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零二章 无耻!

第一百零二章 无耻!2017-11-9 12:56:53Ctrl+D 收藏本站

    第102节    第一百零二章      无耻!

    毕竟是初次见面,所以两个人只是泛泛地闲聊,话题总是围着邓华安打转,过了不到十几分钟,服务员就把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可没吃上几口,刘天成就站起身来,走到餐厅门口接了一个电话,手机挂断后,脸上就浮现出一丝焦虑之色,快步走过来,歉然道:“王兄,不好意思,我有急事,要先走一步。”

    王思宇只好站起来,把桌子上的警帽递给他,微笑着点点头,沉声道:“忙正事要紧,来日方长。”把刘天成送到门口,见他一路小跑奔向分局,不大一会,就开车出来,直接向南马路方向驶去,王思宇见他没拉警铃,就觉得不会出什么大事。

    转身再坐回桌边,他独自喝了一瓶啤酒,把桌上的那条鱼吃了个干净,这时候半空中打了个闷雷,西边的天空开始渐渐阴了起来,王思宇看看表,摸起手机给陈波涛打过去,电话响了半晌,那家伙才接起来,悄声道:“小宇,我在陪客户吃饭,下午出不来,咱们还是晚上再见面吧。”

    挂断电话,王思宇买单出了饭店,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远处传来哀乐声,寻着声音望去,却见一辆破旧的双排车缓缓驶来,车上竟站了二十几人,这些人看上去都是青年男女,身上都穿着雪白的t恤,等双排车开到近前,王思宇才发现,那些人的t恤衫上还印着‘华大六十周年庆’的字样,看来这些人应该是自己的学弟学妹,都是华西大学的在校生。

    这辆车径直开到分局门口停下,众人纷纷从车上跳下来,从车上拿起各式各样的牌子以及横幅,上面写着‘草菅人命天理难容’‘官商勾结办案不公’‘交出罪犯’‘给死者一个交代’不能让赵素娥含冤而死’其中十几个女学生手里还抱着大幅的遗像,遗像上那个女孩长得很是漂亮,嘴角上还挂着甜甜的微笑。

    这时一辆捷达出租车从后面赶上来,也停在分局门前,车门打开后,几个家属摸样的人从里面走下来,其中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年妇女形容憔悴,手里抱着一个黑色的骨灰盒,直接跪在公安局门口,而她身后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手里拎着一个录音机,把录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哀乐声立时大到震耳欲聋,附近许多栋大楼里都有人推开窗户,向这边张望,没过多久,周围的路人就纷纷聚拢过来,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这时分局楼上已经有十几名警察跑下来,抱着膀子站在门口,却没有走到前面去,只是站在几米外,拿目光和大学生们对峙,这时警察中已经有人拨通了电话,低低地打完电话后,小声地向众人提醒道:“局长要求大家克制,他很快就到。”

    他旁边那位警察却摘下警帽,拿在手里摇了摇,抬头望天,轻声道:“我敢打赌,局长肯定没这场阵雨先到。”

    六七分钟后,更多的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众人都在窃窃私语,人群中传来一阵‘嗡嗡’声,王思宇裹在人群里,被挤来挤去,感觉呼吸不畅,就赶忙往出挤,出来后却见刘天成正倚在警车门边低头吸烟,赶忙走过去,刘天成见他过来,就抬头笑了笑,拉开车门,两人上了警车,他开着警车掉转车头,向主街上开去,王思宇扭头向分局门口望了望,低声道:“天成,这些学生不会有事吧?”

    刘天成点头道:“肯定没事,局领导也怕引发**,一会儿肯定还是以说服教育为主,刚才我已经给华西大学的领导打过电话了,他们的一位副校长和艺术系的教导主任马上就会过来。”

    王思宇这才放下心来,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着,吸上一口,皱眉道:“这案子你跟过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天成面色沉重地点点头,轻声道:“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说。”

    随即他把车打着火,掉头开到几条街外,将车子停到一家啤酒店的后院,两人刚刚走进屋子,外面的黑云就压了过来,没一会儿,瓢泼大雨就从天而降,天边不时地划过几道闪电,紧跟着是一片滚滚而来的闷雷在耳边炸响,声音虽然不大,却震得地面有些微微摇晃,王思宇见刘天成的气色不大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就知道他可能会知道一些内情。

    “这次我请客!”刘天成把警帽丢在桌子上,先点了一扎啤酒,随后又要了几个小菜,简单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死者生前是华西大学艺术系的一名大三的学生,假期的时候和朋友到雾隐湖游玩,没想到在湖边和众人走散,竟失踪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夜里,她的尸体才出现在大富豪娱乐城的门口,调查结果是嗑药后过度兴奋,失足坠楼……”

    王思宇摆.弄着手里的酒杯,轻声道:“意外死亡的结论可靠吗?”

    刘天成摇摇头,端起杯子一饮而尽,随后把目光转向窗外,盯着雨幕道:“应该有冤情,我只跟了一周,因为提出几点疑义就被大队长蔡宏伟踢出专案组,后来的很多调查都不清楚,从他们目前提供的证据链来看,已经给办成铁案了,无论是不是真的自杀,都很难再翻案了。”

    王思宇咀嚼着刘天成话里的意思,诧异道:“办成铁案?你的意思是?”

    刘天成点点头,轻声道:“根据我的判断,这件事情跟大富豪娱乐城的人脱离不了干系,有人曾在雾隐湖附近看到过大富豪娱乐城的老板家的二儿子秦戈和赵素娥搭讪,秦戈跟省城四公子都有交往,能量很大,我虽然曾经查到一些线索,但很多不利于结案的证据都被销毁了,这次公检法三方面配合得异常默契,用最快的时间结案,那么清纯可爱的大学生,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被抹黑成吸毒的卖.淫.女,不可思议吧?”

    王思宇听后重重地拍了下桌子,皱眉道:“怎么会这么猖狂?那四公子又是些什么人?”

    刘天成笑笑,轻声叹息道:“四大衙内,那可都是可以在华西省呼风唤雨的人物,没一个是好惹的。”

    王思宇皱眉道:“照你的说法,就没希望查出真相了?”

    刘天成点点头,一口气喝了三杯啤酒,脸上已经有些泛红,从兜里摸出两支烟,丢给王思宇一根,自己点上另一支,深深吸了一口后,身子向后半仰,怅然道:“难,听说蔡宏伟很快就要提副局长了,组织部下个月就会派人来考察。”

    “论功行赏?早了点吧,这样太容易让人看出破绽了,不合乎常理啊!”王思宇立时敏感起来,砸吧砸吧嘴,就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可思议,太引人注意了,摆明了是在告诉别人,这案子里面有猫腻,如果不是有恃无恐,那就应该是另有玄机,莫非……

    他闭上眼睛,托着下巴想了好半天,才轻声道:“这是有人在安抚他,看来这案子上面已经有人在关注了,说不定正在秘密调查,估计蔡宏伟有些沉不住气了,那人想让他安心,这才急匆匆地往上提他。”

    刘天成本来神色黯然,但听了王思宇的话后微微一愣,把身子坐直,想了好一会,才轻声道:“蔡宏伟这些日子的反应是有些不对,他是刑侦老手,如果有人想查他,他肯定会有所察觉,不过最近媒体对此事三缄其口,只有晨报发了豆腐块大小的消息,里面的观点还是赞成警方的结论,我怀疑上面已经施压了,打算将这件事情冷处理,时间一长,大家就会淡忘此事,这样就更难翻案了。”

    王思宇摇头道:“先平息负面影响,再慢慢调查真相,老套路了,总之蔡宏伟这么快被提拔不合情理,我建议你别放弃,把这案子继续查下去,说不定会有柳暗花明的时候,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帮你盯个稍跟个人什么的,我还是能做的。”

    刘天成听后微微一笑,点头道:“我本来都有些泄气了,经你这么一说,这心里又活泛起来了,不管怎么说,再查查吧。”

    王思宇笑了笑道:“别轻言放弃,说不定这是你的一次机会。”

    刘天成摇头道:“他们已经把我调到网监大队了,接下来的调查会很吃力,再加上他们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说句心里话,要想翻案,我这底气还是有些不足。”

    王思宇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送你一句话,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咱们年轻人别的都要差些,就是比别人多了些热血和冲劲,管他娘的呢,干了再说。”

    刘天成笑道:“这话有劲,来干杯!”

    两人重重地碰了下杯子,接下去就改聊些轻松的话题,雨停后,刘天成先行开车离开,而王思宇则在路边找了个报亭,买了几大摞过期的报纸,随后招手坐进了一辆出租车。

    回到宾馆,把这些报纸全部看完,王思宇躺在床上静静地想了一会,又站在窗边,推开窗子,抽了根烟,大雨过后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不时有清亮的雨滴被轻风吹落,王思宇缓缓伸出手,接过几滴雨珠,送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舔,咸咸的……

    他把窗子关上,那张笑脸总在眼前晃荡,搅得他有些心神不宁,一时间坐立不安,托着下巴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犹豫了下,还是摸出手机,给方如海拨了过去,电话通话,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后轻声道:“老师,是我,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如海这时正坐在办公室里,听到王思宇的语气凝重,大异于以往,以为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赶忙把身子坐直,对着电话轻声道:“小宇,稍等。”

    说完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对着坐在沙发上的总编室主任吕瑞山摆摆手道:“就按这个思路走,先拿几个栏目做试点,剩下的事情你去安排好了。”

    吕瑞山忙起身轻声道:“其他几位副台长那边?”

    他见方如海微微皱起眉头,赶忙把话头压住,微笑着拿起茶几上的本子,蹑手蹑脚地走出去,轻轻关了门。

    方如海见他出去,才把桌上的手机拿到手里,轻声道:“好了,说吧。”

    王思宇拿着手机走到窗口,望着窗外道:“老师,大富豪酒店的背景您了解吗?”

    “那里水很深,你问这个干什么?”方如海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笑了笑,摇头道:“你啊,韬光养晦才是正经,少管闲事,再说这事你也管不了。”

    王思宇皱眉道:“那个女孩死得太惨了,我觉得新闻媒体应该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

    方如海听后皱皱眉,握着电话道:“小宇,这件事情已有定论,省委宣传部已经发文要求淡化此事,电视台不宜介入,这件事情据说已经惊动了省委主要领导,我们新闻媒体当然要听招呼。”

    王思宇沉默半晌,还是忍不住轻声提醒道:“老师,这可能是个冤案,大学生总是有些冲动的,这件事情还是要重视起来,不然闹出**,对方书记……嗯…..对二叔也不好,毕竟他是玉州市委书记。”

    方如海听他讲了二叔两个字,不禁心情大好,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喝上一口,润润嗓子,朗声道:“小宇,办案是警方的事情,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没有办法去解决的,不要说是你,即便如镜也不可能事事都管,不要忘记这里是省城,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各个部门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牵制,很多事情他也做不了主,在官场上最忌讳树敌太多,我们方家目前还处于休养生息阶段,现在不宜挑起事端,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情就算闹得再大,也是他们侯家的事情,跟你二叔没关系。”

    王思宇想了想,在窗边转了几圈,叹口气道:“老师,你说的都对,可我还是想试试。”

    方如海听后嘴上挂起一抹笑意,语气却愈发严厉地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我提醒你,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做事前要先动动脑子,掂量掂量你的分量。”

    “这个我当然知道,所以您要做好随时替补上场的准备,嗯,就这样。”轻飘飘地说出这句话,王思宇随手挂断手机,捏着下巴自言自语道:“加上你那三百多斤,应该够了吧。”

    方如海拿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无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