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九十九章 影散酒寒人寂寥

第九十九章 影散酒寒人寂寥2017-11-9 12:56:49Ctrl+D 收藏本站

    第99节    第九十九章    影散酒寒人寂寥

    周日上午八点,王思宇吃过早点之后,看看时间还早,就信步走出酒店的大门,在街上转悠,以前没事的时候到处都能看到鲜花店,现在想找的时候却又都集体消失了,他走了两条街都没发现一家,心情就有些郁闷,好在方晶是上午十点的飞机,他只要在九点半之前赶到机场就不算晚。

    最近几天的气温明显回升,外面的天气很好,虽然只是早晨,阳光却灿烂得有些刺眼,许多人都举着包打着旱伞走路,王思宇被明晃晃的日头晒得有些头晕,没有办法,只好在街口拐角的小摊上买了一副大墨镜戴上。

    因为是周末,步行街上的人就显得比平常多上几倍,而那些高档气派的店铺会馆门前,竞相播放着刺耳的摇滚音乐,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穿着各式怪异服装的导购员们则站在店面两旁,在音乐声中打着整齐的节拍,扭动着身体,努力地作出各种出格的动作,借以吸引路人的眼球,这就是繁华都市的街头景象,喧闹而嘈杂,只要你兜里有足够的钱,你就是上帝,你要是没有money,那你什么都不是。

    王思宇兜里钱不多,所以他不是上帝,站在花店里跟女老板侃了半天的价,最后女老板实在烦了,才以九十九元的价格卖给他一束红玫瑰,王思宇手里捧着鲜花,走到街尾的民航班车站点,花了十五元买了票,坐了四十几分钟的车,才赶到机场。

    这时候方晶正在安检口附近等得着急,她身边围着一群青年男女,正在叽叽喳喳地说笑,方晶却始终有些心不在焉,不时地揪着羊角辫,把目光扫向入口处,半天不见王思宇进来,就气得直跺脚,正要摸起手机打过去时,远远地见王思宇捧着玫瑰走来,这才高兴得又蹦又跳,挥着小手喊道:“小宇哥哥,我在这里呐!”

    王思宇赶忙笑呵呵地走过去,方晶接过他递来的玫瑰,拿着送到鼻端,用力地嗅了下,脸上绽出幸福的笑容,随后一把抱住王思宇,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轻声呢喃道:“知道吗,小宇哥哥,去年的平安夜,我最大的愿望,就想收到你送的玫瑰……”

    王思宇愣了一下,不禁哭笑不得,心想这小丫头一定是港台言情剧看多了,这么煽情的话也说得出来……

    不过他还是轻轻拍了拍方晶的后背,低声道:“小晶,以后小宇哥哥每年都会送你玫瑰。”

    这时方晶身后的那些男女同学就发出轰地一阵笑声,一齐拍手起哄道:“kiss……kiss……”

    王思宇抬头望去,见那些起哄的家伙一个个都打扮得流里流气,全都熊姿鹰发的样子,有个男的耳朵上还挂着大耳环,而其中一个女生更吓人,鼻子上竟然也已经打了孔,上面镶嵌着一粒珍珠,他拿眼睛瞄了一圈,就觉得方晶实在是个难得的乖乖女。

    方晶在众人的鼓动下显得极为大胆,踮起脚尖,把白皙的脖颈仰起,含情脉脉地注视了王思宇一会儿,就颤动着睫毛闭上眼睛,等着王思宇来一亲芳泽。

    王思宇这时已是骑虎难下,就只好摘下墨镜,拿眼睛去找方如海夫妇,却见二人笑呵呵地转过头去,分明是默许的态度,而胖胖的李婶则目瞪口呆地盯着二人,丝毫不知道回避,王思宇拿眼睛转了一圈,发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就连几米外负责安检人员也都伸着脖子望向这里,知道再拖下去只会越来越糟糕,只能速战速决,于是在一阵响亮的欢呼声中,两人相拥在一起,激.情地热吻着……

    随后王思宇就被方晶拉着走向人群,方晶红着小脸蛋向他一一介绍,哪个是小璐,哪个是玲玲……

    王思宇虽然一直跟在方晶的身后,耳朵却竖起来,听到陈雪滢低低地道:“如海,每天要尽量少喝点,晚上要是疼得厉害,就让李婶给你打一针,她以前做过护士……”

    此时周围乱哄哄的,但陈雪滢的每一句话却都清晰地落入他的耳朵里,那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如潺潺溪水般流入他的心底,浸润着他的五脏六腑,王思宇如同沐浴在溪水中,不能自拔。

    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过味来,这时却忽然觉得胸口一片潮.湿,低头望去,却见方晶正抱着自己默默流泪,王思宇不禁心肠一软,赶忙抬手抹去方晶眼角的泪花,把嘴巴凑到她的耳旁,轻声安慰道:“傻丫头,乖,不哭啊,小宇哥哥以后会抽空去看你的。”

    “你骗人!”方晶瘪着小嘴抽噎道:“阿姨生前不许你接近京城,你哄谁呐,讨厌死了!”

    王思宇见她那副极委屈的模样,心中顿时涌起无限怜爱,忙捧着她的小脸蛋,温柔地注视着她,悄声道:“去北京看她老人家的儿媳妇,老娘泉下有知,一定不会反对的。”

    “真的?”

    “真的!”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方晶这才破涕为笑,咬着嘴.唇摆弄衣角道:“就知道哄人开心,小宇哥哥,你就是个大骗子!”

    王思宇哈哈笑道:“你倒说说,我骗你什么了?”

    方晶扳过他的脖子,悄声道:“前天你痛得那样,全是装的,对不对?”

    王思宇赶忙摇头,方晶恨恨地望了他一眼,小脸瞬间变得绯红,低声道:“小宇哥哥,你一定要去看我啊。”

    王思宇用力地点点头,伸手做出‘ok’的手型,方晶这才又高兴起来,把眼泪抹干净,拉着他走到方如海夫妇身边,她依偎在王思宇的怀里,对着方如海轻声道:“老爹,你千万记着少喝酒啊。”

    方如海眼中有些潮.湿,脸上也微微动容,嘴角抽.动半晌,终究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抬手轻轻拍了拍方晶的肩头,方晶就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王思宇站在旁边就不住地摇头,与其说女人是水做的,还不如说成是泪做的,动不动就会哭个不停……

    又过了一会,方晶和陈雪滢终于走过安检口,回头向王思宇等人挥挥手,这才一前一后走上电梯,前往二楼的三号候机室。

    方如海和王思宇站在原地挥了半天的手,才转身向门外走去,李婶跟在两人身后,也是一声不吭。

    坐上车后,关上车门,司机把车点着火,小车缓缓地驶出机场。

    方如海闭上眼睛,轻声道:“小宇啊,跟我回去喝两杯!”

    王思宇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就点点头,轻声道:“老师,这是好事。”

    方如海笑笑,叹了口气,摇头道:“这就老了,不知不觉小晶已经长大了,要飞了。”

    王思宇默默地体会着这句话中所蕴含的情感,把头转向车窗外,心里想起了那人,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他是否也曾想过自己,又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自己这个人吧?

    ……….

    回到方家,李婶把饭菜做好,接了个电话,就说家里有急事,请了一下午的假,急匆匆地下楼而去。

    方如海从酒柜里拿出两瓶五粮液,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微笑道:“来,不醉不归!”

    王思宇不禁苦笑道:“雪滢师母和小晶可刚刚提醒过您!”

    方如海笑了笑道:“好不容易得了自由,当然要喝个痛快。”

    随后把酒倒上,也不说话,跟王思宇碰了下,两人都是一饮而尽,这样闷着喝了三杯,方如海才放下酒杯,拿筷子夹了口菜,随后盯着王思宇的面庞,皱了半天的眉头,才轻轻咳嗽一声,沉声道:“听说你和小晶已经……嗯……已经……嗯……咳咳……”

    王思宇此刻吓得面如土色,连连摆手,惊慌失措地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方如海摇头道:“咳咳,你不用害怕,我不是要追究你,只是希望你以后能对小晶好些,她虽然任性了点,但心地跟她母亲一样善良。”

    王思宇听了之后,先是连连点头,又慌忙摇头,苦笑道:“老师,我们真的没有。”

    方如海叹了口气,沉声道:“你不要否认了,前天小晶已经把事情都告诉给你师母了,这个……这个尽量要避免……当然……实在避免不了,那个……也要注意安全,不要意外怀孕,咳咳……”

    王思宇听后愣了半天,嘴巴动了动,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只好耷拉着脑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心想这个小丫头啊,硬是摆了自己一道,‘咬’也能怀孕?真是见鬼了。

    “你是怎么想的?”方如海将胖墩墩的身子向后一仰,抬手理了理头发,掩饰了下尴尬的神色,接着轻声问道。

    王思宇面色愁苦地摆.弄着手中的杯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轻声道:“想听实话吗?”

    方如海点点头,微笑道:“当然是实话!”

    王思宇放下筷子,拿双手捂住脸,用力地搓了几下,低声道:“现在还没想好,很矛盾。”

    方如海脸上的微笑渐渐散去,变得异常冰冷,随后猛地一拍桌子,厉声道:“胡闹!”

    王思宇皱皱眉头,轻声道:“请再给我两年时间,因为我想再给另外一个女人两年时间,如果她还是不改变主意,我会娶小晶。”

    方如海目光锐利地盯着王思宇,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王思宇背上冒汗,但脸上却依然很坦然的样子,继续道:“再给我点时间,好吗?”

    方如海无奈地摇摇头,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离开座位,走到窗前,抱着膀子道:“小晶可是我的心头肉,也是我在这世上最后的牵挂,要不是为了她,我早就……”

    王思宇没有插话,只是默默地听他道:“小宇啊,你别的都好,就是一样不合我心意,太冲动,跟我年轻的时候一样,有时候做事不计后果,这点让我非常担心,我希望小晶能够永远幸福,而不希望有一天悲剧重演。”

    王思宇倒上一杯酒,猛地喝下去,借着酒劲壮胆,大声道:“其实,我的心里已经有人了……”

    没等他说完,方如海就转过身来,摆手道:“你不必说了,我知道,是那个姓张的女孩子吧。”

    王思宇听后一愣,嘴巴张得大大的,半晌才恢复常态,皱眉道:“是!”

    方如海脸色凝重地转过身,慢吞吞地走过来,轻轻拍了拍王思宇的肩膀,又坐回桌子,拿手抵着肥嘟嘟的下颌道:“小宇啊,别怪我调查你,毕竟这件事关系到小晶的终身幸福……”

    王思宇摆.弄着手中的杯子苦笑道:“我不怪您,好像这种事情一向都瞒不住人。”

    方如海点点头,又把两人的酒倒满,连声道:“先喝酒……喝酒。”

    两人又喝了几杯,方如海满脸通红,摇晃着一根食指沉声道:“小宇啊,有几个女人没什么,我年轻的时候,经历的漂亮女人也不少,就说你雪滢师母吧,算不算得上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王思宇用力地点点头,轻声道:“算!”

    方如海听后苦笑道:“那你知道我现在最爱的女人是谁吗?”

    王思宇轻声道:“当然是雪滢师母了。”

    方如海听后沉默半晌,拿手捂着脸,缓缓摇头道:“错了,我这辈子只爱一个人,就是小晶她妈,可惜,是在她去世以后。”

    说罢方如海摇晃着身子站起来,当着王思宇的面把衬衫的扣子一粒粒解开,王思宇只看了一眼,就赶忙闭上眼睛,摆手道:“老师,你喝醉了。”

    方如海惨然一笑道:“醉了才能活下去啊,你知道吗,当年我为了贪恋你雪滢师母的美色,不顾一切地帮她查案,并且同时逼着小晶的妈妈去离婚……结果在我们去离婚的路上,遭到了暗算,当满车的竹子插过来的时候,是小晶的妈妈扑到我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我的心脏……”

    说到此处,方如海泣不成声,半晌才继续道:“你知道她临死前说的是什么吗?”

    王思宇轻轻地摇摇头,愣愣地望着方如海,听他继续哽咽道:“她咯着血说她不后悔……她说她嫁给我从没后悔过!”

    王思宇忍不住低下头去,悄悄擦泪,而方如海则如发疯一样把桌子掀翻,低声吼道:“她没有后悔,我却要用后半生的时间来忏悔,我对不起她,也对不起小晶,我每天都活在痛苦里,我忘不掉……”

    王思宇赶忙站起来,搀着他道:“老师,您真的喝醉了。”

    方如海却一把将他推开,大吼道:“我没醉,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小晶?帮我保护她,能不能?”

    王思宇用力地点头,语气坚定地回答道:“您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如果可以,我愿意照顾她一辈子。”

    方如海这才笑了笑,伸手拍拍王思宇的肩膀,随后踉踉跄跄地走进卧室,‘咣当’一声关上房门,王思宇望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叹了口气,轻轻地收拾起来。

    十几分钟后,他重新坐回沙发,呆呆地坐了半晌,才掏出手机,拨通了张倩影的电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