海把衬衫袖口的纽扣松开,挽起袖口,随后接过李婶送来的热毛巾,擦了把脸,笑呵呵地看了眼坐在对面的王思宇,又瞅瞅腻在他身上的方晶,摸着下颌道:“那你拿什么来报答我啊。”

    王思宇忙收起笑容,极认真地道:“不管以后老师交代我任何事情,我都会去做,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

    方如海喝了一口热茶,摇头笑道:“别说的那么严重,再说我上哪去给你找刀山火海啊,这样吧,你就做我们方家的上门女婿好了。”

    王思宇听后一窘,摸不清他这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讲话,就开始坐在沙发上装聋作哑,只嘿嘿地傻笑,却不吭声,这样就惹恼了他身后的方晶,方晶气得小脸涨红,咬着嘴唇拿手用力去扭他的后背,王思宇身上吃痛,赶忙开口道:“其实我是很想娶小晶的,只是她年纪还小,不到法定结婚年龄,现在谈婚论嫁还早,那还是几年之后的事情……”

    方晶听他这么一说,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笑嘻嘻地松开小手,在刚才的地方轻轻地揉.捏起来。

    方如海却摆手笑着道:“婚姻法对咱们这样的家庭约束力不大,只是小晶确实还小,不过呢,如果她够孝顺,明年我就可以帮你们领证。”

    王思宇听了只当他是在开玩笑,并没当真,方晶却嘻嘻笑着眨巴几下眼睛,赶忙舍了王思宇,跑到方如海身边,拿手指用力地替他捏着肩头道:“老爹讨厌死了,你说什么呢,好像我多急着嫁人似的,你女儿什么时候不孝顺了,你倒说说看,咱们家是不是父慈女孝。”

    方晶嘴里嘟囔着,手里也没闲着,松骨捏肉,忙得不亦乐乎,惹得方如海端着茶杯放声大笑,冲着对面的王思宇连连眨眼,王思宇只好坐在那里陪着讪笑。

    陈雪滢此时也忍俊不禁,从电脑旁侧过身子,笑着凑趣道:“你们这一对父女啊,真是老的没正行,小的更不像话,不过如海啊,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自由呢,不习惯跟父母住在一起,我们就不要把他们捆在身边了,只要他们自己的小日子过得舒坦,比什么都强呢。”

    “嗯,你说得对,倒是这个理。”方如海被小晶捏得舒坦,整张脸已经笑成了一朵花,连连点头道:“明年就把事办了,就在国际大饭店,摆他二百桌。”

    方晶听后连连摇头,娇声道:“急什么啊,不就多吃你们几年饭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讨厌死了,哼哼!”

    方如海听了忙逗她道:“那成,那我不管了,毕业之后再说吧。”

    他这话刚一出口,一阵雨点般的小拳头就落在后背上,疼得方如海一阵呲牙咧嘴,陈雪滢忙过来拉开方晶,柔声道:“不许胡闹,小心敲坏了。”

    方晶现在有把柄落在陈雪滢手里,在她面前就不敢造次,乖乖地站在她背后,看着陈雪滢玩斗地主,不时地提醒道:“炸弹!放炸弹,55555,他有四个老k啊,讨厌死了……”

    方如海喘匀了一口气,就收起笑容,正色道:“小宇啊,你这次的收获其实不小,团市委副书记这个位置很好啊,非常有利于以后的擢升,只是你要想办法再拿个研究生的证书来,如今本科学历还是低了些。”

    王思宇摆.弄着手中的几枚棋子道:“老师说得对,正好过几天是华大六十周年校庆,回头我去咨询下,只是这期党校的管理太严,恐怕上课期间出不来。”

    方如海点点头,轻声道:“也不用操之过急,党校这波整风确实来得很急,这个孟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王思宇听了没敢接话,孟超可是华西省的常务副书记,兼着省委党校的校长,那可是华西省举足轻重的政治风云人物,绝不是他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所能议论的。

    方如海想了想,就进了卧室,从里面拿出一串钥匙来,丢给王思宇,笑着道:“党校学习半年,总住宿舍很不方便,管得也严,经常要查夜,我在电视台家属楼那还有一套房子,闲着也是闲着,你先搬过去住。”

    王思宇赶忙推辞,方晶却跑过来,硬把钥匙塞到他的衣兜里,随后扳着王思宇的脖子,冲着方如海嘻嘻笑道:“老爹,记得找人装上一台新电脑,回头我可以跟小宇哥哥聊qq。”

    方如海连连点头,叹息道:“只要你在北京好好上学,老爹什么都依着你,记得要听你雪滢阿姨的话,知道吗?”

    方晶揪着俏皮的羊角辫,拉着长音回答道:“知道啦————”

    两人又聊了一会,王思宇见此时天色已晚,方如海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倦意,就赶忙起身告辞,方晶送他到门口,勾着手指轻声提醒道:“别忘了带上玫瑰花!”

    “知道啦————”王思宇也学她刚刚的语气回答,随后冲她做了个‘ok’的手型,方晶立时笑颜如花,扭捏了半天,就把小手放在唇边,又轻轻挥腕,回给他一个甜蜜的飞吻……

    王思宇出了小区后,也不打车,就沿着林荫路上缓缓而行,此时清风拂面,月上枝头,望着街上依然往来不息的车流,王思宇心头竟多了一份怅然,似乎有什么难以割舍的东西正在离他远去,转头望去,高楼之上,灯火通明,伊人却不在灯火阑珊处。

    ——————————

    感谢那些四处帮俺宣传的童鞋,鞠躬!另外,从点击上分析,看俺书的人绝对不止六百人,咱码一章字怎么也得花费几个小时,春节也坚持着没断更,虽然书不咋地,但看在懒汉这么勤快的份上,把书放入书架吧,嗯嗯,咱不要你的钱,不要你的票,要个收藏不过分吧,很多筒子没收藏就来加油,或者催更,让俺很伤心啊,另外再次提醒,上次书被和谐的时候,收藏掉光了,可能还有童鞋不知道,麻烦看下书架,再次感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