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章 发泄一下

第一百章 发泄一下2017-11-9 12:56:50Ctrl+D 收藏本站

    第100节    第一百章      发泄一下

    “说吧,找我有啥事?”

    打开车门,一屁股坐在皇冠车的副驾驶位上,王思宇的心情仍未平复,感觉压抑得难受,他没有去看旁边穿着一身藕荷色长裙的黄雅莉,而是望着内视镜里自己那张红通通的脸,喷着浓浓的酒气问道。

    黄雅莉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从兜里摸出一支女士烟,拿手轻轻一丢,就叼在嘴里,‘啪’地一声点上火后,轻轻吸上一口,冲着王思宇吹了口轻烟,似笑非笑地道:“倒没啥事,只是小影担心你有事,让我过来看看。”

    王思宇点点头,把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扭扭脖子,摇头道:“我没事!即便是有事,你来也没用!”

    “那可不一定!”黄雅莉笑了笑,把目光转向车窗外,望着小区内的假山园林奇石群雕,啧啧赞叹道:“这小区还真不错!没个几百万的可住不起,别犹豫了,安心当你的上门女婿吧。”

    “别胡说,小影也真是的,什么都和你讲。”王思宇叹了口气,苦笑着摇摇头,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上后就默默地抽了起来。

    “最烦你们这些口是心非的男人,明明心里喜欢的要命,却假装正经。”黄雅莉瞥了他一眼,轻声道。

    王思宇皱起眉头道:“懒得跟你吵,别胡说。”

    黄雅莉抿嘴轻笑了几声,随后叹了口气,轻声道:“我今天心情也不好,走,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随后她小心地将车子启动,挑过头来,缓缓地开出了欧曼经典花园,上了主道,往西驶去。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一家会馆门口,王思宇跟着他上了三楼,见走廊的侧墙上挂着‘康泰心理咨询中心’,就皱皱眉道:“这是干什么?”

    黄雅莉回头笑道:“发泄一下。”

    她看起来对这里很熟,服务员见她过来,赶忙拿着钥匙走到右数第六个门口,开了门,黄雅莉便做了个请的姿势,王思宇缓缓走进房间,发现这间屋子足有六十平方,地上铺着大红地毯,四壁上都贴着淡粉色的墙布,墙布上挂着五彩缤纷的气球,房间的北侧是阳台,黑色的窗帘把窗子遮得严实,外面透不进半点光亮,房间的中间摆着几个橡胶充气的假人,都穿着衣服戴着头套,冷眼看去,倒和真人有几分相像。

    黄雅莉进屋后,随手打开墙上的开关,把门关好,整个房间里顿时泛起幽暗的红光,王思宇抬头望去,见头顶的灯泡上罩着一个红色的塑料袋,就转头笑道:“这里就是网上总被人提及的发泄吧?”

    黄雅莉点点头,轻声道:“刚刚传到华西的,玉州现在一共有三家,不过有一家因为涉嫌搞情感陪护被关了。”

    王思宇摸着下巴道:“情感陪护大概只是幌子,其实是提供情.色陪护吧?”

    黄雅莉点点头,没说话,只是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副黑色的拳击手套,轻轻丢给王思宇,她自己也戴上一双小号的红色拳击手套,双手用力地拍打两下,发出‘啪啪’两声脆响,深吸一口气,两条腿交叉着颠了几下,嘴里猛地发出‘啊’地一声呐喊,之后鼓着腮帮子冲了出去,扭着小腰,动感十足地跃动起来,用拳头砸向墙上那些气球。

    “噼噼!啪啪!”

    在拳击手套的挥舞下,十几只气球一会功夫就悉数报销,其中一只没有挂牢,飘落下来,黄雅莉就追过去,拿鞋跟硬生生地将它踩爆。

    王思宇从没见过这样的情景,见黄雅莉杀气腾腾的样子,倒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就感觉挺有意思的,他便懒洋洋地蹲在地上,把那副拳击手套丢在旁边,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黄雅莉,不时地喊道:“雅莉加油……加油……干死它!”

    黄雅莉咬着牙关挥动手臂,一鼓作气地将墙壁上的气球‘砰砰’地打爆,接着跑到场地中间,对着橡胶假人连连挥拳,嘴里还念念有词:“死男人……臭男人……打死你……打死你……啊啊啊啊!”

    王思宇见她仿佛疯魔了一般,拳打脚踢,很快就把墙上的气球打得一个不剩,最后把橡胶人也一一打倒,正笑得前仰后合时,猛然发现她竟咬牙切齿地盯着自己,王思宇猛然惊醒,自己可是如假包换的臭男人,看来这黄雅莉已经进入状态,这是打算修理他这个大活人了。

    被她看得毛骨悚然,王思宇就缓缓站直身子,挠头道:“雅莉,你没事吧?”

    “啊!”

    这时黄雅莉又发出一声大喊,双足发力,猛地奔了过来。

    王思宇见势不妙,撒腿就跑,两个人在屋子里就追逐起来,跑了三圈后,王思宇觉得自己个大男人,被她追着打,这也太没面子了,比打女人更没面子,就只好停下来,等黄雅莉冲过来后,他躲过那记绵.软无力的右手勾拳,抢上半步,捉住黄雅莉送过来的手腕,干净利索地做了个背.飞的动作,黄雅莉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飘了出去。

    王思宇听到‘扑通’一声响,心里就有些后悔,这招他只在邓华安身上用过,没想到会用到黄雅莉身上,他赶忙上前两步,想过去安慰几句,谁知黄雅莉躺在地上又大喊大叫了两声,爬起来又猛冲过来。

    “还来?还他娘的摔上瘾了?”

    王思宇摇摇头,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一时间屋里不停地发出‘扑通扑通’的响声,虽然脑子里还有些晕乎乎的,但王思宇这手底下的英雄三招使得还真不赖,竟然没有一次失手。

    ----------

    过了五六分钟后,王思宇蹲下身子,对着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黄雅莉道:“雅莉啊,我真的已经发泄完了,你没事吧?”

    黄雅莉拿拳头挡住眼睛,开始无声地啜泣起来,没过多久,就变成了嚎啕大哭,王思宇见她哭得伤心,只好坐在旁边,听着她一边哭一边骂,最后索性躺在地上,盯着头顶那盏罩着塑料袋的灯泡,看得入神。

    足足过了二十几分钟,黄雅莉已经哭得有些哑了嗓子,这才干嚎了两声,停下来,王思宇见她眼睛已经红肿,就叹口气,摇头道:“你总这样作践自己也不是办法,这不是发泄,这是发疯。”

    黄雅莉笑了笑,摇头道:“已经好多了,这个月能挺过去了。”

    “你这是自作自受,别说得这么可怜,没人同情你。”王思宇说完慢吞吞地坐起来,把身上清理干净,又冲黄雅莉的身上指了指,黄雅莉也摘下拳击手套,把裙子上挂着的气球碎片清理干净,伸了个懒腰道:“真是舒坦。”

    王思宇愣了下,摸着下巴摇头道:“受虐狂。”

    黄雅莉听了不怒反笑,白了他一眼,挑衅地道:“是又怎么样?”

    王思宇摇头道:“不怎么样。”

    随后二话不说,走过去又把她摔了个四仰八叉,笑哈哈地拍手离去。

    黄雅莉这下没有防备,落地时被摔得七荤八素,半晌才愣愣地从地上爬起来,低低地骂了句:“臭男人!”

    两人买单后下了楼,就去了旁边一家餐厅,黄雅莉这次兴致颇高,点了瓶白酒,吃饭时竟频频举杯,王思宇就琢磨这黄雅莉怕是被摔爽了,这是在感谢自己呢,没想到传说中的人物竟然出现在自己身边,还真是有意思,怪不得以前总觉得她怪怪的,原来是好这口,以后对付这牙尖嘴利的女人倒是容易多了,直接放倒。

    ……

    晚饭只吃到一半,黄雅莉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接通后没说几句,就皱着眉头挂断了,可没过一会,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样反复几次,黄雅莉实在没法,只好报了地址,说:“那你就来吧,不过别想让我改变决定。”

    王思宇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就纳闷地问道:“怎么回事?”

    黄雅莉把白酒倒上,轻声道:“销售部的一个副经理,原来是青羊师范的,毕业前曾经在销售公司实习过,我见她人挺机灵,就带到省城来了,可这丫头别的都好,就是有些轻浮,引得几个年轻人为了她争风吃醋,昨天在促销现场就有两个小伙子为她当场动手,都打到医院去了,我一怒之下把她给开除了,她不服气,非要找我理论。”

    王思宇听着‘哦’了一声道:“因为这种事情就开除员工是有些过分,你现在要站在副总裁的高度来看待问题,不能总是随心所欲,要注意正面引导,不能只是一味蛮干。”

    黄雅莉听后露出不屑一顾的样子,摇头冷笑笑道:“你们男人见了漂亮女孩都用下半身思考,怎么引导得了?还是直接开除省心。”

    王思宇摆着手指道:“雅莉你这话偏激了,比如说你也挺漂亮的,但我每次见到你,下半身就停止思考了。”

    黄雅莉端着杯子轻笑了下,叹了口气道:“咱们是天生的仇人,不一样。”

    说着她端着酒杯跟王思宇手里的杯子碰了一下,轻声道:“干杯!仇人!”

    “干杯!”

    王思宇端着杯子一饮而尽,加了块鸡肉,放在嘴里嚼了半天,放下筷子叹气道:“雅莉啊,你说小影为什么死活就是不肯答应我呢,只要她同意,我会放下所有的一切。”

    黄雅莉怔怔地看了他好一会,才轻笑一声道:“你啊,真是够傻的。”

    随后拿过酒瓶摇了摇,把瓶子里剩下的酒都倒进自己的杯子里,一口干掉,脸上浮起一抹艳红,放下杯子后打了个响指,大声道:“服务员,再来一瓶!”

    王思宇忙摆手道:“我下午的酒还没醒透,要喝你自己喝。”

    黄雅莉叹了口气,轻声道:“不用你喝,你陪我说几句话就好。”

    王思宇摸着下巴道:“那倒没问题,不过你可别把自己给灌多了,不然出了事情我可不负责。”

    “你倒是想得美。”黄雅莉撇撇嘴,冷笑道:“你也就能欺负欺负小影吧,要是真敢打我的主意,小心我阉了你。”

    王思宇嘿嘿笑道:“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大小姐了,你充其量也就是个丫鬟,还是受虐型的,我对你没半点兴趣。”

    黄雅莉摆手道:“去去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随后摆.弄着手里的杯子轻声道:“小影说过,女人最可悲的地方,就在于总是把最美的一面留给别的男人,而在自己的老公面前,却总是暴露了最丑的一面,做黄脸婆不如做情人。”

    王思宇听后摇头道:“谬论。”

    黄雅莉白了王思宇一眼,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白酒,把拿瓶起子打开,又把酒倒满,自斟自饮道:“小影知道你是真心对她好,但女人和男人不一样,一个男人心里可以同时有很多女人,每个女人都有她自己的位置;女人不一样,她可以出轨,可以有情人,但在她的心里,永远都只能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不走,你就进不去。”

    见王思宇听后有些闷闷不乐,黄雅莉先是幸灾乐祸了一会,才叹了口气,又给王思宇倒上酒,抿嘴笑道:“你啊,得了便宜还卖乖,小影不想争,那还不是好事?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哪里还分什么大老婆小老婆,只要你真心对她好,名分算什么,小影都不在乎,你何必自己往针眼里钻,她可是跟我讲过的,你是一头强壮的狮子,她一个人可喂不保你,她不介意你有别的女人……”

    王思宇听后默不作声,半晌后才苦笑着摇摇头,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喉中辣辣的,忍不住大声地咳嗽起来。

    黄雅莉又掏出一根女士香烟,闷头抽了半晌,才轻声道:“赵帆以前跟你是怎么评价我的,我想听听。”

    王思宇愣了一会,才抬起头盯着顶棚的吊灯,把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细细地翻出来,黄雅莉在一旁听得入迷,不住地催促道:“还有呢?”

    当她听到赵帆已经知道张倩影生日的事是她搞的鬼后,不禁猛地喝进半杯酒,伤心地拿手捂住脸,摇头道:“他一定很恨我!他这是在报复我,是在报复我……”

    又过了十几分钟,王思宇感觉肚子发胀,就忙去了洗手间,等他刚刚推开洗手间的门,就听到大厅里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拿着毛巾擦了手,慢吞吞地走出拐角,却远远地望见,黄雅莉正在跟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大声争吵,两人语气都很强硬,互不相让,声音也愈来愈高。

    王思宇此刻只能看到那女孩的背影,见她身材极苗条,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穿着一件超短裙,长腿上套着长长的黑色丝袜,看起来极为诱人。

    两人争吵的声音太大,餐厅里很多人都放下了筷子,纷纷往那边望去,王思宇听着这声音就觉得有些熟悉,但这时候脑子里面晕晕的,一时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听过,就赶忙,女孩此时正掐着小腰大声争辩道:“我根本没有勾引他们,是他们总来骚扰我,我没有错!”

    王思宇蹑手蹑脚地走过来,一直走到桌边,终于看清了那女孩的侧脸,不禁哈哈大笑道:“杨洁啊,怎么是你?”

    这时女孩才注意有人走过来,转头望去,不禁惊喜交加,颤声道:“王科长……王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黄雅莉怔了一下,皱眉道:“你们认识?”

    王思宇摸着下巴哭笑不得,摆手道:“都坐下,好好说话,让别人看了成什么样子,还以为你们两个在为我争风吃醋呢。”

    杨洁听后脸色霎时绯红一片,扭捏着坐了下来,而黄雅莉则啐了一声,极不情愿地坐下道:“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在销售部干下去了。”

    杨洁听后抓过旁边的酒杯,猛地喝了进去,呛得咳嗽半晌,又站起来道:“我可以离开,但你凭什么说我是狐狸精?王大哥最知道我,我不是那种人!”

    王思宇赶忙对黄雅莉使了个眼色,又拉着杨洁坐下,沉吟道:“肯定是误会,雅莉啊,杨洁可不是那种人。”

    黄雅莉气哼哼地道:“怎么样,我刚才没说错吧,你们男人见了漂亮女孩,都用下半身思考。”

    王思宇笑了笑,就把杨慧慧的事情都讲了一遍,黄雅莉听完后低头沉思半晌,才叹了口气,抬头对着杨洁道:“那你以后就给我当助手吧,离那些人远点。”

    杨洁听后愣了一下,坐在那里不知所措,王思宇笑道:“还不快谢谢你们黄副总?”

    杨洁这才如梦初醒,赶忙满了两杯酒,站起来轻声道:“黄总,是我错了,我向您陪酒认错。”

    黄雅莉接过酒杯,叹了口气,也轻声道:“我也有错,这几天心情不好,所以说话难听了些,你别在意。”

    两人喝了酒后坐下,王思宇见她们已经偃旗息鼓了,这才微笑着转头向杨洁道:“你读的是师范,怎么没有去当老师,反而当起销售员来了。”

    杨洁叹了口气道:“我的名额被人家顶了,下面村里的小学倒是缺人,但我吃不了那个苦。”

    王思宇听了点点头,又问道:“慧慧她们一家好吗?”

    杨洁赶忙道:“好呢,上次回去,慧慧还嚷着要见王叔叔,要给你看‘三好学生’的奖状呢,嫂子在满园春提了经理,工资也有一千五了,我哥在城南开发区的工地上干活,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听说那的工程一年都做不完。”

    王思宇笑点头道:“那就好,你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先拿个本科文凭,再想办法报考公务员。”

    杨洁用力地点点头,轻声道:“好,我听王大哥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王思宇见黄雅莉已经醉得不轻,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忙招呼服务员买了单,随后和杨洁一起将她扶出去,王思宇站在车边叮嘱杨洁几句后,就目送着出租车缓缓离开。

    王思宇见出租车已经驶出视线之外,就笑着摇摇头,刚要转身,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只大手,将他的嘴牢牢堵住,紧接着,脖子上出现一柄银色匕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