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零一章 故友新朋

第一百零一章 故友新朋2017-11-9 12:56:52Ctrl+D 收藏本站

    第101节    第一百零一章    故友新朋

    在那一瞬间,王思宇全身的汗毛仿佛都已经竖了起来,醉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求生的本能令他迅速做出反应。

    捉腕转身压臂扫腿四个动作有如行云流水般美妙,动作舒展有力,一气呵成,随后在一声惊呼之后,袭击者的身子‘扑通’一声便重重地扑倒在地上,而那把银色匕首已经落入王思宇的手中,这时他才发现,手中的匕首分明只是一个儿童玩具,匕首的材质是软橡胶,只是在前端刷了一层银漆。

    “哎呦!被你搞死了,王思宇,我跟你没完!”此时地上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王思宇望着地上那个狼狈不堪的家伙,不禁目瞪口呆,赶忙走过去扶起他,帮他拍打拍打身后的尘土,愣愣道:“波涛,怎么是你?”

    “那你以为是谁?”陈波涛疼得呲牙咧嘴,先是照着王思宇的胸口狠狠地砸了一拳,随后拿手擦下嘴唇,接着愁眉苦脸地摊开着双手道:“擦破皮了!”

    王思宇也打回去一拳,嘿嘿笑道:“活该,谁让你瞎胡闹了。”

    本以为遭遇了那个胆大妄为的在逃嫌犯,没想到是虚惊一场,他没想到会和老朋友在这种情形下重逢。

    陈波涛是王思宇的大学同学兼室友,虽说毕业后断了联系,但在学校的时候关系极好,经常在一起打台球看a.片,打麻将两人联手做扣所向无敌,赢过不少饭票,当然,绝大部分赃物都被这小子拿去孝敬他女朋友了,后来两人分手时,陈波涛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把饭票还我。”

    结果陈波涛落下‘华大第一小气男人’的称号,但王思宇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要回来的饭票那家伙一张都没用,全烧了。

    认真起来,陈波涛还是他半个师傅,王思宇打台球的技术那可是人家手把手教出来的,两人可以称得上是久经考验的狐朋狗友,在所有的大学同学中,王思宇最想念的就是陈波涛,刚毕业的时候两人总打电话,后来两人各换了两次手机号码,王思宇也渐渐忙了起来,之后就断了联系。

    见陈波涛的右手上已经流了不少的血,王思宇赶忙拉着他走回饭店,买了瓶矿泉水都浇到他手上,把伤口洗干净后,从兜里摸出创可贴,直接给他贴好,又追问道:“波涛啊,怎么回事?”

    两人站在门边聊了一会儿,王思宇这才知道事情的经过,原来陈波涛的小外甥过七岁生日,恰巧也在这家饭店里,只不过是在二楼包房中,他出门上厕所的时候,恰巧从楼上瞧见王思宇领着两个漂亮妞往出走,这家伙就没吭声,打算跟踪过去瞧瞧。

    他以为王思宇是找了小姐玩双.飞,就准备悄悄跟去揩油,没想到王思宇根本没上出租车,他这才开了个玩笑,结果搞到自己很受伤。

    王思宇听了就哈哈大笑,摇头道:“狗改不了吃屎,你这小子还是那么闷骚。”

    陈波涛却抓着王思宇的胳膊道:“小宇,你刚才那招太帅了,我这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躺地下了,你小子该不是刚从少林寺回来吧,回头你可得教我,娘了个腿的,这也太猛了。”

    王思宇心想这还不是你姿势摆得标准么,正好是英雄三招里的第三招,看来还是老邓教的东西实用,这一天之内屡试不爽,李飞刀那东西看来没必要再练下去了,瞎耽误工夫没效果。

    “瞎撞上的,我哪会啥招啊。”王思宇可不想乱吹一通,回头要是不小心掉链子,那可太没面子了,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但陈波涛就是不信,就抓着王思宇的胳膊一顿比划,想来个自学成才,两人正嘻嘻哈哈瞎闹时,饭店的二楼下来一位三十四五岁的少妇,她站在门口抿着嘴笑了一会,就拿手轻轻拍拍陈波涛的后背道:“小涛,晨晨找舅舅呢!”

    陈波涛赶忙拉过王思宇,向那少妇介绍道:“姐,这就是我以前跟你提起的大学同学小宇。”

    少妇忙伸手跟王思宇轻轻握了下,微笑道:“早就听波涛叨提起过你,一起过去坐会?”

    王思宇笑着推辞,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改天一定登门拜访,人家的家庭聚会他作为外人是不好参与的,再说这一天东跑西颠的,还喝了两顿酒,他也有些吃不消,想早点回去休息。

    陈波涛忙掏出手机来,先要了王思宇的手机号码,存好后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烫金名片递过来,随后轻轻拍了拍他肩头道:“明儿下午我联系你,咱哥俩好好叙叙旧。”

    王思宇接过名片一看,巧了,竟是省电视台广告部的业务经理,忙笑道:“陈大经理,现在混得不错嘛!”

    陈波涛苦笑道:“都是表面风光,肚子里面全是苦水啊,回头再跟你聊。”

    说完冲王思宇挤咕下眼睛,摆摆手,姐弟俩并肩向楼上走去。

    王思宇打车回到宾馆房间,先在浴缸里放上水,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然后把自己脱光了丢在床上,很快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上午,王思宇接到了邓华安的电话,知道那个真正的疑犯已经于昨晚在玉州落网,他这颗心总算放到肚子里了,被杀手盯梢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事后想起来还真有些后怕。

    但邓华安接着又道:“因为涉及到枪支走私问题,玉州方面不打算把嫌犯移交给青州市局,而是自行侦破,所以追查幕后嫌疑人这事比较麻烦,可能那边不会太上心。”

    王思宇知道这是玉州警方看到这案子里有肉,直接给抢了,但青州这边肯定没办法,一来人家是省城的,本来就牛皮哄哄的,瞧不起下面各市县的同行。二来毕竟嫌疑人是在人家手里抓到的,青州方面也确实不好要人。

    这事别人都可以不在乎,王思宇还是很重视的,知道疑犯现在被关在湖东区公安分局后,王思宇就让邓华安跟那边联系一下,想过去见见那家伙,打算亲自出马,把躲在幕后的人揪出来,毕竟那人既然肯花大价钱找人对付自己,就不会轻易罢手,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根刺不拔出来,早晚是个祸害。

    十分钟后,邓华安又把电话打过来,说已经联系好了,因为这事涉及到枪支走私,按照规定,结案前是不许外人探视的,但老邓找了熟人,对方同意王思宇可以过去聊上十分钟,但前提是对话过程要录音,看守所的警察要在场,这些条件倒都是可以接受的,王思宇就笑着答应下来。

    邓华安得到肯定答复后,又和那边沟通了下,随即用短信把那位警员的手机号码传了过来,并嘱咐最好在中午时间过去,千万小心了,不要让小刘为难。

    到了湖东公安分局门口,王思宇给那位刘姓警察打了电话,过了五分钟,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警察从楼上走下来,这人长得眉清目秀,面皮白净,身上没有半点警察的气质,看起来倒像个邻家大男孩。

    这位刘姓警察上下打量了王思宇两眼,就觉得这人气质有些特别,但到底什么地方与别人不同,还说不太清楚,于是不敢怠慢,赶忙微笑着递过手来,轻声询问道:“青州市局邓队的朋友?”

    王思宇点点头,也微笑着伸出右手,自我介绍道:“王思宇!”

    两人握住手后,刘姓警察的手上微微用力,轻声道:“我叫刘天成。”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楼上便走下几个相貌威严的警察,说说笑笑地走到门口,其中一人停下脚步,轻蔑地瞥了刘天成一眼,随后‘哼’了一声,大步流星,赶上前面那几人,坐上警车离开。

    刘天成冲着那辆警车啐了一口,这才笑着冲王思宇眨眨眼,两人并肩向后院走去。

    王思宇这时也看出苗条来了,刘天成看来是得罪领导了,恐怕他在分局的日子不会好过。

    拘留所就在后院,是一栋灰白色的六层老楼,外墙上的防雨漆已经脱落许多,外观上给人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整栋楼如同挂上了牛皮癣,斑驳不堪。

    楼道里也是阴森森的,走廊的窗户上装了拇指粗细的钢筋,门口的警卫正在屋子里吃盒饭,抬头看见刘天成就笑了笑,大声道:“天成,还不去食堂?今天可有红烧肉。”

    刘天成冲他笑笑道:“就去!”

    两人上了二楼,刘天成找到一位值班警员,跟他悄悄耳语几句,那人看了王思宇一眼,脸上有些为难地道:“天成,你现在已经不是刑侦大队的人了,大队长已经发过话了,这边的事情不准再让你参与。”

    刘天成笑道:“就十分钟,肯定不给你找麻烦。”

    那位警员听后点点头,轻声道:“那你盯着点。”

    说罢从桌子上拿出一大串钥匙,带着王思宇走进左数第四间房间,拿钥匙‘哗啦’一声把房门打开,冲里面指了指,道:“就在这里。”

    一同走了进去,而刘天成则坐在那张桌子后面,手里拿着报纸把风,他信手把报纸翻开,目光盯住一条新闻报道上,把内容读完后,看着上面那张年轻漂亮的遗像,叹口气,把报纸合上,点着一根烟抽了半晌,才摇头低声道:“无耻的谎言。”

    进了房间,王思宇见单人床上正躺着一个人,那人见门开后倏地坐起,盯着王思宇看了半天,才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我认识你。”

    王思宇笑笑,见旁边的警员把录音机打开,就开始发问,可没问上几句,旁边那位警员就直接把录音机关掉,笑着说道:“没用的,你的那些问题昨天夜里审讯的时候都盘问过了,回头找天成帮忙,到前院要份审讯记录就好。”

    王思宇点点头,知道对方这是不高兴了,自己这么做有怀疑警方办案能力的嫌疑,当然,王思宇还是认为自己是当事人,比较了解情况,在这方面比玉州警方具有优势,但毕竟办案是警方的事情,这里可不是青州,凡事还是低调点好,于是他微微点头道:“那就这样,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时床上那位开始发问了,一个劲地抗议,说这里条件太差,屋里里有霉味,一天一夜没洗澡,身上又臭又痒,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人?

    那位警察态度还是很好的,听他把话都讲完后,就微笑着道:“你放心好了,最多两三天你就可以出去了,你算是戴罪立功,根据你提供的情报,南边破获了一起枪械走私案。”

    那位一听高兴了,忙坐在那里叽里呱啦说了半天,意思是尽快把他放了,他要去找胡可儿,给她当香港方面的经济人,他有路子,可以安排胡可儿在红馆开个人演唱会,她那么漂亮,歌唱得又好,应该开辟亚洲市场,不能把目光只盯在国内。

    王思宇听后直摇头,心想这哥们倒还真是个人才,这人还没等出去呢,就开始放眼亚洲走向世界了,见那家伙开心的样子,他就有些生气,故意皱着眉头对旁边的警员道:“这案子只办到一半怎么能放人呢?”

    那警察看了王思宇,悄声解释道:“上面已经跟青州方面沟通过了,涉及到香港同胞的问题上,一直都是要谨慎处理的,再说了,诬告的人又不是他,追查诬告嫌疑人的事情,青州方面可以从其他渠道着手侦办嘛。”

    王思宇知道他不过是个小警员,这种事情跟他讲了也没用,就笑着点头,表示理解。

    两人出了门,王思宇和刘天成一起从拘留所走到前院,站在那里闲聊了一会,王思宇对这人的感觉极好,就邀他一起出去吃顿便饭,刘天成笑道:“吃饭当然可以,但一定要我买单,我在邓队手下实习的时候,他很照顾我,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到了玉州我是主人,可不能让你破费。”

    王思宇听后摇头道:“我在玉州还要呆上半年,这顿你不要争,最多下次由你请。”

    刘天成摘下警帽,拿在手里掂了掂,笑道:“好,那下次我请。”

    两人并肩走出分局大院,沿着道边行了十几米,就进了街边的一家小餐厅,这里门面虽然不大,但屋子里布置得很是整洁,雪白的桌布上放着塑封好的茶碗,餐厅里面的客人不多,老板娘显然是认识刘天成,见他来了,忙热情地上前招呼,两人在靠近窗边的位置坐下,点了菜后就开始闲聊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