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零五章 捆绑校花

第一百零五章 捆绑校花2017-11-9 12:56:57Ctrl+D 收藏本站

    第105节    第一百零五章      捆绑校花

    祝书友们元宵节快乐。

    --------------------

    王思宇见她躺在地上大喊大叫,心里暗叫糟糕,知道大事不妙,万一这喊声惊动了山下的老师同学,那可是非同小可,但此刻若想逃跑,却已经来不及了,一来被她看见了长相,二来万一她掏出手机打个电话,估计还没跑到山脚,就会被人逮个正着,刚才光顾了爽快,眼下已经闹到不好收场的地步了。

    这时候后悔是没有用任何用处的,只能想办法尽快补救,见女孩叫得太凶,王思宇心下慌乱,来不及多想,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扑了过去,将女孩死死地压在身下,拿手捂住那女孩的嘴巴,翘起一根食指,做出噤声的动作,随后从脸上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轻声安慰道:“嘘…….别喊……别喊……我不是坏人!”

    屁股被他摸了半天,那女孩哪里还会相信王思宇是好人,她本来就已经惊恐到了极点,这时见这胆大妄为的色狼居然已经骑到自己身上,更是羞愤交加,急得小脸通红,她此刻嘴里虽然发不出声音,但手脚还是自由的,赶忙扭动着身子,双手双脚死命地乱.蹬乱抓,那十根涂着淡彩的的修长指甲,就不停地在王思宇的眼前晃动,几次险些抓到他的面皮,王思宇也被吓得心惊肉跳,唯恐一个不小心,被她给抓破了相,那可真是没法出门见人了。

    一阵手忙脚乱间,两人的身子纠缠在一起,王思宇见迟迟解决不了战斗,心里不禁愈加焦躁起来,眼见着一只手没法将她制服,就赶忙将右手从她嘴吧上抽回,双手齐出,闪电般抓住她的两条胳膊,使劲地按在地上。

    女孩这时胳膊动弹不得,嘴巴却得了空闲,就开始张开小嘴扯着嗓子尖叫道:“救命啊……快来人啊……有色狼……救命啊……有色狼……”

    王思宇惊出了一脑门子冷汗,这时只恨身上少生了一双手,这身下的女孩也忒难缠了些,被她逼得没法,只好施展大杀器,将嘴巴猛地凑过去,女孩见状立时停止呼救,不住地摇晃着雪白的脖颈,奋力躲闪,更把嘴唇闭得紧紧的,唯恐稍有差池,被这大色狼钻了空子,递进一根舌头来。

    此时女孩的上半身已经停止了反抗,但下半身依然动个不停,右腿的膝盖不时地抬起,一下下地撞击王思宇的后背,但她力气实在是有限,那膝盖顶在王思宇的后背上,与按摩无异。

    王思宇刚才被她搞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心里实在是大为光火,这时也顾不上怜香惜玉,把她的两双手压牢后,就随手伸手从地上的夹包里摸出一叠报纸来,拿手简单地折了几下,就粗.暴地塞到女孩嘴里,随后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抓着她的胳膊站起来,直接抱起她的身子,在女孩的乱.蹬乱踹中,快步走到一颗树边,这才把她放下,他用前胸和膝盖顶住女孩的身体,将她牢牢地抵在树上,让她无法挣脱,随后伸出两只手,开始迅速地去解自己的腰带。

    女孩见状急得嘴里‘呜呜’作响,却毫无办法,自己的身子此刻险些被对方压扁,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半分,只能眼睁睁地见他将腰间皮带抽出来,女孩喉中呜咽一声,眼睛里满是哀求之色,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噼里啪啦地掉个不停。

    “这都是被你逼的,喊什么喊!”王思宇咬牙切齿地道。

    说罢他没有半分迟疑,拿着黑色腰带抖了抖,就握着皮带从她双.乳.上方绕过,转过身子,将这女孩捆在这棵松树上,这棵松树只要脸盘粗细,女孩在那边不太老实,使劲挣扎,王思宇狠劲上来,就将一只脚蹬在松树上,把皮带勒紧,系牢后又觉得太紧了,怕女孩喘不过气来,就又捏着搭扣送开稍许,忙完后,忽地见裤子已经褪到脚边,他赶忙弯腰拾起,提着裤腰从树后转了出来,慢吞吞地蹲下来,把手伸向女孩腰间,开始去解她的腰带。

    女孩见在劫难逃,就绝望地闭上眼睛,虽然明知道挣扎是没有用的,但仍旧不停地摆动着臀部,她其实想抬腿就踢王思宇,只是这时两条腿就如同灌了铅一般,使不出分毫的力气,只是软绵绵地垂在那里,勉强能够支撑住身体,感受着那双大手在自己的腰带扣上扯来扯去,她的心里就慌乱到极点,呼吸也开始局促起来,脑袋里乱哄哄的,既害怕又伤心,还有少许的庆幸。

    害怕的是自己马上就要被眼前这个无耻的大色狼给玷.污了,运气要是再差点,恐怕会落得个先.奸后杀的命运;伤心的是这色狼不是自己最喜欢的那种类型的,主要是鼻子有点大,她更喜欢小巧精致的,蒜头鼻子什么的最讨厌了;庆幸的是这色狼长得还不算太糟糕,除了鼻子外,其他地方倒还顺眼,虽然比不上那些整天围着自己乱转的校草们,但勉强也称得上是帅哥了,想到这时她就羞得直摇头,心里更加惶惑不安,心跳也愈发剧烈起来。

    ‘咔!’耳边传来轻微的脆响,腰带扣已经弹开,随着腰间一松,那大色狼缓缓地将腰带从她腰间抽出,女孩的心跳也仿佛伴着那条腰带,被抽出体外,险些昏迷过去,心里连声道:“完了完了完了……应该很疼的……会不会流血啊……不会怀上小baby吧……55555……”

    解下女孩的咖啡色腰带,王思宇的心里也是‘怦怦’直跳,但没办法,事情已经走到这步了,那接下来也就只能顺其自然了,女孩的牛仔裤是紧身的,解下皮带后倒没有脱落,王思宇小心翼翼地将这条窄窄的咖啡色皮带从女孩的小腹上绕过去,也将皮带兜到树后,穿好后轻轻拉紧,两根皮带都绑结实后,王思宇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擦了一把额前的汗渍,拍拍手,绕着林子四周转了一圈,又向山下观望,见并没有丝毫异状,这颗心才算落了地,重新返回到场地中央,而此时地上那一小堆火已经熄灭,灰烬一阵风被吹得纷纷扬扬,飘向远处。

    王思宇这时才有机会仔细地去看绑在树上的女孩,她身子高挑纤细,皮肤如凝脂般白皙润泽,脸上虽然沾了些泥巴,但那明艳动人的姿色却没有稍减半分,这样的女孩,显然是华大女生里的佼佼者,完全可以确定,这是校花级数的宝贝,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邂逅,王思宇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哀叹,这黄.书看多了就是害人啊,亦真亦幻的就进入状态了,这下可好,怎么办?王思宇叹了口气,抓着裤腰摇摇头,转过身子,平躺在地上,随手从旁边的草地上拔出一根纤细的嫩草,叼在嘴里,不停地咀嚼着,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彩,郁郁葱葱的小树林,青青的草地,捆绑的女孩,内心无比纠结的王副县长,这所有的一切构成一幅温馨但不太和谐的画面.......

    女孩子背靠大树等了半晌,也不见大色狼上来侵.犯,心里也是极为奇怪,忍不住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向身前望去,却见那大色狼正枕着胳膊,安静地躺在五米之外,跷着二郎腿抬眼望天,那两条腿还一荡一荡的,显得那样地悠闲惬意,看那摸样,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更像是把几米外的自己忘掉了一样,她就忍不住有些生气,这个可恶的家伙,他到底想怎么样嘛……

    过了十几分钟,见王思宇还是没有动静,嘴里的报纸被泡得软.下来,最前端湿.漉漉地贴在口腔深处,女孩感觉异常难过,又过了一会儿,她实在是忍受不住,就‘呜呜’地喊了几声,草地上那个男人却似乎并没有听到,依旧安静地躺在那里,没有半点反应,她忍不住又抬起双脚用力地在原地使劲地跺了几下,那讨厌的大色狼终于转过头来,漫不经心地瞥了她一眼,随后又把目光移到别处,懒洋洋地伸手在兜里悉悉索索翻.弄了半天,才掏出一根烟来,‘啪’地一声点上火,抽了两口后终于从草地上坐了起来,可还是背对着自己,一言不发地抽着闷烟。

    女孩气得花枝乱颤,不停地拿右脚向前踢,在费力地向前踢了十几下后,却始终没法右脚上的高跟鞋踢飞,她恼怒之余,静下心来,将鞋跟在松树边上蹭了两下,终于脱下鞋子,拿脚尖挑着鞋子,对准王思宇的脑袋,用力地甩了出去,高跟鞋虽然没有准确命中目标,但也没有落空,恰好砸在王思宇的肩膀上,她这时心理才稍许平衡了些,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对于像她这样漂亮女孩子来说,被侵.犯和被忽视一样,同样都是不能让人容忍的。

    王思宇愣了一下,微微地转过身体,拾起起地上那只漂亮的黑色圆头高跟鞋,用指尖挑着高跟鞋上的带子摇了几圈,才用一只手拎着裤子站起身子,缓缓地走到她身前,将鞋子丢到她脚下,那只手顺势撑在树上,皱着眉头道:“小丫头,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女孩听了这话险些气晕过去,嘴里咬着报纸‘呜呜’地喊了半天,眼里露出愤愤不平的目光,冲着王思宇抗议了好半晌,才气鼓鼓地拿脚套.在鞋子里,用力地跺了几下脚,王思宇托着下巴看了她半晌,才悠悠道:“这其实是个误会,只要你不喊,我就把报纸拿出来,咱们好好商量一下,你看怎么样?”

    女孩听后不禁面露喜色,生怕他改变主意,赶忙用力地点头,王思宇伸手把报纸从她的嘴里拔出来,夹在腋下,轻声威胁道:“别喊啊,不然大家都麻烦。”

    女孩张开小嘴后,深深地吸上一口气,闭上眼睛,喘息半晌,这才抬起头来,把脸偏向一旁,低低地哀求道:“只要你肯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

    王思宇抬手拍拍额头,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摊开双手道:“这真是一个误会,事情是这样的,我和女朋友约好在这里见面,没想到她没来,你们的身材很相像,穿的衣服也都相似,只有皮鞋不同,我刚才不是没注意么,是我不小心,我向你道歉,但请你相信我,我绝对不是色狼,你见过斯文守礼的色狼吗?”

    女孩在王思宇摊开双手的瞬间就闭上眼睛,等他说完后,才红着脸用力地摇头,轻声提醒道:“裤子……裤子……”

    王思宇这才发现,自己的裤子又已经落到地下,黑色的内裤已经撑起了高高的帐篷,他现在这副摸样实在是猥琐不堪,根本和斯文守礼靠不上半点关系,他赶忙蹲下去把裤子拾起,双手拉着裤腰,讪讪道:“意外……意外……”

    女孩闭着眼睛,睫毛不停地眨动,对王思宇刚才所说的话,有些将信将疑,暗想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多半是这家伙见女朋友没来,就想来占自己的便宜,可又不敢把事情闹大,害怕自己报警,这才没有进一步的举动,但此时无论如何,只要是他肯放开自己,不管他说什么,都假装相信好了。

    想到这,她赶忙又把眼睛悄悄睁开一条缝,瞥见王思宇已经将裤子提好,就皱眉道:“我相信你,快点放开我吧,一会来人就不好了。”

    王思宇听罢摇摇头,微笑道:“在放开你之前,我还想了解下赵素娥的事情,事实上我来这里见女朋友,也是想向她打听赵素娥的案子,只要你把出事当天的情况讲清楚,我立刻放开你,不然,我只好给同事打电话,让他们开着警车来接你了。”

    女孩赶忙摇头道:“不要!我讲……”

    说完后又狐疑地看着王思宇道:“你是警察?”

    王思宇用力地点点头,一脸正气地点头轻声道:“对,我是!”

    女孩有些不太相信,世上还有这样的轻浮的警察么,她就又追问了一句,悄声道:“那你女朋友又是谁?”

    王思宇挠挠脑袋,随口敷衍道:“柳媚儿,学生会的副主席,你应该听说过的,但这个秘密你要帮我保守,她不喜欢别人知道。”

    那女孩听后呆呆地愣了半天,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思宇,过了好一会,才长长出了口气,轻声道:“好吧,我相信你,放了我吧,我什么都交代的。”

    王思宇见她答应下来,暗自松了一口气,就把身子转到树后,把两根皮带先后解下来,那女孩也不转身,羞惭惭地将小手伸向背后,接过咖啡色的皮带,两人靠着同一棵树,各自拿一只手提着裤子,手忙脚乱地系起腰带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