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一百零七章 蝴蝶的翅膀

第一百零七章 蝴蝶的翅膀2017-11-9 12:56:59Ctrl+D 收藏本站

    第107节    第一百零七章    蝴蝶的翅膀

    刘天成的手机总算是开机了,只是在电话中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情,但听到事情和案子有关时,他答应马上过来,十几分钟后,一辆警车停在锦绣园门口,王思宇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位,刘天成扭头冲他笑了笑,缓缓启动车子,警车转入主道,汇入车流之中。

    坐在车上,王思宇瞥见刘天成气色不太好,就关切地问道:“天成,出什么事情了?”

    刘天成笑了笑,摇头道:“没什么。”

    警车下了高架桥,又顺着东湖西路向下行了五百米远,才靠边停下,两人并肩走进一家茶楼,茶楼里的人不多,只有几对情侣一样的年轻人散坐在各处,亲密地交谈着。

    选了靠近窗口的桌子坐下,王思宇点了壶龙井,女服务生沏好茶后,安静地走到吧台边,微笑着站在那里,仿佛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她的目光注视着大路对面的一处商场门口,那里似乎正在搞促销,一个打扮怪异的中年男人手里正举着一件样品,冲围观的人群喊着些什么。

    坐在座位上,王思宇没有去碰茶杯,而是低头把夹包里的白纸拿了出来,放在玻璃桌上,轻轻推向对面,微笑道:“都在这里。”

    刘天成点点头,把手中的茶杯放下,伸手将白纸拿过来,认真地看了两遍,就皱着眉头道:“别克商务车这几年在省城卖得很火,排查是不大可能了,只能到交警队去查附近道口的监控录像,但估计这么明显的漏洞,早就已经被堵上了。”

    王思宇点点头,提醒道:“盛夏的天气戴手套和口罩,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刘天成微微一笑,向王思宇投过来赞许的目光,轻声道:“这个的确是比较有价值的线索,回头我去大富豪娱乐城里转转,看能不能找到这个人。”

    王思宇点点头,拿起杯子喝上一口,闭上眼睛砸吧砸吧嘴,沉声道:“天成,你现在的侦办思路是什么样的,先给我透个底。”

    刘天成微笑道:“大富豪娱乐城每年都要招聘很多漂亮的公关小姐,这些人的工资很高,据说其中某些佼佼者还会成为达官显贵的二奶,而赵素娥的家庭环境不是很好,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还有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弟弟,她的学费大半都是借来的,生活费是靠勤工俭学来赚的,我怀疑她曾经到大富豪娱乐城面试过,后来想脱身,结果对方不肯,打算逼良为娼,赵秀娥宁死不从,才酿成这样的惨剧。”

    王思宇听后想了想,才轻声道:“这个推断应该是靠得住的,天成,我需要一份详细的材料,里面要列出所有的案件疑点,包括侦办过程中刑侦大队长蔡宏伟等人的一些异常行为,以及公检法中的一些人涉嫌办假案的证据,我打算找机会把这份材料递到上面去,做这件事需要冒一定的风险,你可以先回去考虑下,明天再答复我。”

    刘天成把桌子上的警帽拿在手里,掂了掂,轻声道:“什么时候要?”

    王思宇沉声道:“越快越好,最晚不能超过六天。”

    刘天成把警帽扣在脑袋上,微笑道:“最晚五天内交给你,有些疑点还需要进一步确认,如果没有上面的干预,这案子确实难办,只要能翻案,就能斗倒蔡宏伟,有这家伙在,我在分局就没机会翻身,只要你能把材料递上去,再大的风险我都敢冒,照你说的,这其实也是一个机会。”

    两人拿茶杯撞了一下,把茶杯当成酒杯,一饮而尽,吧台处的女服务生转头望过来,不禁看得瞠目结舌,她还是头一次见人这么喝茶,就忍不住拿手掩住嘴巴窃笑起来。

    两人坐在那里又闲聊了一会,刘天成伸了个懒腰,摇晃下脖子,又扳着椅子向身后望了望,这才转过身子,拿手拢在嘴边,压低声音道:“王兄,那天到拘留所看人的事情,你没有和别人提起吧?”

    王思宇愣了一下,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件事情,而且一副紧张兮兮的表情,就摇头道:“没有啊!”

    刘天成听了以后才松了口气,端起茶杯喝上一口,冲着王思宇轻声道:“王兄,以后千万不要和人提起这件事情,把那个香港人忘掉,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可能会有大麻烦。”

    王思宇拿手摸了半天的下巴,盯着刘天成道:“天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就别藏着掖着的,把话说清楚。”

    刘天成摸着鼻梁苦笑道:“那个香港人有大问题,他可能是间谍。”

    王思宇听了不禁嘿嘿笑了起来,拎起茶壶,将两个茶杯重新注满茶水,放下茶壶后,点头微笑道:“这个倒不是什么秘密,我早就知道他是间谍,代号007嘛。”

    刘天成拼命地眨着眼睛,拿手搓着脸,悄声道:“王兄,你觉得我现在这副样子像是在和你开玩笑?问题很严重!”

    王思宇不禁暗自吃了一惊,赶忙收起笑容,拿手摆.弄着滚烫的茶杯,沉思良久,才轻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都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么?”

    刘天成把身子向前探过来,悄声说:“鬼才晓得,那个香港人上午十点多钟就被一辆军车押走了,听好了,是军车,挂着北京军区的牌子,车牌号很扎眼,湖东分局凡是参与到办案的人员,以及凡是有机会接触到他的人,连同分局的孙局长,都被叫到小会议室签了保证书,保证以后再也不提起这件事,案件卷宗也被国安第八局的人带走了。”

    王思宇皱着眉头把目光转向窗外,摇头道:“他哪里可能是什么间谍,哪有那么无聊的间谍。”

    刘天成见王思宇一脸的不信,就赶忙又提醒道:“就算他不是间谍,也可能是他不小心碰了他不该碰的东西,所以才会惹祸上身,总之你以后忘了这个人就行了,不要和人谈起他,拘留所的大张和小吴都怕得要命,生怕那事露出来,惹出大麻烦。”

    “不小心碰了他不该碰的东西,所以才会惹祸上身……”

    王思宇反复咀嚼着他这句话,忽然想起那家伙蛋曾经去自己的出生地密云进行过秘密调查,想到这,他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僵硬,呆呆地望着窗外,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刘天成见王思宇的神色异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中邪般地望向窗外,以为他是吓坏了,赶忙轻声安慰道:“王兄,你也不必太担心,只要咱们不声张出去,就不会有麻烦。”

    王思宇对他的话浑然未觉,只是目光穿透了层层楼宇,盯着远方的高耸的鼓楼,鼓楼那纤细的塔尖仿佛锐利的长矛,穿透了重重迷雾,直刺苍穹。

    刘天成轻轻拍了拍王思宇的胳膊,低声道:“王兄,你在看什么,那么看得那么入迷!”

    王思宇叹了口气,抱起胳膊轻声回道:“是蝴蝶的翅膀。”

    刘天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窗户上空无一物,就端起茶杯喝上一口,轻轻放下杯子,摇头道:“这省城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哪里会有什么蝴蝶!”

    半晌,王思宇才转过头来,苦笑道:“原本我也以为没有,可它其实一直都在。”

    刘天成愣愣地看了他半天,才摇头道:“你把我搞糊涂了。”

    王思宇冲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只是端起杯子,陷入沉思当中。

    和刘天成分手后,王思宇打车回到酒店,把毕业证和身份证等相关资料复印了几份,再次回到房间后,就有些神不守舍,总感觉即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而那些事情,即是他所希望了解的,也是他想永远回避的。

    蝴蝶的翅膀一旦扇动起来,就不会轻易停下,而很多事情,也许都将因此而改变,难道是因为那个香港人的误打误撞,让京城那边察觉到什么?

    手里轻轻翻动着陈波涛送来的复习题目,目光却投向窗外,整栋宾馆大楼里悄然无声,寂静得如同沉睡的森林,王思宇的心却躁动不安,始终无法平静下来,很显然,一个香港狗仔队的小报记者都能轻易地通过户籍关系查到自己的出生地,那就算老娘以前搬过再多次的家,也都将是徒劳的,假如那人真是位了不得的大人物,那么自己的存在,应该早已为他所知,但他为什么从没有来见自己呢?

    这样推测下来,无非两种可能,一是他与老娘之间的感情不好,分手时闹得很僵,已经有了老死不相往来的想法,而自己也因此被迁怒;又或者,那人本身就是个薄情寡性之人,在他的心里,只有名利而没有亲情,这种可能性最大。

    居然能够动用国安部和北京军区的力量,那个人还真是非常人物啊!

    想到这,王思宇不禁苦笑着摇摇头,拿手指用力地挤压前额,试图把这些乱糟糟的念头从脑袋里挤压出去。

    正烦恼间,敲门声忽然响起,王思宇的心房猛地跳动了几下,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该来的,已经来了……

    王思宇丢下手中的材料,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慢慢地走到门边,摸着手中冰冷的门把手,犹豫了半晌,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随后缓缓睁开双眼,轻轻吐出一口气来,此刻终于下定决心,很多事情,总归是逃不掉的,自己必须要有面对它的勇气。

    缓缓打开房门,一个气度不凡的老人出现在面前,老人身穿西装,里面是一件雪白的衬衫,面色红润,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王思宇的目光瞥向他的右手,那里正握着两枚象棋的棋子,一枚是红色的相,一枚是红色的将,那将相两枚棋子不停地在他的掌心里磨擦翻动,传来‘咔咔’的声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